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二章 惊梦

艾美觉得自己从一个梦坠入了另外一个梦。

那个银发的男子带着她来到萧音的别墅,推开了萧音姐姐叮嘱过绝不可打开的那扇窗,在她还没有提出抗议之前、一把将她推出了窗外。

她向着深不见底的时空中坠落,尖叫——一刹那间,刺眼的金光陡然淹没了她。那个瞬间、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握紧了颈中挂着的辟邪古玉。

自己是在做梦吧?是在做一个噩梦吧?

那么这一惊、噩梦也该醒了吧?

意识回复的时候,少女霍然坐起了身。然而一抬头、看到的就是屋顶上古老的图腾和神殿里巨大的雕塑!不是在家里……根本不是在她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这是在哪里?她躺在一个白玉雕成的神坛上,醒来的时候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围观。

“去禀告圣女,她醒来了……”她听到有人在低声宣告,一层层传到外围。她莫名其妙地坐了起来,左看右看。然而,在看到周围簇拥着她的那些人时,她陡然发出了一声尖叫:“鬼,鬼啊!”

——周围那些人都穿着上古衣饰、宛如古装剧里的演员。

然而,最可怕且怪异的是:厚重古朴的衣物下、所有人都是白森森的骷髅!

没有脸,没有眼珠,不知道已经死去了多少年,那些骨架子簇拥在她周围,对着刚醒来的她议论纷纷。这些骷髅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样貌有多骇人,个个从容自若地站在那里,穿着有宗教意味的服装,早已化成白骨的手里握着一串串灵珠,簇拥着在莲花台上的女孩。

艾美在这样诡异的氛围内吓得几乎呆掉:这是在哪里?这是在哪里!

她尖叫着从莲台上跳下来,踉跄着往外奔逃。她要回家去……她要回到家里去!那个饕餮……那个自称是辟邪兄弟的家伙,到底把她带到了什么地方?

她在空旷的大殿里奔逃,那些骷髅吓了一跳,纷纷出手阻拦。

然而她项间挂着的辟邪古玉闪现出了淡淡的金光,保护着逃跑的少女,那些骷髅伸过来的手在光芒中如同冰雪般消融。骷髅神官们纷纷惊呼着退后,用空洞的黑色眼眶看着逃离的少女。一口气奔出了九重门,艾美双手一用力、终于推开了大门。

她看到了日光。

然而,她却在日光里陡然目眩神迷。

她居然站在云端——神殿门外是一片广场,装饰着白玉栏杆。然而,这个广场上、却有白云弥漫!高空的风凛冽而寒冷,浮云涌入了高台。她现在,是在某个非常高的地方么?艾美一时间恍如再度坠入梦幻,反而不敢拔足乱跑了,小心翼翼地穿过广场上的白云,走到了栏杆边上,远眺。

俯身远眺的那一瞬间,她霍然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云荒,云荒大陆!遗失大陆!”

少女脱口惊呼,看着万丈高塔底下那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大地:太阳还没有升起,但是晨曦的微光已经笼罩了大地。站在万仞绝顶之上,俯瞰脚下的土地,神秘的新大陆在黎明中露出真容,呈现出奇异而美丽的色彩:白色、青色、蓝色、紫色、黑色、砂色交错着,宛如一张纵横编织成的巨大毯子,铺向天的尽头。大陆的中心有巨大的湖泊,绵延万里,在晨曦里,宛如被天神撒上了零散的珍珠,发出璀璨的光芒。

西方的砂之国、东方的泽之国、北方的九嶷和南方的碧落海叶城——而那片广阔的湖泊、便该是云荒中心那个著名的镜湖了。

一切都和书上写的分毫不差。

那便是……那赫然便是她在《遗失大陆》里阅读过、心里幻想过无数遍的云荒大地!

艾美忽然间从肺腑里发出了目眩神迷的叹息,欣喜地伸开了手臂,想要去拥抱眼前瑰丽的景象——云荒!那便是她心中的云荒!她终于看到了那片大地。

那么……她一定是在做梦了。一定是做梦。

都怪她平日太沉迷萧音姐姐写的那套书。

她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觉眼睛用不过来、站在六万四千尺高的白塔顶端俯瞰着这片神秘的大陆,生怕这个梦境转瞬就会醒来。所有一切都和书上描写的一摸一样,只是底下的所有都是没有生气的:大地上没有绿意、天空中没有飞鸟,那些街道和房屋都有烈火焚烧破坏的迹象,仿佛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劫难。奇怪……这个云荒,仿佛是一片死去的大陆?

她俯视着白塔底下的帝都伽兰城,发现城中有几处似乎正在起火燃烧,街道里一片混乱,金柝声响彻全城,隐约还听到有人叫着“抓奸细”——一切都那样莫名的熟悉。

奇怪……太奇怪了……这些,怎么都和她昨天编的那个故事一摸一样?

然而,正在艾美攀在栏杆上左顾右盼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问话,冷漠而高贵:“你是谁?你是怎么穿过结界、进入云荒的?”

艾美诧然回头、转瞬惊叫起来——又一个活骷髅!

一个穿着洁白圣衣、配满璎珞的长发骷髅向她走了过来,身后跟随着方才神庙里那一群黑压压的骷髅神官。她一眼就看到了当先那个女子骷髅佩戴的红色十字星状项链——那是云荒伽兰神殿里、侍奉天神辟邪的圣女啊!可是,这些人……这些人应该已经死了吧?为什么、为什么还能象活人一样的走动说话?她、她到底是来到了哪个时空?

艾美惊叫着、沿着栏杆后退,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来是你?你偷走了辟邪古玉、破开结界闯入了云荒么?”看到少女颈中挂着的玉石,圣女冷笑起来,骷髅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忽然抢身过来,一把摘走了艾美的项链——方才那些神官畏惧的保护力、居然对她来说丝毫不起作用。

看了看古玉,又端详了她片刻,圣女忽然间恍然:“你应该是神选中的织梦者,是不是?所以你才能佩戴着辟邪古玉来到这里。”

艾美一时间神智混乱,只惊惧地看着那个洁白的骷髅圣女开阖着嘴,不停对她发问:“可是,即使你是织梦者,你现在来云荒干什么?神知道你穿越了时空和结界、来到这里么?神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上一任织梦者、已经卸任了么?”

织梦者?织梦者……这个骷髅又提起了方才饕餮说过的那三个字!

织梦者到底是什么?然而,不等她想出一个头绪,神殿底下陡然一阵骚乱。仿佛有无数声音合在一起、穿过了重重白云,一直传到六万四千尺高的神殿上来!

“怎么了?”骷髅圣女诧然询问。

旁边的一个神官俯身禀告:“圣女大人,昨夜有南方来的敌国奸细潜入帝都,放火烧了大片街区,天干物燥,火龙队无法控制火势,火甚至蔓延到了白塔前——百姓人心惶惶,聚集在白塔底下祈祷、请求神的庇佑。皇上和大臣们都上来了,请圣女出面安抚百姓情绪。”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神殿前放火!”圣女霍然回头,握紧了那块辟邪古玉,“是趁着神物失窃、想动摇神的权威么?我要让天下人看看神的无上力量!”

疾步走到了神坛上,披着圣女衣服的骷髅举起了手中的辟邪古玉。

底下、匍匐了黑压压的大片:君王、贵族和民众。全都是披了衣服的骷髅。

艾美只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切……这一切是怎么搞的?

现在,眼前所有一切发生的事情、和她昨天下午在萧宅随手写在萧音姐姐稿子上的故事,居然完全一摸一样!

“雨季过去后,帝都进入了干燥缺水的季节,潜渊水库中的水只剩下满水时期的三成。南方的敌国奸细在此时潜入帝都,经过周密的计划,六月七日深夜,帝都内六处同时起火。水龙队无法扑灭那样大而密集的火,火势直到四日之后才被遏制住。而此时,帝都接近一半的街区已经被焚毁。大火甚至烧到了伽蓝神庙,虽然被神官们合力逼退、却已经焚毁了神庙的门楣——第五日上,前来祷告的民众聚集在神殿前,接受神官和圣女的安抚。然而看到被火舌舔过的神殿、个个在绝望中对神的存在感到了怀疑。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圣女在神坛上举起了‘神之古玉’……”

这些骷髅……这些骷髅在干什么?

他们……他们在按照剧本排演戏剧么?看他们的样子,都仿佛不知道自己是死人一样,个个坦然自若的很。就是演戏,也没有演的那么投入的吧?

“你们、你们在干吗?”终于忍不住,少女很小声很小声地问了一句,“排戏么?”

然而,那样小声的问话恍如惊雷,让所有骷髅一震。无数黑洞洞的眼眶一刹那都转了过来,盯住她看。骷髅本该是没有表情的,然而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说出那一句问话的刹那,艾美居然觉得那些惨白的骷髅脸上,都闪过了绝望和恐惧的表情,仿佛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触犯了天意。

那样无声的压力是巨大的,艾美忽然间就糊涂了,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织梦者……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圣女的脸上也有绝望恐惧,黑洞洞的眼眶望向不知所措的少女,忽然间疯狂地大叫起来,“住口,你要‘惊梦’么?你到底要做什么!大家快给我把她的嘴堵上!”

骷髅得令,争先恐后向她扑去。无数惨白的手骨向她伸过来。

艾美骇然后退,慌乱间不择路,居然从栏杆上翻身掉了下去!

六万四千尺高的白塔顶端,她如同一片羽毛般轻飘飘坠落。

“一定是在做梦!”头脑的一片混乱中,少女绝望地惊叫,“不是我在做梦,就是你们在做梦!——你们看看自己的样子!你们应该是早就死了很多年了!云荒……云荒早就沉入了海底!”

喀啦啦!

随着她那一声惊呼,黑沉沉的天宇里陡然平空起了一声霹雳!刹那间风云涌动,天崩地裂。艾美从半空坠落,世界在她眼中是颠倒的。她隐约看到地上无数骷髅人抬起了头看着她,黑洞洞的眼眶里带着惊惧绝望神色。

“不是我在做梦,就是你们在做梦!——你们看看自己的样子!你们应该是早就死了很多年了!云荒……云荒早就沉入了海底!”她用尽所有力气惊呼。

她最后的那一句惊呼、居然被放大到无数倍,回荡在天地之间,如隆隆雷声般连绵不绝,仿佛宣告着一切的终结。地上无数骷髅人被惊醒般仰头、看着半空坠落的异族少女,黑洞洞的眼睛里弥漫出了可怕的恐惧和绝望。一语出,天地崩;白骨成灰,沧海翻涌!

这个世界居然在她一言之下倾覆了。

天地忽然间黑了下来,暴雨狂风、山呼海啸,仿佛末日劫难陡然到来。无数骷髅在地上奔逃,然而更多的骷髅在听到“你们早就死了很多年了”那句话后,立刻无声无息地瘫倒在地面,悄然消失。

“神!神啊!”末日的景象笼罩了虚幻的大地,圣女在神坛上对着乌云翻涌的苍穹大声呼喊,伸出了白骨支离的双臂,“惊梦了!救救云荒!救救云荒!”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美只觉得身体失去了重量,不停地下坠、下坠,仿佛坠往另一个时空。

然而摇晃凌乱的视野中,她同时看到了云荒大陆的覆亡。

她看到无数骷髅人倒地、化为乌有;无数房子轰然倒塌、成为废墟;无数人在奔走呼号,悲惨的声音直冲云霄。她看到苍穹降下了闪电和天火,燃烧着这个大陆;她看到四周海水滔天,直立而起、扑向这片土地!

这是怎么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惊人的末日惨景让少女心胆俱裂,她在半空中翻翻滚滚地坠落,眼角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这可怕的一幕。她脱口惊呼。难道、难道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方才不自觉地脱口问了那一句话?她惊破了什么不该打破的东西?

在坠落中,艾美觉得自己失去了重量。一切仿佛都变得不真实。

她仰起头,眼睛里映出了布满闪电和天火的苍穹——漆黑的天幕里风云翻涌,回荡着隆隆的雷声,混合着大地上的种种惨叫。忽然间,天眼开了。乌云翻滚着向四周退让,露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忽然间,她看到辟邪的脸出现在乌云中间!依然是昨日见过的那样沉静、从容而深不见底。宝蓝色的天幕上,他的脸色苍白,静默地俯瞰着这片毁灭中的大地。那样空茫的表情:没有绝望、没有惊讶、也没有悲哀……漆黑的眼里,陡然有血一样的泪水滑落。

“神,神啊!您看到了?请救救云荒!”艾美听到了圣女的声音回荡在天际,尖利而绝望——她忽然一惊:辟邪是神?辟邪就是云荒的守护神?!

天……她一定是在做梦了……一定是在做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她在不停的下坠。

意识慢慢混乱起来。恍惚中,她看到苍穹再度起了变幻:一张女子苍白的脸取代了辟邪的面容,出现在漆黑的天幕上。带着一种绝望、激烈的情绪,俯视着这片毁灭中的大陆。

萧音!那、那是萧音姐姐的脸!

萧音姐姐,救我!救我!艾美在不停的坠落中,用尽了全力大喊。不知道天穹另一边的女子是否能听到。

“云荒!云荒!”她听到苍穹里萧音惊呼着,声音苦痛而激烈,“不要毁掉我的云荒!”天穹里女子的脸苍白得可怕,眼神涣散,脸上有痛楚的表情。那些人、那些早已死去的云荒人,如果一旦“惊梦”,就会魂飞魄散、从这个宇宙中彻底消失!

作为神祇的辟邪,已经对云荒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产生了怀疑,陷入了思维悖逆。

而她、十年来一直维持着云荒的作者,又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们死去!

“别再插手云荒!你的精神力已经枯竭了,谁也救不了!”隐约地、苍穹里有另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有人在阻拦着她。可乌云翻涌的天穹里,萧音却不顾一切地对着这片大陆伸出手来。从云荒大地上仰头看去,那双手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最后遮盖了整个天眼。

艾美惊骇地看着。看着那双苍白的、写了无数著作的手从另一个时空伸向这个天宇,仿佛要竭尽全力挽救着什么——然而,在那双巨大的手从天眼里伸入的时候,手腕上陡然发出了刺眼的金光!

是那只金琉镯……是萧音姐姐手腕上戴着的那只金琉镯碎裂了!

万道金光笼罩了云荒大地,无数的流星从天宇坠落,射向大地上尚自挣扎奔逃的骷髅人儿。每一片金色的琉璃射入那些消失的骷髅,都带走了一点灵光——那是这些云荒上早已死去的人儿们、尚自不灭的神魂。

“此生已矣,请去彼岸转生!”她听到萧音的声音响起在天宇,呼唤着那些将要湮灭的魂魄,“神谕:云荒将灭、所有的灵魂去往彼岸转生!”

粉碎的金琉镯化为千万亿碎片,射入云荒大陆,带走了那些骷髅的魂魄。化为一道瑰丽的金色旋风,消失在漆黑的天眼中。那些云荒上的人……进入了轮回?

艾美仰面坠落,看着那样变幻莫测的一幕。

忽然,有一片金色的琉璃如同箭一样刺来、将她胸口的辟邪古玉射得粉碎!

她脱口惊呼出来,满身冷汗。

“小美,小美!怎么了?昨夜那么大的风雨吓到了你么?”母亲关切的声音响起在耳侧。她从床上霍然坐起,神智恍惚,外头已经是天亮。母亲听到了女儿的惊叫,开门走了进来,将满身冷汗不停哆嗦的艾美抱在怀里。

艾美的神智却一时间依然模糊。对了……她想起来了,昨天晚上那个饕餮说“我只要你帮我做一个梦”——所以,她就做了这个噩梦。梦见了云荒的覆灭。

可是……那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梦么?

她的手下意识地攀向颈中——没了!大伯送她的那块辟邪古玉没有了!她再次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书桌上那块萧音姐姐送的云荒地图石雕,忽然脱口惊呼。

裂了!那块雕刻精美的石头,居然在一夜之间碎裂成粉末!

“云荒沉没了……云荒沉没了!”

晨曦中醒来的少女忽然发疯般惊呼了一声,跳下地来,甚至顾不上换睡衣、一把推开呆若木鸡的母亲和震惊的父亲,踉跄着冲出了门。

萧音姐姐……萧音姐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