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59章 死生

“啪!”

一声脆咧的炸响。

水声隆隆,对岸的军民没有听到;蹄声如雷,冲过来的契丹武士们没有听到,但是他们的心却不约而同地抽搐了一下,彷佛那一鞭子是抽在了他们心上。

骡马受长鞭驱使,将一条条绳索一下子绷得笔直,朝河水流向的方向拼命地拉动起来。“啪!啪啪!”又是几声催促的鞭声,那炸响听得人头皮发麻。一条条绳索吱吱直响。巨石微微有些撼动几下,巨石上的铁索也被扯得歪向一边,与柱石摩擦发出了渗人的声音。冲过来的契丹兵们终于发觉了他的真正意图,他们立即纷纷挂起刀枪,反手去取弓抽箭。

杨浩心里一急,跑到那一条条绳索中间,挥起鞭子又狠抽几下,弃了马鞭便去抓着一条绳索帮着骡马使劲地拔起来。马力尚不可为,他一人人力有限,能济得甚事呢?可是这时心中哪里还会思量那许多,只想着加一分力是一份力。

就像断桥,他仓促想起必须断桥时立即本能地命人去绑住桥头,丝毫不曾想过在这一端断桥也许留下一人,事到临头,只能自己留下。当然,当时他即便想起这回事,十有**还是要选择这一端。

因为对岸已无主事之人,随意指定一人的话,那人并无断桥之权,必受众人干扰,桥断早了,则未及过桥的人再无生路。如果契丹兵提前突破阻击,对岸却/百度步步生莲贴吧友情手打/因为尚有未及过桥的百姓而稍生犹疑,那么契丹铁骑便一冲而过,想断桥也迟了。再者已逃过河的车子已大部分逃开。刻不容缓时刻来得及追回来?自己弃了百姓先赶到对岸去主持大局。那又绝无可能,他若提前一走,这边的百姓势必自相践踏死伤无数,真正能过桥的也就没有几人了。

所以,他只能留在河这边,这断桥的鞭子,只能掌握在他的手里,世间事,几桩能得万全?

箭矣横飞,激射而至。杨浩“哎呦”一声,肩头便中了一箭。杨浩吃痛,下意识地松了手去摸肩头。就在这时,前方骡马也中了几箭,那些骡马疼痛难忍,四蹄刨地,嘶叫着向前猛冲,大雨之后泥土本已松软。土下深埋的横向挡石只能挡坠向河心的重力,对顺向施拽又起不到阻挡作用,再加上骡马死力的施拽,这三方因素汇合,只听“轰”地一声,那根柱石便被连根拔起,长桥颤了一颤变向河中打坠,众骡马吃力不住,尽皆向河水中滑落。

杨浩夹在那些绳索中,吃长桥拖曳,登时双脚悬空,在对岸无数人的惊呼声中,与那些骡马一起掉进滚滚不绝的江水之中,因柱石沉重。一下子便把他们拖进水底不见了。

“希聿聿……”一串战马长嘶声起,一匹匹契丹战马在河岸边人立而起,踢起无数碎石,他们轻拍马颈。稳住**座骑,定睛向江水中看去。只见那桥对岸的一半还在岸上,这边一半已经完全沉入水中,受江水冲激,那桥成了一个(形的半月状。不由尽皆不语。

这一战对他们一生征战来说。实在谈不上凶险,可是其中惨烈却是前所未有。汉人男儿的血性,那些武将、这个文官,他们谈笑赴死的壮举,深深冲激着每一个契丹战士的心,他们的心就像那江水中的半桥。震撼不已。

对岸,无数的百姓跪倒在地。

杨浩是一个好官,罗将军是一个好兵,这武,为他们所做的牺牲令他们刻骨铭心。立足于逐浪川西岸,与对岸跃马横刀的契丹健儿相逢的这一刻,他们已经从一个北汉子民,变成了真真正正的大宋子民。耶律休哥笔直地坐在马上,盯着打着漩儿的江/百度步步生莲贴吧友情手打/水悠悠南去,然后用目光顺着那桥一寸一寸挪向对岸。遗憾地叹息了一声。终于这百姓被他们带去了宋境。终于那不曾交锋的情敌,就此成了水之鬼。

他刚才冲过来时,就看清了杨浩的面貌,杨浩肩头那一箭就是他射的,他要活捉了这个人,把他像死狗一样拖回自己的大帐,让那个女人个狗一样活着的男人,还有什么可爱,可惜可惜两人终不曾堂堂正正地较量过

他的目光从对岸膜拜的百姓们身掠过,心中忽然一颤:真没有较量过么?

那员宋将亲自率死士上前拒敌,这个人独自守在桥头断后,那他一定不是普通的宋人,这个人一定是宋人的高官,很有可能就是这支队伍的主事人。如果他是,那么,带着这么多百姓迂回走了一个大圈子,避开他们布下的死亡陷阱,便这些百姓逃出生天。这么些天的斗智斗勇,彼此真的不曾较重过么?

耶律休哥眸中闪过一抹不忿,那人不但与自己较量过,而且还与萧后、与十数万契丹大军较量过,他赢了,虽然他死了,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他赢了!

对岸的许多百姓还在哭拜,这么近的距离,如果猝然下令放箭,一定能射死一些宋人,可是……此时此举,还有意义么?桥已断,他还有出刀的必要?弯刀“铿”地一声插回了刀鞘,耶律休哥长叹一声博马便走。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阵惊呼……不,不是惊呼,是欢呼声,一阵阵欢呼此起彼伏,如同咆哮的巨浪。江山轰隆,这要多么大的欢呼声才能听得入耳?耶律休哥诧然拨马,回头一看,只见对岸无数百姓跳起来欢呼雀跃,却不明白对岸宋人为何欢呼。

这时有手下兵将站在河岸上遥指江水大呼小叫,耶律休哥驰马回来,向河中定睛一看,不由目瞪口呆。

一个人,抓着绳索正一步一步从江水中走上来,他肩头的根牙箭不知是因碰撞还是江水冲击,已不见了踪影,肩头正有鲜血溢出来。他拉着半沉入水的桥索从江面下钻出来。正浑身是水地一步步走上那桥面弧形的桥面被水冲的一起一落。他正在桥上走得十分艰难。

耶律休哥想也不想便去弓在手,一支雕翎便搭在了弦上。所有提缰乘马凭河而立的契丹武士都向他们的统帅侧目而来,对岸的百姓更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本来哭成泪人儿一般的唐焰焰忽见杨浩从水底走了出来,一时又笑又跳,这时注意到对岸的动静。不由骇得魂飞魄散,站立在岸上只是向杨浩大声示警。

杨浩此时如同站在剧烈地震的桥面上,那动荡在别人看看开不十分明显,可他立足桥上才知其中辛苦,此时若不聚精会神、便足了全力抓紧桥索便根本站立不住,哪里还能注意到别人呼喊些什么。

若是阴雨连绵数日使弓箭受潮或被雨水浇灌,弓弦和用胶的地方受了影响是不能使用的。

但是箭壶有盖,一路驰来弓也是护在牛皮套子里的,待取出来时才只受了这一阵雨,影响并不大,所以他的弓箭仍可使用。

弦拉开,如满月。耶律休哥手中的箭矢稳稳地瞄向了杨浩的背心。

对岸静了下来,片刻之后暴发出一阵更大的声浪,这回那声浪是冲向耶律休哥的,所有的人都在咆哮,耶律休哥不为所动,他的眼中只有那一箭,他的心中只有那一人。现在只要一松手,断桥上那人绝难活命,尽管雨水、风向,打湿了的雕翎都会影响箭的准确度,但是耶律休哥仍有十足的把握一爆十三娘一箭穿心,致他于死地。

对岸的人不再叫喊了,耶律休哥手下的兵将们也没有呐喊助威,只有上游瀑布轰隆隆连绵不断的响声传来。断桥上的那个人头也不回。还在一步步艰难地向上攀爬。就像走在半没入水的弦月上。

耶律休哥看到他踢落了灌水的靴子,赤足踏在桥面上,一步步向岸上走去。细雨淋在他的弓上、箭上,洁白的箭羽处凝聚成一颗颗水滴。如同女儿家晶莹的眼泪。

弓仍如满月,四石的硬弓,能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这么久的人天下罕有,但耶休律哥办到了。他的手稳稳的,似乎一动也不动,只随着那人逐步攀向岸头的身影缓缓上移。越到桥头位置,震动越小,那人攀爬的速度也更快了。

就在这时,忽地有几名宋军士兵不约而同地跳下了桥头,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手拉着手儿,用他们的身体将杨浩/百度步步生莲贴吧友情手打/紧紧护在了中间。桥面时倾斜的,他们护不了那么周全。杨浩的脑袋还露在外面,耶律休哥仍有十足的把握射中他。可他见此情景不由怔了一怔,随即便放声大笑:他看上的女人,所看上的男人,果然赔做他的对手。笑声中,他将那弓反手往肩上一背,那支箭便被他轻飘飘地掷下。

“走!”耶律休哥再不迟疑。提缰跃马,便向草原上驰去。三千铁骑纷纷拔马随之而去,所刻功夫,对岸已兵马俱无,刀枪无踪。

杨浩爬到桥头,只抬头一望。便有无数双手向他伸出来,杨浩下意识地一抬手,也不晓得握住了谁,腾云驾雾一般便被拖上了岸。他的双脚刚一沾地,又是响彻云霄的欢呼声起。无数的人扑上来,一个个忘形地与他拥抱,杨浩甚至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感觉到他们抱的是那么用力,感受到了他们满怀的欢喜。于是便也欣然回抱着

“咦?这一个怎么这头发。这胸肌,这腰板,这手感”

下意识地在哪细若柳腰、柔若无骨、嫩若豆腐的三若牌蜂腰处一捏。耳畔便是嘤咛一声娇呼,杨浩急忙闪身一看,那笑中带泪、喜中带怒的正废弃两抹绚丽的彩霞,可不正是那只母老虎唐焰焰!

精彩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