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四章 红莲夜开

好舒服……一定是又在做梦了。只有梦里、才会觉得这样的舒展和自在吧?慕湮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失去了重量,在半空中飘荡。舒适得让她简直不想睁开眼睛。

眼前有什么在绽放,殷红殷红的一点点,到处都是。

桃花……是桃花么?是云隐山庄后院里那一株桃树吧?依稀间,透过那一簇簇的桃花,她看见了须发花白的师傅的脸,在树下慈祥地微笑着,看着爬到树上的束发小女:“别淘气啦,小湮,快下来!”

“师傅,我要吃桃子!”在满树桃花间晃着,她觉得喉咙干渴,忍不住娇嗔。

“才初春,哪里有桃子啊?”虽然身为剑圣、对于这个要求云隐老人也无可奈何,拈须苦笑,伸手招呼,“乖乖的,小湮,该练剑了!”

“我要吃桃子嘛……”她不依,在花树间闹着,踢下漫天殷红花瓣,一下子跳下来,蹭到师傅怀里,拉住他花白的胡子,“小湮渴了,就要吃桃子!”

“呀,别拉,别拉!很痛的……”痛呼着拨开慕湮的手,他无可奈何地回答着,“我去找桃子就是,你快点放手。”

“啊……师傅真好。”喃喃说着话,昏迷中的女子嘴角露出欢喜的笑,终于放开了扯着尊渊发梢的手,将脸偎过来蹭了蹭,满足地继续睡去。

“真是的,一睡了就变成孩子一样。”尊渊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静静睡去的小师妹。苍白到透明的脸上有一种难得一见的安详满足,长长的睫毛在白玉般的脸上投下淡淡影子,眼睛下面有长年缺乏睡眠形成的青黛色。

这丫头……很多年没有这样好好休息过了吧?一直过着暗无天日的影守生活,只怕夜行衣便是唯一的服饰,昼伏夜出的,难怪脸色都变得这么差。

仿佛梦里又遇到了什么,慕湮微微蹙起了眉,咬着小手指,睫毛微微颤动。那样恬静单纯的脸,仿佛会发出柔光来——师傅说的果然没错呢,“象小鹿一样”。

掖紧慕湮身侧散开的被角,尊渊笑了笑,拍拍她尚自湿漉漉的头发,站起。

“师傅!师傅……”忽然间,静静沉睡的人仿佛魇住了,惊叫起来——梦里的桃花还在如红雨般纷乱落下,然而她一心仰望着的慈爱的师傅,转瞬在花树下化为白骨支离。仿佛有人告诉她:师傅死了……师傅死了!陡然间天地都荒芜起来,她站在那里,山庄、桃花、师傅……一下子全不见了,空茫和孤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天空变得黑沉如铁幕,将她所有前路包围。她终于觉得胆怯,嘶声大哭起来:“不要死!”

“小湮、小湮!”青白伶仃的手从锦被中伸出来,在空中一气乱抓,尊渊忙忙地抓住她的手,晃着她,想将她从梦魇中唤醒。

“师傅,师傅!”慕湮大叫,然而被梦魇住了,声音微弱,哭哑了喉咙,“不要死……别、别留下我一个人……”

“好的,好的。”尊渊叹了口气,将她乱抓的手放回被子里,“不留下你一个人。”

“啊……”慕湮长长舒了一口气,尚自不放心地紧紧抓着对方的手,翻了一个身,继续睡去,忽然间睫毛颤了颤,一大滴透明的泪珠从睫毛上滑落,轻轻叫着一个人的名字,“语冰、语冰……”

尊渊低下眼睛,看着拉着他的手沉沉睡去的小师妹,忽然间经风历霜的眼里就有了一个痛惜的表情,和他凌利如刀刻般的面庞大不相同。不忍心抽出手,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摩着慕湮漆黑的发丝,看着她沉睡中才显得稚气柔弱的脸,忽然间低低叹息了一声:“夏语冰,你怎么忍心啊……”

※※※

在空桑剑圣大弟子喃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叫这个名字的年轻御使,正在帝都的权力中枢里、卷入了又一波险恶的狂风急流。

这一次上朝中,王座底下风云突变。

早朝中,先是大司命出列,启奏承光帝,说他夜间在伽蓝白塔顶上的观星台上,通过玑衡观测到太一星光芒黯淡,附耳星大盛,显示目前空桑王气衰竭,奸佞作乱;而同时归邪现于帝都伽蓝上空,预示必当有贵人归国。

仿佛是印证大司命的观测结果,青王适时出列,出其不意地禀告承光帝,皇帝早年在北方砂之国与当地平民女子所生的私生子已经找到。那个叫真岚的十三岁少年、聪慧英武,相者无不称赞其骨骼清秀、血缘高贵。

趁此机会,不等震惊的曹太师一党发动发驳,礼部尚书和章台御使为首的十名官员联合上书,恳请承光帝早日册立皇太子,结束储君之位悬空二十年的尴尬局面,以安定天下。

承光帝年老而无子,太子之位长期空置,导致历代兼任太子太傅的大司命无法掌握实际的权力,而让太师曹训行趁机结党把持了朝政,十年来一手遮天、气焰熏人。

多年来,在是否北上迎庶出的私生皇子归来的问题上、朝臣分歧极大,曹训行更是以真岚之母不过为砂之国一介平民、若册立为太子则有污帝王之血为理由,极力反对。其实,是因为东宫白莲皇后去世多年,曹训行之妹曹贵妃以西宫之位凌驾后宫,非常希望能生下帝国的继承人。曹太师一边不停派出杀手刺杀那位庶民皇子,同时不断献上绝色女子以充承光帝后宫,期待生下皇子,然后让曹贵妃收为己出,能长久掌控这个天下。

失势的大司命无奈之下,只能暗中向青王一党求援,希望能早日迎回真岚、立为太子。而青王之妹嫁为白王继室,二王在某种程度上结成了联盟,对抗黑王赤王那一些倒向太师府的藩王。历代出皇后的白之一族期盼早日结束太子之位悬空的尴尬情况,让白王的女儿可以早定太子妃名分,延续共掌天下的局面。

围绕着太子的册立,朝廷上分成了两派,斗争错综复杂,矛盾越来越尖锐。然而,被推在风口浪尖上的、始终还是曹太师和他多年的宿敌章台御使夏语冰。双方唇枪舌剑、对于是否迎归真岚的问题上纷争激烈。

承光帝在美人的簇拥下,似醒非醒地听完了底下大臣的禀告。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右手上那只代表着空桑帝王身份的“皇天”戒指——那只传说有灵性的银白色戒指发出璀璨的光,映着帝王那张因为享乐过度而过早衰老的脸。

戒指上蓝宝石的冷光刺入眼里,仿佛引起了承光帝早年的回忆,肥胖昏庸的帝王忽然抬起头来,扫视着丹阶下争论不休的群臣,用从未有过的冷醒的语气颁布旨意:“先将那孩子从北方找回来,再让‘皇天’来判断他是否有资格继承帝王之血——如果他能戴上这只戒指,朕便承认他的地位,将这个王位传给他。”

从来未曾听到皇帝用这样的语气颁布命令,所有朝臣一时间默然,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齐齐伏地领命。年轻御使嘴角露出惊喜的笑意——果然,他不曾看错……皇上并不是昏庸到了不分黑白的地步,在关键问题上、他始终不曾被曹训行那老狐狸所左右。

列队退朝的时候,他看见青王对着他微微点头。然后,在回府途中,他的轿子便空了,章台御使出现在皇城外一间极其机密的房间里——那里,有青王一党的十数名官员早已分别秘密到达,个个因为今日里帝君的旨意而兴奋不已。

夏语冰看在眼里,不禁微微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眼前这群人之所以感到兴奋难耐、大约是想到了太师这株大树如果一旦连根倒了,他们能分到多少新地盘吧?

那个瞬间,年轻的御使忽然有些恍惚——如果曹太师倒了,青王会执掌朝政吧?那样老谋深算、绝决不容情的青王,和眼前一群面目都因为权势的诱惑而扭曲了的同党,如果他们把持了朝政……真的能比如今曹训行当权更好一些么?

他到底在做些什么……这么多年的艰苦跋涉,他所做的,究竟有没有意义?

“夏贤侄,今日事起,箭已离弦。”不自禁的恍惚中,肩膀忽然被重重拍了拍,青王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倒曹之势即刻发动,明日日出前成败便有个分晓了。”

青王的眼神是看不到底的,带着胜券在握的冷笑,吩咐自己的侄女婿:“语冰,你明日早朝,便再度上书弹劾……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弹劾了。”

“是。小侄一定全力而为。”来不及多想什么,被多年来跋涉后看到的曙光所笼罩,夏语冰的手暗自握紧,一字字回答。

“必须全力而为。太师府那边只怕也一夕不得安睡。”青王点头,然而眼睛一冷,看向所有人,“语冰明日弹劾曹训行,不过是为了扰乱老贼的阵脚,让他分心——而我们真正需要全力以赴去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无论如何要平安将真岚皇太子接到伽蓝城来。”

座中群臣悚然一惊,忽然间就安静了下去,不再说话。

虽然一路掩人耳目,日夜兼程赶来,真岚皇子目前还停留在叶城观望局势,未曾赶到帝都——以曹太师以往心狠手辣的作风,无论如何不能容许这个天大的祸患活着来到伽蓝城!

太师府座下高手如云,如果全力驱遣捕杀一个少年,更是易如反掌。

“当然,本王联合白王,已经尽派王府高手护卫皇太子。但是从北方一路护送来,已经在太师府的刺杀之下折损了大半。”青王负手,叹息,眼神复杂,“如果皇子无法平安到达帝都,那么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筹划便要付之东流……你们说,该如何才好?”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低声道:“自然是……属下们各出全力保护太子安全。”

“呵……”青王笑了起来,微微摇头,“太师府座下网罗云荒多位黑道顶尖高手,龙象狮虎蛇五位杀手不说,听说还有泽之国的‘鸟灵’相助,各位就算遣尽府中护院守卫,哪里能是人家对手?”

微微笑着,青王说着那样令同僚绝望的话,眼光却停留在章台御使的脸上,众目睽睽之下、忽然对着夏语冰便是深深一礼,慌的御使连忙俯身阻止。

“夏御使,请借你身边那位‘影守’一用。”猝及不妨地亮出握有的情报,青王的目光停留在对方脸上,仿佛想捕捉他每一丝神色变化,一字字清晰地说给密室中所有官员听见,“听说御使身边有一位绝世高手,事关皇太子生死,还请暂且割爱,让那位高手出面保驾。”

青王的话语传到密室中每一个官员耳中,因为利益相关而休戚与共的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到了年轻的章台御使脸上,每一道目光都带着压迫力。

夏语冰的手臂格挡着下拜的青王,然而忽然间就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面色苍白。

“真岚太子若有什么不测,政局便要倾覆,”看出了御使眼中的犹豫,青王的语气却不急不缓,一句句分析轻重利弊,不容反驳,“贤侄,多年来你看到曹老贼作威作福、鱼肉百姓草菅人命,难道甘心?利剑在手,当为天下人而……”

“此事我不能作主。”忽然间觉得密室里令人窒息,夏语冰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开口应承下来,眼神坚定,“但是,我尽力罢。”

是的,是的——目前不能再有什么犹豫和迟疑,路已经走到了这里,必须坚定不移的朝着目标前进。任何动摇都是软弱的表现,足可以毁掉多年来辛苦的经营。

就算怀疑曹太师倒台后、是否能出现更好的政局,但是,那毕竟是怀疑而已——而目前的腐朽黑暗局面,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一个人,如何能因为不确定天亮后是否有晴空、就容许黑夜永远笼罩下去?

相比眼前黑沉冰冷的天下,明天总是在手中、可以掌握一二的,他相信他会让流着脓液的梦华王朝稍微愈合一些。所以,他必须先要剜掉今日朝廷上这个巨大的毒瘤。

不可以怀疑自己已经走过的路,因为已经无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