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章 沉音

那暗红色的门半开着,萧音已经进去了。艾美迟疑了一会,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台阶,轻轻伸手推开了门。

“吱呀”,她的手刚刚触及门,门便自己向里打开了去。房间里一阵阴凉的风瞬的吹了出来,让她的发丝纷纷扬扬。房间里面很黑,让眼睛刚刚习惯了夕阳强烈光线的艾美顿时眼前一片黯然。

那一瞬间看去,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黑色,勾勒出模糊的房间内部的轮廓,奇形怪状。

“请进。”黑暗的最深处,一个模糊的高大人形发出了声音,邀请。

不是萧音——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恍惚间,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奇异的熟稔。

“呀。”听到那个声音,心里忽然有莫名的恐惧,艾美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却碰上了门——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门已经关上了?她忽然间有冒冷汗的感觉,手背过去,忙乱的在门上摸着把手,嘴里问:“萧小姐呢?你、你是谁?”

在这个眼前昏暗一片的茫然中,她却感觉到了莫名的极大不安,步步后退。

“我叫辟邪,萧音小姐的助手。”影影绰绰中,那个高大的人影走过来了,态度冷淡却有礼,顺手啪的一声拉亮了落地灯,“小姑娘你想喝什么?果汁还是咖啡?”

明亮柔和的灯光洒落在男子脸上——那般帅气好看的脸,灯下看来宛如完美无缺的大理石雕,隐隐带着不似人世所有的光泽。这一次看得清楚、艾美脱口低呼了一声,可后退中脚跟不小心绊到了电线,重心不稳、她整个人朝后仰面跌倒,狼狈地跌入沙发。

“啪”的一声,灯座电源被绊到,房内一下子又黯了下去。

“没事么?”辟邪的声音近在耳侧,依然是冷淡却有礼。

“没、没事……”她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下意识的往沙发里面缩。

“啪”的一声,吊灯亮了。

“怎么大厅里也不开灯?”传来的是萧音的声音,沙发旁两个人一起回头、看到了从后堂里走出打开灯的女主人。萧音看着辟邪,眼里隐约有担忧的光,可语声却是轻松的,招呼艾美:“小美,要吃什么呀?爱不爱吃荔枝?”

“呃,不用麻烦了,随便。”艾美连忙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

“辟邪,你怎么不帮着照顾小美?”看到茶几上依然空空荡荡,萧音蹙眉,示意助手和她一起去厨房,嘱咐,“少等。”

“嗯。”艾美有些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忽然间有种想早点离开的感觉。

紫衣的萧音一拉辟邪,转身去了后面。

艾美在宽敞的客厅里左右顾盼,不自禁地惊叹——从外面看起来,这个小别墅可看不出有这么大啊。而且里面装修得豪华如古代的宫殿:细软的地毯居然是一整块的、没有拚接的痕迹,手工织得非常精美;红木雕刻的整套家具上镶嵌着螺钿,填着泥金;吊灯的式样别致古雅,竟似青铜铸成,里面透出柔和的灯光。房间格调高雅,华丽繁复,目之所及,哪怕一个小物件都精巧绝伦,式样别致,是市面上从来没有的款式。

这样的摆设,哪怕颜琳琳家也没有呢——虽然她家是海城里最有钱的人家。明天见了同学,一定要好好吹吹。哼,那些没见识的,别以为那个颜琳琳家就是最好的了!

艾美惊叹地四顾,转眼间方才那一点退缩、就被好奇心冲淡了。

这个萧音小姐,一定非常非常的有钱吧?靠写书,能赚这么多的钱?那一定是很有名很成功的作家了——不知道她都写过什么书?

高中毕业班的女生坐在柔软的沙发内,左顾右盼——奇怪,为什么客厅里独独就没有书架?作为一个作家,房间里居然看不到一本书?至少,她写东西的时候需要翻阅书籍吧?

艾美越想越奇怪,忽然目光一转,看到了对面墙上一排关闭的门——是书柜?

那个瞬间,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态、让她忍不住跳了起来,穿过客厅走到墙边,伸出手去推开了最东边的一扇门——

夕阳的光线直射进来,照在她脸上,刺得她闭上了眼。

错了,那不是壁橱,是窗子!不透光的、封闭的木质窗子。

她忽然明白了。难怪这个客厅如此阴暗,原来萧音将外墙上所有一排窗子、全用木扇封闭了起来。为什么呢?萧小姐她又不是畏光的人……

※※※

“小美?”出神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萧音的声音。

艾美吓得连忙将窗子关了回去,忐忑不安地回头:“对、对不起……我……”无论如何,在没有主人允许之前、就随便乱翻乱看,总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辟邪的眼光严厉,盯在她身上,她看到萧音用一只手拉着助手的衣角,仿佛在阻止他。然而女主人的声音却是柔和的:“没什么的,别介意。来,吃点水果。”

“啊?谢谢……”艾美舒了口气,连忙走回来坐到沙发上,看着一大盘琳琅满目的水果:火龙果、荔枝、葡萄、草莓、无花果……几乎每个季节的果实都出现在这个式样新颖的水晶托盘里。她不禁又感叹了一下:虽然现在吃水果不受四季的限制,可能这样随意享受,只怕也不是如公务员家庭般的她所能的吧?

这个萧音小姐,真是过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

一时间,少女的眼睛里切切实实流露出了羡慕。

那样一掠而过的眼神,却被身边殷勤招呼的紫衣女子捕获。萧音将一颗荔枝剥开、放到艾美面前的小磁碟里,眼里忽然有了复杂的笑意——这个年轻的织梦者、看来是很容易被诱惑的呢……和她少女时期一模一样。萧音抬头,正好和辟邪的眼睛对上。英俊助手的眼睛里,居然也同样有着复杂的表情。

“萧小姐……”一连将每种水果尝了个遍,艾美终于想起不能如此老实不客气,红了脸。

“别叫我萧小姐啦,叫我姐姐好了,”萧音却是笑着,态度始终明朗而亲切,“把这里当自己家吧。别理辟邪,他生就这样一张臭脸,看惯了就好。其实他人很好的,不用怕。”

“嗯,嗯。”一时间对这样的亲切受宠若惊,艾美抬头看了辟邪一眼,脸更红。

看惯了就好?——萧音姐姐的意思,是说她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么?

然而听了女主人这样殷勤的邀约,辟邪的脸色却是一沉,隐隐有不善的锐利。

“你的家好漂亮!”一半是由衷的感叹,一半是为了回应主人的热情招待,艾美在沙发上顾盼着盛赞,“整个海城都没有这样的呢!又漂亮又有品味。更难得的是、每件东西都有样式独特——真不愧是作家的家呢。”

她的手拿着装满水果的小碟子,那个洁白如玉的碟子上,布满了细小的红色冰裂纹,碟子边缘有装饰着一只描金的兽形,简洁流畅,看上去有几分眼熟。

萧音笑着,坐在艾美身边:“这个房子里的东西虽然好,却都是有些年头的古董了,最怕太阳晒——所以这里的窗我都封了,轻易不开。”

“对不起,”艾美蓦然明白过来,连忙道歉,脸红红的,“我不知道,以后再也不开了。”

萧音委婉地提醒了少女来客这里的禁忌,态度依然温柔:“没关系,东边那扇窗子偶尔开开没什么——只是中间那一扇和西头那一扇,最好不要开。”

“嗯,我以后再也不碰任何一扇窗子了。”艾美坐正了身子,慎重保证——对于这幢宅子和宅子里的女主人,她有极大的好奇心,生怕日后不许她再度造访,因此连忙保证。

“沉音,到时候写稿子了吧?今天要写的那一章都还没开头呢。”一直冷眼旁观着两个女子的唧唧喳喳,辟邪站在沙发后面蓦然开口提醒,手里拿着一叠稿子——虽然艾美年幼,却已经乖巧得知道这是逐客令。

从一开始,她就感觉到了这个英俊男人对自己的反感和敌意态度。如果按照她平日的自尊心,早就瞪他一眼走掉了。然而此刻听得辟邪这句话,艾美非但没有反感,反而陡然脱口惊呼起来:“沉音!你说‘沉音’?”

“是的。”辟邪不动声色地将那叠稿子放到茶几上,“萧小姐用的笔名。”

“写《遗失大陆》的那个沉音?”艾美的眼睛瞪得如葡萄大,抓着萧音的袖子,激动地连连追问,声音尖细,“《海天》、《龙战》,《血玄黄》,《长歌》,《大荒》都是你写的?你就是沉音?你真的就是沉音?!”

听到女孩一口气不歇地将系列里所有的书名都报出来,萧音讶然微笑,连辟邪死沉的臭脸上都有了一丝惊讶的表情——哼,不敢再看不起本姑娘了吧?虽然还是个高中生,可对于看小说、本姑娘却有博士生以上的水准呢!

“是,都是我写的。”在她激动地问了长串话后,萧音微笑着。

“天啊……天啊,我要回去和周露儿说!我见到了沉音,我见到了真的沉音!”艾美的情绪显然还处于颠峰状态,紧紧抓着萧音的袖子,连连欢呼,“今天我们还在谈你的《长歌》!周露儿爱死了你的小说呢,如果知道我看到你真人,不知道怎么羡慕。你不是连青云奖都没有去领?那么低调,都说谁也看不到你真面目——可我居然看到了真人!”

顿了顿,看着沙发后站立的英俊男子,艾美仿佛恍然大悟般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难怪他叫‘辟邪’——辟邪,不是《遗失大陆》里守护云荒大陆的神兽么?呀,你叫你的助手辟邪,嘻嘻嘻嘻,好好玩。周露儿他们一定不知道。”

“是的,是的,”萧音显然对于这样的激动有些无奈,微笑着,“小心些,茶要翻了。”

“啊,啊,对不起,”被主人提醒,艾美才松开了手,发现自己激动之下差点碰翻了茶盏,然而尽管嘴里道歉,依然眼里放着光,“萧……不,沉音,你什么时候写完《大荒》呢?我们每个月都等着《幻想》连载,已经等了一年多啦!什么时候可以写完出书呢?我每期都剪下来,合钉成一本,同学都抢着向我借——不过我很爱惜的,不是好朋友我还不借呢!”

“快了,快了,其实已经写到了第十九章,就这几天结篇吧。”萧音微微笑着,拿起了桌上辟邪递过的那叠稿子,“你看,我不正在赶?辟邪天天催着我,我可半点都不能偷懒。”

“哇!已经到了第十九章!”艾美一声欢呼,想去拿那叠稿子,终究克制住了自己的行为,只是垂涎欲滴,“我……我能不能提前看看?”顿了顿,她连忙补充:“只是先看看!不白看的!杂志,出书,我一定一样都不漏地买!”

萧音笑起来了,从助手手里接过厚达一尺的手稿,递给艾美:“别客气——我带你来,不就是想给你看稿子的?”

“啊?”这时才回忆起了来这里的初衷,艾美止不住地庆幸自己的好运气,一边拿过稿子急急翻阅,“我想知道云荒大陆最后到底怎么样了?混战结束了么?几个国家统一了没?晶颜公主和步郸将军……到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她不会死了吧?”

“……”然而萧音只是微笑不语,拨弄着腕上的琉璃镯子,转头看了看一边的辟邪。留下女孩儿欢天喜地的翻看着手稿,她自顾自的站起身,和助手一起走到了另一个角落。

两人眼里都有复杂的表情——只是交错了一眼,却交换了看不到底的感慨。

“真是想不到,她居然是你的读者……”看了一眼沙发上睁大眼睛看稿子的女孩,辟邪眉间忽然有了苦笑的表情,“我们一直等到她满十八岁之前三个月才来找他,没想到她却是早早的就知道你了?”

腕上的琉璃镯子轻轻碰撞,萧音点了一根esse,吐了口气:“也只剩三个月时间了,我要加紧把一切都处理完。这个孩子……唉,这个孩子天分很高,只是太单纯了一点。我怕她无法轻易接手‘云荒’吧?”

“没有人能接手云荒!”仿佛被什么刺痛,辟邪脱口反驳,脸色肃穆,“云荒是‘沉音’用心力幻化出来的,只有一个创世者,没有第二个!”

“嘘,你吓着她了!”看到沙发上看书的女孩茫然抬头看这边,萧音连忙按住了助手的肩头示意他低声,esse在辟邪肩头落下一截细细的灰。紫衣女子抬起手,轻轻拂去辟邪肩上的烟灰,叹了口气:“已经满十年了——辟邪,你们给我的我已经享用;而我给你们的,你们也已经得到。契约已经到期……我太累了。你也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今天回去见长老们了,”辟邪忽然道,“我提议延长契约,再订十年。”

“不可以!”萧音诧然脱口反对,声音之高、让埋头看书的女孩再度抬头。

“啊,没什么事,小美你慢慢看,”萧音连忙对少女眨眨眼,转眼换了一张轻松调侃的笑脸,鼓励,“看完了再猜一猜,第二十章会如何呢?如果猜对了有奖哦~如果猜错了,但是编的比我预计的故事要好,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写。怎么样?”

“真的?”毕竟是年少,被那样一激、艾美眼睛都亮了,“如果我编的好、真的可以按我想的写么?《大荒》里面,真的可以有我的份儿么?”

“当然。”萧音对着那个拿着手稿的少女鼓励地微微一笑,“你慢慢看,我和辟邪有些事要商量。”一拉辟邪转入了内室,顺手掩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