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060章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丁浩思忖半天,才道:“应该是互有胜负吧。若强行一战,只怕要两败俱伤。”

折姑娘暗暗点头,此人没有一般年轻人不切实际的狂傲,能据实判断,正视敌人,这一点许多只知夸夸其谈的人是办不到的。她嫣然问道:“丁管事有何高见,还请一一道来。”

丁浩微笑道:“高见可不敢当,我只是从双方实力比较,大致估摸如此。北人立国已有五十年,虽然北方苦寒,国力积蓄亦当不弱。而且北人尽占险要地势,又有骏马无数,攻守自如,这是实打实的力量,可不是摇摇羽扇,谈笑间强虏就能灰飞烟灭的。实力不济,就算诸葛武侯,也只有到处逃窜的份儿。”

折姑娘微微颔首,深以为然。如今北国威行大漠、震服百部,疆域东临黄海、西抵金山,北至胪朐河,南濒白沟,幅员万里、地广兵强,人口四百余万,乃是雄踞北方的霸主。

而大宋建国十年,励精图治,国力也自雄厚,甲兵之盛,近百年来中原诸国无可匹敌者,可大宋立国时先天不足,版图比北国小,地理又无险要可守,举国人口不足百万之众,虽经十年生聚,十年征战,灭荆南、武平,灭后蜀,如今又磨刀霍霍,剑指南汉、南唐,毕竟腹背受敌。

再者,北国疆域辽阔,一旦北伐,对缺马的南人来说,就需要发动全国之力集粮运输,对国力的消耗太大了,对手又非弱者,一旦战事绵延,未必是社稷之福、百姓之福。

折姑娘不禁点头道:“你说的……我未必全懂,不过这些年来与北人之间虽无大的战事,小战却也不断。我在府州也尽知其详,北人尽是骑兵,来去如风,虽各有胜负,可是败了只有退却,胜了却追之不及,这样一来北人元气不伤,总是前来挑衅。府州折大将军麾下的战马还算是比较多的,也远不及北人,我听说每军中只能分配战马千匹,除去信使和将领亲兵,不足八百匹,基本是不济事的。”

丁浩摇头一笑,这种事还轮不到他来操心,大宋尽多才智之士,限于先天条件,这一难题始终也是没有解决,后世几个儒者一番纸上谈兵的言语也不知有几分效用,说与这小姑娘听更是没用。

折姑娘见他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便也沉默了,两个人默默地走了一阵儿,丁浩忽地回过神儿来:“啊,你说甚么,折大将军麾下战马,一营中配置千匹?那折大将军麾下有几营兵啊?”

折姑娘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警惕:“你问这个做甚么?”

丁浩道:“折大将军为什么要将战马分配与各营?”

折姑娘道:“西北大军,几百年来一直是如此做法呀,每营总得有一支轻捷灵动的轻骑队伍吧?”

丁浩摇摇头,又点点头,恍然道:“是了,我明白了,西北的军队,这两三百年来,对手要么是当地的游牧小部落,要么是大唐的其他藩镇,再后来便是中原林立的各个小国,论骑兵力量,彼此都不多。每营设一支轻捷军,随机待动,足矣。可是如今不同了,中原已渐渐统一,而关外的契丹人也渐渐强大起来,将草原诸部整合为一股力量,再这样分配有限的马匹,简直就是折损了一支本该强大的力量。”

折姑娘虽是聪明绝顶,却从未深思过这个问题。一个自打呱呱落地,睁开双眼看到的桌子就是四条腿的人,有几个会去好奇为什么不做一个三条腿一样稳稳当当的桌子?折姑娘就是见怪不怪,认定了这样安排都是先人经过血的教训总结而来,必有其深刻蕴意。而且每营设一支骑兵,短兵相接、冲锋探路、侧应瞭望、直冲中军,这样的交锋会战中都确有用处,怎会还有他想,听到丁浩这样说,她不禁十分好奇,脱口问道:“依你之见又当如何?”

丁浩道:“现在的敌人与以前不同,以前都是势均力敌的对手,藏一着后手,关键时刻用以克敌制胜,乃是一记妙着。而现在,对手渐渐整合成一个,一旦出兵,动辄就是数万、十数万骑兵大队,这样的重拳便是集中全力也难招架了,你不攥紧拳头迎头痛击,还要岔开五指,五根指头怎及一只拳头?”

折姑娘大为意动,却仍迟疑道:“契丹强大,纵然整合所有骑兵,也无法与他一较长短。轻骑深入,若是被敌人包抄起来,恐怕多年的心血就要全部毁于一旦了。”

丁浩正讲的兴起,同时因为这位姑娘乃是出身将门豪族,虽说身份卑微,这份见识谈吐在他看来倒也正常,所以全无疑心,只道:“呵呵,这要看你这支骑兵怎么用了,要是拿来进攻,大队步兵,只夹杂这么一支骑兵队伍,那么它就要受步卒牵制,优势全然丧失,可要是拿来防守,却大不一样。契丹人来时攻城掠塞,他们是攻方,而咱们则倚仗坚壁高墙,以守为主。以前只能据城坚守,纵出城作战,也是以步卒为主,摆开战阵,敌人肯战则战,若避而不战,你也徒劳无攻。

可是你有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便可以随时出动予敌重创。你周围尽是己方军营或坚固的城池,随时可以遁入掩护,更是有恃无恐。让他们吃几下狠的,就再也不敢毫无顾忌地倚仗骑兵迅捷优势压着你打了。这叫被动中掌握主动,集中力量,促成局部优势。”

说到这儿,他忽地“啊了”一声,兴奋地道:“其实真要远征时,这样配置有限的军马,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己方的力量。步卒远征,征伐以骑兵为主的军队,必必步步为营,这样你的骑兵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迅捷优势,在你的堡垒配合下,更能发挥杀伤力啊。”

折姑娘呆了半晌,喃喃地道:“好像……好像大有道理,令人听来有茅塞顿开之感。噫,你这家伙,怎么不去投军入伍,说不定也能做个大将军呢。”

丁浩开怀笑道:“算了吧,我可是一个大头兵都没带过的人,在这儿纸上谈兵还成,听起来头头是道的,也就唬唬你这种小姑娘。真要是行军打仗,我是一窃不通,根本不济事的。”

折姑娘抿嘴笑道:“你这人倒是自谦,其实你能说出方才这番话,见识已自不凡了,起码唬的小女子一愣一愣的。”

丁浩哈哈笑道:“岂敢岂敢,姑娘也不要妄自菲薄,姑娘这番见识,已经少有闺阁中的女子能这般见地了。这还罢了,做为一个女孩子,姑娘虽冰雪聪明,却没有许多聪明女子的高傲,胸有才学而性情随和,与你与交谈让人如沐春风。”

折姑娘从小到大,不知听过多少比丁浩这番言语更天花乱坠的吹捧,听来只觉恶心,可是丁浩这番话却让她欢喜的很,她笑嘻嘻地道:“你们男人不是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你夸我有才,岂不是骂我?”

丁浩奇道:“这怎么会是骂你啊……”丁浩也被她的俏皮话逗笑了。既然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么夸她有才,岂不是说她缺德?

两个人说说笑笑已走出集市,丁浩遗憾地站住脚步,说道:“姑娘,我得回驻地去了。”

“喔……”折姑娘闻声站住脚步,意犹未尽地道:“那么明天,你还会进城来吗?”

“明天,我就要回霸州了。”

“喔……”折姑娘脸上的浅笑消失了。

默然半晌,一丝莫名的情愫荡漾在彼此之间,虽是淡淡,却觉隽永。

她是折家的姑娘啊,就算是旁支别户,又岂是我能匹配得上的?思及自己的身份,丁浩黯然神伤,涌到嘴边的话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只勉强一笑,低声道:“折姑娘,我走了。如果有缘,我们还会相见的。”

这句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人海茫茫,多少偶遇变成过客,想再相逢,谈何容易。

折姑娘脸上仍是带着浅浅的笑意,轻轻地“嗯”了一声,一如上次在程府初识,只用鼻腔娇柔地一哼。

丁浩一叹,返身便走。

折姑娘望着丁浩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被动中掌握主动,集中力量,促成局部优势……。这个法子不妨说给九叔听听,看你是不是纸上谈兵的赵括……”

眼见丁浩行远,她忽地唤了一声:“嗳……”

“姑娘还有什么话要说?”

折姑娘含颦嫣然:“你这人好没诚意,既说希图再见,却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么?”

丁浩欣然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折姑娘嫣然一笑:“我姓折,折子渝。”

“哦?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子鱼?”

“错了一字。”

“嗯,那么就是执子之手,至死不渝的子渝?”

折姑娘莞尔一笑:“你记得了?”

“我记得了。”

两人相视一笑,丁浩举步走去,再未回头。

“折子渝,折子渝……,人是好姑娘,名是好名字啊,只是今日一别,相见遥遥无期,我和你,真的有缘再见么?真有那一天时,只怕你已嫁做他人妇了吧……”

思至此处,丁浩悠悠一叹:“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PS:同志们,推荐点击,迎头赶上啊,迎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更多新章节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