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80章 意外之吻

一间窑洞里,杨浩与程德玄对面而坐。桌上只有一支蜡烛,忽明忽暗的灯光映着他们阴晴不定的脸。两个人寒喧片刻后,实在无话可说,只得各怀心事,相对无言。

曾经,程德玄高高在上,而今:在他眼中不堪一提的杨浩却后来居上,爬到了他的头上去。而且恰恰是与他争风过程中,使他屡屡失利,这让程德玄情何以堪?可是,形势比人强,如今杨浩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徒呼奈何。

杨浩对程德玄的留任同样有点挠头,程德玄留任,恐怕用来监视他的作用更大一些。毕竟,他是程世雄举荐的人,无论在谁看来,他如今是折系的人。既放了大权给他,岂能不加节制,你当赵官家是来做善事的么?

大宋官家的旨意上已经说明,由于芦岭州是从无到有,一切处于初创阶段,所以除程德玄外,特旨授权,刻许他就,近选拔举荐一些人,由朝廷特旨任命。表面看来,唯一一个他撤不得换不得的,仅只一个钦命的观察举官程德玄而已。这已是前所未有的洪恩,可自行任命官吏,那不是开府建衙的封疆大吏特权么?

可是这芦岭州州,实际上如今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连知府衙门都还不知道建在哪儿呢,在外人眼中,这地方夹在三大藩镇之间,地位更是笈炭可危,根本也不会有哪个·官儿会心甘情愿到这里上任的。估计哪个官儿被贬斥流放,宁愿被赶到南荒去,也不愿到这随时可起刀兵之患的险地做官。

轻轻捻着腰间特赐的六品官以上官吏才可以佩戴的银鱼袋,仔细想了半晌,杨浩终于开了口:“程大人,你我承旨,在此设州牧民,今后便是同僚了。如今芦岭州还只是一个名字,什么都是空的,已经到任的,除了你我再无旁人,不知道程大人对本官有什么建议?”

程德玄抬起眼睛轻轻地扫了他一眼,又复垂下眼皮,呆板地道:

“按例,一州之地,当设知府一员、通判两员、签书节度判官厅公事、节度推官、观察推官、观察判官、录事参军、左司理参军、右司理参军,司户参军、司法参军各一员。这些,是有品秩的官员,本需朝廷委派的。不过官家已经下旨,特权知府大人委派,这是官家洪恩,大人可以看看有什么可用的人,尽管举荐上去U至于各司职派的小吏,班头、巡检、捕快,方上可自行任命之人,大人可自行决断,下官唯知府大人马首是瞻。”

杨浩轻轻一叹,满面苦笑:“我有什么人可用呢?如今就只你程德玄一人,还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似的对我满腹幽怨。我的奏折上明明已经分了功给你,天晓得官家为什么一定要贬你,我已仁至义尽,这笔烂帐你非要算到我头上,我也没有办法,只是没想到这程德玄竟是这样一个不明事理的人”

杨浩慨叹一声,便起身莲:“如今千头万绪,本官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目前来说,芦岭洲一切尚未就绪,并不需要这许多官吏,倒是下边那些小吏需要尽快安排,弓导百姓,维持秩序,全赖这些小吏。所以,我想先请折府的人帮助我们建造户藉、划定乡里,把最基本的东西先建立起来,以便上传下达,如臂使指。不知程大人以为如何?”

程德玄起身长揖道:“大人高见,下官无不从命。”

杨浩摇摇头,又道:“芦岭州初设,如呱呱落地的初生婴儿,离不了折杨两藩的支持和帮助。本官想近日去府谷一趟,一些事情,还需得到折大将军帮助。如今“练民团一事,已有赤军主着手,这建造户藉、划定乡里,就麻烦程大人看顾了。程大人意下如何?”

程德玄也不多话,木着脸又是一揖:“谨遵大人吩咐。”

这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杨浩也不觉有些动气,把袖一拂,便出了房门,程德玄也不相送,缓缓直起腰来,望着他的背影,眼神阴沉,一言不发。

攸地,一道人影闪进院来,程德玄神色一凛,一侧身便自壁上摘下了佩剑,冷声道:“谁?”

一个三旬男子踏步进来,微笑拱手道:“在下东京禁军步军校尉禁天锡,现有南衙书信一封,交予程大人。”

“哦?”程德玄看清来人,确是白天传旨太监所带来的八名侍卫之一,又听他说是南衙来信,忙放下剑,欣然上前接过信来。

荆天赐笑道:“大人若有回信,可明日寻机交付于我。此处卑职不便久耽,这便告辞。”

“好走,不送。”程德玄把他送出门去,立即返回房中,掩紧房门到了灯下,急急取信便看。待将秘信看罢,程德玄脸上阴霾一扫而空,他诡璃地笑了笑,将秘信凑到了灯火上,※※※※※※※※※※※※※※※※※※※※※※※※※“折姑娘”

树影婆姿,树下的人儿只是稍稍一动,杨浩就已直觉地唤了出来。

那人从树影下走出来,果然正是折子渝,一身玄衣隐在树影下时几乎看不见,这时走到月光下,让人注意到的,也只有她明净如玉的容颜。那雪玉似的一张脸蛋儿映着月光越发娇美,杨浩微笑道:“果然是你。

折子渝浅浅一笑,翩跹上前,学着男人长揖一礼:“草民见过知府大人。”

“咳,免礼,平身。”

一言说罢,两个人都笑了。

他边是他,她还是她,漫天星光月色下,不过是一对情投意合的少男少女罢了。谁是官三谁是民?计较起来,忒也煞风景。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歇息?”

“明天,我要回府谷去了,所以,想来见见你。”言语轻轻,不乏情意。折子渝落落大方地走到他的身边,仰起脸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凝视着他:“你留下了,我很开心。”

含蓄而大胆的表白,让杨浩的心砰然一动,他有种想去牵她手儿的冲动,一只手轻轻伸出去,却又凝住,然后顺势向外一挥,轻声说道:

“一起走走吧。”

折子渝仰着脸儿,那俏美的脸庞笼在月辉中,透着淡淡的霞光,注意到杨浩动作的变化,她却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温驯地随着杨浩转了身,两个人便向远离百姓帐蓬的幽静角落走去。

“过几日,把这里稍做安顿之后,我也要去一趟府谷。”

“当真?”折子渝欣喜地转头:“喔,我知道了,你要去折大将军府。”

歪着头想了想,折子渝抿嘴一笑:“到时,我在折府等你吧”。

“你?”

“是啊,你知道,我九叔在折府做个·小管事嘛,折府我也进得去的。”折子渝吞吞吐吐地说罢,又向他嫣然一笑:“你准备向折大将军进言,同折杨两家结盟,按着你的规划,建立芦岭洲了?

嗯这法儿是你想出来的,如今官家又允许了一府之尊,正好可以大展宏图。”

杨浩与她并肩走着,只觉少女身上传干淡淡幽香,在这夜的清风里久久不散,一直萦绕在他的鼻端,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他的眼角捎着姑娘的动作,只觉一举手一投足,都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听了姑娘的话,他只笑了一声,说道:“在你面前,杨浩无那许多客套,说实话,能有今日,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如此年纪、入仕如此之短,能成为一府之尊,确实足以自得了,我也很开心。尽管这里百业俱无,一切都需从头开始,艰苦确是艰苦了一些,但若非如此,如何能有我的机会。我只盼,能说服折大将军才好。如果他只是一介武夫,我空有一腹计谋,却是对牛弹琴,那就惨了,此时想起,难免忐忑。”

折子渝想笑,忙又忍住,她用手指撑了按嘴唇,轻笑道:“应该不会吧,折大将军掌理府州,军政经济一把抓,想必不是一个·只晓得喊打喊杀的莽夫,你尽管把心放进了肚子去,”

折子渝一句话还没说完,忽地被杨浩一把抓住手臂,把她扯到了树影下去。折子渝顿觉有些慌张,吃吃地道:“你你做甚么?”,句话问出来,自己已先红了脸,那颗心也禁不住跳的飞快,平生第一次生起手足无措的感觉来。

“噤声,你看那人在做甚么,鬼鬼祟祟的不像个·好人。”

“啊?”折子渝这才肺得自己错会了意,一颗芳心这才放下,顺着杨浩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一片空地上,有个·人弯着腰,鬼鬼祟祟地在地上找着什么,时不时的还要扬一下手。

谷中本来尽是高可齐腰的野草,如今经百姓践踏,大多已经趴伏,这一片地比较偏僻,草势还算茂盛,那人所站的地方却是空荡荡的,不知本是空地,还是被人清除了杂草,这几天百姓们无序地开辟田地,:把个·山谷弄得跟狗啃的似的。

“走,过去看看。”折子渝一身功夫,艺高人胆大,一时好奇心起,浑然忘了自己在杨浩面前扮的是娇娇俏俏的乖乖女,立即兴致勃勃地道。

杨浩见一个小姑娘这般胆量,倒不好示怯,便应了一声,二人矮身借着树木草丛向那里靠近过去。到了近处,野草已经开始倒伏,折子渝孩子气上来,向杨浩打个手势,便伏到了地上,杨浩见状,也只得跟着趴下,二人匍匐前近,向那人渐渐靠近。

“官人,天这么暗,看得清什么,咱们还是明天白日再做吧。咱们不回去,孩子也不肯睡。再说,如今官府有周济,咱便不开这块地也没甚么。”

忽然听见有人说话,杨浩二人循声望去,才注意到那片空旷地一侧的草丛边上还坐着一个女人。

男人直起腰来,回头低斥道:“你晓得甚么,我范思棋一个·举人,那也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大白天的你叫我如何做得出来?去去去,你且回去哄他睡去,我忙完了便回去。”

折子渝凑近杨浩耳朵,低声道:“不像是奸细或歹人,他这是要做什么?”

杨浩被她细细的呵息吹得耳朵痒痒,他又不好乱动,只得低声道:

“我也不晓得,再看看。”

那妇人被官人xun斥一番,便赌气走了,只见那范思棋口当了一声道:

“妇人家的晓得甚么,如今这月份,旁的都种不得了。亏我带了这种子,过些日子便能收成上来。到时卖与旁人,囊中也能有几文收益,今冬若是官府粮米衣物周济短缺,这几文钱便是救命命。只是白天让我说出这样的话来,如何放得下身段,唉!”

他摇摇头,口中念念有词地道:“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憋如调饥。遵彼汝坟,伐其条肆。

即见君子,不我遐弃。敛鱼颊尾,王室如爆。虽则如爆,父母孔迩”

这人念两句一扬手,向前走出几步,脚下便动弹几下,杨浩就像白天听圣旨的百姓一样,瞪着两只眼睛,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些甚么,他忍不住凑到折子渝耳边,低声问道:“他在念些甚么?”

折子渝脸颊微热,被他耳边吹风更觉麻酥酥的有些不自在,娇躯微微挪动了一下才轻啐道:“谁晓得,反正这举人呆子说的不是甚么好话。”

“不是好话?”杨浩前后一联系,再看那范思棋的动作,回想他说过的话,忽地明白过来:“啊,我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折子渝倒是真不明白这范举人在做什么,忙好奇地问:“他在做甚么?”

杨浩春天时候曾在庄上见人种菜,听老娘说过,便解释道:“这人在种芜萎(香菜),种这种菜有个习俗,就是撒种的时候要说脏话,这菜才能长得好。”

折子渝虽见多识广,却不晓农事,不禁奇道:“世上哪有这样的事,菜也听得懂人话么?”

杨浩轻笑道:“听是听不懂的,谁知道怎么就传下来这样的规矩。

庄户人的规矩多着呢,又比如种萝卜,女人是不可以下地踩私的,否则萝卜就会发权太多。谁也不晓得是真是假,不过收成关乎农户人一年生计,谁敢胡乱尝试啊,所以没有不敢不遵规矩来的。”

他们肩并肩的趴在草丛里见那范举人撒着私,反来复去的就是说的这么几句,一旦晓得了这人鬼祟行为的原因,二人顿感没趣,便想招呼对方悄悄抽身离去,不想二人不约而同扭过脸来还未说话,一对嘴唇便凑到了一块儿。

两人顿时张大眼睛,僵硬了身子,再也动弹不得.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