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章 遗赠

“各位尊敬的客人,”忽然间,一个声音轻柔地响起,“多谢你们这一次的出手相助。所有海国的子民都会永远铭记这些恩德。”

两位织梦者抬头看去,却是海巫女凝光飘然上前,深深行礼。

海皇死去后,她便是鲛人里唯一的首领了,责无旁贷。

苍白的脸上尤自带有泪痕,眼神却已然平静。凝光手臂上缠着金色的龙,一手持着如意珠,对着两个织梦者和另外两个参与了祭典的纯白灵体行礼:“两位织梦者,霍普森·金先生,星野冢先生——多谢你们这一次汇聚此处、为解开封印做了如此艰苦的努力——作为答谢,王代表海国为四位各自准备了礼物。”

“礼物?”艾美怔怔的抬起头,然而看到那枚如意珠,忽然就哭出声来,“我不要什么礼物……我把事情弄砸了。蓝死了。”

凝光眼睛微微阖起了一下,掩藏了同样的哀痛,只是平静道:“这些礼物,就是殿下在生前留下的——所以请几位务必接受。”

艾美睁大了眼睛,旁边两个灵体却起了微微的震动,显然有些激动。

海巫女的眼睛落在左上角那个灵魂身上,微微一点头,抬起手:“星野冢先生,如请你到来之时约定的那样、我们可以还给你复生的机会——将你送回世上,继续享有五十七年的寿命。”

“多谢!”那个灵魂激动不已。

“哔”的一声轻响,缠绕在她臂上的龙神依言吐出一道金光,那个灵体转瞬消失。

剩下的那个白色灵魂颤抖得更加厉害,等待着。

“霍普森·金先生,”海巫女的手转过来,点向那个大导演的灵体,嘴角却有一丝不屑,“你死去一年多,肉体已然被焚毁,所以无法复生——按照你的要求,我们在你的三任夫人以及六个情妇的户头上定时存入足够金钱,保她们终身衣食无忧。你可放心?”

那个灵魂缓缓震动,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法国籍的导演霍普森·金才华横溢,称雄影坛多年,更以《遗失大陆》系列电影一举登上颠峰。然而,这个影坛教父在私生活上却是一塌糊涂:三度的离婚分割了他辛苦累积的身家财产,多名的情人挥霍着他的收入,而更多的私生子女更让他经济捉襟见肘。

在情妇们联合起来将他告上法庭,索取私生子女的抚育费时,天才的导演焦头烂额。

因为长年超负荷的工作和寻欢作乐而衰弱的身体终于崩溃了:一代影坛帝王,霍普森·金在五十四岁的时候,因为忽发脑溢血倒在了新片拍摄现场。

在他死后,无数的情妇们和私生子们蜂拥而来,争夺他的遗产——却发现外面风光的大导演,真实的经济情况却是窘迫得可怜。大失所望的女人们痛骂哭泣着离去,纷纷放弃了曾经被捏在手里当筹码的私生子女。那些可怜的孩子便从养尊处优一下子变得颠沛流离。

死去的灵魂在天空中流着泪叹息,不得安息,便与海皇交换了契约。

他放弃了复生的机会,用自己毕生的精神力、换来了妻儿们的丰衣足食。

随着手指的点出,第二个诺言兑现的瞬间,随着“哔”的一声,灵魂烟消云散。

※※※

萧音和艾美在一旁沉默的看着,有些微的惊讶:她们两个人从一开始跟随鲛人来到海国时就是自愿的,只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发挥自己的能力,从未希望为此获得任何报酬。

“王的躯体虽然消亡了,可他的魂魄依然存在。我必须替他完成他的愿望。”海巫女手里握着如意珠,那颗珠子闪现出青碧色的光,活了一般在流转。

“前任织梦者,虽然你没有提出要求,可是王知道你的苦楚,”海巫女苍白的脸上尤自有着泪痕,手持如意珠对着萧音恭谨的弯下了身,伸出另一只手来,“王说过,他并不是要你来送死的——您为海国牺牲,我们必然竭力回报您。”

张开的手里,有一粒细小的珠子。然而这米粒之珠,却放出了惊人的光芒!

柔和,清凉,有强烈的安定人心的作用。

萧音在看到那颗珠子的时候,忽然觉得一直剧痛的颅脑都安静下来了。

“这——”一边看着的辟邪和饕餮惊呼,这样珍贵通灵的东西,分明是——

“这颗定魂珠,是龙神遗骨的精髓。”海巫女将那粒珠子轻轻压在了萧音苍白而高敞的额心,细小的珠子一接触到肌肤就化成了水,渗入无痕,“千年来,王沉睡于腾蛟山脉,吐纳呼吸修炼内丹,从庞大如山的龙骨里淬炼出了这颗内丹。生前无法将内丹剖出,死后遗愿便是将其转赠与您——他说,您这样的人、是应该永远幸福的。”

神祇和织梦者都一齐诧然抬头,萧音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已然变得清澈有生气。

辟邪一个箭步上前,拥抱住她,查看着妻子的气色,脸上有说不出的欣慰和狂喜。

然而,止不住的泪水却从她眼角滑落。

“蓝,如果在我笔下,你这样的人是应该得到幸福的”——祭典开始前,她还曾对着那个末代海皇微笑着说。言语中,有敬佩,有怜惜,更有着织梦者血里特有的居高临下。

最终,却不料还是这个她认为是笔下苍生的鲛人、将她的幸福带回身边。

一一执行了海皇的遗愿,海巫女深深对着萧音再次致谢,便将眼光投向了年轻的艾美。

“年轻的织梦者啊……同样非常的感谢你!”她凝视许久,还是叹了口气,“王说,他知道你最想要的、是一个好的引导者。他本来想教给你他所知道的,可惜如今已没有机会了——除此之外,真的不知道该给你什么?你什么都不缺。”

“那么,”艾美霍然抬起头,握拳,“我要蓝活回来,可以么?”

“不可以。”海巫女微笑着摇头,长发如海藻般漂浮,“王的灵魂已然被如意珠吸收,融为一体。如今他是龙神的同伴,是沟通神祇和族人的桥梁,不能复返了。”

艾美终于大失所望的低下头去,肩膀一耸一耸,开始低声抽泣。

饕餮看着艾美哭哭啼啼的和鲛人纠缠不休,心下大大的不耐烦起来,觉得牙更痛,一手拉着艾美,一手捂着腮帮子,皱眉:“好了好了,别罗嗦了。事情也办完了,你们大可移民去。小美,我们也要回去了。”

“织梦者,你没有别的愿望了么?”带领族人离开前,海巫女最后一次回顾,询问。

艾美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着这片浩瀚的碧海,攀上了饕餮的胳膊,摇了摇头。

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又大力点头:“对了,有的!还有一件事!”

大家惊讶的站住了脚,回头看。

“喏,就是这个,”艾美用力拉着银发邪魔的胳膊,把他生生拉回来,指着饕餮高高肿起的腮帮子给海巫女看,“我想让这只臭山羊的牙不再疼了——可以么?”

愣了一下,然后所有人都笑起来了。

“呼——”饕餮也呆了一下,吐出一口气,脸却微微一红,甩开了她的手,“要你管!”

“六弟,何必嘴硬?”辟邪在一旁微笑,“你也知道,只有鲛人那里才有血珊瑚了。莫非你想每日里都被这一口烂牙折磨么?”

“原来是需要血珊瑚,”海巫女微笑起来,“这很简单。”

她反手,拔下了挽发的簪子,递给艾美:“这就是。”

“啊?”艾美茫然地接过来,看看,“这……能治好他的牙么?”

“放心,我回去就给他补上。”辟邪拍拍这个小姑娘的头,微笑,“以后你再也不用看这只胖山羊发病时,捂着腮帮子对你大呼小叫了。”

“一群无聊的家伙!谁要你们管?”饕餮却是真的恼羞成怒起来,一跺脚,震得海底荡漾,唰的一声飞出海面。

※※※

维也纳的黄昏是静谧的,回荡着天籁。

台上,那个有着夜莺一样美妙歌喉的女子在歌唱,海之歌姬的魔力吸引住了所有人,听得入迷。然而贵宾席上,一个黑衣男子忽然被某种迹象惊动,霍然睁开眼睛!

“不好!”感应到了大陆的动荡,蒲牢脱口吐出一声惊呼,站起身来。

周围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看着这个居然在最高音乐圣殿不顾礼仪的家伙。

“是你!”穿着黑色礼服的蒲牢一眼看到了台上的天才女歌者,恍然,止不住的愤怒和惊诧,“你是鲛人!引我远离亚细亚大陆来到这里,就是为了——”

然而心急如焚的神祇甚至来不及说完指责,已然凭空消失。

台下大哗。

只有台上那个歌者满脸不在乎,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失措的神祇。

终于感觉到了么……即使现在回去,也已经来不及了呢。

※※※

只是一瞬间,便从欧罗巴的中心回到了他守护的亚细亚。然而,还是来不及了。

东海边上还是深夜,然而天地裂变在一瞬间发生,海底隆起,海岸塌陷。海上风起云涌,巨浪如同一座座小山那么高,汹涌着扑上大陆。

蒲牢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能坼裂天地!

是……龙神出世?是那个鲛人的神祇终于在大海底下复苏了么?

海之歌姬之所以费尽了心思将他引开,远赴维也纳,也就是为了避免让他预感到龙神力量的觉醒,不让他为了保护下属子民而插手阻止吧?

他冲入了大浪里,化出了真身,咆哮着、抵抗那些洪水的入侵。

忽然间,他感觉到力量加强了。

侧过头,看到海水嗑啦啦裂开,两道影子急速掠来,和他并肩抗住了滔天的洪水。

“哎呀,这回糟糕,光顾着那群鱼,我们都忘了海面上的人类了,”饕餮在远处一边用角抵住洪水,将浪潮赶回大海,一边对着一旁的辟邪抱怨,“老大一定会很生气……怪不得那群鱼要把他引开!”

然而话没说完,回头,就看到了巨大的蒲牢神兽瞪着他,怒气冲天。

“原来是你们干的?我和你们没完!”

※※※

寂静的深夜,重症监护室只有各种仪表滴答的声音,明明灭灭。

所有人都走了,只有憔悴的女子将脸埋在窗边,不肯离去,静静地守着。

心电图一切正常,然而脑电波却是一条直线——那个曾经绘出让全动漫界为之震惊欢呼的画作的大脑,已经永远、永远地停止运行了。

脑死亡的病人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任家人和医院就是否拆除维生装置争论不休。

“星野先生……星野先生。”伊藤阳子筋疲力尽地趴在病床边,在睡梦中喃喃自语。

窗外忽然间有什么光芒一闪,似是有流星掠过。

她苍白秀丽的无名指上,那枚最后戴上的结婚戒指闪了一道微弱的光。

光芒中映照出了一张微笑的脸,悄无声息地,病床上的人坐起,俯视着睡去的女子,用深爱的眼神。低下头去,缓缓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轻轻吻着她憔悴的脸,柔声低唤:

“阳子,阳子……恶梦该醒了。新的世界就在我们眼前。”

※※※

皇后花园别墅区。

一个枕头砸过来,将正在瞌睡的雪白胖山羊砸醒。

“哎呀,快点快点,约好六点去萧音姐姐家里吃饭的!”艾美抓着稿纸从书房里冲出,打醒抱着杂志流着口水打瞌睡的饕餮,一把拎起,“糟了,我看《遗失大陆》的最终卷过头忘了时间……这回真的是要来不及了!”

“嗯……啊?”饕餮迷迷糊糊醒来,看了一眼挂钟,也吓醒了。

“糟糕,老大最恨别人迟到!”他跳了起来,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套上领带外套,一把挽起了艾美往外冲——这次是他和辟邪为了上次半夜几乎让云浮灭顶的事故、向大哥蒲牢赔罪的宴席,无论如何不能迟到。

艾美几乎是吊在他胳膊上被拎出去的,一手抓着稿子,大呼小叫。

“不坐车,来不及了,”饕餮挥手斥退了迎上来的管家和司机,自顾自往外冲。

“那么,直升机?”头发花白的老管家快步跑着跟在后面,提议。

然而主人一脚踏出房门、便凭空消失了。

“唉……急成这样啊?居然用了真身……”跟随了饕餮几十年的老管家见怪不怪,只是小心地回头看了看,确认没有下人跟上来——幸亏没人看到,不然又要费力去给那些人类洗脑消除记忆了。

超越了城市的浮尘和空气,上空的天湛蓝如大海。

艾美抱着巨大的山羊角,趴在饕餮雪白绵软的背上,看着脚下钢筋水泥的丛林,轻轻叹了口气。尘埃之上,又是如何的风景。

“叹什么气?”饕餮加力奔跑,问,“沉音复出,重新开始写云荒的最末一卷——你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这辈子没有出头的机会了啊?”

“切!”艾美老实不客气的打了他一个爆栗子,“我才不怕这个!我有我的海国呢。”

顿了顿,艾美抱着羊角低下头去,用下巴抵着饕餮的顶心,闷闷不乐:“只是,我有点想鲛人们啊……还想我的龙儿子。我真应该那时候跟他们去新国度的。”

饕餮哼了一声,不答应。

“不过,”艾美又叹了口气,拉着他的耳朵,贴耳喃喃,“如果我去了那里,就见不到爹娘和你啦!……我还是会后悔的。所以——”

年轻的织梦者在饕餮的背上,抬头遥望天际的大海,仿佛要看到极远的深海:“我还是在自己的故事里怀念他们吧!我要写一个属于我的世界,就叫《海国遗事》,把那些故事都记录下来——龙神,三个公主,云浮翼族,还有……蓝。”

“我要让这个世界,一直记住他们。知道有过这样的历史。”

饕餮没有再反驳,在空中急奔。长长的毛柔软地拂到脸上,温暖而轻柔,艾美如同抱着一只巨大的布仔毛绒玩具一样紧抱着他,喃喃:“臭山羊啊……你该减肥了。牙好了就乱吃,再这样胖下去,小心我不要你了……”

日光旖丽地穿过云层,洒下金光,远处的大海如闪耀着光芒的蓝色宝石。

海国,必然在那片蔚蓝下的某一处。

隐约中,艾美仿佛又听到了一阵天籁般美妙的歌声,从极远处传来——仿佛有一群美丽的精灵手牵着手飞翔在空中,宛转歌唱,沿着彩虹一直飞了上去。

然而细细看去,海天尽头却空无一物,只有一片浮云悠悠。

不知哪里,又是鲛人们新的国度。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and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only time...

who can say why your heart sighs,

as your love flies

only time...

and who can say why your heart cries,

when your love dies

only time...

who can say when the roads meet,

that love might be,

in your heart.

and who can say when the day sleeps,

if the night keeps all your heart

night keeps all your heart...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only time...

and 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

where the day flows

only time...

who knows

only time...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