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八章 纵横

沧流历九十一年二月初七,一个欲雨的黎明前、云荒力量格局悄然发生了变化。

当灯下两只手相击立誓的时候,一个新的同盟诞生了。

或许当一切都成为史书上墨色黯淡的文字时、后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会这样来称呼这一夜里双方定下的盟约:空海之盟。——为了空桑和海国的复生,而让千年来一直相互敌对仇恨的两个民族将手握到了一处,将力量合并为一股。

那样隐秘的联盟、纵使不被第三方得知,然而力量对比的悄然变化,依然引起了极少数几双眼睛的注意——那都是寥寥可数的能洞彻云荒一切变化的人。

虚无的殿堂里,敏锐地感到了什么正在静默中改变,大司命拂开了水镜,通过氤氲的水气看向另一个空间:那个瞬间,他看到的是两只交击相握的手。虽然没有戴着皇天,然而空桑帝王之血特异禀赋依然一眼可认。

“开始了么?”不自禁地脱口,大司命喃喃道,旁边围观的三位藩王脸色为之一变。

大司命长长叹息——尽管可以洞彻轮回,但他永远只是个宿命的旁观者,只能目睹这一切的发生而无能为力。他所能做的、和历代大司命一样,只是应宿命流程而行,挑选着,守望着空桑延绵千年而不断绝的帝王血脉,然后将一切如实记录入《六合书·秘闻录》,成为某一日沧海桑田后云荒唯一存在过的凭证。

“空桑的帝王之血!怎么可以和那么卑贱的鲛人握手?”旁边,黑王玄羽忍不住愤怒地低语,深受千百年来空桑贵族正统熏陶的另外两位王者眉间也有不忿之色。青王塬年少,脱口应合黑王的反对声,唯独紫王的脸沉默在袍下,许久,才淡淡道:“帝君和六王,七人中如今有四人支持结盟,这个盟约,无法反对。”

真岚,白璎,蓝夏和红鸢——在地面上的四个人,足可以决定空桑的未来。

“而且尽管对方是鲛人,如果这块踏板能有点厚度、还是尽力使用吧。”紫王芒的语气是波澜不惊的,“皇太子殿下的决定,我们不能置疑。”

“总有一天,殿下会连帝王之血的尊贵都忘记掉。”黑王嘟哝着,然而终究不再说话了。

大司命听得旁边诸王的纷争,却没有说话——百年前承光帝时期开始、六位藩王就钩心斗角你争我夺得厉害,空桑亡国后成为冥灵,为了一息存亡、相互间暂时熄了争斗之心,但分歧依旧是存在于六王心中。

真岚那个孩子……要担起那么一副烂摊子,的确是辛苦得很呢。

大司命默默叹了口气,俯身准备合上那一面透视不同时空的水镜,然而,猛然间老人的眼睛里有了震惊的神色——一双眼睛!

居然有一双眼睛,在水镜那一边黑暗的一角注视着结盟的双方,带着说不出的奇特笑意。不是空桑那一方,也不是鲛人……那双黑暗中浮凸的眼睛,又是谁?

有谁……还有谁和自己一样,通过水镜在观察着转折点上的这一幕么?

“啪!”大司命的手猛然探入水镜中,仿佛想触摸到那个黑暗里神秘旁观者的脸,然而水面骤然碎裂,所有景象化为一片虚无——虽然是在虚无的城市里,大司命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那样的眼睛,居然冥冥中在某处记忆里曾经见过。

“是谁?是谁?”大司命扶着水镜凸起的边缘,目眦欲裂地低头看着荡漾破碎的水面,有些恐惧地喃喃低语。

“智者大人,您看到了什么?”

黎明前的雾气笼罩着巨大的白塔。顶端的神殿里,隔着千重帷幕,传来一个少女恭谨的问话。焰圣女身穿白色的礼服,匍匐在帘下,将送进去的水镜从帘下拖回,合上,静静地问了一声。按以往惯例、有通天彻地之能的智者在每次看完水镜之后,都会对沧流帝国发出最高的口谕。

“唉……”长年无人进出的神殿里,重重帷幕背后、陡然透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然后,便是一阵含糊不清的低语,腔调古怪用语奇特,仿佛一个初次学舌的婴儿在努力地说话,但毕竟发出的还是奇异的不成字句的单音节。

然而,焰圣女仿佛听懂了里面那位神秘人的口谕,神色忽然间凝重。

“既然力量格局已经变化,智者大人,为什么不告诉十巫呢?”少女匍匐于地,低声请求里面的那个人,声音却是颤抖着的,“海皇复出,空海成盟,云荒的平衡即将破裂——为什么不告诉十巫呢?您为什么要保持沉默呢?”

长时间的安静,帷幕后面的人没有回答一个音节。

作为冰族的圣女,云焰想尽早告诉族人这个不祥的消息,然而无形中仿佛有什么力量压制着她的行动,让她根本无法起身。

“智者、智者大人……您难道是想让……沧流帝国覆亡吗?”陡然间明白了帷幕后那个神秘人的意图,挣扎着,焰圣女终于大着胆子问出了这句几近责问的话——历代圣女中,或许从未有人对智者说过这样的话。

“……”又是一阵沉默,帷幕背后的神秘人还是没有说话,沉默中仿佛压力越来越大,重重帷幕开始微微拂动,然后越来越明显地向外飘拂,猎猎飞扬。

“呵呵呵……”忽然间,里面发出了一阵单音节的奇异的低沉笑声。

飞扬的帷幕拍到了焰圣女的脸上,将少女的视线全部裹住。又来了么?分明还没到月圆的时候啊……虽然心中的恐惧无以言表,焰圣女还是支撑着匍匐于地、不敢后退半分。昏黑一片中,她陡然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烈的刺痛,仿佛空气中有无形的利刃割破她的腕脉。

血忽然如同一道彩虹般掠起。

黎明前的夜色里,尸体堆积如山。

而一片死亡的气息中,唯独一家破败零落的房间里还透出温暖的灯光——如意客栈的大厅里,一行人正在进行着黎明前夕的最后商谈。

庞杂的事务终于接近尾声。

“如此,你可以先去九嶷山下的苍梧之渊。到时候白璎会在那里等,然后你们一起去把龙神的封印解开——我们空桑人如今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单独打开星尊帝设下的封印,不然何必蛰伏百年?”随着黎明的渐近,真岚的力量开始恢复、说话语气明显有了慑人心神的力量,不容反驳,“作为回报,你们须替我们拿回我被封印在海底的左手。”

“哦……”听得那样干脆利落的提议,苏摩忽然笑了笑,“不需要我拿到你的左手后、再来寻求太子妃的合作么?好高的姿态啊。”

“我并不是信任你。”那一颗头颅在桌上翕合着咀唇,然而眼睛却是看了看一边远处灯下的白衣女子,“我是信任白璎……她经过那样的事、都肯再度相信你,我怎么可以比老婆更小气?”

傀儡师没有说话,抱着怀中的小偶人,空茫的眼睛不知道看着虚空中何处。

另一边,赤王和蓝王已经开始提点各自人马,准备返回无色城。只有作为太子妃的白王璎还坐在灯下,似乎对于紧逼而来的黎明丝毫不焦急——虽然出身尊贵,但自小修习过女红,冥灵女子从如意夫人那里借来了针线,在烛光下低着头,手里拿着真岚穿来的那件斗篷,细细的缝补上面的两个破洞。

苍白到几近虚幻的女子,纤细的手指间拈着银针,用自己雪白虚无的发丝为线、一针针地将斗篷前胸后背上地两处破洞补上——那样专注沉静的神色,让这个存在了上百年而依然年轻的女子、陡然闪出奇异的温婉的光。

虽然那笙在一边看着即将醒来的炎汐,但是一抬头看到白璎的眼睛,陡然便是一阵恍惚……其实,苗人少女对于这位太子妃是颇感失望的。听过西京讲述百年前堕天的故事,那样绝决惨烈,心底里不自禁的便遥想着那个女子该有如何绝代的风华,风袖月颜、雪魄冰魂——然而,等她终于见到白璎的时候,那些猜想却完全没有在冥灵身上得到印证!

眼前的空桑皇太子妃安静而平凡,就如世上很多嫁为人妻的女子一样。

此刻她在灯下拈着针低眉的样子,根本让那笙无法和那个从万丈高塔顶端纵身跃下大地的女子联系上。那笙一手探着炎汐的腕脉,一边就有些出神地看着她——旁边,如意夫人端了一盏药过来,也是怔怔地立住了脚步,看着灯下织补衣物的空桑太子妃,眼神复杂。

百年未见,真的是什么都不再一样……堕天的刹那,她也曾在伽蓝城外的镜湖中浮出水面、惊呼着仰头看向那一袭坠落的华衣,然而百年后却是这样沧海桑田。

在那样商议存亡大事的关头,苏摩还是没有说话。他的眼睛凝视着虚空,穿过室内摇曳的烛光,似乎看到了极其遥远的地方。真岚仿佛想继续说什么,但看到对方弥漫开去的眼神,便暂时沉默下去。

“龙神如果被放出,那么白薇皇后被封印的力量也将回到白璎身上——这是双赢的事情。如果作为鲛人的少主、你还有点眼光的话,根本不该拒绝。”恍惚中,真岚的话语忽然传入耳中,分析利弊,隐约间闪着冷光,“而且,若是你再度毁约,将置白璎于何地?”

轻轻喀嚓一声响,偶人的嘴巴大大张开,面目有些扭曲,似乎傀儡师弄痛了他。

苏摩面沉如水,本来就是空茫的深碧色眸子此刻更加看不到底,他只是抱着偶人,把头微微转向桌子上那颗会说话的头颅,忽然间,不知什么样的情绪控制着傀儡师的心,一个奇异的笑容掠过了他的唇角。

“死也死不掉,才真是可怕的事情啊。”漠然的微笑中,他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不知道是说冥灵女子、还是眼前这颗不死的头颅。

“我们鲛人自然会尽全力从鬼神渊带回装着你左手的石匣。”顿了顿,仿佛没有看到真岚的眼神也微微黯淡了一下,苏摩一反方才恍惚的样子,冷静地一字字回答,“其实放出龙神,对你们空桑人的好处、不下于对我们鲛人——你们也需要白薇皇后的力量吧?还要我们拿左手作为回报,似乎有些太贪心了哪。”

空桑皇太子没有料到这个桀骜阴沉的鲛人少主忽然间如此反击,微微错愕了一下。

“不过,既然我答应了,自然会做到。”没等对方发话,苏摩只是扬着头、看外面渐渐亮起来的天色,眉间是看不出喜怒的漠然,“让白璎获得力量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如果你敢毁约,她就有能力杀了尚在自四分五裂中的你。”

那样漠然的语声,却让所有听见的人都猛然一震。

如果龙神释放,白薇皇后后土的力量回归、的确皇太子妃的力量便会超过被封印的皇太子——空桑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后土胜过皇天的局面吧?

“既然你也同意,那么,我们在苍梧之渊等你的到来。”真岚笑了笑,却不纠缠于这个颇为逆耳的问题,只是重复了那个约定。

“天也快亮了,你们该回去了。”苏摩站在窗边,让苍白俊美的脸对着天边微露的晨曦,淡淡催促。外面,天马已经惊觉了日夜交替的来临,开始不安的低嘶起来。

“嗯。”空桑皇太子的力量随着白昼的将近而慢慢增强,断肢从桌上跃起,托起了头颅,凌空转过头去对着一边的三位王者招呼:“白璎,蓝夏,红鸢,你们先回去吧——大司命他们一定是等急了。”

“‘先’回去?”有些诧异地,诸王惊问,“那殿下你——”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真岚微笑着摇头,把目光投向一边已经打起了瞌睡的慕容修和西京,以及守着炎汐的那笙,对同僚道,“不用担心,你们先回去,我马上就来。”

诸王有些不安地面面相觑——前夜皇太子妃已经险遭不测,如果让太子殿下又一个人留在这个诡异的傀儡师身侧……即使是刚结下盟约,但可信度实在是不高啊。

“那么,我们先回去了。”首先开口的是作为皇太子妃的白王,仿佛感觉到了日光的逼近,那个冥灵女子越发苍白和单薄起来,然而神色却是从容的,走过来抖开手中补好的斗篷,覆盖上了那个凌空的头颅。

应该是力量已经慢慢恢复,斗篷在虚空中立起,架出了一个隐约的虚无人形。

白璎低下头,将斗篷在真岚颈中打了个结,然后拂了拂,认真地审视了一番,微笑:“好,可不要再被人弄破了——不然怎么还给黑王?”

“最多我再用幻力‘结’一件出来嘛。”真岚皱眉,满不在乎,然而看到外面的天色也有些紧张起来,催促妻子,“你快回去吧,再过一刻,太阳便要跃出地平线了!”

“嗯,好。”知道时间紧迫,白璎也不在多话,只是微微点头,“自己小心。”

然后,她便回身,合着赤王蓝王一起走了出去。走过窗边的时候,白色的女子眼睛停了一下,看着那个鲛人傀儡师,悄然一笑,点头:“苏摩,我在苍梧之渊等你。”

没有等到那个蓝发男子回话,冥灵女子空无的身体已经穿过了苏摩的身体、厚实的墙壁,无声无息地走出了如意赌坊,来到了庭中。天马在扑扇着翅膀扬蹄嘶叫,急不可待地想回归于无色城,白、赤、蓝三位王者拉住了马缰,翻身而上。

雪白的双翼顿时遮蔽了天空,消失在晨曦微露的天穹。

※※※

苏摩深碧色的眼睛里始终没有一丝光亮,不再凭窗看向外面,只是沉默地转过头来、低声问了一边的如意夫人几句。然后走到左权使炎汐榻边,挥手让发呆的那笙走开,开始俯身查看复国军战士的病情。

“啊,太子妃姐姐走了也不跟我说句话!”本来对于那边两个大人物的谈判没有丝毫兴趣,所以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炎汐是否好一点,然而等她抬起头来已经不见了白璎的影子,那笙感觉受了冷落,委屈地嘟起了嘴,同时将身子挪开,不情愿地让苏摩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呵呵,不要闹,你跟西京一起去北方的九嶷山,就能碰到她了嘛。”她刚转开了头,就看见那颗浮在半空中的头颅,笑笑的向她招呼。虽然一开始就看惯了这样支离破碎的情况,那笙每次面对着这张脸时、还是忍不住觉得想笑——雪山上凝结出的那个幻象实在给了她太深刻的记忆,所以看着这张平平无奇的脸时,总是有被欺骗的哭笑不得。

“九嶷,听说很远啊。”然而那笙却是收起了孩子气的表情,眼睛望着天尽头,长长叹了口气,那里,红日蓦然一跃、跳出了地平线。

“嗯?舍不得和炎汐分开么?”真岚注意到她眼中担忧和留恋的神色,老实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那笙忽然间红了脸,瞪了他一眼,生性爽直,却不抵赖,只是抱怨:“又不象你和太子妃姐姐,几千几百里都可以不当一回事。要走多久才到九嶷呀!”

“嗯。”真岚忍不住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低头看她,“可惜就算我现教你法术幻力,你也无法修行到日行千里啊——”

“法术?”听得空桑皇太子那么说,那笙的眼睛却忽然一亮,毕竟是对术法略知一二,她立刻伸手去拉真岚,跳了起来,“对了,你要教我学法术!要学可以救人的那种,我会学得很快的!”

那笙拉了个空,这才想起真岚没有左手,却依旧扯住斗篷不放。

“哎,哎。松手,松手!再拉就要破了——弄破了白璎要说我的!”真岚看着她扯住斗篷,眼神微微一惊,却是皱眉,忙不迭地想甩开那个粘上来的小家伙,“我教你就是。”

“呀,不许赖的!”那笙欢呼了一声,松开了手。

看到少女眼睛里腾起的欢跃光芒,空桑皇太子却是默默笑了笑——本来也就是要教会这个皇天持有者保护自身的基本技能,所以才留了下来。

能扯住本来就是“虚无”之物的斗篷,这个自称通灵的女孩子本身就有了一定的灵力了吧?她倒不算自吹,如果学起来、进境应该不慢。

“我要学他那样砍了一刀马上合拢的本事!”那笙放松了力道,却不肯松开斗篷,忽然指着后面榻边的苏摩,嚷,“这样我就不怕被人杀了。你就不用担心我啦,也不用西京大叔陪我一路去了。”

“胡吹大气。”听得那样的话,真岚眼睛微微在苏摩身上一转,神色不动,口中却笑,“那本事你学不来的。”

“为什么?”那笙不服,扯紧衣服。

“别拉!”真岚吓了一跳,连忙顺着她的力道往前凑了凑,“人家练了一百年,你呢?”

“呀,要练那么久?”那笙诧异,急急问,“那有没有快一些的法术?”

“有的有的。”真岚答应着,抬起唯一的右手,手指凭空划出连续的四条折线,当最后一条线的末端和第一条线的开端重合的刹那、那个虚空的方形忽然凝结出了实体,幻化成一本书册的形状,掉落在那笙的手心里。

“是九天玄女那样的天书么?”苗人少女惊诧地松开拉着斗篷的手,接住那本书册,诧然发现是薄薄的羊皮册子,满心欢喜去翻,却立刻气馁——封面上就是淡金色的一行文字,一个个如同蝌蚪模样跳来跳去,根本看不懂。

“咦?真的是天书啊……”那笙不死心,往里再翻,还是满页的蝌蚪,不由嘀咕。

“本来就是空桑文写的术法篇章。你看得懂才有鬼。”真岚嘴角扯了扯,“我给你翻过来吧——你要苗人文的,还是汉文的?”

“啊?”没有料到对方那样殷勤,那笙愣了愣,立刻道,“汉文!”

手指凭空划过,那笙手中的羊皮册子登时有了细小的改变——上面淡金色的文字居然如同有生命般扭曲,变幻成了她所熟悉的文字:《六合书·术法篇》。

“这本书本来就是虚幻的东西,所以能用念力随意地改变。”看到那笙睁大的眼睛,空桑皇太子解释,一边俯过身来用右手翻开书,点着扉页,给旁边的少女耐性的讲述,“你看,其实都是启蒙的一些东西……”

“胡说!分明是真的书!”那笙却根本没听真岚说了什么,只是用手搓着书页,柔软细腻的羊皮发出微微的硝过的气味,真切的手感,少女蓦然叫了起来,“分明是真书嘛。”

“是么?”真岚微笑起来,口唇微微翕动,手指轻轻一点。也不知做了什么,那笙手上的书册瞬间变成透明,然后消失——她还来不及惊呼,转眼手心里凸起了一处,居然是一颗嫩绿色的藤蔓爬了出来!

根茎扎入她腕脉,汲取着养分,藤蔓迅速攀爬上了她的手指,相互牵连着,枝叶刷刷地延展,居然在尽端处开出了一朵淡蓝色的花,美丽芬芳。迅速地、那朵花又变成了一颗果实,清香阵阵。然后那颗果实熟透了,叶子渐渐枯黄,根茎也从她手上的皮肤中脱离,金黄色的果实啪的一声掉落在苗人少女的手心里,滚了滚,停住。

那笙看得目瞪口呆,只觉四季枯荣在瞬间就呼啸而过,几乎感觉如对梦寐。

然而那颗刚掉下的果实在她手心里,沉甸甸的压着她的手上肌肤,厚重的实在的感觉,提醒她这片刻间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尝尝看?很好吃的。”怔怔出神时,耳边却听到了那颗头颅微笑的提议。仿佛被催眠一样,那笙拿起果子,咬了一口,沙而甜的汁液流入了口中。

“啊呸!”她刚要咬第二口,忽然想起这该死的果子是从自己血脉中长出来的,忽然间觉得恶心,立刻吐了出来——然而嚼碎的果瓤,吐到半空,忽然化成了缤纷的火星。

那笙彻底呆住,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手心已经是空空荡荡,无论书册、鲜花、果子全都不见了,缤纷而落的火星中,浮凸出空桑皇太子微笑的脸,带着笑谑的表情:“如何?那本书还是真的么?那个果子还是真的么?——小丫头你知道什么真假啊。”

“你……你……”一时间脑子昏乱,那笙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知和被作弄,忽然就怒了,用力一推那个顶着个斗篷的怪物,“讨厌!滚开!”

“哎呀呀!”嘶啦一声,斗篷被少女用力之下再度破碎,裂开了个大口子,这次忍不住叫出来的却是真岚,立刻拉着衣服跳开,愁眉苦脸地看衣襟上的破处。

那笙满肚子火,却在看到那一只断手拉着衣襟的样子时陡然烟销云灭,不禁嗤的一笑,吐舌头:“管你是真是假,反正我能撕破你衣服!”

“你厉害,你厉害,我怕你了。”真岚苦笑着顺着这个小孩儿脾气的皇天持有者,重新摊开了手,那一册羊皮书赫然完好地躺在他手心,“自己看吧,你那么厉害,不用我教你了。”

“变成汉字再给我!”那笙柳眉倒竖,看到上面果然换成了认识的字才一把拿过来,唰唰翻页,又是眉花眼笑——果然都是精妙不可言的术法,隐身术、定身术,隔空移物、支配五行,堪舆天地……很多东西,都是她在中州依稀听过的传说中的仙人法术。

“呀!云荒真是仙境!不然怎么会有天书?”那笙忍不住欢呼起来,笑。

“我们空桑人信仰神力、千年来竭尽全力试图能通天彻地,这方面术业有专攻而已。”真岚却是不经意的笑笑,否定了她的恭维,“你先看看,这是入门启蒙一卷,也够你受用了。”

“咦,为什么你们喜欢修行这个呢?”那笙诧异的抬头,问空桑皇太子。

真岚微微笑了笑,却抬头看着天地尽头那一座高耸入云的伽蓝白塔,声音忽然变得辽远,淡淡道:“因为……我们相信空桑人的祖先是从天上来的,因为某事下到凡间、却不能再回去。”

“祖先?星尊帝和白薇皇后么?”那笙睁大了眼睛,想起方才真岚说的那一段秘闻——空桑人的皇室内,看来真的有无数不为人知的隐秘罢?那一卷只供帝王阅读的六合书里,到底记载了一些什么东西?

“星尊帝和白薇皇后……”空桑皇太子没有回答问话,只是蓦然轻轻叹了口气,眼睛抬起,沿着天尽头的白塔,往上、往上……一直将目光投注到浅蓝色的天空上,“所以我们造起了白塔,几千年来都在努力想着回到老家去——就像鲛人想要回到大海去一样。”

那样的话,忽然让在座的人都是一震,没有人说话。

“嗯,和我们中州一样呢!那些皇帝,个个都说自己是‘天子’——天帝的儿子呢!”然而唯独那笙没有那样微妙的感触,雀跃地回答,为自己的举一反三而得意,“看来哪里的皇帝都一样,觉得自己厉害的不像人了!”

“呃……”真岚蓦地苦笑,摇头,“我可没那么说。”

“不过你真的很厉害啊!”见过了方才那一个小小的术法,那笙表面倔强,却是心服口服的点头,“你的法术再厉害一点、就可以象神仙那样了吧?”

“丫头,其实方才不过是个小的幻术。”真岚笑了笑,脸色却是凝重的,真的也是没有时间手把手的教导,只好提纲挈要地说,看她到底能领会多少,“你确认那本书是真的,不过是通过眼、耳、鼻、舌、身的种种感触——但那些其实都是不可靠的。我不过是凝结出一个幻象,而那个幻象告诉你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真实书本一模一样的感觉,那么你就会觉得手里拿的是一本真的书。”

“同样,隐身术就是告诉别人‘我是不存在的’,用这一个虚幻的‘念’来封闭别人的视觉。定身术,可以通过告诉对方‘你的身体现在不能动’,来封闭掉他四肢的一切移动能力和触觉——当然,要做到这样,首先施展术法的人本身要有压过对方的强大念力。”

“嗯……”那笙听得那样一段话,似懂非懂的答应着,却不好意思说没听懂。

“所谓的幻术,就是绕开实体、而用虚无的幻象代替……呀,说白了就是骗人。而且要理直气壮的骗,骗得对方相信那绝对是真实的就行了。”真岚说着,也有些毛糙起来,一句话总结拉倒,“你多看一下书册就会明白。”

“嗯……”那笙连连点头,却蓦然问了一句,“有没有不是骗人把戏的真本事啊?”

“呃?那个啊。”真岚抓抓头,大笑,“当然有很多!比如堪舆,观星,再比如支配金木水火土风各种六合间的因素……甚至沟通天地、交错无色两界——不过那些对你来说现在还太深奥啦,你好好学,说不定有生之年能略窥一二。”

“哼。”听得那样的语气,那笙忍不住哼了一声,不服气,却问,“那么你可以做到最厉害那种,是不是?”

“以前可以啊,现在大约差了好几点。”真岚摇头。

“好几点?到底几点?”那笙诧异,莫名其妙。

“这里、这里、和这里……”断手掀起斗篷,点着空空荡荡的身体各个部分,左臂、双腿和躯体,真岚微笑着,“一共四点。”

“啊,是这样……”恍然大悟,苗人少女连连点头,却大包大揽地拍胸脯,“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替你补上这几点,让你变成最厉害的!”

顿了顿,那笙终归还是好奇,忍不住问:“那么现在谁最厉害嘛?”

真岚笑了笑,拉着那笙,指指一边的苏摩,悄声:“现在还没有他厉害呢。”

那笙看着一边低头给炎汐治伤的鲛人少主,心里却是欢喜的——那样炎汐就一定不会有事了。她压低声音,吐了吐舌头:“他最厉害?可他一定不肯教我的。”

“嗯。你要自己好好学。”空桑皇太子轻声嘱咐,神色却是凝重的,“以后要很辛苦呢……即使有西京一路陪着你。最厉害的如果是苏摩也罢了,可惜沧流帝国还有个垂帘听政的智者圣人……那个人、那个人……唉。”

真岚的眼神从未有那样的晦暗沉重,交错着看不到底的复杂。

“那个人才是最厉害的?”那笙吓了一跳,问。

“至少我还没见过更强的。到底是谁……九十年前就是败在他手里,却居然从未看到过那个人的‘真像’。”空桑皇太子长长吐了口气,微微摇头,“太强了……虽然那时候我被青王出卖、中了暗算,但那个智者居然能击败帝王之血的力量,并将其封印,已经匪夷所思……哪里来的这种力量。”

那笙听他喃喃自语,却有些莫名其妙,只懂得他确认了那个沧流帝国的人才是最厉害的,不由心里忐忑:“万一……万一他来了,我可打不过他啊。”

“不会亲自来的罢。”真岚看着天尽头的白塔,喃喃自语,“百年来那个智者从未离开过伽蓝神殿一步啊……真是个奇怪的人,很多事情、他似乎是在有意的放纵呢。不然鲛人早已全灭,无色城也未必能安全。”

“嗯?”那笙诧异,却看到真岚已经回过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个笑容又是爽朗干净一如平日,将她心头的阴云驱散:“不要怕啊,小丫头。你戴着皇天、好好学一些防身的术法就好,你一定能解开四个封印的。”

“我才不怕。”那笙咬着牙抬起眉头,看着真岚,“别以为我怕了——那笙答应别人的,还从来没有作不到的!”

真岚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额发,笑了:“真要感谢皇天选了你。”

※※※

另一边的西京,却是和慕容修低语了许久,两人的脸色都是凝重的。

“看来我是无法亲自送你去叶城了,不然给反而会害了你。要知道目下整个沧流帝国会开始追杀我和那笙一行。”两人在这个间隙里分析了目下的形势,西京沉吟许久,终究说了一句,“想不到我居然不能实现对红珊的诺言。”

看到剑客郁郁不乐的神情,年轻商人反而安慰:“前辈不用为我担心……”

“西京大人不要担心,如果泽之国境内、我可以托人一路护送慕容公子。”一边开口的,却是风华绝代的赌坊老板娘。家业一夕间破败如此,如意夫人却毫不惊慌,慢慢开口:“我在此地多年,好歹也有些人脉,要护送一个人并不难。”

“如此……多谢了。”西京愣了愣,看到老板娘认真的神色,脱口。

“不必谢。慕容公子是红珊的孩子,也是我们鲛人一族的后代,该当出手相助,”如意夫人抬手掠了掠鬓发,笑了笑,“而且……如今我们鲛人和空桑人之间、也该相互扶持,不好让西京将军为难。”

她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解开,将一面晶莹的玉牌拿在手里轻轻抚摩。

上面,刻着双头金翅鸟的令牌——沧流帝国十巫赋予领地总督的最高权柄象征。这个情人的馈赠她保留了多年,未曾轻易动用。

“这面双头金翅鸟的令牌,就让慕容公子随身带着吧……”如意夫人垂下头,看了手中那面温润的玉牌半日,终于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道,“为了海国,红珊当年战败被擒,受了多少苦楚,才遇到了你父亲——如今天见可怜,让我遇到她的孩子。”

轻轻叹息,如意夫人终究狠下心,将那面含义深长的玉牌递给一边的年轻商人。

“啪”,忽然间凭空一声轻响,仿佛无形力量蓦然卷来,那面玉牌从慕容修指间跳起。众人大惊,西京按剑回头,看到坐在角落榻边的傀儡师面无表情地抬手一招,将那一面令符收入了手心。

“少主?”如意夫人诧异,有些结巴地问,“怎、怎么?少主不同意么?”

“不同意。”苏摩收起手,冷冷道,“这个东西,不能给中州人。”

“是……是。”没有料到少主会这样斩钉截铁地反对,如意夫人愣了一下,却只是无奈地低头服从,依然低声分辩,“但慕容公子他是红珊的……”

“红珊是红珊,他是他。”不等如意夫人说完,苏摩蓦然出言打断,傀儡师的眼睛依然是茫然冰冷的,嘴角忽然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一个走南闯北的男人,还要靠前人余荫庇护,算是什么东西。”

那样锋锐恶意的话,仿佛刀般割过慕容修的心。

年轻珠宝商人蓦然抬起眼睛,盯了这个傀儡师一眼,仿佛要把这个说出这样冷嘲的人的模样记住。然而慕容修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按住了涌起怒意的西京,只是对着苏摩淡淡道:“教训的是——原来阁下毕生都未曾受人半点恩惠,佩服。”

苏摩冷笑,本来开口就要说,陡然间仿佛想起一个人,心里便被什么狠狠咬了一口,忽然间闭口不言,脸色转为苍白。

虽然是沉默,可那样凝聚起的杀意让室内几个高手都悚然动容。那一边真岚已经顾不得捧着书卷看的那笙,立刻回身,有意无意地拦在双方之间,笑:“鲛人也会闹内讧?这个慕容小兄弟可算是你们自己人吧?”

“呵,”忽然间,苏摩身上的杀意淡了下去,却是冷笑着,轻声吐出两个字,“杂种。”

那样的两个字,让所有人都变色。

——云荒上几千年来都畜养着鲛人,作为奴隶。而无论空桑人、还是现在的沧流帝国,都很少有鲛人生下的混血孩子。畜养奴隶的主人们虽然耽于纵欲享乐、却从骨子里认为让鲛人延续血脉是极端可耻的事情,因此很多胎儿在刚成形的时候便被杀死在母亲身体里;而另一方面,即使鲛人内部、对于这种被凌虐而生下的半人孩子,也视为耻辱的印记、并不善待,以“杂种”称之。

那是不被任何种族接纳的代称——而这个中州来的珠宝商却不曾了解这样称呼背后错综复杂的含义,听得那两个字、只是按照中州的字面理解,怒意勃发。

虽然知道傀儡师脾气诡异阴枭,然而真岚实在没有想到苏摩会莫名其妙的为难慕容修。虽然慕容修和空桑没有半点关系,但是却是那笙的朋友,他还是需要回护于他,只好开口试图缓和气氛:“这么说可就不——”

“先别说,”苏摩冷笑,再度打断了别人的话,眼角带着说不出的刻毒,“你不也是?”

——帝王之血本该由空桑皇室男子和白族王族女子延续,才算嫡系,而真岚之母来自北方砂之国、身份卑下,甚至不是空桑一族,那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盟约刚刚结成,鲛人少主那样的话却猝然而至。

“苏摩少爷!”如意夫人愣了愣,连忙拉住他,低声,“你说的什么话!”

“公归公,私归私——答应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但是没有必要给我厌恶的人好脸色看吧?”对着自己的乳母,桀骜阴枭的傀儡师终于稍微软化,却是冷笑着,“皇太子大局为重,一定不会见怪——”

话音未落,忽然间黑影拂动、脸上一痛,似乎是被什么拂中。

“我当然会见怪。”真岚淡淡回答了一句。他动手于猝及不防之间,挥袖拂去,身手如傀儡师居然一时间来也不及闪避,脸上热辣辣挨了一下,“所以我动手了——当然,为了鲛人一族的大局,少主肯定也不会见怪。”

真岚那一击快如鬼魅,即使西京也来不及阻拦,此刻见两人居然动上了手,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按剑插身其间,想要调停。如意夫人也连忙过去拉住了少主,生怕以他的脾气便要彻底翻脸。一时间,气氛凝重。

然而苏摩慢慢抬起手抚着脸上的伤痕,空茫的眼睛渐渐凝聚如针,却没有说话。

“有趣……哈哈哈哈。”第一次被人打到了脸,然而傀儡师却没有回以颜色的意思,反而奇怪地笑了起来,“不错,我当然不会见怪。好身手啊。”

看到傀儡师微笑的刹那,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唯独空桑皇太子眼里波澜不惊——绝不要畏惧、也绝对不要纵容那样乖戾阴枭的脾气,对于每一个锋锐的毒刺都要针锋相对的回敬过去。这样,他才会把你放到对等的位置上。

果然是正确的……看来,这世上唯一能了解这个孤僻傀儡师的,也只有她了。

“九头金翅鸟的令符不能给慕容修——”仿佛被那样一击打回了冷漠的常态,苏摩忽然间转开了话题,将手中握着的令符举起,“这样的权柄,应该还有更重要的用途。”

真岚愣了一下,忽然间明白过来:“你是想拿到泽之国兵权?那是不可能的。”

“我当然不会笨到以为拿着这块石头就可以掌控泽之国。”傀儡师苍白修长的手指紧握那一面令符,红润的嘴角浮出一个奇异的笑,“泽之国内民怨沸腾,军队也多有怨言,我只是要借着这个搅浑一潭水,好让大家各自安然上路。”

真岚眼睛停留在这个傀儡师身上,不知什么样的表情,慢慢凝聚神光。

“昨夜在那些死人堆里,听到有军队想不顾上头禁止地反击征天军团……好像总兵姓郭罢?”一说到正事,苏摩空茫的深碧色眼睛里就变得看不见底,字字句句透着寒气,“无令举兵自然是株连的罪名,可如果给他‘总督同意’的谕示,又会如何呢?”

“呀,好主意!”慕容修脱口称赞,西京和如意夫人均是动容。

苏摩不出声地笑了笑,忽然将令符扬手扔出,扔到慕容修手里:“给你。”

年轻商人下意识地接过,却有些发楞,不明白这个方才还坚决反对如意夫人赠与自己令符的人为何忽然如此举动,耳边却听到了傀儡师没有感情的冰冷声音:“我们鲛人不便亲自出面,想要假你之手去传布‘总督口谕’——你是个聪明人,做这点事不难吧?”

慕容修感觉到了手中沉甸甸的玉牌,听到那样的要求,不由有些错愕地握紧。

“护身符不是不给你——但你总要做一些什么作为回报。世上没有不付代价的东西。”苏摩的声音是冷定的,没有了方才的邪异和恶毒,字字句句清晰而带着压迫力,“你替我去传播煽动军队的口谕,让泽之国开始动乱,然后你便可趁机上路。在商言商,这生意很公平吧?”

“是很公平!”脱口,年轻商人点头答应,看着面前这个喜怒莫测的诡异傀儡师,眼睛里却扫除了方才的记恨,微微显露出钦佩赞许。

“这样西京将军也不用太担心了。”苏摩淡淡道,却是头也不抬,“可以把你的光剑收入鞘中了吧?”

光剑悄无声息地滑入鞘中,西京有些感慨地看着这个盲人傀儡师,暗自叹息。

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可、可是……少主,这样一来高舜昭总督怎么办?用他的令符调动军队对抗征天军团,不是让他变成了叛逆么?”只有如意夫人脸色青白不定,没有料到少主居然将情人赠与她的令牌做了那样的用途,“十巫会派人杀了他的!”

“那么,就在十巫没有下手前举起反旗吧。”苏摩脸色不动,冷冷道,“——他若不反,就只有一死。”

如意夫人怔住,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俊美傀儡师,怎么也看不清这个年轻男子眼底沉沉的碧色。苏摩……苏摩少爷,何时变得这样的看不到底?连她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都感到某种无名的恐惧。

“如姨,如果你真的为他好,我想你应该赶快去往总督府帮他看清局势,”仿佛感觉到了旁边女子苍白的脸色,苏摩面色微微一缓,修长的十指轻轻拍了拍如意夫人的肩膀,声音却是冷而轻的,吐出最后一句话,“不然,莫要说是我们把他逼上绝路。”

“如果……如果舜昭不反呢?”如意夫人想起当初总督对十巫作出的妥协、将自己迁出总督府移居桃源郡,忍不住苍白了脸颤声问,“如果他不肯反呢?”

“那么,如姨,你就逼他反。”苏摩的脸色丝毫不动,声音也是毫无起伏,“如果他不肯背弃十巫,那么……”顿了顿,傀儡师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奇特的笑:“那么没有‘他’也不是不可以——我随时可以造出一个傀儡来取代他目前的位置,继续做一切我要做的事情。他一定不如一个傀儡听话。”

如意夫人放开了手,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怔怔抬起头看着傀儡师毫无光亮的深碧色瞳孔,忽然间打了个寒颤。自从第一次看到苏摩少爷回到云荒、她就感觉到了归来者身上陌生的气息——归来的,到底还是以前那个苏摩少爷么?

傀儡师怀中的小偶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张着眼睛看着,忽然间对着如意夫人笑了笑。

那样诡异的笑容,让如意赌坊的老板娘脸色唰的苍白。

“你不要害舜昭……你不要害舜昭!”如意夫人看到偶人那样恶毒诡异的笑容,忽然间脱口而出,拉住了傀儡师的袖子,“苏摩少爷,你、你不要害他,我去劝他……”

“那就好。”虽然对方是自己的乳母,但是对于那样的接触还是觉得嫌恶,傀儡师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自己的衣袖,淡淡微笑,“如姨,我也不想走到那一步,所以也不要逼我走那一步——高舜昭他毕竟是沧流的冰族贵族。如姨是聪明人,可别像那些没见识的小女人一般、犯了一时的糊涂,误了大事。”

“……少主说的是。”如意夫人怔住,不出声地倒抽了一口气,低声回答,脸色苍白。

“事关重大,如果他不肯回心转意,”傀儡师感觉到了美妇心中的变化,知道这位复国军的隐秘战士已经回复到了平日的心绪,才从怀中拿出一个指甲盖大的小瓶子来,“那么就把这个送给他罢。”

一边说,苏摩的手指轻轻一震,左手食指上那一枚奇形的戒指忽然打开了,一只极其细小的白色东西从戒面的暗盒中爬了出来,发着奇异的光,宛如闪电般落入了那个瓶子中。

苏摩随即将瓶子拧紧,递给一边发怔的如意夫人。

如意夫人下意识接过,喃喃:“那是……”

“傀儡虫。”傀儡师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万一事情不顺,那便是最后的底牌。”

“你要逼她对那个人下蛊?”终于明白过来那个瓶子里是什么,慕容修虽是颇历风霜,依然忍不住脱口。

“我没有逼她。”苏摩眼神依旧是淡然涣散的,语气也漠然,“轻重缓急,如姨心里自己应该明白——二十多年前她留在总督身边,以色侍人曲意承欢、也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连真岚和西京都蓦然惊住,说不出话来。

“我们鲛人是脆弱而不擅战的,偏偏有着令贪婪者掳掠的种种天赋——但是,毕竟我们有一种好处……”傀儡师的手指托着怀中的偶人,阿诺歪歪头,作出奇异的动作,“就是我们活的比陆地上的人类更久——上天给予我们千年的岁月,去承受更长时间的痛苦,但,同时我们也可以长时间的隐忍,一直等着看到你们的灭亡。”

那样的话语,让原本激动的如意夫人都沉默下去。这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经历过诸多风霜坎坷,也已经不再如同少女时期。

静静握着手心里那个小瓶子,如意夫人眉间忽然沉静如水,跪了下去,用额头轻轻触碰苏摩的脚面,低声:“我们终将回归于那一片蔚蓝之中,但、希望以后的鲛人都可以自由地活在蓝天碧海之间……少主,如意一切都听从您的吩咐。”

“希望不至于动用傀儡虫。”俯下身去拉起自幼抚养他的女人,苏摩空茫的眼睛里也带着罕见的叹息意味,莫名的深沉的哀痛,“如姨,明知如此、为什么当日你不把自己的心挖出来呢?”

“苏摩少爷。”迎上傀儡师那样空茫而洞彻一切的眼睛,历经沧桑的美妇人忽然间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挣扎,失声痛哭。这一次她的额头抵住了傀儡师的肩,而苏摩却没有嫌恶的神色,只是静静任凭她痛哭,有些疲倦地阖上了眼睛——他并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但是却不得不出声支配当前的局面,真是感觉不耐烦之极。

斗篷下,真岚脸色静默,但眼睛里却有神色复杂地变幻。西京有些茫然地抬起了手,却不知自己能说些什么——对于鲛人的一切,因为红珊和汀,他或许比很多空桑人更加了解。然而,对于他们的痛苦虽然明了,自己一百多年来居然选择了旁观。

室内,只有簌簌的轻响,那是鲛人泪化为珍珠落地的声音。

“鲛人所有一切痛苦都由空桑而起……千百年未曾断绝。”苏摩漠然的眼光仿佛穿透了面前的空桑人皇太子,声音也是辽远沉静的,忽然间抬手拍了拍如意夫人,冷然,“所以,如姨,不要在他们面前哭。”

如意夫人的手指在袖中默默握紧,身子慢慢站直。

那个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说不出的凝重——几千年来两族之间的恩怨纠葛,就宛如看不见的深渊裂开在脚下,让近在咫尺的双方忽然间不能再说出什么。

真岚的眼睛看不到底,苏摩深碧色的瞳孔也是散漫空茫的。

方才他们交握的两手,原来并不是代表彻底的谅解——不过只是架起了一座桥梁而已。桥底下,依然是看不到底的深渊和鸿沟。

那样的盟约,不知道又能坚守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