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095章 一逼宫

“闭关”一个多月的杨浩终于出山了,群情汹汹的兴州官场好象汹-涌的洪水突然找到了渲泄口,全部涌向杨浩。

次日早朝,有官有职的、有官无职的、有职无官的,还有无官无职只有爵位的勋卿权贵,就像赶集似的,尽皆向王宫涌来。因为这场风波,与每个人的利益都是密切攸关的,新派利益集团、旧派利益集团,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部落,形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尽管从一开始杨浩就有意在核心政治因由对拓拔氏进行边缘化,但是他立足的根基是定难军,而西北民族是亦军亦民的组织,所以各个部落酋长的子侄大多都在军中任职,军职在军政府性质的河西地区那就是最重要的最有实权的官职,所以他们早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

对这些人,尤其是充斥于中低级军官阶层的各部族人员,杨浩想动他们也有种狗咬刺猥无处下口的感觉,正如赵光义想要清洗朝臣,在他登上帝位之后,竟然耐心等待了数年之久,直到赵光美蓄积兵器、收买厢军将领,意图谋反的事情暴客,才以此为锲机,展开了一场大清洗。

杨浩面临的也是这样的局面,而且比赵光义所处的环境更加复杂,赵光义好歹是接手的皇兄赵匡胤苦心经营十年,已经走上正规、制度健全的一个政府,而杨浩旗下的人马不但民族成份复杂,而且大多是舛傲不驯的一方诸侯,人人有兵马有地盘,而且彼此间大多有些夙各,较之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之前更加危险。

如果他向拓拔氏集团妥协投降,依托这支最强大的力量,的确能够暂时保证西夏的安定,但是代价却也是更大的,一方面,把有限的!$源尽量满足拓拔氏权贵的需要,就合把其他刚刚征服的部族推到自己的对立面去,而西夏虽已立国,拓拔氏贵族们却并没有这种觉悟,他们拥护顺从的仍然是旧的统治体制,一种类似于可汗制的部落联盟政权「他们需要最大的自由度和充份的权力,这样早晚有一天,各种矛盾冲突一朝激化,火化爆发,坐在火山口上的杨浩就会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因此杨浩也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地剥夺拓拔氏贵族兵权的契机,所以他才一手导演了这场内乱,其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向赵光义释放烟幕,在迅速以武力一统河西之后对其加以整合,才是杨浩想要达到的最根本目的,他只是把两个目的用同一种手段来实现而已,这也是他向丁承宗学习经商之道学来的狡狯之处:任何一笔投资,一个手段,都要争取其利益最大化。

但是杨浩并没有想到拓拔氏的强硬态度比他预计的还要强烈,他本想制造些内部不合的事端,等到赵光义完全放下了对河西的戒心,全力图谋塞北的时候,再快刀斩乱麻,以雷霆手段一举收回这些骄横不驯的拓拔氏贵族的兵权,所以他想对拓拔氏贵族施加的压力也是要循序渐进,直至其忍无可忍的。

这个力度的施加,则取决于宋国那边的情况,然而他只是稍显冷落,情形就已经有些失控了。嵬武部落先是内部倾轧,借机打击排挤苍石部族派遣至萧关的两个部落,继而无诏自运,抢夺朝廷已调配给苍石部落的草原,当朝廷下诏问罪的时候,又撕圣旨,斩钦差,简直是秃子打伞,无发无天。

而暗中又有人趁机推波助澜,杨洁潜赴甘州,本是想与阿古丽合作再演一出戏,把这个幕后人物引出来,不曾想甘州那边也正酝酿着大乱,苏尔曼勾结了李继筠,斛老温则勾接上了夜落纥,要不是这次心血来潮亲自去了一趟甘州,并且恰逢阿里王子刺杀阿古丽,他还很难发现这桩阴谋,一俟让其在条件成熟时爆发,自己就要吃个大亏。杨浩感到情形已经有些出乎自己的预科,必须得提前收网了。

而拓拔氏一族如今辈份最长的李之意,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些日子杨浩虽然没有出面,但是各个部落对朝廷施加的压力却是与日俱增,除了每天都有头人酋领去找钟大学士舌枪唇箭之外,这些部落对朝廷的制裁措施也是越来越严厉。

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拒缴税赋、拒行徭役,驱赶朝廷设置的流官、再回服役的部落百姓,收回了对部落百姓讯案问罪的权力,闹得种大学士焦头烂额,在李之意看来,杨浩一开始称病或许是真的,可是连着一个多月没有上朝,却未必是因为身体不适,很可能是这位年轻气盛的大王对拓拔氏诸部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已经心与悔意,却想不出一个体面的借口下台。

李之意很满意,他的年纪已经太大了,并没有什么篡位称王的野心,他只是觉得杨浩这个小毛孩子打了几场胜仗,统一了河西诸州,就有点忘乎所以了,祖宗的规矩他想改、拓拔氏的利益他想磁,当年李光睿都不敢做的事他想做,给他点小小教“让他收敛一下也就走了。

于是,在杨浩恢复朝会的第一天,各部落头人酋领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不约而同地奔向王宫,一场舌势已久的交锋正式开始了。

杨浩休养一月有余,要处理的国事很多,可他刚一上朝,便马上有人提出了对拓拔韩蝉兄弟的处置,这两个人现在还在天牢里关着呢,就算是与嵬武部没有什么交情,一直在看他们笑话的拓拔氏部落,如今都站到了他们一边。兔死狐悲咎,以前在草原大漠里,哪有这么严峻的刑法?不要说两个部落间发生一些争斗,就算是同大汗开仗,只要被打服了,愿意拱手称臣,也要前事概不追究,就像党项七氏与夺光睿之间,时不时的就打上一仗,只要竺起白旗,那就万事好商量,哪有什么国法刑律,还要把部落头人押进大牢待参的?

原来的大漠草原,执行的是可汗制和单于制,是极其松散的一种政治制度,犹如一个大领主统治着许多小领主,大领主要求的只是对小领主们的统治权,只要他们尊奉自己为首领,他们在自己部落内部仍然拥有绝对的统治权,这也正是李之意心g中理想的政治模式。杨浩现在的做法,正在削弱他们的权力。

他们把嵬武部拓拔韩蝉兄弟一案,当成了针对杨浩的突破口,拓拔韩蝉兄弟没有奉诏这兵也撤了,无缘无故的把苍石部落也打了,一气之下连钦差也杀了,如果杨浩在这件事上惮于拓拔氏的合力做出退让,赦免了拓拔韩蝉兄弟,那么他在政体官制各个方面做出的改革努力,自然也就不攻自溃,大家一切照旧,仍然是拓投氏大家族共同统治河西的局面。

代表拓拔氏头人出面的是拓拔武,拓拔武先替嵬武部落开脱一番,随即便向杨浩请命,请求赦免拓拔兄弟。一脸病容的杨浩一听拓拔武的话脸色便沉了下来“啪”地一拍御案,喝道:“本王这些时日有恙在身,一直在宫中调养,可是这天下的事,本王却并非一无所知「拓拔韩蝉兄弟目无王法、元君无父,大逆不道,罪不容赦,你等还未他求情?”

拓拔武不以为然地道:“大王,嵬武部落和苍石部落之间的些许恩怨,不过是兄弟不和,打了一架,这是家务事嘛,何必要抬出什么王法来?”

众头人纷纷应和,有人说道:“是啊是啊,大王,拓拔兄弟退出萧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苍石部顶在前面,不也是连吃败仗么,两个部落八成人马都降了吐蕃人,那呼延傲博在陇右素有呼延无敌之称,区区一个嵬武部落如何能敌?被迫撤下来也是无奈之举,至于他们杀了大王的使者,这两个小子胆子的确是大了些,大王要执行王法,可以罚他们一年的俸禄、或者打一顿鞭子略施惩戒也就走了,他们对大王还是忠心耿耿的,岂可拘押坐牢,大失体面,这会伤了我拓拔全族的心呐。杨浩目光一寒,沉声道:“这……是拓投诸部一致意见么?”

那些人见杨浩脸色有些不对,彼此相顾,也觉有些忐忑,但是仗着人多势众,仍然硬着头皮答道:“是,我等诸部头人,联名乞求大王赦免拓拔韩蝉、拓拔禾少之罪!”

随着声音,大殿上呼啦啦跪倒了一片,这些人全是胡服皮帽、络缨狐尾垂胸的拓拔氏贵族,一眼望去,不下四十人之多,每一个都是一个部族的头领,麾下至少拥有数百帐的部民。

杨浩的脸色变得更加阴霾起来,从牙缝中缓缓挤出一句话来:“你们……,代表拓拔氏诸部,一致为那目无王法、迹同谋反的拓拔韩蝉兄弟求免其罪?”“大王,他们无权代表所有拓拔氏族人。我,李天轮,反对赦免拓拔韩蝉两兄弟!”

随着声音,一今年近三旬,胡服发辫,腰佩弯刀的魁梧大汉站了出来。上殿佩刀,这是草原部落诸部首领头人的特权,正如赵匡胤刚刚称帝的时候,文武大臣在朝堂上还有座位一样,非关本质的一些规矩习俗,杨浩也只能慢慢更改,无法做到一步到位。

这魁梧大汉站到那些拓拔氏头人面前,手按刀柄,凛然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拓拔氏之主,如今是西夏国国王!汉人有句话,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王亲手立下的规矩,如果我拓拔氏族人可以不遵守,那么如何要其他诸族头领遵守呢?”

这人睥睨顾盼,颇有豪气,声音更是直震屋瓦,杨浩不禁大为意外,他对拓拔氏部落早就开始了拉一批打一批的行动,也早就有了坚定的盟友,不过这个李天轮跳出来,却不是他的安排。

杨浩对此人有些印象,此人是宥州防御使李思妥的儿子,现任其部族军副都指挥使,也是个手掌兵权的重要人物,对朝廷一向也算恭驯,不过他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却是有世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那些拓拔氏头人一见朝廷官员和其他各部族的头人没有站出来反对,倒是自己的族人出来唱反调,不禁大为意外,一见是李天轮「拓拔武立即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呀,你都已经姓了李了,还敢以拓拔氏族人自居?我拓拔氏族人休戚与共,进退一体,你这吃里扒外的货色,除了见风使舵,阿谀奉承还懂什么?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再自承是什么拓拔氏一族了,我们拓拔氏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族人!

拓拔武说罢,身边立即响起一片放肆的笑声,李天轮怕羞成怒,霍地拔刀雪亮的弯刀,一指拓拔武,喝道:“拓拔武,当初李光睿大人做定准节度使的时候,怎不见你以李姓为耻,以李姓嘲笑?谁人欺软怕硬,哪个鲜廉寡耻?有种的站起来,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拓拔武霍然站起,拔刀出鞘,冷笑道:“怕你不成?来来来,李天轮,让老子瞧瞧你有多大的出息?”“你是谁老子!”李天轮样刀便上,两人都是性如烈火,锵锵锵”钢刃交击,火花四溅,旁边的人立即闪向一边,给他们两个腾出了场子,眼看着两人就要在大殿上演一出全武-行,杨浩面祝似水”砰”地一拍桌子,喝道:“岂有此理,大殿之上动刀动枪,你们眼中还有本王么?”

拓拔武立即收刀道:“大王,你亲眼看见了,这可是李天轮先动的刀,难道我拓拔武就得束手待毙么?要说日无王法,这李天轮此刻就是目无王法,大王如果要处治拓拔韩蝉兄弟,是否也该一并处治了他方显公平?”“拓拔武,你这是要胁大王么?”

方才拓拔武嘲讽李天轮姓了李姓,背了祖宗,李继谈在一旁就脸色就沉下来了,这时立即挺身而出,站到了李天轮的旁边:“我,也是拓拔氏一族,我也赞成严惩克武部拓拔韩蝉兄弟,你要不是查一查我的祖宗八代,看看我够不够资格说这句话!”

拓拔武顿时语塞,李继谈不但是拓投氏族人,而且是嫡系族人,当初在李光睿手下,就是统兵一方的将领,能得一个“继”字,与李光睿的亲生儿子一并排行论辈,其家世渊源当然是根正苗红的拓拔宗支。杨浩称王之后,仍然对他予以重用,不管是官职权柄还是在族人中的辈份地位,李继谈都高他一头,拓-拔武敢对李天轮嚣张,却不敢对李继谈无礼。

这时,早已得了杨浩嘱咐的拓拔苍木也站了出来,把白须一拂,拱手道:“大王,嵬武部落擅离驻地,挑起战端,大王下旨问罪,犹不知悔改,此乃大逆不道之举。或许在以前来说,这也算不了甚么,只要他们低头认罪,便可赦免了他们,但是如今我拓拔李氏已然自立一国,这国就该有个国的样子,岂可等闲置之。大王明见万里,深知其中利害,这才大义灭亲,尔等浑浑噩噩,俱是鼠目寸光,懂得些每么?应谅严惩拓拔氏族人,警示天下,严肃国法,才是道理!”

拓拔苍木端出长辈架子,那些为嵬武部请命的人当中却也不乏老者,其中有的比拓拔苍木还大了几岁,登时戟指骂道:“拓拔苍木,你拍的什么马屁,你们苍石部落占了嵬武部的牧场,当然赞成严惩他们,你这是假公济私,无耻之尤!”“哪个骂老夫?”

拓拔苍木本来端着高人架子,自觉早已盘算好的这番说辞很有点墨水,突然被人一骂,登时沉不住气了,闪日一看,见是一向与自己不大对付的拓拔青云,立即叫道:“原来是你,你这老匹夫,大王征南伐北,挥军千里的时候你这缩头老乌龟在哪里?现在蹦出来这样那样,充的什么大尾巴鹰?”

两个老家伙首先对骂起来,其他人不甘示弱,站在李继谈、拓拔苍木和李天轮一边的拓拔氏族人与站在拓投武、拓拔青云一边的人纷纷对骂起来,一时间又用武斗改成了文斗。

朝廷上,种放、丁承宗等大臣固然是冷眼旁观,不发一言,龙翰海等降臣降王更是一言不发,就算吐蕃、吐固浑、以及党项细封氏、野离氏等各部的头领也是只作壁上观,只看拓拔氏族人内斗。

杨浩端起一杯茶来,看了看骂得越来越凶的两伙人,本来阴霾的脸色稍霁,轻轻呷了。茶,品了品滋味,杨浩翻开一卷书来,微微侧身,好整以暇的看了起来。

殿下这些人先还只针对嵬武部的事相互叫骂,紧接着便翻起了旧帐,骂得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对方的祖宗十八代有过什么对不起自己部落的鸡毛蒜皮小事,也都翻了出来口诛笔伐一番。拓拔苍木须发飞扬,指东骂西,一张利口不逊于屠龙刀倚天剑,对方足足四个老头儿围着他,才堪堪敌得住他的口舌。杨浩翻了页书,瞄了他一眼,心道:“以前还真没看出来,老东西这么能讲。

拓拔武眼见双方越骂越凶,两旁站着无数文武只是在看笑话,只觉今日这场声势浩大的逼宫请命简直成了一场大笑话,这样下去,自己本来身负的使命恐怕就要全盘成空。他于对骂之中忙里偷闲地朝上边一瞄,只见杨浩正埋头看书,神态悠然,根本没理会殿下这场闹剧,不由心中一凛,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连忙舌促春雷,大吼一声:“都不要吵啦!”

拓拔武一嗓子震住了呲毛鸡似的双方,抢前两步,向杨浩抱拳说道:“大王,与嵬武部争战厮杀的是苍石部泾,拓拔苍木便是苍石部落的头人,依法而断,他也是当事一方,避嫌还来不及呢,岂能以一方大臣身份,于朝堂之上决定嵬武部有罪与否?还请大王下诏令其回避,方显公允!”杨浩眉头-一皱,问道:“拓拔苍木应该回避么?”

拓拔氏族人都反应过来,纷纷说道:“不错,拓拔武所言有理,案涉苍石部落,拓拔苍木理应回避。”“好!”

杨浩把书一合,攸地转身坐正“啪”地一拍御案,挑起剑眉道:“拓拔苍木身为涉案一方,理应回避!既然大家都认同了拓拔韩蝉欺君罔上的事实,那就不要再用什么闹闹家务、兄弟失和来搪塞本王了。刑部、大理寺、都察院!”

“臣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群臣中应诺闪出三人。

杨浩掷地有声地道:“在这大殿之上,仑日三司会审,断它个明明白白!”……m

努力打造成最好的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欢迎您经常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