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097章 原来如此

向折子渝走来的是几个女真人,一见折子渝向他们迎来,几个女真勇士马上站住脚步向她抚胸施礼,态度十分恭敬。

女真人和党项人一样,商周时期亦隶属于中原帝国。当时他们被称为肃慎人,虞舜时期,肃慎人就曾向天子贡献弓矢。禹定九州时,周边诸族各以其职来贡,其中也有肃慎一族。周武王时,又向武王贡南楛矢石砮,周人列举其疆土时,称肃慎、燕、毫之地,乃吾北方土地。

历数千年以来,这个民族在艰苦的环境中始终坚强地繁衍生息着,后汉时期肃慎人被称为挹娄。南北朝时又称勿吉,隋唐时期称为靺鞨。武则天时期,靺鞨首领大祚荣建立渤海国,靺鞨各部皆依附于他,渤海国立国两百多年后被辽国所灭,从此靺鞨人散布于白山黑水间,势力渐渐微弱,女真就是古语肃慎的不同音译。

女真人按照由南向北的顺序,次第趋于落后,越是邻近宋辽的地方,越是相对文明、发达,但是这种富裕也仅仅是相对于他们自己的族人而言,较之宋辽他们还是非常贫穷落后的,除了打猎、采椒和简单的农耕,他们别无生存手段,相对发达的地区在掌握了一定的航海能力后,就有些人越过日本海峡,时常到日本列岛打打秋风。

上一次他们来时,那个港湾已经落到了“藤原领主”的掌握之中,汴河帮多年经营漕运,拥有极为强大的潜势力,张兴龙、薛良眼见朝廷逼迫甚急,决心迁往日本避难,因此再无顾忌,动用了他们的全部力量,调集了上百条大船,将愿意追随他们离开的帮会兄弟及其家眷全部迁了过来。

这样,他们一下子便拥有了一支强大的水军,这支水军虽是江湖人组成,但是比起日本水军来也毫不逊色1日本当时并没有大型战舰,虽说他们曾有过与唐军白江水战的“辉煌战绩”,可当时倾国之力,筹措了一千多条船、一万多水军,在唐军七千人,不到两百般战船的打击下却大败而归,日本人自己的史载中说“须臾之际,官军败绩”,次日集囗合残部一哄而上,又被唐军夹船绕战,烧毁其“战舰”四百多艘,赴水溺亡者不计其数。

以区区百余条船,可以将上千条,1日本战舰”给困得突围不得,眼睁睁被大火烧毁,可见其战船的大小,另外唐军七千水军一百七十条船,而日军仅比他们多了三干人,竟要使用一千多条战船,从他们的战船载员量也可看出他们所谓的战舰是些什么货色。

到了宋朝时候,中原的航海技术进一步发尼,造船业更加先进,与他们之间的差距拉得就更大了,虽说汴河帮的船不是正式的战舰,但是他们运输货物,光其是运营日本、高丽、吕宋,船只不只坚固、快速,还要用武力对付海盗,因此稍加改装的舰船在那里已经算是十分了得。

女真人因生活艰苦,练就了一身胆魄和强健的身体,三人同行便能猎虎,但是这些打秋风的女真人遇到汴河帮的水上好汉,不但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想要逃跑时还被人连船带人都截了回来。

折子渝听说此事后,便阻止了将被俘女真人统统斩首示众的做法,在她看来,这些女真人还是大有用处的,尤其是日本岛孤悬海外,宋辽两国的体制相对完善,在那里都不便有过多的行动,一道海峡相望的女真人便有了利用的价值。

这边的财富如果将来想要运往中原,对面一定得有个码头,有接头人。掌握着出海口的,除了宋辽就只有女真人了。同时女真人与辽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他们的力量虽不足以抗衡辽国,想要牵制辽国还是办得到的,折子渝从来没有天真到因为辽和西夏联手有利于共同拖制宋国,两国就会成为亲密无间的兄弟之国,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宋是敌人,辽是盟友,来日焉知辽国不会露出尖牙利齿,对杨浩不利?如果能同附属于辽国,却又不时与辽国出现矛盾的女真部落有比较密切的联系,或许他们会成为一路奇兵。

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折子渝饶了他们一命,并且同他们建立了贸易关系,用很公平的价格收购他们的皮毛、山珍、草药等物,折子渝对他们的帮助虽然对她自己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这些生活贫苦的女真人来说,那些收入已足以让族人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他们本来的产物,都被辽人和宋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由于他们别无市场,也只能忍气吞声,折子渝的示恩,令他们对这位神秘的“五公子”十分的敬畏。

这一次来,他们租借了汴河帮的大船,运来了更多的货物,这些货物对曾运送过价值连城的丝绸、茶叶、瓷器等中原财制的汴河帮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他们来说却是意义重大,因此安车骨部落的少族长珠里真亲自押阵,率领着族中勇士运送而来。

折子渝留下张兴龙打扫战场,自己陪同这几个女真勇士返回了城中。接收了珍珠、人参、貉皮等各种水陆奇珍之后,折子渝将他们请进客厅,设茶相待。

珠里真盘膝坐定,伸手一拂他的辫子,恭敬地说道:“五公子,这次运来的货物,是我们安车骨部落迄今为止全部拿得出手的货物了。去年冬天采摘捕猎的东西,在此之前已廉价卖给了辽人和宋人,不过以后我们只要五公子您这里需要,我们不会再卖给这些趁人之危的黑心商人一件东西。”

折子渝莞尔一笑道:“好的很,这些东西你们有多少,我要多少。”

她顿了一顿,又道:“你们有多少,我就收多少,多多益善,价钱公道,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珠里真一听喜出望外,折子渝却也心中暗喜,女真人没有远航能力,只能廉价把东西卖给她,而她转手再卖到宋国、吕宋、交趾甚至更远的地方,获利十倍不止,有鉴于此,她觉得宋辽两国的商人实在是心太黑了些,因此这些女真人实在是太穷了些,那么暴利的货物,还要录削得让他们连温饱都办不到,这样的商人她真的做不来。

当时的女真人,女子辫发盘髻,男子辫发垂后,同后来的女真人不同,当时的女真人是两条发辫,发辫上以丝带系之,有钱人会缀之以珠玉。按理说一族之长,是一族之中最富有的人,可是眼前这位珠里真少族长脑后的发辫上所用的带子不是丝绸,而是染色的布帛,玉石坠饰倒是有两片,却也是质地最差的玉石,根本值不了几个钱。一族少族长都这般寒酸,他们的日子可想而知。

珠里真喜形于色,连忙欠身致谢,折子渝抿一口茶,浅笑又道:“对了,我需要的货物很多,远洋一次,总要多带些货物才值回本钱嘛。我从日本国这边收集了一些土特地产,再加上你运来的,还嫌有所不足,你说这是自去年冬天之后,直至如今全部的货的……,也不算多呀。”

折子渝轻轻摇头叹道:“我不是吃不下,而是不够吃啊。”

她的一双妙目微微一啼珠里真,见他露出惶恐不安的模样,嗫嚅着不知所措,不禁暗暗摇头:“这些山里人……,看来我的话还得说的再明白些才行。”

折子渝便淡淡地道:“你们一个部落拿不出足够的货物,那么几个部落呢?少族长似乎可以多联系几个部落,如果能收来更多的货物,我多派几条船也就走了。至于价钱,你完全不必担心。

珠里真赶紧道:“珠里真相信五公子,自然不担心价钱的问题,只是……”

珠里真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却欲言又止,折子渝心知肚明,女真人的地盘十分贫涛,各个部落间也存在着竞争关系,安车骨部落遇上了折子渝这个贵人,巴不得独占这条财源,使得安车骨部落成为女真诸部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族,又岂肯让其他部落搭顺风车。

折子渝浅浅笑道:“其实珠里真少族长完全不必担心,我是个商人,只要货物就行了,是谁来交易都没关系。所以……少族长完全可以向其他各部以高于宋辽两国商人的价钱收购其他部落的货物,我会以一个公道的价格再转手从你手中收购,就算先预支一些金银给你也没关系。这样的话,那些弱小的部落必然投靠安车骨,即便是强大的部落,也得仰你们的鼻息、看你们的脸色,对安车骨部落来说,是不是更好一些呢?据我所知,完颜、夹谷、

术虎、徒单、乌林合诸部的实力不在你安车骨部之下,而且完颜部落、讫石烈部落,还是你们的世仇,如果安车骨部按我说的去做,他们还有什么本事与你们相争呢?”

珠里真倒也不蠢,一听这话狸然惊醒,仔细品味折子渝的话,更是心花怒放,当即感激涕零地道:“多谢五公子指点,珠里真知道怎么做了。”

折子渝满意地一笑,珠里真又顿首道:“珠里真回去之后,就按五公子的吩咐着手此事。不过……下一次来,恐怕要待明年春天了。“

折子渝秀气的双眉微微一蹙,讶然道:“怎么需要那么久?以我提供给你们的大船,再加上那些经验丰富的水手,又只是一道窄窄的海峡,也需要如此顾忌冬天的气候么?”

珠里真苦笑道:“五公子误会了,我说明年春天才能再来,倒不是畏惧风浪,五公子提供的大船实在是平稳之极,又何惧些许风浪。只是……因为到了猎取海东青的时节了。”

折子渝失笑道:“不会吧?你们的部族究竟有多少人?猎几头鹰,还要举族上阵不成?”

珠里真脸色一红,说道:“这个……倒不是海东青难猎,实在是……嗨!”

珠里真重重地一拍大腿,说道:“我们自称为女真人,在我们的语言中,这女真就是海东青的意思“,海东青”体型虽小却是一种很凶猛的鹰,本来是猎人最好的助手。不过,却也没有那么重要,重要到我们全族要抛下生计去猎鹰,我们各个部落如此看重猎鹰,实在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呀。“

折子渝来了兴趣,好奇地道:“少族长不妨说一说,听你一说,我对这鹰也有些兴趣了。”

珠里真舔了舔嘴唇道:“辽国灭了渤海国之后,我们女真人便依附了辽国,既然做了辽国的附庸,那便得向辽国朝贡。”

折子渝笑道:“既然称臣,当然要上贡,这倒也合情合理。“

珠里真道:“是,可是我女真人贫穷,我们穷的连做饭的锅都没有,都要靠辽国施舍。哪有什么可以让辽国皇室看得上眼的东西,所以每年上贡的东西都很寒酸。后来,辽国的皇室宗亲、权贵勋卿们开始热衷于打猎,他们发现海东青是最好的猎鹰,无不以拥有一只海东青为荣,所以便四处捏刮海东青。

而这海东青只产于我们女真人的领地之内,于是辽国便把海东青列为贡品之一,规定我们每年都要进贡一定数量的海东青,如果办不到,就要缴纳五倍的贡品。我们的部落……实在是太贫穷了,哪能缴纳得起那么些税赋。然而海东青又不是耗子,可以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这种神鹰在我们女真人那里也是稀罕物儿,现如今只有更北方的部落境内还有,为了能够猎到神鹰,我们就得到北方部落去,北方部落也视这鹰为最贵重的财物,岂肯拱手相让?

所以……说是猎鹰,其实每年为了猎鹰,我们南方诸部都得和北方诸部大打出手,一旦捕到了神鹰,为了把神鹰占为己有,我们南方诸部之前还要不停地打起……,、

珠里真越说脸色越沉重,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有些悲戚地道:“我二弟,就是为了争鹰而惨死在完颜部落勇士箭下的,我三起……也是为了猎鹰,结果致残瘫痪,他本来是我族第一勇士,如呢……如今只能瘫在床上,就连饮食便溺,都得要人料理。”

珠里真在自己大腿上重重地捶了一拳,眼中已闪出晶莹的泪光。在他身后,几名女真勇士都黯然垂不头去。

折子渝蹙眉思索片刻,渐渐露出欣赏的神色,问道:“列海东青为贡品,若无海东青,缴纳五倍税赋,这是什么时候列的规矩?”

珠里真道:“便是当今舞太后成为皇后的第二年颁布的旨意,辽帝多病,当时,萧后已经秉政,因为我们女真部落苦于贡赋之后,所以娘娘颁下了这道旨意。”

折子渝一双妙目凝注着他,问道:“那么……,你三叔,你二弟,都因为猎鹰而下场凄惨,你恨萧后么?”

珠里真重重地一摇头:“有什么好恨的,允许我们以海东青袛纳税赋,其实是一件好事,毕竟,只要猎到了鹰,我们的部落每年都能节省很多的财物,能少饿死一些人。虽说为了猎鹰要打仗,其实日子比以前,还要好过一些。”

折子渝轻轻笑了,抬起一双素手,轻轻鼓掌道:“好手段,好心机,本公子现如今可真的是有点佩服这位萧娘娘了。”

珠里真疑道:“五公子说甚么?”

折子渝嫣然笑道:“古有晏婴二桃杀三士,今有萧绰神鹰乱女真,当真是女中豪杰,如果有机会,我真想跟这位萧娘娘斗一斗智计本领。“

珠里真瞪目道:“什……什么二桃,雁鹰是什么鹰?”

折子渝“嗤”地一声笑,这才说道:“这是中原的一个典故,不说也罢。我的意思是说,萧娘娘并不是想列海东青为贡品,赏赐诸部首领,纵容他们声色犬马,不务正业,而是想藉此避免女真诸部的团结。为了一头海东青,女真诸部自相残杀,萧娘娘的卧榻之旁,可是安全的很啦。”

珠里真双眼霍地瞪得老大,好象吃人的老虎一般死死地瞪着折子渝,颊上的横肉一下下的抽接着,神色渐转狰狞,太阳穴忤忤直跳,额头的青筋都绷了起来,好象一条条青色的蚯蚓,看来好不吓人,折子渝却只是好整以暇地坐着,风轻云淡,神色自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珠里真喃喃半晌,忽然大吼一声,钵大的铁拳重重捶下“,轰”地一声,他面前坚实的矮几被他一拳砸得粉碎,拳头崩裂,鲜血直流,珠里真却恍然未觉,只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如此!”

※※※※※※※※※※※※※※※※※※※※※※※※※※

西夏,兴州,杨浩一锤定音,决定了拓投韩蝉兄弟的生死,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完结,反而掀起了一场声势更加浩大的风波。

拓拔韩蝉兄弟被判了死刑,党武部落彻底取角了酋领制度,对所有族民每十户编为一什,每五什编为一队,每两队编为一旅,每五旅编为一团,若干个团则合并为一个兵团,什长、队长、旅长、团长和兵团长及其副手,由朝廷层层任命,每天层为一个控制层次,由考评政绩决定迁左的制度。

这样,这些牧人既适合继续保持游牧生活的特点,其领导权也牢牢地把持在了朝廷手中,既便是兵团长怀有不轨的野心,他的副手、以及团长、旅长及其各自的副手由于任免之权不在他的手中,想要像以前那样如臂使指地调动他们,指挥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与朝廷为敌,其难易较之以前何止增大了百倍。

大王竟然要杀了拓拔韩蝉兄弟,大王竟然因为拓拔韩蝉二人之罪,取消了一个酋领世袭罔替的部落,把它直接纳入朝廷的辖掉之下,这一举措就像捅了马蜂窝,拓拔氏贵族们悲愤了,暴怒了,他们从未向现在这样团结,从未向现在这样抛却机心,真诚地携起手来,决定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而反击了。

反应最强烈的,提出了清王侧,诛种放,以兵谏令杨浩收回成命,不过眼下这种观点还不是主流,压力主要来自于李之意,这个老头子虽然一手策划了这起诘难杨浩的事件,但他并不想把杨浩赶下台,不管怎么说,杨浩代表的是他们拓拔家,要是杨浩下了台,老头子从子侄中还真找不出一个那么有出息的出来挑大梁,那是把个西夏国闹得四分五裂,拓拔氏的下场未必比现在更好。

但是他也并不甘心就此服输,他还要做最后的抗争。

李天轮、李继谈、拓拔苍木等人虽然早就知道杨浩为了严肃纲纪,教亮一下那些以皇亲国戚自居的拓拔氏族人,却也没有想到杨浩做的这么绝,居然把麾武部落彻底解体,取消了该部头人世袭罔替的权利。他们也有自己的族众,不止在朝中有官职,更是自己部族的领袖,对杨浩的这种做法,他们也本能地有些抵触。

可是他们更知道,他们已经走的太远,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现在已经同拓拔氏族人中的传统势力彻底决裂,他们的命运前程全都和杨浩绑在一起了,只能前行,再无退路。一旦杨浩败了,顶多削弱的他的权力,把这个大王还原成一个不够强势的可汗样的人物,而他们这些拓拔氏的叛徒,则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他们的族民会被其他部落吞并,他们的娇妻美妾,会沦为其他酋领的玩物。

所以,当他们听到族人们秘密串联集会,蓄谋对抗杨浩的时候,他们比杨浩还要心急,迫不及待地跑去王宫把这个消息禀报了他,他们唯一想要的,就是请大王先下手为强!

杨浩倒是老神在在,悠然自得。他似乎根本不信那些失意贵族们敢造自己的反,在他看来,这些家伙不过是像女人一般,玩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他很贴心地安抚了一番这些已经铁了心站在自己一边的拓拔氏族人,便兴冲冲地与焰王妃努力造人去了。

自从知道了她们不孕的原因之后,杨浩每日都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鞠躬尽瘁,不遗余力,在他的努力之下,竟是年纪最小的妙妙率先怀孕,紧接着清吟小筑主人一嗅了油腻也开始干呕起来,反倒是唐焰焰的腹皮,依然平坦如旧。

焰夫人心急如焚,特意去向冬儿请了道懿旨,彪悍地宣布:在她成功生孕之前要独霸后宫!

垄断莫如竞争,眼看着齐人之福变成了焰女王的独舞,杨浩也想努力改变这种局面,于是乎一杆钢枪,天天抗战,两口子就算新婚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般,好得蜜里调油。

李继谈等人无人只得回去暗自调动本族人马,悄悄做好应变准备。

十天,弹指间便过去了,今天就是公开处斩拓拔韩蝉、拓拔禾少的日子,整个兴州都有摩拳擦掌,这天一早,一骑绝尘而来,自甘州赶来的一名军驿信使,背插三杆红旗,怀揣十万火急的军情奏报,驰向王宫大内!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