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章 萧宅

“露儿,你说奇不奇怪?我们这边的翠微小区是市里的重点绿化带啊……不准许随便盖房子的。真不知道那户姓萧的人家、是怎么能住到绿化林里去的?”今日是星期五,晚上不用夜自习。所以五点钟下课后,艾美就和周露儿结伴回家。

夕阳将两个少女活泼泼的影子拉的很长,并肩骑着车,在回家的路上,艾美有些兴奋的说完了昨夜的遭遇以后,又有些奇怪的问同伴。

周露儿听着朋友的话,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啊……能在这里盖房子入住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你说那个女的很漂亮?”

艾美咯咯的笑了起来:“是啊,那个萧音的真是好漂亮!”

她用力踩了一脚车踏,想了想,终于下了一个结论:“颜琳琳来给她提鞋都不配!”

颜琳琳是她们海城女中的校花,公认的第一美女,然而因为脾气娇纵,在女生里面口碑却一向很差——所以艾美这一句话,立刻引起了周露儿赞同的大笑。

“真的有那么美么?”笑完了,也快到家了,周露儿刹住车,笑着说了一句,“那么漂亮的女子住在这种地方……只怕是女鬼哦。”

“胡说。”艾美笑着反驳了一句,然而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凉意。那样空灵曼妙的年轻女子,半夜在树上吟诗的女子——看上去,真的很像古时候那些女鬼呢!

“喂喂,我随便说的……你不会吓住了吧?”周露儿见好友脸上色变,立刻收敛了玩笑的神色,安慰道,同时眼睛一抬,看着前方,脱口低低叫了起来:“小美,小美……你看!前面路牌边上那个女的,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萧宅里的?”

艾美被她一说,也抬眼看向前面道路转弯处——那里,原木的路牌下,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子正弯下腰来,从路牌底下钉着的木箱子拿什么。即使是远远的望着,那样绰约的风姿,已经是让两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心折。

“真的、真的是很漂亮啊。”周露儿怔了半天,才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结巴的说,“看上去……像仙女一样。”

仿佛听见了远处两个少女的议论,萧音直起了腰,对着这边笑了一下,招招手。

“呀,你看……她有影子的耶!白天也敢出来,她不是鬼!”斜阳一样将紫衣女子的影子拖得老长,艾美一眼瞥见,发现新大陆似的低低叫了起来,舒了口气。

“哈,小美你还当真了呀?我只是随口胡说的嘛。”露儿懒得再和她多说,看了一眼美丽的紫衣女郎,挥挥手,自己弯入了回家的岔道。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扭过车头骑回来,从书包里掏出一册书塞给艾美,眨眨眼睛:“对了,这本我看完了——明天给我带沉音写的另外一本来哦!别忘了!”

“好看吧?嘻嘻,一天一本的看小说,你小妮子还高考不?”艾美眨眨眼睛,却忍不住的高兴。“别忘了啊!”露儿对伙伴挥挥手,离开。

“小姑娘,又看见你了——也住在这附近么?”路牌下,萧音笑吟吟的招呼。

“嗯,是啊。我叫艾美,就住在绿化林那边的翠微小区。”礼貌的应了一声,艾美刹住车,跳了下来,看见对方怀里抱着一大袋子的牛奶报纸,不由一怔。

“哦,我习惯了晚上写东西,白天睡懒觉,所以牛奶啊报纸啊,都要下午拿。”看见女孩的眼光,萧音笑了笑,解释,“本来这些都是由辟邪帮我拿的,不过今天他有事出去了。”

辟邪……莫非就是昨晚那个来找她的男子么?

艾美没有问,只是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美女。在夕阳下看来她,是比昨天清楚的多——她蓦然明白她了为何叫自己“小姑娘”的原因——近了细看,萧音看起来没有昨夜那般梦幻一般的美丽。她脸色过于苍白,化上了妆,也掩饰不住眉目中的疲惫和沧桑。

她的面容依旧美丽,不过是韶龄女子的容色,但是她的眼睛无声的道出了她的年纪和阅历——那样的深远,复杂的看不到尽头。

“嗯……你昨天晚上的文章,写完了么?”忽然发现,就这样呆呆看着对方也是不好的,艾美才有些红了脸,试探着问了一句。

“写了一些,你要看么?”萧音回答,微微笑着,做出了邀请的姿态。漆黑的长发从她松松绾起的发髻上滑落下来,让她的脸色显得更加的清丽苍白。

艾美本来想说不用了,然而看着紫衣女郎,她的眼睛里面仿佛隐藏着夜的妖魔,闪动着,诱惑而撩拨人的好奇——

“好、好啊!”喉咙是沙哑的,艾美润了一下,才发出声音来,看了一下地面——那里,夕阳将萧音的影子长长的投在了地上。

※※※

将车子锁在路牌边的栏杆上,艾美随着萧音走向了林子深处。

满地都是酢浆草,没有开花,踏上去软软的,没有一丝声音。艾美跟在她身后,隐约闻见了紫衣女郎身上的香气——不知道是什么香水,闻上去凉丝丝的,却很淡。

“萧、萧小姐,你住在这里,是写小说么?”一路无语,艾美好容易才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说的,于是小心的开口询问,一边看着紫衣女郎白皙修长的手指。

十指修长,指甲上涂着透明的指甲油,纤细的腕上套着一只透明斑斓的琉璃手镯,秀气而文雅。她记起教语文的方老师,也是有着同样类型的手,只是没有那么好看。艾美心里忽然一动,盯着对方手上的手镯看——奇怪,这个式样的镯子……好像,哪里看见过?特别是上面雕刻着的兽头花纹,似乎家里的某些藏品上也有。

“嗯……”只是领着路,萧音的回答却有些漫不经心,仿佛在想着别的什么,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在她身上斑斑驳驳的变幻着,她随口回答,“我一直都喜欢写故事,后来慢慢的也靠这些故事为生。住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安安静静的写东西而已……”

“啊!那么萧小姐你是个作家,是不是?”艾美雀跃的跳了起来,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半是羡慕半是奇怪的看着她。

萧音终于顿住脚步,回头对着女孩笑了一笑,淡淡道:“作家?那是称不上的——我写的只是不着边际故事,全部都脱离实际,在有些人看来完全是呓语而已。”

“唔……故事又怎么了?我就喜欢看。如果不是看那些小说,我的语文也没那么好,我的作文在全国拿过奖的耶!对了,你看过沉音的书没?那个《遗失大陆》系列,我全看过了,可好看了!”艾美不服气的反驳,无意间透露了自己大考临近还在偷看闲书的秘密,马上回过神来,“哎呀,你可不要和我妈说啊……千万不能说的。”

萧音笑了起来,侧过头看着十八岁的女孩,眼睛里的光流转不定。走了一段路后,左转,定下了脚步,对艾美道:“到了——就是前面那座白色的房子。”

※※※

眼前忽然一亮。

树林幽暗的光线忽然成了夕照的强光,没有一丝遮掩的迎面射过来,让艾美的眼睛条件性的闭了一下,才又睁开。道路一转,居然就从密林里面转了出去,外面是一片开阔的河滩——那是海城里面唯一的一条河:横河。

正是枯水期,横河的水很浅,河床裸露出了大半,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的石子滩地,在夕阳下刺的人眼花。在河滩的那一头,有一幢崭新的两层白色房子。样子是海城常见的,黑色的坡顶,暗红色门,房前满地未开花的酢浆草。

很干净的房子,但是很普通。

然而艾美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却惊的呆住了。

白色卵石的荒凉河滩、两层白色房子……那个梦!一切居然和她的梦境一摸一样!

那一瞬间感觉到的冷意和恐惧,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艾美好容易没有拔腿逃走,然而,却不敢看身边的紫衣女子——生怕一抬头,便看见了一个凄惨幽怨的女鬼的模样。

“啊?怎么了呢,艾美?”耳边忽然听到了萧音的声音,问,“不过去么?”

用尽了力气控制着自己,艾美一寸寸的转头,看着身边的紫衣女郎。然而,萧音仍然只是那样微笑着,美丽而安静。斜阳下,她的影子拉的很长。

“嗯,嗯……只是太漂亮了……”支吾着,她回答,然后跟着萧音一起踩着白石的墩子过了河。河水清清浅浅,非常可爱,房子前面的花园没有栏杆围着,就这样敞开,庭院也没有好好料理,只是任一片野生的酢浆草生气十足的茂盛着。

夕阳下,艾美跟着萧音来到了新房子前面,看着紫衣女郎走上台阶,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然而,钥匙刚插进锁孔里,门却无声无息的开了。

“哦,你已经回来了么?”她看见萧音对着门后那人说了一句,又嘱咐了一声,“把香点起来吧。”然后在门廊下回头、招呼她进来。艾美看着她闪身进了房间,自己却僵在了台阶上,怔怔的盯着那扇黯红色木门。

门后,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