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020章 艳福不浅的杨浩

无定河边,冬儿坐在礁石上,双手抱膝,望着滔临河水出神。

唐焰炼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焦灼地道:“大姐,官人还没有找到,雪儿和周夫人也小……”唉,真是急死人了。”

冬儿头也没回,静静地说道:“大哥那儿一定会想尽办法尽力寻找他们的,我相信,只要他们还活着,一定找得到,焰焰,你不用太担心。”

焰焰对她异常冷静的声调感到有些惊讶,她侧头看看冬儿沉静如水的脸色,按捺不住地道:“大姐,他们……一个是你的官人,一个是你的亲生骨肉啊,难道你不担心?怎么……

冬儿缓缓转过头来,淡淡地一笑:“担心又能怎样?我应该怎么办呢?如疯似魔、形销骨立,整日以泪洗面,那才是一个好妻子该有的表现么?”

她缓缓站了起来:“是的,我是他的妻子,也是雪儿的亲娘。可是……眼下我还是咱们一方无数军民的主心骨,是千军万马的统帅。焰焰,我方才想了很多……其实上一次折将军按兵不动、不肯赴援时,我心中的怒火并不比你小,只不办……我知道那个时候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

然而事实如何呢?事实证明,折将军是对的,折大小姐也是对的,如果当时我们真的不顾一切赶去解救官人,只会促使官人早死,而且会搭上我们所有的人。昨天,银州又险险失守,要不是大哥恰好带了训练后的新军赶回来,现在就不只是雪儿和周夫人下落不明那么简单的后果了。

我思来想去,想了许多,咱们发展的虽快,可是能用的大将太少,张喜算是一个智将,可他远在夏州,济不得力,木恩、木魁、艾义海三人都是善攻的将领,他们能当一面之雄,同样不是统帅的材料。柯将军虽是大唐武将之后,可他围于山寨做猎户太久了,格局太小,始终难成大器。”

唐焰焰烦躁地道:“大姐,官人下落不明,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

冬儿认真地道:“你看,如果是折御勋遇到了咱们官人遭遇的事情,府州就绝不会倾巢出动,以致后方剩下一座空城。如果折御勋倒下了,府州可以马上推出一个替代他的人,而我们就不成,能统领全局的,只有官人一个,能攻守兼备的武将,我们屈指可数。如果不是靠了别人的帮助和从天而降的运气,我们现在已经一败涂地了,可运气不会永远站在我们一边的。我们真的是……太感情用事了。”

她缓缓转身,面向焰焰而立,说道:“焰焰,方才折将军派人来了,询问了官人的安危,并邀我们在可能的情况下,出兵共同挟击李光睿,否则凭他自己的力量恐怕吃不掉李光睿。”

唐焰焰惊奇地道:“那又怎样?姐姐不会同意出兵吧?现在官人不见了,雪儿也不见了,茫茫草原,到处不是乱兵就是乱民,咱们要找到他们何其不意。把咱们的人手全部撒出去,也不见得能搜遍整个草原啊,哪有时间去追杀李光睿?”

“不,要去,一安要去!”

冬儿不容质疑地道:“官人跳水脱困前,就已对接下来敌军的动向,我们应该做出的反应进行了预料,他嘱咐我们不要赴援,以免落入陷阱,同时马上进入防御状态,防止李光睿反扑,然而又不可远退,要紧紧缠住李光睿,直到把他锐气已失的军队拖困、拖垮,拖到四分五裂口这是彻底打败李光睿的好机会,千载难逢,不容错过。

而今,有一点是官人是没有预料到的,李光睿不但困住官人藉而吃掉援军的计划“失败了,而且还丢掉了他赖以支撑的粮草,所以,他们瓦解的速度将更快、崩溃的时间也将提前,当然,这前提是……我们对即将崩溃的敌军再施以强大的压力,叫他们觉得别无出路。

在如今这样紧要的时候,把所有的兵马都做了斥候,撒遍整个草原去寻人,那已不是愚蠢,而是疯狂了。焰焰,咱们家不是一家一姓过日子的百姓人家,我们之所以做了蠢事,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官人不在,我们也要打好这一仗!错失这个机会,官人不会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

她抬起头,看向营中那杆杨字大旗,坚定地道:“官人嘱咐我们,不管他有没有赶回来,都要升起他的将旗,官人用心良苦啊,焰焰,我把三千女兵交给你,你带她们继续搜索官人的下路,而我……将打起官人的旗号,配合折将军,对李光睿发动最后的攻击!”

冬儿拍拍唐焰焰的肩膀,举步向前走去,焰焰有些错愕地望着她的背影。

战争,使人成熟。

陶谷废墟的陷阱,银州城的失而复得,让罗冬儿迅速地成长起来,痛定思痛,她已渐渐褪去了最初的青涩懵懂,开始用平和冷静的的心态面对敌人了。

焰焰看着冬儿坚定的步伐,恍惚中就仿佛看到了另一个折子渝,她们的眼神一样坚决、冷静,可是那冰一般的眸光下,难道真的没有感情的波动吗?

或许……我真的错了?折子渝并不象我看到的那样冷酷无情?

※※※※※※※※※※※※※※※※※汝※※※※※※※※※,

横山脚下,山坳中,有一家猎户。

这是一个很小的山坳,坳外有一道河流,蜿蜒北去。坳口长满了荆棘灌木,只有一条小道可以拐进谷中,谷中林木葱郁,那几间茅屋上爬满了藤蔓,远远看去与山林混然一色,几乎辨认不出,也不知已有多少年头了。相对于外面世界的纷纷乱乱,这个地方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

茅屋三间,被暖洋洋的太阳晒着,几只母鸡在石砌的院子里翻着草堆,翻找着虫子,一只母鸡刚刚下了蛋,扑闪着翅膀“咯咯咯”地叫着,从草垛上跃下来,得意洋洋地走开了。

听到鸡的叫声,一个妇人从房中走了出来,这妇人穿着一身粗糙简陋的羌人衣服,衣服都是素色的,头上的青布帕也显得很陈旧,看得出家境并不太好。妇人三十多岁,身材健壮,眉眼五官颇有几分风韵,尽管因为辛苦的劳作皮肤有些粗糙,也有了浅浅的皱纹,可是依稀可以看得出,年轻几岁的时候,必定是个十分俊俏的女子。

那枚刚下的红皮鸡蛋个头儿很大,应该是个双黄蛋,妇人一见满意地笑了,拿起还拿着温热的鸡蛋,小心地放到廊下挂着的篮子里,妇人便打开左边那道门,进了屋子力

屋子里,杨浩昏昏沉沉的正睡着,却被那母鸡的叫声唤醒了。他正发着高热,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昏沉,整个身子就像陷在云堆里,忽而被风吹得直上九宵,忽而又快速坠向地面的感觉,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十分难受,他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门开了,他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然后一个瓦罐递到了嘴角,感觉到水的湿润,杨浩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咕咚咚地喝了起来,凉水入肚,身上清凉了些,意识稍稍有些清醒,然后一只长满硬茧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额头。

“唔……还是烧的很厉害呢。”

妇人都囔着,那手从滚烫的额上滑到了脸颊上,停留了一会儿,又滑到他的胸口,轻轻按了按他结实的胸肌,女人吃吃地笑了:“例是个精壮的汉子,长得也俊,不知道他是哪一家的兵,唉,整日价打打杀杀,也就为了浑口饭吃,可怜见的,要不是我救了你,好好一个汉子,可不就泡稀囊了……

女人的目光又移向他的下身,看再那高高撑起的小帐蓬,吃吃的笑声便隐隐带起了一丝荡意:“都病成这个样了还不老实,到底是年轻……”

她的脸晕红起来,轻轻咬咬嘴唇,那手便试探着摸向他的下身……

“小东,小东……”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那女人触电般地缩回手,匆匆离开了房间。

杨浩却不知道她的小动作,感觉到她离开了,这才无力地张开了眼睛。

杨浩一身武功,照理说不会比那些士兵们差劲,那些士兵大部分都被救上了岸,有些半途就挣扎着划到了北岸,自行上岸离去了。杨浩无论如何不该昏迷不醒,飘流到现在。

可是说来倒霉,杨浩跳下悬崖后,一面拼命划着水,不让自己马上被冲走,一面向崖上大叫,鼓励兄弟们跳下来。小羽在后面安排了亲兵,在他大叫时故意向前拥挤,挤下了一批人去。可怜的杨浩脚下无根,避无可避,额头被一个士兵抱着的朽木很乌龙地撞了一下,于是……杨大元帅就此晕厥……

晕厥中的杨浩顺流直下,穿过浮桥,飘进了岔水道,最后沿着一条小小的支流飘到了这处山坳里,要不是这个叫小东的妇人正在溪水浣衣,恰好把他救上来,他此时已经成了一个水鬼。可是他的人虽然被救回来了,可他在水中浸的时间太久,洪水过后的河流寒意澈骨,这么长时间浸泡,就算他身子健壮,也捱不起了,他本是孤阳之体,外热诱发了内火,一发烧得不可收拾了。

那妇人拐进另一间屋子,双手叉腰吼道:“斡儿牛,老娘出去这么屁大的功夫,你又叫什么叫啊?”

只听那男人的声音道:“小东啊,咱家自己的日子过得苦巴巴的,够辛苦了,你怎又救回一个白吃饭的?”

妇人道:“那就见死不救了?”

她叹息一声,进了屋子,在炕沿上坐子下来,说道:“斡儿牛,我核计着,把他留下,你看咋样?”

“留下?”

“嗯,他的衣袍虽然破破烂烂的不成样子,可还看得出来,是个兵,那不身上还带着剑呢嘛。

当兵卖命,还不就是为了有口饭吃,咱们这日子苦是苦点儿,至少不用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啊,我核计着,跟他说说,他能答应。”

男人激动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救个陌生男人回来,就没打好主意,好!好!你要舍了去了是不是……”

房子里啪地一声,似乎有人被打了一记耳光,然后那妇人带着些火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斡儿牛,我二十三岁上没了男人,被你用一张熊皮换回来,嫁给了你们兄弟俩。本来,你们兄弟是有名的猎户,家境也还殷实,也不算屈了我,可第二年冬上,你们打猎那豹子脱了套儿,咬死你兄弟,把你的腿也咬瘸了,咱们这日子一天不如一天,这十多年来,是谁辛辛苦撑着这个家?”

我要是那井无情无义的女人,早就一走了之了,你上哪儿追我去?就算是现在,凭老娘这模样,愁嫁么?我就是不舍得抛下你呀。可你如今腿脚不利索,只能在近山上下下套子、设设陷阱,能抓得到甚么猎物?不招个男人进屋,咱们怎么过活,你说?”

男人不吭气了,那女人又道:“再说,你兄弟俩熊一样壮实的身子,偏没让我生个一儿半女,等咱们老了无依无靠,还有活路走吗?要是他肯留下,咱家不也有些奔头?”

男人唯唯喏喏的不吭声了,妇人叹了口气,又道:“你放心吧,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你是瘫了还是瘸了,我都不会抛下你不管的,可是靠我一个妇人,这家撑不下去呀……”

女人说着说着呜呜地哭泣起来,那男人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小东啊,别哭了,是我对不起你。唉,那心……把他留下吧,啊?”

女人哭了一会儿,说道:“我去山你昨日下的套子可捕住了什么猎物,顺便给他采些草药回来,锅里煮了五个鸡蛋,一会儿等他醒了,你给他送过去,我看他身子壮实着呢,要是肯吃东西,这病就容易好了。”

男人憨声憨气地嗯了一声,门扉吱呀一响,妇人便走了出去。

杨浩听得时断时续,可那房舍一点也不隔音,两人的对话还是被他听了个清楚,两眼顿时直了……

杨浩知道,横山地区诸族杂居,有些事情如果用中原汉人的观点去看,可能有些惊世骇俗,但在西北苦寒地区,由于生存环境的恶劣,一些在中原为理法不容的事情在当地却寻常的很,比如说一夫多妻。

横山地区有些部落是一夫一妻制、有些部落是一夫多妻制,也有一些深山部落是一妻多夫制,一妻多夫的家庭,有些是兄弟共妻,也有朋友共妻的。兄弟共妻是长兄娶妻后,弟弟也可与嫂嫂同居,这种现象主要是因为家境贫寒,娶不起媳妇,天长日久形成的一种习俗。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兄是主夫,不管孩子生父是谁,子女都称这个长兄为父,而称他的弟弟们为叔,哪怕这个弟弟才是他的生父。主夫对外代表家庭,对内决定事情,所以家长和长子的地位都是清楚的。

另一种情形是朋友共妻,由于家中缺少劳动力,不能维持家庭的生存,所以要招个男人回来,组成共妻家庭,共同维持生计,当地俗语把这种家庭形式称为搭边锅或者拉边套。

共妻家庭里女人的地位相对高一些,只要这妇人精明能干,家庭生活安排得当,能使诸夫之间和睦相处,那就是一个贤惠能干的好妻子,当地百姓不会因为她有几个丈夫而歧视她,反而会敬佩她持家的能力。

听起来这个家庭的确苦了一些,当地也有这种习俗存在,所以那个斡儿牛虽然有些不情愿,却也没有理直气壮的理同驳斥妻子,只能答应下来。

杨浩听清了经过,不禁有些啼笑皆非:“残兵?招赘?没想到我杨浩还挺**的……”

自嘲一番,他又牵挂起了自己的军队:“现在李一德想必已经得到消息了,折御勋的军队应该也赶到无定河了吧,他们合兵一处,应该可以抵挡得住李光睿的疯狂反扑,接下来,恐慌和绝望就该在李光睿的军中蔓延开了,希望他们能抓住机会,彻底打垮李光睿,到了这一步,李光睿应该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力我籽……我得尽快养好病赶回去,嗯……说不定,这一两天我的人就会赶来找我的,这是什么地方呢?”

昏昏沉沉的想着,一股倦意让他眼皮又沉重起来。不管怎样,他知道自己是被人救了,暂时……他是安全的。心里一宽,杨浩又昏昏睡去……

※※※※※※※※※※※※※※※※※※※※※※※※※※

健马一声长嘶,颓然倒地不起,马嘴吐着白沫子,眼见是不成了。幸好周女英骑术不错,竟没被摔出去,不过这一夜急驰,她两股酸软,大腿内侧似乎都磨掉了皮,火烧火燎的,也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纵身跃开。

怀里的雪儿一路哭得又倦又累,被这么晃了一下竟未醒来,还在沉沉入睡,女英心中一宽,四下看了看,便沿着那山脚踉跄前去。

昨夜城中一片混乱,她那辆车子的车夫中了箭,车子失去驾驭偏离了大队,紧接着马儿中箭狂奔,结果被拥挤的难民拥出了南城,出城之后又跑了很远,马儿气力耗尽,便又没人挥鞭急赶,便缓缓而行。不想没多久的功夫,城中李继筠的乱兵便被丁承宗的人马追杀了出来,那些士兵正在城中烧杀抢掠,突然又杀出一支,契丹,人马来,一时将士无从相顾,只得各奔东西,自去逃命。

那些逃跑的士兵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各奔东西。其中有两个士兵慌不择路沿着大路南逃,耳听得后面追兵马蹄渐稀,这才放下心来,这时他们看见并面出现一辆马车,知道是自城中逃出的百姓,又见马车华丽,料来是富有人家,顿时又起了贪意。

这些士兵溃散出来已不想再去寻找主将集结,只想抢些财物各奔前程,自然是财物掠夺越多越好,不想那两个士兵用火把往车里一照,没抢到金银珠串,倒是看见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他们这一辈子怕也不曾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登时喜出望外,身上揣着从城中抢来的金银财宝,眼前又有一个绝色的美人儿,还打他娘的什么鬼仗,自去寻个地方快活才是正经。

那马上骑士登时便要来抢人,女英一见那两个武士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已是唬得手软脚软,哪里还能想得及反抗,眼见他大汉伸手抓来,她只呆呆地坐在那儿。不料那武士一眼又瞧见她怀中抱着个孩子,却是恶意顿生,一把抢过孩子就欲抛出去摔死,女英本来吓得全无反抗之力了,陡见孩子被他夺走,狠狠地扔了开去,护特母性陡然发作,却一下子爆发出了无穷的勇气。

女英想也不想,那失去的气力、灵活的身手突然间便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缠在腕上的“狐尾”灵蛇般探出,缠住哇哇大哭的雪儿卷回自己身边一把抱住,便探身出车,挥鞭再度抽了下去。

女英雌虎发威,当真厉害,她那一条鞭子在名师指点下,本已有了几分火候,腕粗的小树也能被她一鞭抽断,何况是抽人,再加上夜色之中鞭影难辨,那两个士兵手中提着刀,却对付不了这样忽软忽硬、可长可短、方位也异常刁钻的武器,一个士卒被抽瞎了一只眼睛,惊得落慌而逃,另一个却被鞭子卷住了脖子,活活地勒死。

女英杀了人,自己也是又惊又怕,瘫动弹不得,直到雪儿哇哇啼哭把她惊醒,她也不知后面还会有多少敌兵追来,本能地便想逃走。

她虽不会赶车,却会骑马,大唐遗风,豪门仕女鲜有不会骑马的,当下便用丝带将雪儿缚在怀里,要借那死去士卒的战马逃命。

翻身上马,她才发现自己一身衣裙太过惹眼,便又壮着胆子解了那死去士卒的外袍穿在自己身上,那袍中本有干粮、水袋和抢来的金银,沉甸甸的,一时之时她也无暇察看,翻身上了战马,便偏离官道落荒而逃,直到这马儿活活跑死在这处不知名的山脚下。

女英虽然会骑马,却从未骑过这样的快马,只累得双腿酸软,她踉踉跄跄行了一阵,又饥又渴实在没有力气了,这时听到哗哗流水声,心中不由一喜,转过山脚,就见前边有条溪流,便奔到河边,喝了。水,洗了把脸,这才坐在河边歇息。

雪儿饿醒了,张开小嘴又哇哇地啼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女英的怀里钻,女英见了心里发酸,可她没有奶水,如何能让孩子吃奶,焦急之下,她在身上胡乱翻了一气,摸出几个馍馍来,便把馍馍嚼得烂烂的,一点点儿渡给雪儿吃。

雪儿吃惯了奶水,一开始只将嘴躲来躲去,可她饿得极了,眼见今天实在没有香甜的奶水可吃,只好哇哇大哭几声以示抗丅议,然后乖乖就范,吃起了面糊糊。

好歹喂饱了雪儿,女英啃了半块馍馍便再也吃不下了,看看怀中年幼的孩子,再想想银州已失,马儿也累死了,自己到了这荒郊野外,还不知道凭一双腿能不能走得出去,不禁黯然泪下:“苦命的娃儿,干娘的命已是够苦了,可我好歹还过过二十年富贵日子,你小小年纪,怎么就受这么多坎柯?”

女英贴着雪儿的小脸,哭一声说一句,越哭越是悲凉。这时不谙世事的雪儿吃饱了肚子,偎在她的怀里却又甜甜入睡了。女英心中本来凄凄惶惶,可是看着怀中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这可爱的娃儿如今全要靠她才能有一线生机,女英心中陡又生起一股勇气。

一直以来,她要靠别人的照顾,美丽娇艳的小周后,不过是依附于男人和权势的一条藤,她的人生道路要靠别人来安排,她的命运要靠别人来摆布,她也习惯了这样的人生。

可是这一次不同,怀里是一个未谙世事的小孩子,她的生死,完全系在女英身上,从看着她呱呱落地,一直到今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她这个干娘对孩子的感情,绝不比雪儿的亲生母亲更薄口母性的力量,无论如何要保住孩子的念头,让女英重又坚定起来,青藤变成了小树,她有了自己的意志和想法。

“雪儿,干娘一定会把你**去,交还你的父母的,一定!”

女英轻轻吻了吻孩子的小脸,把她重又揣回怀中,用腰带系紧,又学着银井士兵行军的法子,从衣衫上撕下布条,在自己的小腿上细密地缠上了绑腿,沿着河流继续上路了。

在西北这几个月,她多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草原上水源很珍贵,所以沿着水源走,一定可以找到人类聚居的地方,便也能找到出路,”

四面一片苍茫,不是旷野,就是高山,女英却不再彷徨,不管前方还有多长的路,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毒出去。这一刻,她的脊粱挺的笔直。

可是……这条溪流并不算大,前方能我到人类生活的地方么?

精品小说尽在,提供最新的全本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