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851章、方家有喜!

    “他们方家——满门天道?”

    母虎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将老爷子的这个问题,虽然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自己口拙的问题。

    她可以安慰他说:不,方家并不是满门天道。至少方炎的爷爷和方炎的母亲不是天道境。

    可是,这样的话说出来当真能够起到安慰人的作用吗?

    “这将是将家面临的最大一场灾难。”将惜福老爷子显然并没有让母虎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脑袋低垂,深受打击地模样。这次决战的结果出乎人的意料,也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老爷,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母虎出声问道。“就算他方家有一门三天道,难道还能够到我们将家来大开杀戒不成?华夏国是法制社会,将家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将惜福抬头看向母虎,问道:“你了解方炎吗?”

    母虎想了想,说道:“不了解。”

    “我了解。”将惜福老爷子沉声说道。“他有着狐狸的智慧和恶狼的狠毒。只要给他机会,他会毫不留情一口咬断对手的脖子——如果将家落在了他的手里,你觉得他会给将家活路吗?被这样一群恶狼给盯梢住了,将家以后还, 会有好日子过吗?将家的子弟时不时有一个人缺胳膊少腿的,难道还能够找上门去讨还公道不成?长久下去,将家也只有毁家灭族这一条路可走了。”

    “总是有办法的。”母虎说道:“几位先生也活动活动,总能够找到压制他的办法。难道他们现在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是啊。”将惜福点头,说道:“他们方家是没办法无法无天。越是这个时候,他方炎就越是得低调,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懂,我倒是希望他不懂——军行呢?”

    “大少爷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打他的电话没人接听。”母虎说道。

    “算了。指望不上他了。将家的这些子孙哟——顺风顺水的时候,个个看起来都是人中龙凤。一遇到什么挫折就原形毕露,撑不起大梁。这样的人物,我能够放心把将家托付到他们的手上?”

    “——”这样的话题,母虎就不敢再掺和进去了。

    “召集家里人都回来开会吧。”将惜福老爷子出声说道。“我让你去花城看望上心,结果怎么样了?”

    “上心小姐说她最近事务繁忙,等到这段时间的工作忙完就一定会抽出时间来看望老爷您的。上心小姐还准备了大批礼物让我带出来给你和其它几位叔伯——”

    “有礼有节,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将惜福老爷子难得的咧开嘴巴笑了笑,说道:“她也不容易,在那个时候要是跑到燕京来看我这个老头子,恐怕方炎那贼小子就该考虑对她的态度了。以前谁也没有想到,将家的未来可能会落在这个小丫头的手上。”

    “老爷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这是大家的意思。”将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时势造英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想必他们也应该明白事情的轻重了吧。去吧,让我一个人坐一会儿。以后怕是这样的机会就不多喽。”

    “是。老爷。”母虎答应了一声,恭敬地离开。

    等到母虎的脚步声音走远,将惜福老爷子看着地上的碎瓷器杯子发呆。

    多少年了,他没有像今天这般惊慌失措。

    故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应该是从一桩很微不足道的事情。细小到他根本就记不起来到底是一件什么事情了。

    可是,改变历史的,不正是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做引子吗?

    堂堂将家,就这样要载在一门三天道的方家手里?

    “方炎,你当中是我将家命中的克星吗?”——

    有人忧愁,自然有人欢喜。

    这是数年来方家人最高兴的一天,自从方意行战死燕子坞村口,笑容这个词语就距离方家人越来越遥远。当老酒鬼提枪远离去了极寒之地后,更是将方家拖入了冰冷的深渊。即便有人微笑,那微笑也是苦涩的,是一放即收的。没有今天这般的舒畅,仿佛每一声笑声都来自骨头深处。

    幸好有方炎在,无论是父亲的惨死,还是老酒鬼的离开,他都一直存在着。以自己的方式支撑着方家不倒,支撑着方家人不灭。

    方炎的坚持是有意义的,他也终于盼来了方家的重生。

    陆婉上下打量着莫轻敌,责怪地说道:“气色还好,就是看起来瘦了些。还有身上的这身衣服,又脏又臭也不知道洗洗。是什么动物皮毛做的?赶紧脱下来吧,我去拿几件意行的衣服给你穿——”

    “谢谢嫂子。”莫轻敌感激地说道。

    “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陆婉眼眶红润,说道:“回来了就好。”

    方虎威老爷子满脸红光,今天明明一滴酒都没有喝光,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喝过半斤之后的模样。“是啊,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方家还能够有这么一天——眼看着家就要败了,人都要散了,现在却来了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啊,真好啊。过几天方炎和温柔要结婚了,咱们方家又要添一口子。一门三天道,这简直是千百年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以前可是想也不敢想啊,当年轻敌刚刚踏入天道时,咱们村子里庆幸了一个星期,我们方家偷偷地庆祝了一个月——轻敌,你还记得吧?当时咱们家杀了多少鸡?宰了多少头猪?”

    “这是咱们方家的列祖列宗显灵啊,他们怕是现在也乐得合不拢嘴——这一次,咱们家要好好庆祝一下。借着方炎大喜的日子,把能请的都请来,能叫的都叫上,咱们方家沉沦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高调一回了——”

    “都听您的。”莫轻敌点头说道。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师非常的尊重。“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哈哈哈,这事儿你们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心里有谱。”方虎威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他满脸慈爱地看着莫轻敌,说道:“一个人在那寒山恶水的地方,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有冰龙照顾,我在那里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莫轻敌不得不再把冰龙给搬出来。

    在认识冰龙之前,他的日子确实过得很狼狈。

    那和你的功夫高低没有关系,而是你不熟悉地形,就很难找到吃的。

    吃一只老鼠都觉得是美味,更不用说那些美味的生鱼片和冰泉果了。

    也正是因为吃多了那些东西,他的身体才会康复的那么快,荒废了那么多年的身体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焕发出生机。

    “是啊,冰龙是我们方家的恩人。它远道而来,怕是不适应咱们这里的气候和生活习惯,以后大家都要好好地照顾它,要让它感觉到冰至如归的感觉——”

    方老爷子的视线扫向冰龙的时候,发现方炎正在和冰龙大眼瞪着小眼一幅谁也不服谁的模样。

    “方炎,你在干什么呢?”方老爷子吆喝着说道。”都已经是水溢境的高手了,怎么还和一条狗一般见识?”

    “爷爷,它可不是普通的狗,它是冰龙——”方炎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冰龙对家里所有人都亲近,偏偏就是对自己看不顺眼?

    在枫山山顶上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冰龙的异样。那个时候方炎没有多想,只是单纯的以为它和自己不来电。

    等到在枫山山顶上面打完双龙取得龙珠回家之后,这条小透明狗对自己的爷爷方虎威和母亲陆婉都百般讨好,摇头晃脑的时不时卖萌,偏偏就是对自己爱理不理,时不时地用口水‘噗’自己。

    方炎很想和它好好谈谈,小家伙年纪轻轻就这么叛逆可不好吧?

    “我知道它是冰龙。”方虎威也知道自己刚才失言了。明明是自己家的救命恩人,怎么能叫人家‘一条狗’呢?怪都怪它长得实在太像是狗了。“人家冰龙是家里的贵宾,你要好好招待它,看到它需要什么就想办法满足它——还有,以后照顾冰龙的责任就交给你了。这件事情也就你最合适——”

    “爷爷,它不喜欢我,你让我照顾它不太合适吧?”

    “就是因为它不喜欢你,所以才让你好好照顾它。它为什么不喜欢你?还不是因为你不喜欢它?方炎,你要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重要的任务来对待——我要是看到你欺负冰龙,我可饶不了你——”

    “——”方炎又想离家出走了。他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

    正在这时,先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客厅里面的莫轻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轻敌回来啦?”

    “先生。”莫轻敌躬身向先生问好。

    “回来就好。”先生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他径直走到方虎威身边坐下来,说道:“孩子们都回来了,这下子称心了吧?”

    “可是意行回不来了。”方虎威声音悲怆地说道。

    陆婉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在这样的喜庆日子,要是意行还活着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