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四章 白头翁

日子就是这样流水一般地过去。

她的运气一直好得出奇。这个年代里,海归已经如海龟般不希奇,她虽然是美国名牌大学的博士,可比较文学这个冷僻的专业在现今的职场上是打入冷宫的那一类。然而她只是第一批投出了十份简历、一个星期内就接到了十个面试电话。

于是,她按对方公司的名望、开出的薪水以及离家的远近,由优到劣排了个表。

结果,一周后,她被最优秀的那一家广告策划公司录用,职位为文案创意部副经理,月入10k,那样优厚的条件、足以让和她同时毕业归国的同专业师兄们惊叹——然而,她内心最想应征的、其实是一家著名游戏公司提供的文案脚本策划部门经理的职位。

不知为何,她在看到那家游戏公司正在做的《遗失大陆》的3d游戏时,心中涌现出奇怪的渴望——她居然对这一切有着那样的熟稔亲切感,仿佛她天生就该在这个位置上、亲手监管负责这个模拟游戏。

然而事与愿违、那天她鬼使神差地看错了表,错过了面试时间。好容易说动人事部门经理单独给她一次面试机会后、那位总经理却进来,开口说他已经在前面那一批面试者中决定好了文案脚本部门的经理。

冥冥中,这个职位居然没有给她半丝的机会。

垂头丧气回来,路上拐进一个酒吧喝了半醉,踉跄着回家。穿过那个公园,她又看到了那只灰色的大狗,那只奇怪的、有着温柔沉静眼神的大狗在远处静静跟了她一路。然而在她停下来看它的一瞬,它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萧音就这样成了这个大都市中的一个普通白领,出入于摩天大楼中,和上司、同事一起兢兢业业地过着日子,每日和文案打交道。幸亏工作很容易就上手了,一连几个单子都做的很出色,很快她在这一行内就有了不错的口碑。

一切似乎都顺利的有些出奇。

她每日奔波,渐渐习惯了都市朝九晚五的忙碌生活。她少年时是个叛逆的女儿,十年读书归来后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孝女,下班了也不多和同事泡吧k歌,而是拿着手提电脑直奔家里,吃完饭后开始工作,周末时间也都用在加班上,或者陪着父母出去散步,连逛街购物都不多。

父母对女儿归国后的发展很是满意,然而很快满足感淡了、又开始操心起来——这次他们操心的是她的终身大事:女儿已经二十八岁,眼看直奔三张,虽然是高学历、高收入、高素质,身边却一直没有合适的男士出现。

退休的父母便有了新的职业:安排女儿相亲。

萧音的日子从此过得更加“充实”。

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十个小时之外、还要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满脑子的设计方案去和所谓的“青年才俊”们喝茶。人到了奔三十这个年纪、便少了很多少年时期的旖旎浪漫,都是职场上搏杀的主儿,如果不是双方都有解决下半辈子和谁合伙问题的诚意,谁坐在这儿愿浪费时间?

半年内萧音阅人无数,颇有斩获,却一无正果。

“哪有女的在约会的时候,听着对方情话会忽然暴笑起来?”弟弟都看不下去。

“不知道……我真的是觉得好好笑:‘我在你心里曾遗落了一滴眼泪’——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萧音回想起那个捧着玫瑰、以十二万分的郑重神色说情话的会计师,依然有大笑的冲动,“真是让人喷饭。不行,我真的忍不住。”

“那有什么好笑的?这是《遗失大陆》里的经典对白啊!”弟弟反而奇怪,“如今在年轻人中很风靡——拿这当作情话虽然有偷懒的嫌疑、也算是赶时尚。老姐你怎么那么大反应?你又不是没看过《遗失大陆》!”

“……。我不跟没创意的男人约会。”萧音一时哑然,连自己都说不出为什么心里感到不对劲,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嘟哝,“有时候觉得好无聊啊,都不是我想要的——老弟,你说为什么我就非要把自己打发出去?我觉得一个人过挺好。”

“老姐,拜托,你如果不结婚,我和薇安怎么办?”弟弟一脸无奈地抱怨。

“嘁,你要结就结,要生就生,关我什么事!”萧音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翻看瑞丽上的广告,“别唧唧歪歪的。”

“长幼有序——你又不是不知道爹妈的死脑子,说姐都没嫁,做弟的就不能结婚。”弟弟哀叫,“拜托老姐,你别压在我前头了,快把自己打发出去吧!我也好见天日啊。”

“得了得了……”萧音头大如斗,胡乱挥着手,“下一个我会好好考虑,行了吧?”

※※※

下一个竟然是个白头翁。

四海财团的少东家,陶少泽,三十二岁,美国南加州大学哲学博士——这样显赫的身份让萧音一看就直摇头:真不知道老妈还如此手眼通天、能找来这般货色……她虽然轻易不会低就,可也从未想过要高攀这样的世家公子。她只想在自己相同的level上,寻找合适自己的伴侣。

而且,这样的公子哥儿,身边的女伴难道会少?哪里用的着托人相亲那么老土。

然而父母的大力怂恿下,她兑现了对弟弟的诺言,老老实实地跑到了上岛咖啡。一眼看到那个一头银发的陶姓男子时,萧音隐约中吓了一跳,不知为何立刻觉得有某种下意识的恐惧……这个人、这个人?仿佛哪里见过?

“怎么?”对方却是很细心地注意到了她的神色变化,微笑着摇了摇头发,“染得很吓人?是不是象白发魔女?”

“呵呵……白发魔男才是。”萧音定了定神,笑着入座。

“萧小姐喝什么?摩卡还是蓝山?”男子殷勤地问。

“一杯热牛奶。谢谢。”萧音却是看也不看地点了,“我不喝咖啡。”

“在上岛点牛奶喝?”那位陶先生笑起来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饶有兴趣地看她,“萧小姐不喝咖啡?以前不是喝得很凶么?”

“嗯?”萧音刹那怔了一下,脱口,“你怎么知道我在国外留学时候喜欢喝浓咖啡?”

“国外留学时候?……”银发的陶大少眼睛闪了一下,微笑起来,“哦,我当然知道,要追萧小姐,自然要先下一番苦功。”

萧音微微一窘,幸亏职场生涯已经把她打磨到脸皮够厚:“哦?那么陶先生除了咖啡之外、对本人还有何研究心得?”

“多了去了,”银发的男子笑起来很好看,一口整齐尖利的牙齿,“比如你喜欢看《遗失大陆》,比如你喜欢去小资的地方旅游,比如你……呃,偶尔会有偏头痛的现象。而且,你经常觉得心里空落,是吧?总觉得the world is not enough,是不是?”

说一句,萧音的脸色就变一分、说到最后,那张职场上炼出来的面具也戴不住了,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露出她一脸惊讶的真容。那位四海财团的大少就在她这样诧异的目光里纵声大笑,引得所有客人回头怒视。

“这位陶大少不简单”——回到家后,她对父母兄弟如是说。

“哇,好也!老姐你终于棋逢对手了。”弟弟为她第一次如此重视某男而欢呼。

萧音却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倒入沙发,喃喃:“我直觉……有阴谋。”

那以后陶少泽就经常来找她,不是去她公司、就是直接来她家,而且故意张扬行事,一周不到就闹得沸沸扬扬,连公司的清洁女工都知道她在和四海财团的少东家约会。她每天出入、都被一干同事的眼光看的浑身难受。原来现代版的灰姑娘是不好当的,用后妈和姐姐态度盯着她的人、绝对不止一打。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她纠正了多次,他却一直坚持叫她“沉音”——那个写《遗失大陆》的著名女作家的名字。原来这个公子哥儿、也是遗失大陆的书迷?她在内心冷笑。不知为何,虽然不喜欢这个陶大少,她却不敢有丝毫怠慢——甚或、内心深处,她是有点怕他的?

“你经常觉得心里空落,是吧?the world is not enough,isn’t it?”

那个嚣张地染了一头银发的陶大少、居然连她内心这样隐秘的想法都能察觉?

没有情人之间的贴心感、萧音反而觉得脊背冷飕飕。

※※※

又是周末傍晚。

周末还要照样工作。工作间隙里,偷眼看电视。一些杂七杂八的消息:巴以还在闹冲突、台湾大选、某一家迪厅新开业、银泰商厦这个周末elle和esprit打七折……都市里到处都涌动着讯息的大潮,稍微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要被这些资讯淹没。

“近日《遗失大陆》推出了最后一卷《大荒》,嘎然而止的收尾引起读者剧烈不满,杂志刊出当日便有书迷云集编辑部门口,表示强烈抗议,引发了混乱。”

一眼瞥过,这一条消息让她胡乱摁着遥控器的手忽然顿住了。

画面上是国内最大的文学类刊物《幻想》总部,门口云集了众多的各色读者,个个手里拿着新出的一本杂志,抗议着什么。编辑部的人都躲到了后面,警察已经赶来维持秩序。

镜头一晃而过,她看到了一个长得不错的年轻编辑——镜头拉近了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记者旁白介绍:“这位便是著名奇幻作品《遗失大陆》的责任编辑非天——请问非天编辑,你对沉音小姐忽然结束连载长达十年的《遗失大陆》有什么看法?”

清秀的编辑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对着镜头开口:“非常意外……我只能说非常意外。沉音小姐先是有半年之久没有提供新稿件,后来传了《大荒》第十九章后,就忽然单方面宣布《遗失大陆》系列结束——这对我们编辑部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困扰,相信有更多的读者会为那个突然的结尾而伤心。所以我很谅解此刻门外读者们的心情,可是,我们不得不尊重作者的意见,按原计划连载此文并结集出版。”

记者:“沉音小姐一向是神秘人物,我行我素。可是所有追看《遗失大陆》十年的读者、都无法接受‘云荒在一夕之间沉入海底’的结局吧?而且,据说最后半章的文笔、也和沉音小姐原来的迥异。难怪读者会怀疑是枪手代笔、草草收尾。”

非天编辑咳嗽了几声,也是一脸失落:“是。我们原本估计、依照架构,《遗失大陆》至少可以再写五卷、三百万字。我也不曾料到那一日沉音小姐传来了《大荒》的第十九章,就这样急促地收住了尾,宣布整个系列结束。”

萧音怔怔地看着这个和自己的生活风马牛不相及的新闻,心里莫名又是一空。

“就是!简直是不负责任!居然一章之内就把整个《遗失大陆》系列终结了!”这一次说话的却是弟弟,那个铁干书迷听到了客厅的新闻,从房间内直蹦出来,手里握着新一期的《幻想》,暴跳,“居然用‘天灾’这种借口,一夕之间就把整个大陆终结了!晶颜公主也好、步蝉将军也好、鲛人王子也好,所有一切还没了结,一下子全都沉到水底去了!——简直是乱写,不负责任!”

“呃……”萧音看着弟弟额头的青筋,忽然脱口,“可那就是事实啊。”

“什么?”弟弟奇怪地看着姐姐,“你不觉得那个沉音根本是草草收尾、糊弄大家?难道你对这个结局很满意?”

“我是很满意啊……还能如何呢。”萧音茫然地回答,目光忽然空了,“你怒什么?是怪那个作者、太早惊醒了你的云荒梦么?”

弟弟不可理解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回到了电视上。

那里的采访已经结束,新闻主持人很熟练地转换着话题:“且说这边纸上的‘云荒大陆’刚结束,东海边的小城海城里、新的重大考古发现却让另一个‘遗失大陆’浮出了海面——一场剧烈的地震和海啸后,搜寻渔民的政府队伍意外地发现了海底遗址的迹象,经过国际著名考古学家艾瑟博士半年的发掘,这个惊动国内外的海底遗址终于开始浮出水面与世人见面。根据政府有关部门消息,海城将兴建国内一流的博物馆、来收藏这些珍宝……”

镜头切换。碧海,蓝天,巨大的海轮,浮在海上的工作平台,打捞上来的石雕和金银器皿,白发萧萧的博士和他的考古队伍。

萧音空无的眼神忽然凝聚了——云荒!那是真的云荒!

“嘁,你看,《遗失大陆》这本书一热门,什么东西就都和云荒扯在一起,”弟弟看着那个新闻,不屑地冷笑,“炒做,纯粹的炒做而已!”

“那是真的云荒。”萧音手里的咖啡杯子磕到了桌上,失神地喃喃,“我想去看看……我想去那儿看看!”

“发神经。”弟弟白了她一眼,“今天你约了陶大少,人家都到了楼下了!”

汽车的喇叭声从楼下传来,老妈兴冲冲地跑进来当传令兵:“小音快下楼!陶先生来接你了,快穿上昨天新买的裙子和人家出去!”

“老妈……你烦不烦啊?”萧音嘟哝着起身,抱着靠枕走到阳台上,看到那一只白头翁正在克莱斯勒敞篷车里对自己挥手,夕阳下银发和牙齿闪闪发光:“沉音,下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她忽然觉得莫名的抗拒和恼怒,气冲冲地将靠枕从阳台上狠狠砸了下去。

“哎哟!”陶少泽在底下叫了一声。萧音径自款款进去,也不换衣服、拎了个手提包下楼去。该到和这个家伙说清楚的时候了。

走的时候她眼睛扫了一下电视,那里已经在播报另一个消息——方才那片碧海蓝天,古城遗址,已经转瞬即逝。

※※※

“难得你肯出来。对了,我有礼物要送给你,拿着。”看到她下楼来,那个白头翁面色慎重地拿出一只小盒子——萧音吓了一跳,盯着那只首饰盒:这么快就拿出戒指?也……太夸张了一点吧?她往后跳了一步:“我不要!”

陶少泽看了她一眼,收起首饰盒、拉开车门:“那好,我先带你去个地方。”

萧音没有坐进车里去,只是站在那里定定看着这个银发的男子——那般奇怪,分明是没见过的,可这个人闪亮而阴郁的眼睛、似笑非笑的表情,居然是似曾相识,令她感到下意识的恐惧和反叛。

“陶少泽先生,”她连名带姓地叫这只白头翁,加强自己说话的气势,“我想还是今天就说个清楚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花这么多精力在我身上,可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还是省省吧,我对你根本一点都不来电。你如果有天天兜风的空儿,不如好好去你的公司里上班。”

“哦?”陶大少保持着拉开车门的姿式,却是饶有兴趣地听着她的最后宣言,居然面不改色,“你怎么知道我没去上班?每天该做的工作我一点没耽误。”

“嘁,”萧音冷笑,“那倒是看不出了——不过,我还是很乐意为你再节省一点时间的。”

她根本无意坐他的车,自顾自说完了话就转身走。

“喂,喂!”陶少泽开着车跟在了后面,居然有点沉不住气,“你说我到底有什么不好?论家世、论财富、论长相,这个世上的所有男人里、难道有比我更好的?真不懂你这个女人心里想什么!你到底在坚持什么?等着白马王子从天而降?”

萧音白了他一眼,却是微微一愣——的确,这只白头翁到底哪点不好呢?自己居然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不喜欢?其实细细分析下来,当真是个绝品了。可是……她就是不喜欢。

“我不喜欢你的白毛。”想不出理由,她习惯性地随口胡扯。反正不能落了下风。

开车的陶大少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会扔出这么一个理由,不由条件性反射地摸了摸自己额前一绺银白色的头发,喃喃:“原来就算记不得了,还是一样下意识的排斥?”那么一愣,萧音已经向着小区外疾步走了出去。

“喂,去哪里?”很快背后那个白头翁又阴魂不散地缠了上来,“上来吧,我送你。”

“去浙江海城!”没好气地、萧音甩出了一个千里之外的地名,想象着这个大少爷目瞪口呆的样子,嗤笑,“怎么,你打算开车送我三千里啊?”

唰的一声、克莱斯勒猛然一个前冲,急转,拦在了她前面。

“正好!我今天来约你、就是要带你去海城!”在她没有怒斥前,那个银发少爷跳下了车,一把拉开车门,眼神雪亮,“要去就快去!我立刻带你去那里。”

萧音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

“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想做什么。”舒适的车内,萧音烦躁地看着旁边专心开车的银发男子,“就算我发疯说要去海城,你难道也陪我一起疯?我明天还要上班呢,怎么可能真的去海城?”

陶少泽没有回答,打开了车载音像,流行音乐立刻弥漫了出来:“古巴比伦王颁布了罕莫拉底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你在橱窗前凝视碑文的字眼/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

萧音怔了怔:“什么歌?”

“喜欢么?”银发的男子笑起来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隐约有某种危险的气息,“jay的《爱在西元前》。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

“这算是‘唱’歌么?”萧音本来想拉下脸来说不喜欢,可不知道为何、听到那般歌词,心中陡然隐隐一动,便沉默下来。车子在高速公路上以惊人的速度向东方疾驰,车子里一时间陷入了静谧诡异的气氛,只有那首歌反复不停的播放——

“祭司神殿征战弓箭/是谁的从前?

“喜欢在人潮中你只属于我的那侧面

“经过苏美女神身边/我以女神之名许愿

“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蔓延。

“我对你的爱写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几十个世纪后出土发现泥版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我对你的爱写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用楔形文字刻下了永远那已风化千年的誓言。”

萧音忽然间觉得有点恍惚,似是心中那一点“空”里有什么东西涌出来了,慢慢的填满她的胸臆。她的眼睛茫然盯着华灯初上的繁华城市,脱口喃喃:“歌词写的真好……”

“是么?”陶少泽笑起来了,“等一下我带你去看更好的。”

“别开玩笑了,明天我还要上班。”萧音只觉头痛欲裂,弯下腰去将额头抵在手心里,闷闷道,“你送我回去。我不舒服。”

陶少泽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送你去了云荒,你就不会不舒服了。”

“云荒?”那两个字,不期地让萧音乍然一惊。

“是,云荒。海城里的云荒——你不是总是觉得这个世界缺了什么吗?我带你去看梦的碎片,帮你把缺掉的那块补回去。”银发的男子忽然间刹车,眼睛盯着前方,唇角泛起了一丝微笑,“——不过,先要把这家伙摆平才好。”

“谁?”被急刹车弄得差点撞上挡风玻璃,萧音诧然。已经到了郊外的僻静地段,外头一片漆黑,她心里陡然一惊——不知不觉已经被带到这种荒郊野外了?这个陶大少如果是个歹人那么就糟糕了,这鬼地方谁都不会来救她了。

车灯只是照出了前方一片路,雪亮雪亮的,刺眼得让她的头痛愈发剧烈。

陶少泽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却没有熄掉引擎。他在车灯能照到的范围之外站住,忽地扬头、对着某处夜空冷笑:“是你么?你终于出现了……想阻拦我带她去海城,是吧?好狗不挡道,走开!”

他和谁说话?萧音惊惧地望着外头黑漆漆的夜,揣测。

狂风暴雨是忽然之间席卷而来的,天地间猛然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她躲在克莱斯勒轿车里,听到铁壳之外雨点如敲重锤,车灯里大雨如注,仿佛这个世界猛然间陷入了风雨飘摇,岌岌可危。萧音惊诧地坐在位置上,耳边已经听不见那一首歌,只余下暴烈的雨声、以及激烈地纵横在天地间的闪电。

而陶少泽的身影,也已经没入了黑暗的雨夜里,被雷鸣电闪所湮没。

暗夜如巨大的魔影般投下来,包围了一切,坐在旷野的克莱斯勒轿车里、萧音觉得自己就如滔滔沧海中的一叶,时刻会被无所不在的自然力量所吞噬。电闪雷鸣,在闪电划破长空的一刹那、她陡然间看到半空中仿佛游巨大的影子在厮杀,翻翻滚滚、身周缠绕着电光霹雳——那是、那是什么怪物?

头痛欲裂,她居然不觉得害怕,怔怔地盯着重新恢复黑暗的夜空。

“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你还不放过她!……离开她!……让她好好安心的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震耳的隆隆雷声里、隐约听到几句破碎的话语。

不是白头翁的声音。是谁?为何传入耳中,居然有莫名的心悸?

“快走!”忽然间恒温的车厢内卷起了一阵冷风,雨点打到她脸上,萧音一惊回头,看到银发的陶少泽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掠了过来,一把拉开车门坐进来,迅速发动了车子,“暂时把他的力量封住了,我们赶快走。”

“怎么了?”她惊讶地问,“是遇到了劫匪?”

一向嘻嘻哈哈的陶大少脸色苍白而肃穆,根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汽车如同一道银色的闪电一样穿行在雨幕中,向着东方飞驰。

那是真的“飞驰”——快到简直超出了一辆汽车该有的!萧音坐在车中,外头也是一片漆黑,因此她没有注意到此刻克莱斯勒的速度有多快。

——车轮甚至离开了地面,滑行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