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章 秘密

镜湖之下的无色城,在白日依旧是一片宁静。

一望无际的白石棺材排布在水底,昨夜血战的冥灵战士已经在日出之前归来,重新化为灵体沉睡——然而,那些石棺上却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显示着里面的许多灵体在昨夜那一场的激烈战斗中已经受到了损害。

大司命和诸王在光之塔下焦急的等待,不时地抬头看着头顶离合的水光——因为他们的王,至今尚未归来。

等了不知多久,正当大家心急如焚的时候,只听一声水响,有什么从万丈高空坠落水面!无色城上空立刻起了一阵波动,冥界城门应声打开,巨大的漩涡里一个人直坠而落,一头栽倒在光之塔下。

“殿下!”所有人一起惊呼,拥上查看。

那个狼狈的王者跌落在塔下的玉座上,束发的玉冠歪斜,手里的辟天长剑也飞了出去,劈碎了旁边的黄金莲座。看到下属和太傅拥过来,真岚挣了一下,似乎想起来,然而受伤的手臂无法支持,只能颓然放弃。他仰面朝天地躺在镜湖最深处,感觉四肢百骸都痛得仿佛裂开,似乎又经历了一次车裂。

“殿下,您总算归来了!”赤王红鸢第一个开口。毕竟是女人,她的眼眶有些发红,声音颤抖——昨夜那一场仗实在惨烈,她和黑王在日出前领命紧急撤退,却回头看到真岚皇太子提剑独面巨大的迦楼罗,为冥灵军团断后。

那一瞬,她甚至有再也见不到皇太子的恐惧。

“嗯……”真岚没有力气站起来,脸上却依旧挂着惫懒的笑,“我命大的很,放心。”

大司命上来搀扶,然而脸色忽然变了,脱口:“殿下,你……你的肩膀!”

“怎么?又裂了么?”真岚吃力地抬起左手,抚摩了一下自己流血的肩膀——然而只听喀喇一声轻响,他勉力抬起的左手居然齐肩而断,落在了地上。而右肩上也裂开了一道深深的血缝,赫然见骨。

空桑诸王一时间惊呆在当地。

“真是的,居然弄成这副样子,”他苦笑,露出自谑的表情,“太丢脸了……看来白璎的缝纫女红实在是欠缺火候啊!”

“殿下不要这样说,”大司命喃喃,“能从魔得手里返回,实在太不容易。”

“是啊,真可怕。”真岚喃喃,眼神变幻,“破军越来越强大了……比诞生的初期拥有更大的毁灭力量!再这样下去的话……”

——魔可以从杀戮和毁灭里汲取力量,再这样下去的话,整个云荒将会被黑暗笼罩!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他?越早越好!

“皇太子殿下回来了么?”有侍女出来,恭谨地行礼,“太子妃请您一回来就去见她。”

“噢。”真岚怔了怔,“马上去。”

等得侍女离开,真岚忽地转过头对赤王急急开口:“糟了,红鸢,我可不想让她担心——快替我把断了裂了地方缝上。”

“好吧,属下遵命。”赤王笑了起来,有些无奈,“可是我的女红实在一塌糊涂——缝的歪了殿下可别怪我。”

“顾不得了,”真岚抓头,“快点缝好就行,你们站着干吗?快来一起帮忙啊!”

“是!”诸王不由苦笑。

※※※

白璎躺在镜湖的最深处,默默看着头顶离合的水光——那些光芒从九天之上洒落,被最深的水面折射扩散,一波一波的荡漾离合。在无色城里看去、仿佛变幻无常的宿命。

她听到外面远远的声音,知道是真岚终于返回,然而却无力站起迎接。

侍奉的宫女连忙出去替她传话,她颓然闭上了眼睛,眼角沁出一滴无形的泪——是的,她恨自己。她曾经发誓为空桑战斗到死,发誓将自己的余生和所有力量都献给国家和族人,然而在这样的时候,她却居然躺在这个地方,甚至无法握起剑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身体会变成这样!

她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狂躁,狠狠抬起手砸着自己的腿——没有知觉!还是没有知觉!在镜湖上空和云焕交手之后,她的身体就每况愈下,甚至到了无知无觉、不能移动的地步!到底是为什么?她明明已经休息了很久,身上的伤也已经愈合大半,然而健康却反而每况愈下,仿佛有无形的黑洞在不停抽取她的生命,令她渐渐衰竭。

——难道,是当时魔对她使用了什么诡异术法么?

不,不……她忽然颤了一下,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脑海里。难道是……白璎的眼神忽地凝滞了,直直地看着头顶上方莫测变幻着的光,脸色变得雪一样苍白。难道是因为星魂血誓!自己如今那么衰弱,莫非是因为那个人他也……

“别动了,”忽然间,她捶落的手被握住,一个声音响起在耳畔,“快躺下休息。”

她惊喜交加地侧过头,看到了血战归来的人。真岚裹着一袭黑色斗篷,脸色一如平日,对着她微笑,语气轻松:“我来帮你捶捶腿,你别动了,身体还没好呢。”

塔里等待他归来的太子妃惊起,看着他的模样,松了口气:“你没事?”

“嗯,当然没事。”真岚在她身侧坐下,按住她肩膀让她躺回床上,开始替她按摩僵硬的腿,带着歉意,“被云焕拖住了,所以回来得晚了一些——让你担心了。”

白璎细细地看着他,直到确信他平安无事才松了口气,颓然靠回了软榻上:“不,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她侧过脸不看他,声音却在颤抖:“所有人都在拼命血战,而身为空桑太子妃,我却不能和你并肩战斗……实在对不起。”

轻轻锤打她腿部的手停住了,真岚抬起眼睛看着病榻上憔悴的女子,语气严肃:“不要说这样生分的话,白璎——你是竭尽了全力的,无论是神庙里那一战还是镜湖上对迦搂罗的那一战都是如此——你不要总是对自己太严苛。”

“……”她没有再说话,沉默下去。

“苏摩……回来了么?”沉默了片刻,她忽地轻声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苏摩?”真岚怔了一下,眼神有细微的变化,声音却是平缓:“尚不曾——复国军大营也已经失去他的消息好几个月了……只是听说他走时留下了话,说十月十五那一日必然会归来,和大家并肩战于镜湖之上。”

他声音温和地安慰:“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再过一个月他也该回来了。”

白璎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脸色忽然苍白得可怕,整个人忽然瞬地坐了起来,抬头看向镜湖上方——无边的光影映照在她雪白的脸上,显得明亮而忧伤。

那一瞬间的气氛极其诡异,真岚被她的眼神震慑,一时间不敢开口打断她的沉思,只是默默坐在榻旁看着她——出什么事了?

“快点找到他……”白璎忽然开口了,瞬地转过头,“一定要快点找到他!”

“真岚,你们一定要快点找到他!”她眼里充满了恐惧和担忧,握住了他的手。她握得如此用力,那种痛似乎可以从手上深入他的骨髓,她的声音一瞬间也飘忽恍惚,恍如梦呓。

然而真岚没有问,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他……他一定出事了。”白璎脸色苍白,喃喃,“一定是。”

她抬起脸来看着真岚,失神地呓语:“我刚刚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我的伤会变成这样——真岚,这是因为星魂血誓的缘故啊!星魂血誓让我们气脉相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的身体如今在不受控制的枯竭损耗,肯定是因为他也在遭遇某种不测!”

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恐惧:“是的,他在遭受某种不测!他在衰弱!——真岚,真岚!一定要快点找到他!”

真岚的脸色在她的呓语里变得苍白,显然“星魂血誓”这四个字击中了他——从神庙里那一场神魔之战后,归来的太子妃竟然脱胎换骨,获得了新的躯体,摆脱了冥灵的身份。这种巨大的转变曾经让无色城里的所有人感到惊骇,连他也不例外。然而,一贯坦诚以对的她却三缄其口,没有对任何人做出解释,甚至对于他也是一样。

他们是那样聪明而相敬如宾的夫妇,对于一方的沉默,另一方也会沉默以对,决不会多问一句——直到这一刻,她吐出了“星魂血誓”这四个字。

他曾以为是苍梧之渊里后土力量完全觉醒的结果、令她逆转了生死获得了新生——然而却不料,竟然是经由“星魂血誓”那样的术法获得!

终于是……无法挽留了么?“那个人”是如此的不顾一切,做出了如此疯狂的决定,终于在瞬间把她渐行渐远的心彻底拉回去了。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回答:“好,我立刻去找龙神商量,一起派人出去尽快把海皇找回来!”

“一定要快……否则,来不及了……”白璎喃喃,感觉神气又再一次耗尽,“我的预感越来越不好了……真岚,他、他一定是出了事!如今我衰竭到什么地步,他也会衰竭到什么地步!你们……你们一定要找到他!”

她开始咳嗽,身上那种僵冷感又开始蔓延,逼得她无法呼吸。

“你先休息吧。”真岚轻拍她的后背,扶着她躺下,“你要好好的,才能看到他回来啊。”

——在那一瞬,穿过她雪白的长发,他第二次看到了她背上那个逆位五芒星的符号。那一瞬,他的手颤抖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上古卷轴上看到的说法,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

是的,那是转轮。

※※※

她重新在水底睡去,因为枯竭和伤病而显得如此苍白虚弱,身子蜷缩在一起,宛如一个孩子。在睡梦中眉头还是紧锁着,眼角有依稀的泪痕——这个要强的女子,在醒着的时候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一直到睡了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

他凝视着她,目光褪去了平日的从容笑谑,吐出无声叹息,站起身离开病榻,一袭黑色斗篷在水光下犹如猎猎的风。

她握紧时的痛感还留在手上,撕裂了他仓卒缝合的伤口,然而她却丝毫没有觉察。

“苏摩……苏摩。”他听到昏睡中的人发出呓语,恐惧而焦急。

结束了么?他在转身离去的瞬间,感觉心中荒凉如死。

星魂血誓——她在惊慌之中吐出的那四个字仿佛是禁咒,将他心里的热度在瞬间冻结。她一直没有向他提过这件事,想来她也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知道一旦说出、将会深深的伤害到对方——是的,在听到四个字的那一瞬,他心里的震撼不亚于百年前在婚典上看到堕天发生的那一瞬。

他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术法,也知道施行这样可怕的咒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那个人,是不惜一切要得到她的!那个背天逆命的傀儡师甚至可以不顾天地轮回,星辰宿命,用了全部的血和力量来缔结这个盟约,只为换取和她同生同死的权力,弥补少年时的错过。

从此后,他和她无论身在何方,将永远不会再分离。

多么可怕的想法,多么狂暴而不顾一切的举动!她的心,在百年的相守后或许曾经一度是偏向他的,但是那个人却以如此狂暴不顾一切的行动将她拉了回去。

多么可笑……不久之前,在她为自己缝合躯体时,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她,从此可以举案齐眉、相互扶持的渡过一生。

真岚在无色城里独自行走,只觉头痛欲裂,满身的伤还在不断渗出血来,他却浑然不觉。他茫然的走着,黑色的斗篷拂过满目的石棺,那里面沉睡着一个个无法见到天日的族人,那些受苦灵魂的呻吟穿过了石棺传到他耳畔,让他混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是的,他是这些人的首领,是空桑一族最后的皇子。他的心应该放在这里,而不应被拿去放在猜忌和苦痛的烈火上灼烤。

他长长的叹息,在光之塔前回身,看着铺满了水底的无数灵柩——是的,为什么到如今他竟然还会被这种私事困扰?在戴上冠冕的那一天起,他的心,本来就应该被挖出来,祭献给国家和民族。

“我的先祖,我的子民,我的国家,”将双手握在了辟天长剑上,他缓缓对着那些受苦的灵魂弯腰,致意,“因为我的无能,才让大家百年不见天日——但是请相信,空桑一定可以再度出现在日光之下。”

“是的。”忽然间,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接口,“我相信你,真岚。”

他愕然抬首,身周却没有一个人影,只有声音一直传到耳畔。

“西京?”听出了是远在东泽的故友,真岚不由站起身来,“你在哪儿?”

“我在城外的水里。”西京的声音凝聚一线抵达耳际,显然是用了武学心法,“真岚,我和慕容修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面谈,但却无法进入无色城。”

“重要的事情?”听出了这个酒鬼朋友语气里从未见过的慎重,真岚脸色也是肃然,“少等,我立刻出来见你们。”

黑色斗篷如风拂过,立刻消失在无色城的光影中。

看到西京和慕容修的时候,真岚略微吃了一惊:这两个人都显得有些狼狈,身上还都溅了血迹,仿佛为了某种急事匆匆赶来,却在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麻烦——而且,也不见那笙在他们身侧。

“怎么了?”真岚把片刻前的软弱情绪迅速压制,振眉看向多年挚友,“我的大将军,你不在东泽坐镇,却把我们的军师也拉到水下来了?”

“不,皇太子见谅,是我拉着西京来的。”慕容修却是上前一步,身上带着辟水珠,上前行礼,“因为有要事需要万分火急的禀告。”

真岚看着这个中州来的商人,发现他身上伤痕累累,显然从九嶷郡到镜湖的这一路走得颇为艰难,不由惊讶:“到底有什么事让你们两个这样大老远的跑来?——如果要商量,用水镜传话也是可以的啊。”

“不能用水镜,”慕容修却摇摇头,“水镜毕竟是术法,万一被破军所察觉就不得了。”

真岚看到他说的如此郑重,不由更加吃惊:“到底什么事?”

西京上前一步,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脸色凝重地开口:“事关重大,还请皇太子和我们一起去一趟复国军大营请出龙神,和海国方面一起商议。”

“到底什么事?”真岚被他拉着走,还是一头雾水。

慕容修侧过头,俊逸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

“殿下,我想到了击溃破军的方法。”

“这是可以扭转天下大局的计策——但,必须要得到海国、空桑、西荒人甚至冰族人的全力支持!”

※※※

在无色城里的女子逐渐衰竭的时候,万里之外的怒海上惊涛骇浪翻涌。

漆黑的大海在喃喃的祈祷声里狂怒起来,无数如小山般高的巨浪在黑色的海面上来回移动,相互撞击,发出巨大的轰鸣,飞溅的水花遮蔽了天日,愤怒的涛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天地间的所有神明,九天上的日月星辰,如今我向你们献上最尊贵的血,以此来换取您的庇佑——”

“请给予我们力量,听取我们的心愿!”

红衣女祭站在哀塔的顶端,对着苍穹伸出了双手,用某种上古的语调日夜祝诵,召唤天地间的一切力量。七日七夜的不眠不休已经让双目变得血红可怖,长发在风里蜿蜒如蛇——随着仪式的进行,这一片大海在她的呼唤下变得愤怒起来,汹涌澎湃,发出了令天地颤栗的声音。

——七千年前,她曾经用过同样的仪式,付出了被封印千年的代价,向着九天上的神祈祷,令海皇的力量在灭国后得以保全。没想到七千年后,她居然要第二次施行这样的咒术!

黑暗的塔心室内充斥血的腥味,赤红色的血在地上涂抹着,画出了一个诡异的符号。而在血的符咒的中心,有更多的血正在蔓延而出。仿佛一条条蜿蜒的小蛇朝着四方爬去,从塔的四面窗口渗出,仿佛有生命一般、无声无息的爬入了这一片大海,和怒潮融为一体。

而在那个符咒的中心,一个人静默地躺着,面容静默苍白。他的手足全部被钉在了黑曜石的地面上,金色的长钉刺穿了肢体,血从其中缓缓涌出,无休无止,被涂抹成各种诡异的符号,布满了他的身周,形成了血的咒术大阵。

——而他胸口的正中,却钉着女祭尖利的法杖,从心脏部位直刺下去!

嘶哑的祝诵声还在延续,渐渐和这一片大海一样变得疯狂——

“请接受这血的祭奉……”

“天地之间的所有神明啊,请享用血食,然后听取我们的心愿!”

血从黑塔里无穷无尽的蔓延,仿佛藤蔓一般爬满了这一座上古伫立的黑色高塔,然后融入了大海——那血液似乎浸透了整片大海,令怒海狂怒。

这是万古之前,星尊大帝远征海国时候的最后一个战场,在这里曾经有成千上万的鲛人死去,一度整片大海都成为了血红色。而在星尊帝将海国彻底摧毁,将无数财富和奴隶掠夺一空后,这里成了一片死海,在血的海洋里,只有无数愤怒的灵魂在游荡,千年之后尤自发出呼啸和呐喊。

女祭站在死亡之海上,仰天祈祷,声音渐渐尖利。

仿佛回应着她的祈祷,这片大海开始沸腾,只见黑色的浪越来越高,宛如一座座小山在大海上急速地移动着,撞击着,发出恐怖的呼啸。在冷月下看去,整个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仿佛有无数巨大得可怕的怪兽在来回驰骋,向天怒吼!随着祈祷的进行,那些黑色的巨浪越发汹涌,仿佛一只只巨手从海面上升起,不顾一切地向着天宇拍击而去!

“海皇……”黑暗的塔心室内,女祭低头看着禁咒中心的人,缓缓跪倒在他身侧,声音颤抖,“已经到了第四十九天了……真的还要继续么?”

黑暗里的人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那样妖异绝美的碧色双眸里闪着冰冷绝决的光,令她不由自主地低下头——这个可怖的咒术施行到了如今,已经耗尽了他身上的大半精血,让躯体枯竭到了无复以加,如今只怕不会有人再认得这个光彩夺目的鲛人之王了。然而,唯独这双眼睛还是保留着惊艳天下的风采,即使在黑夜里也可以夺人魂魄。

“继续。”苏摩的声音枯涩沙哑,随即闭上了眼睛。

溟火身子一颤,终究不敢违抗,缓缓将手扶上了那柄直插心口的法杖,喃喃念动了咒语——然后,手腕猛地一顿,尖利的法杖再度向下戳进了三分。

新的血从心口涌了出来,刺心的疼痛让那个人的眉头蹙了一下。

——然而,始终没有一句呻吟。

溟火看着符咒中心那个被钉住的祭品,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长划而落——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呢?到底是为了什么……居然可以不顾一切到这样的地步?!纯煌……你的后裔,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啊……

还有二十多天,这一个空前的术法就会结束了。

等到第八十一天,阵中的人全身鲜血便将流尽,融入了苍茫的大海,然而他却不会立刻死去——通过这个仪式,他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将天地间所有“水”的潜能发挥到极至,甚至可以通过血脉来操纵七海!

然而,这样可怕的力量不会持续太久,很快他就会彻底的枯竭死去。

既然他舍弃了全部的血,那么就等于斩断了以共享血脉缔结的盟约,同时也解开了星魂血誓的束缚——在死去的那个瞬间,他的星辰将解除与她的星辰的捆绑,向着黑色的夜里独自坠落,从此再无交集。

红衣女祭轻轻叹了口气,在鲜血图画的大阵之外阖起了手掌,对着被钉在中心的那个王者深深行礼,眼中含有热泪——为什么这一切,都和七千年前那样相似?

苏摩,苏摩……寂寞么?——如果生和死都只是一个人的话。

※※※

在怒海呼啸的那一刻,万里之外的龙神发出了一声长吟,仿佛有什么感应。

“怎么?”正在镜湖大营一起商议的诸人齐齐抬头,看着盘旋而去的海国之神——龙神化为一道金光跃出了镜湖水面,腾上九霄,远远的凝望了碧落海那一头一眼。然后在迦楼罗没有来得及惊动之前,又骤然落回了镜湖的最深处。

金帐里的诸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只见龙神在水底盘旋,显得有些心神不定。

片刻,还是虞长老忍不住开口,将方才说到一半的话题继续下去:“那么,神,您认为慕容公子提出的这个计策,是否可行?”

真岚和西京都是肃然,回头等待海国最高圣神袛的最终答复。

龙神沉吟许久,明月般的双目依次扫过在座两国当权者的脸,最终缓缓点了点头,首肯:“是的,我认为空桑方面提出的计策可行——如果要灭破军,也只能用这样的手段了。”

这样一锤定音的答复,让来访的空桑贵客齐齐松了一口气,然而炎汐却霍然站起。

“龙神!真的要这样做么?”向来温和的左权使脸色苍白,似乎有不平之气充塞胸臆。直视着神袛,冲口而出:“请您三思!这样做实在太残忍了!”

碧低着头,虽然没有开口反对,但神色也是惨然。

只有虞长老厉声喝止:“左权使,坐下!你怎可这样对神袛不敬!”

然而龙凝视着炎汐,声音却是平和的,仿佛完全明白对方的愤怒由来:“是,我又怎么不知道这样何其残酷——但是,对付破军这样的魔,这样的手段还只恐不够。”

神袛侧过了头,看着来访的空桑一行,点了点头:“慕容公子,就按你说的办吧……我希望在十月十五日的前一夜行动——因为离开时海皇曾经说过:在那一天,他将会返回云荒,和我们一起并肩战斗。”

如今已经是九月二十七日,离开那个约定的期限不过半月。然而真岚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西京和慕容修,却见来自中州的年轻人出列行礼,对龙神许诺:“好。我们会在那之前完成这个计划!”

“那就好……”龙神旋绕在大营上空:“至于你们提出的要求,海国会尽力协助。”

“多谢。”真岚轻轻吐出一口气,三人一起俯首称谢。

“碧,”龙神转向了暗部的队长,“此次事关重大,这一次你就陪同慕容公子和西京将军他们去一趟西荒吧。”

“……”碧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苍白,仿佛那是一个比死更可怕的命令。

“是。”然而停顿了片刻,她终于还是低声领命。

在一切都商议妥当之后,这个最秘密的计划便无声无息的开始。

西京和慕容修从复国军大营走出,翻身上了天马,从水底急行而去——在他们身后,绿衣女子紧紧跟随,脸色却是苍白的,仿佛竟是赴死般苦痛。

“碧。”在她离开时,听见了背后左权使的声音。

一柄锋利的匕首递到了她的手心,炎汐的手也在微微颤抖,显然极力克制才不至于让情绪失控:“拿着这把分水匕,下手的时候,利落一些。”

“嗯……”碧低声应,纤细的手握紧了刀柄,身子颤栗。

“难为你了。”炎汐握紧她的手,眼里有一个战士对另一个战士的了解和鼓励,“去执行这样的任务,你可以做到么?”

“可以!”碧却是傲然扬头,“左权使,为了海国,碧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好。”炎汐微微叹息,松开了手,“那你去吧。”

“是。”碧向着他行礼,然后决然翻身上马,“请在大营等我们的消息!”

三骑如风一样在水底去远,只余水波荡漾。

※※※

金色的迦楼罗里,寂静如死。

戎装的青年元帅在金座上静静睡去,呼吸平稳而细长,紧抿的唇角依然露出某种暴烈残忍的气息——在背向而坐的金座上,那个鲛人女子静静听着身后之人的呼吸,眼神里露出宁静和满足的神色。

是的……这样便足够了。

可以在他身畔,不离不弃,并肩战斗到最后一刻——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归宿。像她这样一个被天地抛弃的人,还能再奢望什么?

“师父……师父。”身后的呼吸忽然紊乱,有惊恐的低语,“不!”

“主人?”她失惊,知道对方又陷入了梦魇。

然而她被金针固定在座位上不能回头,只能听凭身后的人在梦境里颤栗——很多次了,在睡去的时候,这个君临天下翻云覆雨的最强者都会露出醒时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脆弱,一次一次的在梦里发出惊呼。而在最近的一个月里,也许因为战争的持续白热化,他做的噩梦越发频繁。

“主人?”潇担忧的低语,却无法回头看,“醒醒啊。”

“呵呵。”忽然间一个陌生的声音冷笑起来了,在舱室里显得寂静森冷,“没事,就让他继续做梦去吧……人还真是个软弱的东西啊,连破军也不例外!”

潇一震,全身忽然间僵冷——又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了。

“迦楼罗,”那个陌生的声音无视于她的惊骇,继续发出指示:“别管他了,给我转向西方——你看到有三骑人马从镜湖出来么?立刻杀了他们!”

声音消散了,然而迦楼罗还是没有动。潇垂头坐在金座上,对于身后的命令毫无反应。

“鲛人奴隶,聋了么?”陌生的声音暴烈起来。

“我只听从主人的命令,”潇的声音平静,“对于占据他身体的魔,没有听从的必要。”

“喀嚓”,一只手忽然从后面伸过来,扼住了她纤细的脖子——金色的眸子奕奕生辉,魔的表情狰狞而可怖,“什么?一个卑贱奴隶,居然敢违抗我的意志!”

那只左手拧住了鲛人的咽喉,在一瞬间让潇喘不过气来。满身的金针发出细微的裂响。迦楼罗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从万丈高空失衡下坠,冲向了帝都的地面。潇竭尽全力的和那只试图侵入她意志的魔之手搏斗,已经无法再控制迦楼罗。

地面上,无数人看着金色的巨鸟失去控制的下坠,发出了惊骇的大呼。

“住手!”忽然间另一个声音响起来了,另一只手伸过来,用力掰开了那只扼在她咽喉上的左手,“该死的,给我滚开!”

“主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潇在得以喘息的瞬间发出惊喜的低呼。

金座里沉睡的人瞬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右手,死死扼住了自己左手的手腕——双手互搏交握,眼眸里的金光盛了又衰,仿佛一个躯体里的另一个灵魂苏醒了,在争夺着控制权。破军坐在位置上,金色的烙印从左手升起,眼神莫测而诡异,苦痛万分。

“这是我的鲛人,我的迦楼罗,轮不到你来下令!”终于,云焕的声音清晰传出。右手用力将左手按回了金座扶手上,蔓延的烙印慢慢消退。

“是么?还那么要强啊,破军。”魔的声音模糊传来,带着冷笑,“你连自己的身心都已经祭献给我了……你的一切,迟早都是我的。何苦还要挣扎呢?”

魔渐渐隐去,迦楼罗的舱室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潇剧烈地喘息,在第一时间重新操控了迦楼罗——金色的巨鸟在离地面三十丈的地方堪堪止住去势,重新上飞。巨大的翅膀擦着大片民居的屋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在重新稳住机械后,潇听到了身后急促的呼吸声。云焕松开了扼住自己左腕的手,看着上面的烙印和一圈乌青,眼神变得空茫而黯淡,抬头看着迦楼罗的顶舱,长时间的沉默。

“主人?”潇有些担心地低声,“要追镜湖里出来的那三个人么?”

然而云焕那一瞬似乎有些恍惚,没有及时做出回答——潇迟疑着,看着那镜湖里出来的三个人乘着天马离去,迅速化为微小的白点,消失在西方大漠的黄沙里。

——那一行人,要去西方空寂之城做什么呢?

“潇,你说,我吃了那么多苦——到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忽然间,背后的军人开口了,发出了低沉的问话,带着一丝茫然,“只是报复时的快意么?”

潇吃了一惊,不知如何回答,只是轻声:“主人,整个云荒都是你的。”

“整个云荒?”云焕忽地笑了一下,带着一种奇特的表情,“是啊,听起来是多么的可观:我手里握着这个天下!——可是‘整个云荒’说到底究竟又是什么呢?看似庞大却空无一物。我的手能抓到的,还只是虚无而已。”

他侧头看着舱室外面——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在他的脚下。

“为了获得力量,我把灵魂献给了魔物。”破军眼角露出一丝冷睨,声音低沉,“而所有一切权势富贵,在生命被剥夺的瞬间都会显得微不足道——多么可笑啊……而我却付出了后者去获得了前者!”

“主人!”潇真正的惊慌起来,为他这种前所未有的语调。

这一年来,破军发出了夺目的光华,站到了天地间的颠峰——所有的仇人都被消灭了,甚至连着仇人的后代都已经被从这片土地上清除。他获得了这个国家,这片大陆,拥有无数的财富子民和奴隶,所有战士们都崇拜他,仰视他,在他无与伦比的强悍里颤栗和服从……

一切,仿佛都如了他的意。

而一开初那种愤怒的爆发,也在不停止的杀戮里消失了。自从半个月前凌迟处死了辛锥后,他心里的那种不甘和报复也慢慢的被无数的血冲洗而去,归于沉寂——而失去了最初的那一点憎恨和愤怒,帝国的主宰者居然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原来杀戮和毁灭不能持久,憎恨和报复不足以支撑人的一生。

那么,如今把一切祭献给了魔的他,又将何以为继?

“潇,魔正在渐渐侵蚀我的意志。”云焕仰起头,看着金色的舱顶,声音冷漠,“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它的傀儡……会变成和你一样的东西。记住,如果到了那一天,当我已经不再是我——那么,潇,你的主人就已经死了,你便是自由的。”

潇的脸色唰的苍白,颤声:“不!您不会败给它的……您是这天下最强的人!”

云焕微微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是的,”终于,他闭上了眼睛,开口,“我不会败给它。”

※※※

青水静静的流淌,战火刚刚消散,这个侥幸逃脱的偏僻村落依旧平静。

惦记着前几天路过这里时看到的那个孩子,那笙一个人从紫台来到了这个青水旁的小村庄,在村口四处张望。不知找了多久,当夕阳落山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一群从嘉禾园里跑出来的孩子,这一回看得真切,那笙忍不住张口高呼了一声:“晶晶!”

那个青衣小女孩愕然回头,大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

“咦?”哑巴女孩侧头看着这个来到村里的陌生人,仿佛觉得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咿咿呀呀地比划,却还是说不出一句成形的话来。

“哎呀,真的是你!”那笙却是惊喜交加,上去一把抱起了她,“晶晶!我可找到你了!”

小女孩似乎认出了这个人是曾经救过她的姐姐,也不怕生,反而欢喜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脖子,笑眯眯地将手里的一串嘉禾递了过来,发出一个单音节:“吃。”

“你没事可真太好了,我都担心死了。”那笙抱着这个粉团也似的孩子看了又看,又惊又喜,“那天我忘了带上你,回头你就不见了!可吓死我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姐姐交代,唉……幸亏你福大命大,平安无事。”

她摸了摸晶晶的头,满心欢喜:“这下可好了,我可以带你去见闪闪了!”

听到姐姐的名字,晶晶眼里露出狂喜的神色,张大了小嘴啊啊的叫着,用力点着头。那笙想了想,又觉得奇怪:“对了,你这个小家伙到底去了哪儿啦?满地都是战火,你居然能躲到了这里?是被村民收养了么?”

晶晶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

“怎么了?”那笙感觉出小女孩的反常,抱紧了她,“你……遇到了什么事情?那一天后,你跑去哪里了?我以前在九嶷郡问了一圈,都说一架帝都来的风隼带走了一个当地的孩子——他们说那就是你。”

晶晶抬起头,看着远处发出了低低的咿喔声。那笙随着她的视线看去,却看到了那一座伫立在暮色里的白色巨塔——虽然被拦腰撞断,但依然还是整个云荒的中心。

“什么?”她大吃了一惊,“你真的去过帝都?”

晶晶点了点头,孩子的眼睛澄澈无邪,仿佛不安,又仿佛伤心。

“天啊……”那笙喃喃,“难怪我四处找你不见——你居然去了那里!可是……可是现在你怎么又回到九嶷了呢?是谁把你送回来的?”

晶晶身子微微一颤,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眼睛登时黯淡下去。

许久,她玩着手里的嘉禾蕙子,轻声说了一个字:“碧……”

※※※

黄沙漫漫,砂风呼啸。

入夜,博古尔沙漠一片寂静,只有风在旷野上来去的声音。大漠的尽端,空寂之山如巍峨的屏障伫立。山下灯火辉煌,却是驻扎重兵的沧流大营。

灯下,一个秀丽明朗的少女托腮看着北方的夜空,轻轻叹了口气。旁边正在磨剑的少年斜看了她一眼,露出关切的神色,却没有开口。

“不知道我妹妹怎么样了。”闪闪眨着眼睛,露出黯然的神色,“我离开家乡那么久了,都没有时间回九嶷去看看……也不知道那笙姑娘有没有找到她。”

“嗯。”音格尔轻轻应了一声,“等事情定了,我们回一趟九嶷吧。”

“事情定了?”闪闪苦笑,“这时局恐怕要乱很久,等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

“说的也是。”音格尔想了想,道,“或者我派手下去九嶷暗中察访一下——毕竟我们盗宝者对那一代都比较熟悉,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也免得你在这里日夜悬心。”

“真的么?你太好了!”闪闪眼睛亮了一下,发现这个沉默腼腆又霸道的少年实在是一个体贴的人,忍不住凑上去在他颊上亲了一下。音格尔的脸忽地红了,手一震,磨着的短剑割破了手指。

“哎呀。”闪闪心疼地叫了起来,连忙拉起他的手,含到了嘴里吮吸。

“别这样……会被人看到的。”音格尔低声,脸更加红了。

“嘻嘻,我才不管。”闪闪露出捉狭的笑意,轻轻舔着他的手指,眼色盈盈。她最喜欢音格尔的这种表情了。很多时候,这个纵横大漠的盗宝者之王都是冷漠镇定的,指挥着一群豺狼一样的手下,有令人不敢置疑的决断力,霸道而独断——但在独处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腼腆的孩子,脸红的时候非常秀气可爱。

她伸出舌尖故意舔了舔他的掌心,咯咯轻笑。音格尔脸颊浮出了淡淡的红,忽然反手扣住她手腕,将她拉入了怀里——就在他快要吻到她的一刻,帐子被出其不意地撩开了。

“请问……咦?抱歉抱歉!”进来的人一看里头如此暧昧香艳的景象不由吃了一惊,抬手挡住眼睛下意识的退出,却砰的一声和后头进来的人撞了满怀。

闪闪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不告而入,大吃一惊,登时满脸飞红,一下子闪到了音格尔后面。音格尔脸上的血潮却在刹那褪去,霍地抬头看着闯入者,眼里腾起了冷意——他一手将闪闪拉到背后,另一手已经握紧了那把刚磨好的短剑。

“怎么啦,慕容?”后面进入的人被退出的那人踩了一脚,不满地推搡着他进帐,“见鬼了么?踩到我了!——音格尔少主不是在里头么?”

音格尔看着那个俊秀文雅的陌生公子被推进来,眼里杀气已经弥漫。然而不等动手,猛地看清了他背后的第二个来人,失声:“西京将军?!”

“是啊,九嶷一别,好久不见了,”西京朗朗一笑,看着盗宝者之王和躲在他背后的少女,“闪闪也在?咦,怎么脸那么红?”

闪闪本是个羞涩的少女,只在自己的那位更腼腆的情郎面前才如此活泼,此刻看到两个男人直闯进来,早羞得一溜烟躲到了帐后死活不肯出来。

慕容修来自中州,颇重礼法,此刻也觉得尴尬,便咳了一声带开了话题:“将军……”

“哦哦,对了,说正事儿!”西京回过神来,猛的一拍手,大马金刀的在帐中坐下,目光炯炯地看着音格尔,“少主,你来到空寂大营也算有段时日了,觉得飞廉怎样?”

“飞廉?”音格尔愣了一下,脱口回答,“当然不错,是个好汉子——难怪真岚殿下飞书于我,要我答应出兵相助空寂城。”

“噢……”西京似乎松了一口气,转头看旁边的慕容修,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果然。”

“怎么了?”音格尔蹙眉,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们两人,“你们千里迢迢,半夜前来,难道只是问这个?”

“嗯。”西京一拍桌子,回头看着慕容修,“慕容,你看怎样?以前碧那么说,未免有私心的嫌疑。如今连少主都那么推许,看来我们料得应该没错——飞廉这个人,可以合作。”

慕容修缓缓点了点头,沉吟不语:“那么说来,计划的可行性又大了一分。”

“什么计划?”音格尔极是敏锐,立刻看了过来。

“合作对付破军的计划。”慕容修轻声开口,声音冷而锐,看着音格尔脸色刹那一变,“是的,我们是来和你商量一个绝密的计划的——你也知道对方的可怕,若是让他获得云荒,各族都只有死路一条!如今只有联合所有的力量,才能对付他!”

“怎么?”音格尔还是不明白,西京便侧过头,附耳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嚓”,一声轻响,音格尔手里的短剑直坠落地。盗宝者之王脸色一变,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中州人,眼神凝聚:“是你的主意?”

慕容修无声地鞠了一躬,眼神凝定。

“呵……呵!”音格尔发出了轻轻的冷笑,不知是惊诧还是愤怒,“不愧是中州来的商人,这种主意你也想的出?”

“不敢。”慕容修笑了笑,眼神不动,“少主莫非想骂在下一顿?”

“啪”的一声,金色长索闪电一样卷来,将他脸侧的帘子抽得粉碎。音格尔冷冷看着他,声音冷酷:“你可知道,你的提议违反了盗宝者最重要的准则?我们只取宝,不惊动死者;要我去做这样的事,实在过分!”

“我知道是过分。”鞭子在脸侧一寸之处掠过,慕容修不躲不闪,俊秀脸上依然保持了微笑,“但少主是个明理的人,应该也知道在下这个计划也是不得已为之——不这样,怎能除去那个破军?”

音格尔冷笑:“活人做不到,就要去惊动死者么?”

“是,”慕容修反而坦然,丝毫不以为耻,“活人是做不到了——这个云荒上的活人里,已经找不到可以压制破军的;而唯一能牵制他的人,已经在这个古墓里死去——所以,我们必须借用“那个人”的力量!”

“……”音格尔沉默,脸上神色复杂,“可凡事不可做绝。”

“是,但若对破军留情,便是给我们自掘坟墓了!”慕容修继续点头,声音沉稳有力,一步步的开始说服盗宝者少主,“这个计划虽然代价极大,但也有相当的把握,皇太子和龙神都已认可——只是若得不到少主的支持,便满盘皆输了。”

音格尔垂首沉吟,显然也在权衡轻重,迟迟不答。

“真岚皇太子承诺:此次少主若是恩于空桑,日后复国,便封少主为大漠王,将霍图部空出来的领地划给少主,”慕容修侃侃而谈,将条件一项项抛出,“到了那个时候,乌兰沙海上的盗宝者便可以安定下来,不用再掘墓为生——岂不是好?”

音格尔神色微微一动:任何珍宝在他眼里都微不足道,然而,这样一个扭转全族人命运的机会,却是千载难逢!

许久他吐出一口气来:“即便是我答应,湘与飞廉也未必会答应。”

“这个少主不必担心,”慕容修从容回答,“湘和飞廉那边,碧已经过去协商了,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少主只要做一个决定:参与,或者放弃?”

音格尔沉思了片刻,抬起头,少年人的眼睛里有着不相称的冷定和决断,定定凝视了两位深夜访客半晌,终于吐出了和全族命运攸关的两个字:“参与。”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一直没有开口的西京蓦然叫了一声,按剑而起,“少主快人快语,不愧是大漠上的豪杰领袖!”

“诛魔之事,天下均应同心协力。”音格尔他微微冷笑起来:“何况,我欠真岚殿下一个人情,又怎可袖手旁观?”

三位男子在大漠的夜里相对而笑,将手交握在一起,明知此刻开始便是进入了一场有死无生的恶战,彼此眼里却都闪烁着睥睨天下的豪情。

内室帘子一动,闪闪探出头来吃惊地看着外面三个男人:“你们在笑什么啊?”

音格尔一怔,脸上的笑容忽然凝结了,眼里的豪情蓦地黯淡,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没什么。”音格尔轻声道,语气有些烦躁,“男人说话时女人别插嘴。”

“哼。”闪闪撇了撇嘴,然而也习惯了这个盗宝者之王的霸道,便缩回了帘后,悻悻离去。音格尔却盯着那一片尤自晃动的帘子,有略微的失神。

“怎么?”西京有些纳闷。

“西京将军,”他看着前方,眼神却仿佛穿越了这片薄薄的布帘看到了极远的地方,声音带着某种空茫,“如果在这次的计划里,我不能生还……你能保证我母亲和闪闪一生的平安么?如果我不在,也不要让任何人欺负了她们……可以么?”

西京怔了怔,一时没有回答。慕容修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应该马上答应下来稳住对方。然而空桑的将军顿了顿,却蓦然发出一声朗笑,断然摇头:“这我可不能答应你!”

音格尔霍然回头看着他,脸色苍白:“不能?”

“我才不会替你照顾她们——你的老妈,你的女人,要照顾就自己去照顾!”西京朗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就算到了黄泉路上也要爬着回来!别妄想别人会替你背这个包袱!”

“……”音格尔一震,觉得内心有某种热潮涌动,令他无法说话。

慕容修也松了口气,微笑:“将军说的是——若少主不求生先求死,此次计划便十有八九要败了……而那么多人也将会白白的牺牲。”

音格尔无言点头:“我明白——那让我们就立刻开始吧。”

慕容修看向了帐外,轻声:“碧那边,也该差不多好了。”

西京忽地沉默下去,脸色变得沉郁悲凉,看向了西方——那是怎样一个艰难的使命,他都不敢想象此刻那边帐中的惨烈情景。

※※※

碧站在飘摇的风灯下,灯光明灭照着她苍白的脸,手里的利刃闪着水一样的冷光。

她已经将那个极秘的计划和盘托出,讲给了躺在病榻上的同僚听。在叙述到最后的时候,她极力想稳住自己的情绪,然而脸色却比刀光更苍白,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榻上那个人面目溃烂,四肢皆腐,只有独眼里闪耀着狠绝的光,定定盯着她,却比她更镇定。

“动手!”湘勉力仰起身子,侧头看着同族,“快杀了我!还迟疑什么?”

“叮”的一声,匕首从碧手里落到了地上。

“我做不到!”暗部的队长发出了绝望的嘶喊,抱住了自己的头,“我做不到啊……湘,我怎么、怎么能对一直并肩战斗的人下手!”

“是,我们一直并肩战斗——所以这一次也是一样!”湘的声音却冷定不容置疑,“碧,不要迟疑,砍下我的头来!既然你们需要它,就马上砍下它!”

碧颤栗着俯下身,从地上捡起了匕首,脸色苍白如死。

“咳咳,堂堂暗部的队长,对着一个残废的同族,怎么会怕成这个样子。”湘低哑地笑,轻声鼓励,“碧,不要有任何负担——你是了解我的,应该知道我是为能有这样一个死法而欢喜的……这样的死去,总好过不人不鬼的残废过一生。”

碧的眼神慢慢变了,她和湘相识百年,自然也是明白这个同僚的刚烈绝决的性格,也知道在此刻这样的情况下,她已然是心甘情愿的牺牲自己的性命。但是……

“那么,湘,冒犯了。”碧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匕首,踏了一步上前,一手握住了湘的头发,一手便转过锋利的刀刃、贴着颈部肌肤切入!

“记住,一定要杀了破军!”在刀光割入咽喉的瞬间,湘厉声吐出最后一句话,“否则,我便是白死了!”

“好!”寒光在颈侧一闪即没,碧下手干脆而利落,只是一刀便将头颅割下。

血从腔子里喷涌而出,有少许溅到了她的脸上——鲛人的血是没有温度的,然而那一瞬,冷冷的血却仿佛烫穿了碧的心脏。她伸手接住湘掉落的头颅,看着溃烂面庞上那只尤自睁着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发出了再也无法控制的低声哭泣。

她们二人,同为复国军战士,几度出生入死,上百年的艰苦岁月里结下了外人无法了解的深厚情谊——没想到、到了最后,却是由她来动手斩下她的人头!

她抱着湘的头颅在飘摇的风灯下低声哭泣,只哭得全身颤抖,却没发现背后的帘子悄然撩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湘,今天的药吃了么?你……”

话语终结在一瞬,来人怔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碧?!”

——即便是不曾回头,他依旧第一眼就从背影里认出了她。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复国军的女间谍,不是已经在得手后背弃他回到了大营么?怎么会三更半夜的出现在遥远西荒的大营里!莫非是他又做梦了?……所有话冻结在咽喉里,飞廉只觉的眼前一切都变得模糊了,无数喜怒从心头呼啸而过。直到她转过身来时,他才从震惊中醒来,竟不能语。

“飞廉,”她却远比他平静,似乎早就做好了重逢的准备:“好久不见。”

“你……杀了湘?”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发现了她手里割下的那颗头颅,“你来这里的目的……竟是杀她?!”

碧回头看着他,缓缓点头,眼神悲哀而沉重。

飞廉定了定神,努力克制着心里汹涌的情绪。她的回答显然如一桶冷水泼灭了他心头残余的一线希望和温情,他的眼神冷了下去,往帐篷里踏进了一步,眼里涌起了怒意:“为什么?!她是你们的英雄,不是么?为什么你要千里来取她首级!”

“她是甘愿就死的,”碧嘴角噙着一丝奇特的笑意,“这是任务。”

“任务?”飞廉看了她很久,忽地一笑,轻声:“我真的不懂你……碧,你既可以出卖我,可以对晶晶下手,甚至可以残杀同僚——只因为那是‘任务’?你难道只为‘任务’而活的么?人说鲛人的血是冷的,果然不假。”

碧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却没有丝毫为自己辩解的意图。

飞廉叹息:“碧,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啊……我真是愚蠢,相处数年,却对你一无所知。”

碧看着他,嘴角牵起一个勉强的笑意:“不必了解,因为我们是敌人。”

飞廉定定看着她。半年多没见了,这个女子依旧温柔甜美——然而眼神却变得如此遥远,再也不似曾经在帝都朝夕相对的那个人了。他曾为之忤逆长辈、几度和门阀制度抗争的那个温柔鲛人女子,早已泯灭了痕迹。

“无论如何,很高兴你在内乱里活了下来,”碧微笑,镇定的看着空寂大营的统帅,“所以到了今日,我们还有机会成为合作者。”

“合作者?”飞廉诧异于这样的用词,眼里涌现出戒备的光。

“是的,飞廉少将,”碧的笑容仿佛一个无懈可击的面具,侃侃而谈,“我奉龙神之命前来西荒,就是为了谋求合作——少将,我们也听说了那一场剧变,你们十大门阀背破军血洗,已然不得不逃离帝都,论处境,如今比我们鲛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飞廉没有说话,只是在灯下定定看着昔日的枕边人,不敢相信那个温柔贤惠的女子居然会变成如今这样的情形:“你……到底想说什么?”

碧却只是微笑:“少将,我想说的是:事到如今只有我们通力合作、才能除去破军!”

“除去破军?”飞廉一震,蹙眉。

“不错,如今他已经是我们三方共同的敌人,不是么?”碧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里露出某种复杂的感情,“龙神和真岚殿下都认为你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伙伴,而我……也是那样认为的。所以,我今日受命来到这里,和你商量合作的计划。”

“……”飞廉无话可说,尚未从这一猝然而来的消息中回过神。

——空桑和海国,居然会向冰族的自己伸出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要什么合作?要怎样才能除去那个破军?其中是否有什么阴谋?

“所以,拜托少将可以抽出一刻钟,来听一听这个计划么?”碧柔声开口,声音柔婉一如往昔,令他无法拒绝,“西京将军和慕容公子也已经来了,正在音格尔少主的帐里密谈——飞廉少将是否愿意移步一见?”

“哦,好……不,等一等,”他脱口回答,忽然间回过神来了,记起了如今的身份,“我得先回去一下——太晚了,我出来太久明茉会担心。”

明茉?一下子听到这个名字,碧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露出复杂的表情——那个门阀小姐,难道不该在帝都么?怎么也到了这个荒僻的西部沙漠?

“明茉现在是我的妻子。”飞廉凝视着她,轻声解释。

碧微微笑了一下,脸色苍白:“恭喜。”

“有些事,真的是天注定。”飞廉低低叹息。

“所谓患难见真情,更是难得。”碧柔声,“少将当珍惜。”

“是。乱世动荡,命如朝露——当珍惜眼前人,以免一生虚度。”飞廉微微一笑,拂帘而出,回头道,“少等,我回去和明茉说一声,便来音格尔少主帐中与你们商议。”

他的背影消失在西荒的风砂里,冷月下,瀚海无垠,泛着金属一样的冷光。

碧抱着湘的头颅默默目送着他,身形微微颤抖。飞廉的身形隐没在不远处一个点着暖黄色灯火的房间里,有一个秀丽的女子侧影迎上来,为他拿下肩上披的大氅,两人侧首殷殷低语,如此温暖而和谐。

身经百战的复国军暗部队长忽然间有再也无法控制的悲哀,跪倒在砂风中,哀哀哭泣,将战友的头颅紧紧抱在了怀里——两个女子冰冷的脸庞紧贴在一起,泪水和血水混合着渗入了黄沙,迅速泯灭无痕。

生为乱世人,宿命如飘蓬。

将毕生奉献给了民族的解放大业,这些为自由而战的女战士们,披上了冰冷坚硬的铠甲和面具终身血战,是否永远也无法得到一个女子该有的温情?

※※※

没有人知道,那一夜飞廉和来自空桑、海国方面的使者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因为那些半夜到访的外族人在天亮前便已悄然离开,并无第二人知晓——天亮后,飞廉少将照旧从自己房里走出,音格尔少主照旧在磨着自己的短剑……空寂大营里一切都和往日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个鲛人死在了帐篷里,而且失去了头颅。

然而几乎没有人在意她的死活——毕竟一个鲛人在西荒的沙漠里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去,何况她本身就已经伤得如此之重。

她死得无声无息,仿佛一滴水渗入了大漠,随即消失无痕。

——直到镜湖上空那一战爆发,世人才明白在那一夜里,三方达成了什么样可怕的协议。也明白那个鲛人女战士,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不顾一切的战斗,献出了自己所能献出的一切,没有一丝妥协,也没有一丝犹豫。

那是一个令破军都动容的、拥有钢铁一样意志的女子。

她的名字,将永远流传在海国的众口相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