字体-
字体+

第099章 大约在冬季

“为什么会这样?没理由啊,就算大王觉得拓拔韩蝉两兄弟挑战了他的权威,想要杀一儆百,可是这么多部族头领反对,尤其是张浦与拓拔兄弟交往密切,甘州那边回纥人又在造反,内忧外患之中,就算大王再格杀他们,难道就不能稍作隐忍吗?”

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彻底打碎了拓投诸部头人的幻想,一场声势浩大的示囗威请囗愿活动,在杨浩的屠刀下迅速夭折了。

车轮辘辘,李之意坐在车中,斜倚在狼皮褥子上,百思不得其解,过了许久,他终于深深地叹了口气,承认自己彻底失败了,这次召集百余位头人法场逼宫之举,根本就是一场闹剧,一场被杨浩拿来立威的闹剧。这个大王年纪虽小,但是心思之深,显然不是他能了解的。

李之意辈份虽尊,但是在拓拔李氏子孙中,却也不算佼佼者,至少李懿殷三兄弟,心机智慧就远在其上,下一辈的李光睿、李光岑也算得上一代豪杰,或许年少时候李之意的天姿要比自己的几个堂兄弟要高一些,比下一辈的李光睿、李光岑等人也高一些,但是天姿不代表一切,后天的锻炼更加重要。

在李懿殷、李光睿父子两代把持大权的时候,李之意一直未曾进入权力核心,尔虞我诈的江湖历练,他还欠缺的很。在他看来,摆出这么大的阵仗,集囗合了拓拔氏一多半的部族首领向族长施压示囗威,已足以迫使他收回成命,却没有细想想杨浩如今的倚仗何止是拓拔氏一族。

尽管如此,李之意还是看得出,暂留拓投韩蝉兄弟一命,对稳固杨浩的政权,益处还是相当明显的,这也正是他想不通的地方,在此内忧外患的紧要关头,坚持要杀拓拔韩蝉兄弟已是不智之举,把嵬武部落收为有己更是触及了各部头人们的心理底线,杨浩难道看不齿其中的利害?他立国之后,真的志得意满,昏庸一至于斯?

“老爷子,到家了。

马车停下,老仆掀开轿帘,对沉思之中的李之意道。

“哦。”李之意清醒过来,活动了一下有点发麻的手脚,一边弯腰往外走,一边对老仆咐咐道:“让大家伙儿都进来坐坐,有些话,我还想跟他们唠唠。

老仆诧异地道=“老爷子’您……说的是什么人呐;!”

“嗯?”李之意一愣,扭头看了一眼,只见车后空空荡荡

步亦趋跟在他车后的那些人都不见了,李之意微微有些难堪:“他们……已经走了?”

随行于侧的家人忙道:“老爷子,他们这一路上愤愤不平的,后来,拓拔武对大家伙说老爷子年纪大了,少了几分冲劲儿,老爷子能忍

大家伙儿可不能就这么夹着尾巴做人,总得商量个办法出来,所以大家伙儿就跟着他一起走了。

李之意冷笑一声,道:“拓拔武?哼!乳臭未干的小儿,他能商量个出个屁的主意来,一些不知轻重的东西,由他们闹去!

李之意举步下车,忽又想起了自己的侄儿李天元,他只生了四个女儿,没有亲生儿子,这个侄儿是当儿子一般看重的,扭头一瞧他没跟上来,李之意生怕他也跟着拓拔武那莽夫一起胡闹,便又问道:“天远呢?没跟着去吧?

家人道:“没有,二爷也不太开心,一路上闷闷不乐的,后来经过咱们家的铺子,二爷就去铺子看看,让我跟老爷子说一声的。

李之意心头一宽,点点头回了自己的宅院,到了后宅在廊下躺椅上坐了,轻轻地叩着扶手。

到了他这个岁数,纵然没有练出宠辱不惊的气度胸怀,对些许意气之急看的也不是那么重了,他一心想要考虑的,是家族和部族的前程与未来,今天在杨浩面前虽然栽了个大跟头,他心中专『是疑惑远远多于气恼,明明没有理由拒绝他的事情,杨浩偏偏就拒绝了,而且还变本加厉,他到底有什么倚仗?

他养的几只雄鹰看到主人,纷纷自空中降落下来,看到自己心爱的雄鹰,李之意脸上才露出几分笑意,掀开一旁扣着的盘子,取出几根肉条抛过去,雄鹰展翅,灵巧地接在空中,李之意手臂轻挥,雄鹰又冲宵而起,直入云端。

李之意仰起头,眯着眼看着直冲云宵的几头雄鹰,微笑道:“一飞冲天,好鹰啊好鹰,还是这几头鹰听话啊,比那些小兔崽子们可强多啦……”

他轻叩的手指一停,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想捕捉那丝灵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李之意

显然是没读过楚庄王扮作呆鸟,三年不鸣、三年不飞,然后化*雄

鹰,一鸣惊人,一毛冲天的故事。

他绎了弹自己的脑袋,自嘲地笑道:“不服老是真的不行了啊,脑筋不够用了……

“二弟,现在收网会不佘早了些,原本……咱们可是想等到中原有所异动时再一举解决内患的,那便可以同时进逼河西,如果现在动手,恐怕中原那点的时机就不太好掌握了。

御花园里,花影缤纷,丁承宗坐在轮椅上,车子经过树下,阳光透枝叶而下,映得脸色忽明忽暗。

杨浩缓步推着车子,说道:“大哥,这个我也想过了,可惜事态发展不是尽如人意的。对于心怀异心者,我们原本的估计还是少了,我们的有意纵容,已经使得许多野心家开始暗中动作,事情已经开始渐渐脱离我粗的掌握,如果再拖下去,很可能会弄假成真。

丁承宗点了点头:“那么,就开始收网吧,如果可能,尽量留下一条漏条之鱼,那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杨浩道:“我明白,甘州之行,挖出了一个苏尔曼、一个斛老温,而兴州这边,那只幕后黑手是谁,我们仍然一无所知。这正是令我忌惮的地方,在最紧要的时候,这个我们不知道的敌人,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损失,哪怕谋夺陇右的计划延后,我也得把这个家伙揪出来。我们是要制造一副自顾不暇的样子给人看,却不能直的手忙脚乱,首尾难顾。

“嗯,你觉得……这个人不会是李之意呢?”

杨浩断然摇头道:“不会,如果李之意就是那个幕后人,他就不会用这种集结百余头人法场逼宫的幼稚手段了,依我看,李之意也是个被利用者。这个幕后人到底是谁,我们现在不知道,他手上掌握着多大的力量,我们不知道,这才是心腹大患!现在,就让张浦、阿古丽好好地把这场戏演下来吧,幕后黑手粉墨登场之前,我是不会出手的。

丁承宗哈哈一笑:“好,我们兄弟两个联手,可是阴了不少人了这一次,我倒想知道,这个心怀叵测的家伙到底会是谁。

杨浩会心地一笑:“拭目以待。

远处传来一阵谈笑声,兄弟二人抬头望去,

的小亭,亭中隐约可见花枝般绰约的几个女子,正是冬儿、女英、玉落几人。

兄弟二人驻足林间,远远地望着她们谈笑说话,过了许久,丁承宗才轻轻叹了口气:“小妹……年纪已经不小了。

杨浩默然,半晌才道:“是啊,她这年龄,我早该当舅舅了才对。唉……当初罗克敌对小妹心生好感时,我真该阻止他们才对,那时小妹对克敌尚无情意,我只须说上一句,也不会弄到如今这般……两人山水相隔,不得相见。

丁承宗拘了拘他的手,安慰道:“我听小妹说起过那位罗将军,倒是个文武双全的将才,难怪小妹倾心于他。当初,这位罗将军喜欢了小妹的时候,你还是宋国的鸿胪寺卿,哪知会有今日际遇。两家说起来也算门当户对,得婿如此……如果我在,我也会赞成的。

可是如今……恐怕小妹要一辈子……

杨浩明白丁承宗话中之意,罗家在宋国是做着高官的,而他现在是西夏国王,虽说名义上是宋国之臣,实际上却是自成一家,两家的家世,注定了玉落和克敌绝不可能结合,或许当初二人一句“等你到天荒地老”的誓言会就此一言成谶,这样的结局,怎不令如许重视家人的丁承宗为之黯然

远远地看眷玉落清丽绝俗的容颜,杨浩心中专『想:“这一定就是唯一的结局吗?未必吧……,罗克敌之所以要做这个大将军,原本就是想谋取兵权做一回袒臂周勃,可惜……赵氏先帝二子已先后殒落。如果我兵进陇右时亮出宋皇后的血诏,会不会促使他离开宋廷呢?宋皇后已死,我这血诏,没有一个赵氏子孙为证,天下人如何信得呢?”

杨浩转首,望向悠悠天际,秋季的天空湛蓝一片,纯净的好似海洋:“大海的那边,子渝一定正在想办法回来,或许……等到大雪纷飞的时候,她就该回到我的身边了。至于那位永庆小公主,她是就此留居日本呢,还是会随子渝一起回来?”

努力打造成最好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欢迎您经常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