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八章 夕可死

就在两代织梦者言传身授、拈花微笑时,神庙忽然剧烈地震了一下!

仿佛头顶有巨爪击下,撕裂开虚空。

“糟了!”萧音先回过神来,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把拉起了出神的艾美,“辟邪他们找到这里了!得马上赶去祭坛!”

艾美懵懂地被她拉着冲出了门。

一出去,就看到手持如意珠的沧溟帝等候在门边,眼睛里也有焦急之色,显然情况已然急迫。艾美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头顶原本透明平静的蓝色已经变成了墨水般的黑,仿佛有巨大的利爪撕扯着,急速地哗啦啦涌动。

蓦然感觉到某种可怕力量的逼近,艾美浑身一颤。

“快!”一看到两位织梦者联袂而出,沧溟帝短促地说了一声,立刻引着她们走向祭坛——那里,五个角落上已然有两个纯白的灵体在静静等待。

艾美看着祭坛中间那个悬浮着、不停变幻的东西发呆:这是什么?

然而沧溟帝径自走向西北角,坐下,抬眼看着其余四方:“大家各自就位!”

“你去那里。”萧音也迅速在东南角坐下,手指一抬,指着正北的方向,“坐下。”

要开始复苏海国了么?艾美又是激动又是紧张,手指微微发抖。然而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过身去,解下一物,放在了萧音的手中。

“这是?”萧音一惊,看着手心里的东西:神之古玉?

艾美拉着她的袖子,央求:“带上吧……我怕……”

怕什么?怕她死掉么?萧音微笑起来,抬手抚摸了一下少女的长发:“你快过去。”

艾美听话地退开,然而刚一坐下,就感觉到祭坛也在猛烈地一抖。

仿佛海底海面都有看不见的利爪撕扯,要破开虚空进入这个世界,将一切粉碎!

其余的人应该也是感觉到了逼近的压迫力,刚刚全部就位,艾美就看到了萧音的双手合拢,抬至眉心,开始凝聚起全部的精神力。

“啊!”看到这种手势和表情,艾美想脱口惊呼——这样近乎孤注一掷的发挥力量,萧音姐姐的脑子如何承受得住?

惊呼未落,就看到一道强烈的白光从萧音眉心激射而出!

那道凝聚了所有力量的光,依次被四个角落的人所折射——先是星野冢,再是霍普森·金,每一次折射、光芒都更加充溢和盛大。

最后,折射到了坐在西北角的沧溟帝额心。

末代海皇闭目凝神,双手持着如意珠抬至齐眉。

那一道凝聚了所有念力的白光,就准确地射入了那颗蕴含着无上力量的如意珠内!

被如意珠一反射,白光以惊人的力量和速度返回,直射向正北方坐着的艾美。

艾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瞬间发生的一切,对着这一道急速奔向她而来的光芒、却不知如何是好,光线迎面笼罩下来,带着无比澎湃凌厉的灵力——就在一刹那,她感觉到那道白光击中了眉心。

眼前一片空白。

※※※

神智仿佛都被忽然而来的光击溃了,她恍惚起来,不知道自己游离到了何处。

这是在哪里呢?艾美四顾,可周围只是一片空白,仿佛刺眼的白光一下子裹住她、将她送到了另一个时空里。

“往前走。”一个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来了,衰弱而细微,“一直往前。”

萧音姐姐?她想惊呼,却发现开不了口。

“一直往前。”

于是,她只能一直朝着面向的方向走去。不知为何脚步分外艰难,似乎每走出一步、都要消耗她极大的精力。她听从了萧音姐姐的声音,咬着牙往前,一步,又一步。

奇怪的景象出现了——

三步之后,她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条雪白的长廊。

那条长廊有着连绵不断的拱券,通向不可知的彼端。她又想惊叫了:因为她看到长廊两侧那些柱子都是透明的,里面,居然都封印着一个个人首鱼尾的鲛人!

那些人柱支撑起的长廊,长的看不到尽头。

而长廊外面,并没有“空间”。

她只看到无穷无尽的雪白藤蔓攀爬着,铺天盖地的遮蔽下来。那些……都是女萝?!那些女萝展开惨白的手臂,相互纠缠着,绕着这座长廊,仿佛透不过气的死亡森林。

这是在哪里……这是在哪里!艾美惊诧不已,几乎要失声叫起来了。

“这是……在海国人的‘梦魇’里。”萧音的声音再度响起,更加的衰弱了,几乎细不可闻,“你现在在结界里……快点去打开那个水晶棺……一路上,不要回头,不要停顿!”

水晶棺?艾美的好奇心再度点燃了,她开始奋力拔脚,迈出了第一步。

每一步都是缓慢的,需要费尽全身的力气。在她足尖踏入的地方,地面都起了微微的起伏。仿佛光影随着她的行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黑暗退缩了,白光随着她一步步的扩展。

在她走过之处,长廊纷纷在身后倒塌,柱子里被封印的鲛人们获得了自由,而廊外那些遮天蔽日的苍白藤萝也纷纷枯萎,散落,化为灰土。

无数鲛人从紫河车里逃逸出来,飘散,在她身后发出欢喜的笑声。

然而谨记了不可回头看的警告,艾美对于背后那些古怪的声音不闻不问,只管用尽全力跋涉。在走过第五十根柱子后,她已然看到了长廊尽头那个祭坛。

祭坛上,静静躺着一座水晶棺,折射出晶莹的光。

艾美凝神看了一看,几乎惊喜得要跳起来。就在那一瞬,萧音的声音穿越了空间,催促:“不要停!千万不要停!……你的时间有限……快、快去……”

声音到了最后细若游丝,飘断,再也听不见。

萧音姐姐!艾美惊慌了起来,不敢怠慢,再度鼓足力量抬起了脚。

然而越到后面,越是艰难。

长廊的地面,长廊的空气,每一处仿佛都有看不见的樊篱,阻碍着她的前行。她仿佛是陷入了沼泽和流沙,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不能停……不能停!艾美一遍遍在心里对自己说,小脸憋得苍白,握紧了拳头。

第九十九根柱子,在她身后轰然倒塌。

“啊!”就在此刻,她听到好几个声音在惊呼,不是那些鲛人,而是萧音姐姐和海皇的声音!然后,那个一直指引她的声音就停顿了——怎么了?上面、上面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东西闯入了海底?

艾美惊慌地四顾,却只看到孤零零旷野中摆放着的水晶棺。

棺中,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面目恍然有几分熟悉,穿着织有金色凤凰图案的衣服,配着华丽的首饰,静静躺在棺内,双手交叠放在前襟上,神色平静安详。

奇异的是、这个棺中女子的腹部高高隆起,竟似在怀孕中死去,被收敛在此处。

艾美无措地看着水晶棺,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然而,就在这短暂的停顿中,她感觉到这个密闭的虚空猛然震动了一下!

她惊叫起来。因为她发现这个震动的来源、居然出自于棺中女子的腹内!

那个死去多年的女子面色安详,然而腹部却在微微蠕动,仿佛里面有什么正在极力挣扎,冲破水晶棺的限制。

随着那细小的波动,整个虚空都在颤抖。

艾美惊骇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不敢想象腹中有什么,几乎想拔脚就逃。然而身后有无数鲛人的声音在呼叫,虽然听不懂、却明白是让她继续努力的意思。

这个棺材里的女子,究竟是谁呢?……居然有几分眼熟?

她想着,俯视水晶棺盖下那个盛装女子的脸。

“打开!”忽然间,海皇的声音穿透时空响起,显然是经过努力才将讯息透入,疲倦而急切,“快打开!让龙神出来!”

龙神?艾美惊讶,却来不及想,手指已然扣住了棺盖,用力掀开来。

就在这一瞬,她忽然认出了那张脸象谁——就像、就像刚刚见过的海巫女·凝光!

穿着凤凰衣的……躺在这里沉睡的女子,孕育着龙神。

“长公主!”艾美明白过来,在掀开棺盖的同时脱口惊呼。

水晶的棺盖在她手指触及的瞬间片片碎裂,仿佛虚空里起了一阵透明的风暴。然而棺盖打开后,仿佛什么侵蚀进去,棺中颜色如生的女子迅速地枯萎了。用尽了全部力量守护着脆弱的幼生的龙,渡过了千年的休养生息,而在封印打开的瞬间化为尘土。

只有海皇的血统,才能和龙神的力量兼容。

所以,在大难来临,龙神在化为山脉舍身封住大地裂口的瞬间,才将一点精魂托付给了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以求在漫长的修养恢复后、重新回到世间吧?

那个因为景仰“力量”和“神权”,从而爱上了神祇的长公主,终于如愿以偿地祭献出了毕生所有,和神祇合为一体。

艾美诧异万分地呆在一旁,眼睁睁看着长公主的躯体在刹那间腐朽。

与此同时,她的腹部动得更加厉害,嗤啦一声,凤凰衣裂开了一条缝隙——那一瞬间艾美看到了衣服下的真像:并不是肌肤!精美鲛绡覆盖之下,并不是鲛人的肌肤,而是一层薄薄的的壳!

水晶棺里的长公主,居然是怀抱着一只雪白的蛋,静静死去。

“啊!”看到壳裂开的刹那,艾美惊叫起来,止不住地后退了一步。

密闭的虚空里轰然爆发出了欢呼,充盈了她的耳膜,无数刚刚挣脱束缚的鲛人魂魄迅速涌来,将她围得密不透风。然而那些雪白的手臂,却是伸向水晶棺的——

那里,裂开的缝隙里,一对明黄色的小角钻了出来,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

“龙神!龙神!”那一瞬间,天上地下所有声音都轰然发出了敬畏的声音,为了神的复生欢呼。与此同时,仿佛上面的动荡更激烈了,这个密闭空间都开始有坍塌的迹象。

那些刚刚挣脱了束缚的鲛人魂魄纷纷上涌,争先恐后地离开,然而艾美却在发呆,看着那一只小东西从长公主腹中钻出来,张口结舌——这个、这个,就是龙神?所谓四海九州最高的神祇?

不过两尺长,金色的鳞片还是软软的,带着水气。琥珀色的眼睛如婴儿般天真,明黄色的角刚刚露出一点点,鹿茸一样可爱。这头小龙,甚至还没有长出胡须。

摆了摆尾巴,新生的小龙左顾右盼,琥珀色的眼珠子终于盯在了发呆的艾美身上。忽然尾巴一卷,一个蹦跳,直接跃入了艾美的怀里,清清脆脆地叫——

“妈妈!”

※※※

※※※

神庙在神祇的愤怒下四分五裂,然而饕餮还是怒不可遏。

“艾美呢?艾美呢!”巨大的山羊一脚踩在祭坛上,恶狠狠地对着鲛人怒吼,“你们把她关到哪里娶了?!——数到三,不把她交出来我就一脚踩扁了你们这群该死的鱼!一!”

在和辟邪合力撕开地底,强行潜入海下后,他们终于在腾蛟山脉末端找到了海国。

然而,还是来得晚了。

辟邪在看到昏死过去的萧音时,已然顾不上教训那群鲛人,忙着将妻子抱到一旁施救,只留下饕餮在一旁暴跳如雷。

“二!”饕餮恶狠狠地开始倒数,一边积累着毁灭性的力量。

“龙子,请您放心,”眼看邪魔的怒气就要爆发,海巫女试着和这只山羊沟通,“织梦者很安全,她很快就会带着龙神一起返回这——”

“三!”饕餮压根听不进一个字,吐出了最后一个字。凝光连忙躲避,远远退开。

“轰!”巨大的爆裂声随之响起,整个祭坛在瞬间翻覆!

海底隆起,大陆架迅速抬高,凸现出一个岛屿的雏形;水流激荡,形成了巨大的漩涡,从海底呼啸着向洋面卷去。而伴随着这种天地裂变力量的,是无数从海底涌出的白色影子,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挣脱了束缚逃逸出来,迅速消散在海水里。

轰然而起的水柱中,饕餮却是灰头土脸地站着,有些发呆地看着这一切。

怎么回事?他尚未摧动力量,地底下就有东西抢先一步掀翻了出来!

而那种破开一切的力量,竟比他所拥有的还厉害!

“臭山羊!”水流卷起,有个声音忽然惊喜地叫了起来,“我在这里!”

他还来不及抬头看,背上一沉,艾美已然顺着水流从地底冲出,凌空一个翻身落到了饕餮的背上,欢喜万分地揪住了他的双角,用下巴在他头顶揉着,嘻嘻欢笑:“我在底下感觉上面摇晃的厉害,就猜是你来找我了!下次还敢惹我生气么?”

“什么呀……我才懒得管你,”猝及不妨,第一次被这个丫头骑到了背上,饕餮厌恶地摇晃着身子,想把背上的人类甩下来,“我是帮辟邪来找萧音的!”

“噢……”艾美一下子泄了气,乖乖地从他身上溜下来,四顾,“辟邪呢?”

看到了远处海底花园里的那一对夫妻,艾美撇了撇嘴,颇为失望:“已经变回去了啊……我还以为这次可以看到辟邪的真身呢。”

“像只大狗,有什么好看的。”饕餮不屑地冷嘲,眼神却忽然凝滞了——

“那是什么?!”邪魔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看着地上一弹一弹跟在艾美身后的某物。

“妈妈!”那只幼小的生物死死赖着,跟在年轻的织梦者身后,用爪子抱住她的腿往上蹭,试图爬到她怀里去。

“哎呀,我的丝袜!”艾美叫起来,连忙挥手把那只东西打了下去,“去去。我才不是你妈妈——你妈妈是长公主,已经在底下化成灰了!”

“妈妈!”那只小东西却不依不饶,眼睛里露出受伤的表情,亦步亦趋跟着。

“这……这……是龙神啊!”看着地底冒出的两尺长的小东西,饕餮终于惊呼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艾美,“它……它叫你什么?”

“妈妈!”新生的小龙清脆地再度叫了起来。

全宇宙最大的神祇,四海九州之王,在初生的时候却和所有动物一样、将第一眼看到的生物自动认成了自己的父母。

“我的天哪……”饕餮发出了一声呻吟,捂住了腮帮子,“怎么可以这样!这只蠢龙居然叫你妈妈?那我不是成了你的……简直乱了套了!”

“啊?对了!”艾美正在锲而不舍地和小龙玩着捉迷藏游戏,此刻一听这句话,反而眼睛放光,“这样说来,你和辟邪都是我儿子?哈哈哈……太好了,还有蒲牢、嘲风、狻猊……你们全成了我晚辈!”

就在年轻织梦者得意洋洋的瞬间,小龙抓到了机会,终于攀着丝袜一路爬到了艾美胸口,舒服地用尾巴勾着艾美的脖子,绕成一个圈,在前襟上蜷起了身子:“妈妈!”

“诶……”艾美越想越好玩,拍了拍小龙,“这样也挺好。”

她神气活现地带着蛟龙转了个身,觉得就像个精美的琥珀项圈。然而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神色变的不安起来:“糟了!萧音姐姐呢?我们得去找她!”

“好像至少没死……”饕餮却不急,懒散地看看远处的花园,“辟邪没有发飙。”

“噢。那就好了,”艾美笑了起来,舒了口气,“我把古玉给她戴了,果然是有点用的!”

“啊?”饕餮吃惊地看着艾美,有些不爽,“你居然把我给你的古玉送人了?”

在这种裂变里,通灵的古玉会自动地代人承受伤害,然后立即碎裂——比如和云荒毁灭时候那只粉碎的金琉镯。

“真小气。”艾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不能再造一个?”

“哪有那么容易……一千年也只能做一件。”饕餮抖了抖身子,瞬间回到了人类的外形,不满地嘀咕,“这可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件东西,居然随便拿来送人了!”

艾美吐了吐舌头,觉得理亏,低下了头去。

然而一低头,她就惊呼出声来——

破裂的祭坛底下,深广无垠的海底,忽然间漫起了满空的白色烟雾!

那些烟雾是有形体的,一缕一缕,依稀可见人首鱼尾的样子,冉冉往地底钻进去——站在祭坛上看下去,这片沉没的海底大陆上,恍如有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正在缓缓收拢。

在那些烟雾进入海底后,整片的海底森林就活动了起来。

那些死去多年的女萝郎藤,纷纷舒展开了苍白的手臂,如长长的海藻一样在激荡的洋流里舞动,发出阵阵狂喜的欢呼。

回魂了!回魂了!

艾美听到他们发出了这样的呼喊,然后一颗颗被封印在紫河车内沉睡千年的女萝,就顺着潜流瞬忽挣脱封印,恢复成美丽的鲛人,手拉着手,欢快地在海底翻飞起舞。

“哎呀……”看着眼前这种盛大的狂欢场面,艾美目眩神迷地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叹息。

如果自己所做的、能让这些美丽的生灵如此欢喜,那么多苦多累也是值得的了。

不曾料到、自己第一次使用织梦者的天赋、并不是在虚拟世界的创造上,而是切切实实地唤醒了一个真实的世界!——女孩心里第一次充满了自豪和骄傲,站在祭坛上,对着广阔海底这样瑰丽浩大的一幕伸出双手来,眼里带着晶莹的泪光。

一旁的饕餮诧异地斜了艾美一眼,敏锐地感觉到了短时间不见后她的变化。

这个青涩的织梦者,似乎一夜之间成长起来了呢……很多以前缺乏的东西,都注入了她的心底,将她的心灵滋润、精神圆满,灵魂提升。那是身为邪魔的他、永远无法给予的东西。

是谁,曾经引导了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