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025章 麟州父子

风尘仆仆的柯镇恶踏入节堂,见杨浩仍在伏案批阅,神情极为专注,便往旁边一站,肃立等候。

过了片刻,杨浩阅完一篇萧俨呈报的有关税赋方面的文件,在上面写下自己的意见,随手放在一边,一抬头,这才看见柯镇恶。

柯镇恶叉手道“太尉,卑职奉命,已将李安、杨小么、杨大宝、卢永义四位将军护送回麟州去了。”

杨浩颌道“好,杨将军的伤情怎么样了?本官欲邀他同往芦州参加活佛盛会,再同往夏州,杨将军能够成行么?”

柯镇恶恭谨地道“下官没有见到杨将军,听蜘……”杨将军中那一箭,箭上淬有剧毒,毒性入脑,伤重不起,杨将军恐难以成行,麟州上下如令人心惶惶,十分凄凉。”

杨浩吃了一惊,担忧地道“杨将军的伤势竟然如此沉重?”

柯镇恶又道“还有,四位将军被送回麟州之后,杨将军把他们直接关进了大牢。杨家少将军说,太尉大人大量,可他父亲却是无法宽育这样的属下,对他们必要严惩,给太尉大人一个交待。”

杨浩起身踱了几步,沉吟道“杨崇训如此煞有介事……”好了,你一路辛苦,先下去歇息吧。”

“是!”

柯镇恶躬身退下,杨浩四处张望几眼,奇怪地自语道“狗儿州刚还在这里,一会功夫又上哪去了?”转念一想,哑然失笑道“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哪有闲心闷坐在那儿看我批阅公文……”

杨浩笑着转过身去,堪堪与削匕撞个正着,杨浩唬了一跳,失声道“你这小丫头,刚刚躲哪去了?走路像猫似的都不带动静。”

马簇抿嘴一笑,向梁上指指,说道“我在上面小睡片刻而已,大叔忙完公事了?”

杨浩道“是啊,大叔每天要处理很多公务的,你这么陪在大叔身边很闷是吧?”

狗儿摇头道“没有啊,守在大叔身为边,小碳很开心啊。反正我没事就喜欢入定的,大叔有空就陪我说说话,没空我就找个僻静的地方睡上一觉,不过你别看我睡着了,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的,不过看着大叔忙碌,小碳什么忙都帮不上,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

杨浩捏了捏她粉扑扑的小脸蛋,笑道“怎么会没用,大叔闷了的时候,也想找个人说话呀口不过你想留下的话还是应该回华山一趟,过些天我派辆车去接你娘接来,你怎么也要跟去向师傅辞行才好。要不然,扶摇子老前辈打上门来,说我诱拐他的徒弟,我可吃不消他老人家的拳头。”

马簇吃吃一笑,嗯嗯地点头,基本上,杨浩不管说什么,她只有点头,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表达不同意见的时候。

马簇身患奇病,平常怎么都好,就是不能直接接触阳光,所以从小与别人少有交往,因此很不习惯与人亲近,更加忌讳与人身体接触,不过杨浩却是个例外,杨浩捏捏她的脸蛋,些许的亲昵动异,狗儿心中便觉欢喜愉悦的很,对杨浩的依赖,早已深植她的心中,这种自幼年种下的感觉,可是轻易磨灭不去的。

杨浩又道“等把你娘接来,我再给你安排点事做,挺机灵的孩子,早是总这么枯躁乏味地待着,会待傻了的。嗯……”焰焰现在负责,飞羽”我回头和她商量商量,拨出些人来由你带着,专门专负照料我的安全好了。对了,说到焰焰……”焰焰她们几个最近在搞什么鬼?”

马簇眨眨眼道“大叔在说甚么?”

杨浩道“大叔设了那养心堂之后,怎么焰焰去的那么勤快,还有娃娃、妙妙,不止……”就连冬儿都变得有些怪怪的,我问起她来,她却不说。连她都瞒着我,那可真的是有些古怪了。”

狗儿摇摇头道“大叔不知道,小簇更不知道啊。”

杨浩眼珠一转,招手道“来来,大叔现在就给你派个差使去做。”

马簇大喜,连忙凑上前来,杨浩悄声吩咐道“狗儿,你潜去养心堂,帮大叔监视着她们,看看她们每天去养心堂,和女英都说些甚么,你要一字不漏地记下来,回头告诉大叔知道,好不好?”

“嗯!”狗儿重重地点头,兴冲冲地答应一声,便闪身离去。

杨浩嘿嘿一笑,得意地道道“这几个女人,也不知在搞什么鬼,居然还想瞒着我,”哼哼,我有狗儿这样身手高而且只听我一人号令的大内秘谍在,你们几个丫头能瞒我多久?”

得意地轻笑两声,转念想起柯镇恶带回来的消息,杨浩的眉头不由又是微微一皱三藩出兵,只有杨崇训惨败。败则败矣,又是兵败如山倒,一路仓惶逃去,竟然忘记知会友军,险些酿成大患。如今我军大获全胜,风光无限,换了我是杨崇训,又羞又惭之下,这时也是绝不会登门的,登门做甚么?那算是巴结还是谢罪?嗯……”他的伤病恐怕未必那么严重,真正严重的是他的心病才对。看起来,我得亲自去一趟麟州,总要化解了他的心结才如……”

※※※※※※※※※※※※※※※※※※※※※※※※※※※※※

两天之后,折御勋赶到银州,杨浩亲自相迎,一见折御勋,两人便欢喜相拥,折御勋放开杨浩,上下扫视几眼,大笑道“好,好好,得知你安然返回银州,我可真是高兴坏了,立即马不停蹄赶了来,嗯……”看你全身上下一件不少,果然是福大命大,哈哈……,”

杨浩笑道“大哥,小弟不在的这些时日,麾下兵将惶惶然若六神无主,全赖大哥主持夫局,方有如此大捷。小弟福大命大,全因有大哥扶助啊。”

折御勋连忙摇头道“哪里哪里,这是你自家的气运使然,可不是旁人帮得了的。”

二人说笑一阵,并辔入城,折御勋又道“老三呐,你如今有什么打算,是一鼓作气再伐静胄接三州,还是歇养生息,维固根本?大哥需要知道你的打算,才好做出相应的准备。”

杨浩摇头道“一鼓作气?攻城之战,哪有三天五天,十天半月打得下来的?何况连番大战之下,咱们的兵也不是铁打的,哪有不累不乏的。再者说,刚刚招纳了这么多的降兵,扩张了这么大的地盘,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吞下去,总得等它稳稳妥妥地化作自己腹中的食物才好,想要一口吃成个胖子,还不被撑死?”

“嗯,三弟这一桩大冒险固然是成功了,可是其中凶险,实在难以尽述。我还怕你大胜之后得意忘形,想着顷刻之间,便能平定整个西域呢,你能如此慎重,我也就放心了。”

“嗯,我打算,芦州赠经大会的时候,去见见各路活佛,然后再赶往夏州。嗯邀请大哥二可同去的,咱们三人站在一块儿,那比说什么都有用。可是二哥那里,因为骖耻岭一战有了心病,而且他的伤势,也不知到底有多严重。

我打算和大哥一块去探望探望二哥的病情,如果可能,就请二哥同去。如果真的病情严重,我们自家兄弟,也该去探望一番。”

折御勋苦笑道“算了,你不用去了,我刚从他那儿吃了闭门羹回来。”

杨浩吃了一惊,失声道“大哥已经去过了?”

折御勋嘿然道“是啊,去过了。结果到了杨家城,居然是四门紧闭,杨仲闻那老混蛋不露面,只叫他儿子在城头向我叩头请罪。”

原来折御勋赶来银州前,光去了一趟麟州城,到了城下令人传报上去,本以为就算杨崇训真的病情严重,也该遣子侄出迎,不想等了许久,城头才出现一员小将,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杨崇训唯一的爱子杨光展。

杨光展在城头向折御勋遥遥跪拜,高声说道“侄儿见过折伯父。”

折御勋奇道“臭小子,老子又不是来攻打你杨家城的,你爹用不着闭门不纳吧?那老家伙怎么不来见我,真的病重不起了?”

杨光展哀声道“伯父,家父左眼中箭,箭毒入体,怕是……”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折御勋先前还以为是杨崇训没脸见人故寻遁词,可是杨崇亦可以说自己病重不起,他的儿子万万没有咒自己老爹命不长久的道理,如此说来杨崇训的伤情真的是十分严重了,折御勋不由大惊道“伤势竟然真的这般严重?你……”你这小混蛋哭个什么劲儿?跟你爹一样的没出息,快快打开城门,带我进去看他。”

杨光展泣声道“伯父,家父说,三藩朕手起兵,共拒强敌。我杨家独退,且又不知知会友军,险些葬送了伯父与叔父的身家性命,家父羞惭不已,特令侄儿在此代他向伯父叩头谢罪。家父此生,是无颜再见伯父与叔父了。”

折御勋听的又惊又怒,喝道“这叫甚么屁话?难道他从此缩在杨家城,再也不出来了么?”

杨光展道“伯父,家父有言,待他身故之后,自会让侄儿去聆听伯父、叔父教诲,如今是实实地无颜再见故人了。折伯父,家父病重,侄儿须得侍候身前,还请伯父回去吧。”

杨光展在城头又拜了三拜,便大哭而去,任凭折御勋如何叫门,竟是再也不见回转。折御勋无可奈何,这才怏怏转来银州。

杨浩听了不禁默然“我本想与大哥同去,如今大哥吃了闭门羹,我去……”恐怕也是没用了。”

他忽地想起一个人来,便对折御勋道“大哥不必为此烦恼了,我想起一个人来,一定叫得开麟州城门。”

折御勋奇道“是谁?比你我还有面子?”

杨浩微微一笑,说道“这件事小弟正想说与大哥知道,走,咱们先回府去,酒宴之上,咱们再慢慢谈起。”

※※※※※※※※※※※※※※※※※※※※※※※※※※※※※

麟州杨府,杨崇训的一众妻妾都围拢身旁,默默垂泪。

杨崇训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出去,都出去。展儿,你过来,到为父身边来。”

杨崇训和乃兄杨继业不同,杨继业儿子生了一堆,就是不生女儿,杨崇训却是生了许多千金,儿子只有一个。所以把他从小宠若珍宝,折御勋的几个儿年纪就随着父亲南征北战,经历过许多战阵了,可是杨崇训这独生子杨光展虽然也是从小习文练武,悉心传授兵法,却从未让他上战场磨励过。

杨光展走到父亲身边含泪坐下,杨崇训头上斜斜缠着绷带,伤眼的一侧脸颊和额头肤色青,肿起老高,可以想见他此刻是如何的痛苦,可是他却努力保持着平静,低声说道“儿啊,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这般模样,岂不叫人笑话?”

“爹……,”杨光展轻唤一声,热泪簌簌而下。

杨崇训道“展儿,扶爹……扶爹起来。”

杨光展依言将他扶起,拉过被子垫在他的身后,杨崇训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儿啊,爹紧闭四门,不肯见你折伯父,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杨光展含泪道“孩儿不知。孩儿只觉得,折伯父并无责怪爹爹之意,爹爹何以……”

杨崇训叹道“何以如此不近人情,是么?儿啊,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杨光展诧异地擦擦眼泪“爹,不见折伯父,怎么是为了我?”

杨崇训叹道“儿啊,说起来,这麟州本来是折家的,当年,我折杨两家也并没有什么交情,要不然,你爷爷不会占了麟州,他既占了麟井,折家也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这么些年来,折杨两家相安无事,而且守望相助,为什么?

因为你爷爷火山王在世的时候,咱们杨家的兵威之盛,那可是连折家都要为之侧目的,而折杨之外,样狼环伺,折家不能不吃这个哑巴亏,要不然,两虎相争,结果必然是我杨家守不住麟州,他折家却连府州也要丢了。

二十多年下来,漫说爹爹和你折伯父如今义结金兰了,就算我们不是为父觅弟,数十年来,我们西边抗着李光睿,东边抗着赵匡义,像两只风箱里的老鼠,相依为命地守着这份家业,那也算是有了过命的交情了。可是……可是我们不是绿林好汉,毕竟不是绿林好汉呐……”

杨光展茫然不解其意,杨崇训见了不由暗自叹了口气,继续解释道“爹的意思是说,当初折杨两家本该成仇而未成仇,是因为外敌强大,须得携手。如今我们亲如一家不是一家,如果有朝一日需要做出什么不得不有所取舍的事来,我们必然也是要以自家江山为念的。这,就是枭雄与江湖好汉的区别,义气……”总不会大过责任。

可是……”爹爹无能啊,西北诸藩之中,以爹爹的势力最弱,杨浩如今占了夏州,灭了李光睿,眼看着就要取而代之,称霸西域了。一个与党项七氏不合、与麟府两州不合、与吐蕃、回讫为敌的李光睿,中原是能够容忍的,可是一个得到党项八氏拥戴、与麟州两州结盟、吐蕃、回讫对他也颇具善意的杨浩,是中原朝廷万万不能容忍的。”

他喘了。大气,指了指桌上晾着的开水,杨光展忙取过来,杨崇训喝了几口,又道“儿啊,等中原腾出手来,必攻西域。欲攻西域,则麟府两州当其冲,我们不过是盟友而已,今日爹爹中箭昏厥,麾下大将扶我便走,哪里还顾得及你折伯父和杨叔父?同样,来日大军压境时,他们若自顾不暇,也未见得就肯全力以赴援我麟州,而你……”你少不更事,从未经过什么历练,你挑不起这副重担呐。”

说到这儿,杨崇训面有苦色,喃喃地道“大哥满门尽丧于伐汉之战,杨家……”如今就剩下你一根独苗了,如今爹也不敢指望着你能守住祖宗基业,只盼着你能平平安安,把我杨家香火延续下去。可是……”爹若撒手尘寰,你小小年纪,又无历练军威,纵然想保得一己安危,恐怕你也做不到了。”

杨崇办喃喃地道“投靠朝廷?赵光义不是赵匡胤,赵匡胤死得蹊跷,赵德昭死得古怪,难保不是他赵光义动的手脚。他对自家人都这般狠毒,又如何容得下你?就算这些事不是他赵光义干的,这么多年来,咱们和折家掺和得太近了,折家的,随风,无孔不入,你要是想去投靠朝廷,天高皇帝远,朝廷哪有折家应变及时?往日的交情必然一笔抹杀,你是抵挡不住府州和银州夹攻的。”

杨崇办喘了几口大气,又道“可是继续跟着你折伯父、杨叔父他们走呢?你又不能独挡一面,爹思来想去,若想保你平安,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投靠一方,扒……”把这份重任交出去……”

他凄然一笑,又道“如果一定要投靠一方,自然要选那强大的一方,那么除了杨浩,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爹这一次让他吃了大苦头啊,银州丢了,女儿没了,虽说最后失而复得,可杨浩难免心存芥蒂,就算他不介意,他的家眷、他的部将也未必不在意。”

杨崇训抓住儿子的手,凝视着他,郑重地道“儿啊,爹若临死之前先见了你折伯父,我们两人到底说过些什么,谁能知道?爹借口羞见故友,拒不让你折伯父入城,就是希望杨浩那里免生猜忌。爹不见杨浩的人,则是因为……”因为麟洲从爹手里交出去,还是从你手里交出去,那是大不相同的。”

杨光展听父亲如此说话,分明就是在交待后事了,不由得泣不成声。

杨崇训说了这十天的话,已是倦极了,他靠在被上,长长地吁了。气,闭上眼睛,低低地道“李安、杨小么、杨大宝、卢永义,他们是爹麾下最得力的将领,也是兵权最重的将领,爹还活着,就能镇得住他们,可你就难说了,所以……”现在得关起来。

麟州交予杨浩之前,你不可放掉他们,以免他们别有主张,你却左右不了他们,杨浩出兵接收麟州之前,你却须记得一定要放掉他们,大局已定,他们没有时间另生主张的,而他们本是我杨家宿将,你又是从我刀口下救了他们性命的少主,以后……”以后不管怎样,他们总会对你心存一丝感激的,懂么?”

杨光展“吓嗵……”一声跪倒在地,号啕大哭道“爹,儿不想记得这些事,儿只想要爹爹活着小……”

杨崇训泪水缓缓流下,黯然说道“傻孩子,人生在世,谁能不不……,”

这时白苍苍的老管家杨子曰急急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二少爷,二少爷,坏……”城下有人求……”求见……”

这老管家杨子曰是当年为火山王杨衰牵马坠镫的马童,他口中的二少爷,叫的却不是杨光展,而是杨崇办。杨崇训是被他抱大的,这么多年来二少爷早已叫习惯了,虽说他已做了杨氏家主,却仍不改老称呼。

杨崇训奋起余力,沉声道“我不是早已吩咐过了么?本帅一日不曾气绝,麟州一日闭城不开。”

杨子曰满头大汗,面孔涨红,吃吃地道“老爷,老奴晓得。可……可城下那人……那人……”

杨崇训缓缓张开眼睛,问道“那人怎样?”

杨子曰老泪纵横,颤声道“那人……”那人是大少爷,大少爷他……他回来了……”

老管家说罢,伏地大哭,奄奄一息的杨崇办却霍地一下坐了起来,奋力睁开肿胀的眼睛,叫道“你说甚么?”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