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六章 往世

黯淡的星光下,那些黑翼瞬忽远去,只留下满地死尸中相对默立的两个人。

腥风席卷而来,在残破的户牖间发出哭泣般的低语,白璎凝视着黑夜里堆积如山的尸体,忽然间收起了光剑,合起双手压在眉心,低声开始念动冗长而繁复的祈祷文。浓墨般的夜色下,纯白的冥灵女子宛如会发光的神像,沉静温婉,面容上带着悲悯的表情。

苏摩转头不再对着她,空茫的眼睛投向南城烧杀一空的街道,忽然间微微皱眉——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他凭着内心幻力的感应,反而能看到比常人更多的景象。

此刻,他就在夜幕下,看到了无数虚幻的魂魄从那些刚死去不久的平民身上四散而出,纷纷挣扎升入半空,云集。每一缕鬼魂,都带着死前可怖的恐惧、仇恨和绝望,死不瞑目。那样弥漫的“恶”的气息,让傀儡师都不由微微皱眉。

那些一缕缕的鬼魂挣脱死亡的躯体,纠结在半空,恶狠狠地咒骂着、呼啸着。

白璎双手压着眉心,低声念着祈祷文,试图平息这些孤魂厉鬼的戾气。

“生死代代流转不息,此生已矣,去往彼岸转生吧!”冗长的祈祷文念完,白衣女子伸开双手,掌心向上对着那些厉鬼轻声嘱咐,长及脚踝雪白长发如同被风吹动,猎猎飞舞。

然而,那些云集的孤魂厉鬼并不曾如言散开,反而发出了愤怒的呼啸,沸腾般地在半空盘旋纠结,变幻成诡异的形状。忽然间尖叫着俯冲下来,扑向废墟里活着的两个人,那一缕缕孤魂面目狰狞,居然是要毁灭掉一切地面上的活物。

白璎一惊,那些孤魂呼啸着扑过来,却从她身体里对穿而过,止不住去势继续飞出。个个脸上都有震惊的神色,回看这个白发少女——是冥灵?这个为他们念祈祷文的女子,同样也是个冥灵?

“那么多濒死人的愤怒、仇恨和绝望,你以为凭着几句话就能消弭么?”那一边,苏摩收回了方才发出去的引线,那些透明的丝线上还缠绕着丝丝缕缕被切碎消弭的魂魄,凡是所有扑向他的厉鬼,都被傀儡师毫不留情地举手之间摧毁。

“那些死去的眼睛是不会闭合的……除非它们看到了最终的报应。否则——”苏摩淡淡说着,眉目肃然,忽然间抬手指天,“即使化身为魔物、也不会放弃复仇!”

白璎抬起头,漆黑的羽翼就在刹那间在她头顶展开。

那么多刚刚死去的孤魂厉鬼,在纠结后居然形成了新的魔物,那些仇恨、绝望、愤怒和悲伤无法散去,在黑夜里化成了邪灵——就在她的头顶上,一只新的鸟灵诞生了。

那只刚从死亡里诞生的鸟灵有着初生婴儿的脸,光洁圆润,眼光尚自懵懂。然而就在这个婴儿的背后,巨大的黑色羽翼覆盖了天空。

“要杀就趁现在。”傀儡师忽地冷笑起来,“不然这魔物就会逃入世间食人了!”

白璎的手指握紧了光剑,铮然拔出——然而,那个刚诞生的魔物还没有学会捕食和躲避,居然只是如同婴儿般无知无畏地看着手持光剑的剑圣女弟子,嘻嘻地笑着,展开翅膀飞来飞去,盘旋了一会儿,振翅准备远去。

白璎的手有些颤抖,咬着牙。然而就在那个刹那、苏摩毫不犹豫地抬起手,食指弹出、一道细细的白光如同响箭般,刺穿了那个婴儿的脑部,然后用力一绞、将整个婴儿身体四分五裂地扯开来,切成片片破碎。

黑色的羽毛如同黑雪般簌簌落下,伴随着魔物濒死的惨叫,黑血雨一般洒落,穿过白璎虚无的身体,落到流满了血的废墟上。

“空负绝技,居然连只魔物都杀不了。”傀儡师收回滴着血的引线,冷冷嘲讽,“为什么放走方才的那只鸟灵?”

白璎忽地笑了笑,仿佛对那样的语气并不介意,淡淡道:“那是我认识的……”

苏摩愣了一下,茫然的眼睛里忽然闪过大笑的意味,失声冷笑:“啊?除了鲛人,你还认识鸟灵!厉害啊,太子妃,你为什么总是和这些魔物扯上关系呢?”

那样刻毒的语气,让坐在傀儡师肩上的小偶人都不自禁地裂开了嘴,冷笑,看着白衣女子的脸色终于微微一变,凝定下来,不做声地看着面前多年前的恋人。百年过去,那个鲛人少年已经长大为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然而,那样阴郁桀骜的眼神却是未曾有丝毫的改变,说话间带着刺人的恶毒和尖刻。

那是她命中的魔星。

“百年来你脾气似乎越来越不好了呢。”将方才拔出的光剑收入袖中,白璎转过头看着他,忽然微微笑了笑,“不过,多谢你白日里救了那笙。”

苏摩嘴角蓦然抽动了一下,似乎有说不出的悔意从眉间一掠而过,无语。

他肩上的偶人咔哒地转过了头,仿佛有点看笑话似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小小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诡异神色,弯起了嘴角,无声地笑。

“百年前我欠你一条命。”沉默许久,傀儡师才开口,转身牵着小小的偶人离去,“如今还你这个人情。”

偶人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傀儡师肩膀上跳下地来,被透明的引线牵扯着、咔哒咔哒地蹦跳在横七竖八的一地尸体中。黑色的夜幕下,死亡的气息弥漫着,苏摩走在废墟里,带着腥味的夜风吹起他深蓝色的长发,说不出的邪异而孤独。

“如果你还讲‘人情’的话,来定一个盟约如何?”仿佛是思虑了很久,在看着鲛人少主走入夜色之前,白璎终于开口,提议,“为了你们鲛人族、也为了我们空桑人,希望你能考虑一下结盟的事——目下我们双方都无法单独和沧流帝国对抗。”

苏摩的脚步停在一道半塌的断墙边,没有回头,然而偶人仰起脸,看到了傀儡师空茫眼睛里闪过的奇异微笑。沉默片刻,鲛人的少主终于还是低声笑了起来:“啊,原来你是来做说客的么?这种大事、真岚皇太子不出面,却要你来说,真是让人觉得有点奇怪——他以为他算的精,可惜,有些事可能不在他预料内。”

“真岚会向你提——我是自己想说的,不关他的事。”白璎眼色也冷了下来,掩住了不快,继续淡淡道,“我们只要夺回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权力,你们也有你们千年来的夙愿——我们如今共同的敌人是冰族沧流帝国,相互之间不应该再敌对。若十万空桑人有重见天日之时,空桑复国后、鲛人便可以重归碧落海。”

苏摩听着太子妃的劝导,眸中神色微微一变,然而听到最后的话,忍不住冷笑起来:“千年夙愿?我们这个夙愿、还不就是开始于千年前你们空桑人灭亡海国的时候!帮你们复国?复国了的话,鸟尽弓藏,谁还保证你们能守约让我们回归碧落海?——百年前冰族就是那样对我们许诺,于是我们尽了全力帮他们,可最后沧流帝国建国后又是怎么对待鲛人一族的?用更暴烈残酷的奴役和镇压!”

傀儡师霍然回头,第一次、他空茫的眼睛里凝聚了常人才有的光彩,冷锐如针。

那已经不再是百年前白塔顶上少年男女之间的争论,而已经关乎两个国家和民族的兴亡——所有“人情”都不能再讲……何况,如今又哪里还有人情可言。

“苏摩!你要相信真岚,他不是那样的人。”白璎踏近了一步,抗声分辩,“他一直都对于鲛人的遭遇抱有同情,想努力让星尊帝缔造的悲剧在他手里终止!我知道他的想法——你要相信他。”

“同情?”苏摩猛然冷笑,“谁要那种东西!——好吧,就算是,百年前他就有能力做到了,那时候那个皇太子在干吗?要等到沦落入无色城、才来示好求援、表示他的‘同情’?”

“那时候真岚没有实际上的权力。”空桑皇太子妃不懈地为了丈夫辩护,说起百年前的政局,“青王把持了朝政,而诸王又钩心斗角,政令难行,弊端重重。他一个刚从北方归来的庶民皇子、能做什么?有心无力而已。”

“呵,舌灿莲花啊……”听到那样的话,傀儡师猛然再度冷笑,微微摇头看着她,眼里有不知道是讥讽还是不屑的光,“郡主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能言善辩?不是被人驳一句就会红了脸嗫嚅不敢答话的么?”

白璎正在极力分辩,然而听得那样的话、陡然心口一窒,说不出话来。

也许是因为生母早早扔下她不管、而继母又严苛,百年前的那个贵族女孩是那样的拘谨而腼腆。后来十五岁孤独地住到了高高的白塔顶上,更是步步小心时时在意,生怕一个举止不当便会被训礼女官呵斥。虽然身份尊贵,却是胆小拘谨的,对任何人都细声细气。连那个演傀儡戏的鲛童奴隶、在没有侍女在侧的时候,都可以对她说以下犯上的话。

然而,或许因为只有这个鲛人少年对她说的话还比训礼女官有趣些,贵族女孩虽然每次都被气哭,却依然喜欢时不时私下找他玩和聊天——却不知道那个有着空茫眼睛的鲛童、在听着她声音的时候,是用什么样阴郁危险的心态来回答她,不放过任何刺人的机会。

就像刺猬竖起全身的刺,极尽刻毒和刁难,如果对方稍微流露一丝的不屑和恶意,就不顾一切地反击——然而那个贵族女孩只是被他说一句、就涨红脸结结巴巴,不懂如何反驳。到了第二天,照样要召鲛童来演傀儡戏,然后私下找他玩。

但是百年过后,什么都变了。

“你……那么,请你相信我。”无法让对方信服,白璎终于说出了一句话,一时间居然又有些结巴,“如果你不相信真岚,至少请相信我——我是真心想帮你们、也帮空桑。若真岚将来毁约,我便会不惜一切阻止他。”

那样的表白,散入夜风里,让苏摩长久地沉默下去。

就算他不了解空桑皇太子的想法,但白璎的态度、百年前就已明了。如果说、千万空桑人中、还有令鲛人一族的敌意些微化解的,那便只有两人:当年为了维护鲛人不被屠杀而遭到驱逐的大将军西京、以及从伽蓝白塔绝顶跃下的皇太子妃白璎。

如今,这两个空桑人联袂对鲛人伸出言和之手。

“就算我相信你——你还敢相信我么?”长久的沉默后,傀儡师忽然笑起来了,带着冷冷的讥讽,“就算定了契约,我也不是个守信的人,我天生就喜欢反复无常、背叛害人。如果我再度食言、你也不能再用一死谢族人了。”

说着,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他回身、向着如意赌坊方向折返。

白璎站在路的中间,尚未想好如何回答,苏摩已经走了过去。街道很窄、他没有任何闪避,就笔直走了过来、交错而过,肩膀毫无阻碍地穿过冥灵空无的身体,头也不回。

“我愿意再信你一次。”忽然间,空桑太子妃开口了,声音坚定,“我信你不会毁约——如果这次我再输了,那也是我的命。”

带着偶人的傀儡师停了停脚步,却没有回头,冷笑:“有胆气啊!你凭什么信?”

“这个。”白璎低下眼帘,手忽然从袖中拂出。

一个细小的东西划破空气,击中他的肩膀。苏摩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摊开掌心,忽然间身子不易觉察地一震,仿佛那细小的东西击中了他的心脏,默不作声地迅速握紧了手心。

小偶人的表情陡然间也有些僵硬,低头看着主人的手,嘴巴紧抿成一线。

苏摩再也不回答一句话,头也不回地折返如意赌坊,脸上隐隐有可怕的光芒,带着愤怒和杀气。修长苍白的手指用力握紧、用力得刺破自己的掌心肌肤——

黑夜里,轻轻嚓的一声响,仿佛什么东西瞬间粉碎了。

细微的粉末、从傀儡师指缝间洒落,在黑沉如铁的夜里闪着珍珠质的微光。

※※※

天马透明的双翅和漆黑的羽翼在半空中交错而过,风声呼啸。

同属于冥灵的双方没有相互招呼一声,就迅速地擦身而过。

“好多的鸟灵……难道桃源郡发生了惨祸?”看见了那云集的黑翼掠过,领队的蓝夏喃喃自语,脸色紧张起来,手指扣紧了天马的缰绳,催加速度,“不好!会不会是皇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出了事?红鸢,我们得快些!”

然而,在蓝王转头时,却看到美丽的赤王尤自回头看着那群鸟灵掠过的方向,怔怔出神,脸上有奇异的表情。

“怎么了?”蓝夏诧异,询问。

“蓝夏……你看到刚才那群鸟灵里受伤的那个了么?”一直望到那群魔物呼啸着消失在黑夜里,红鸢才回过头,一边飞驰,一边喃喃问一边的同僚,“很眼熟啊……应该是我们以前见过的。你认出它了么?”

“我没留意。”蓝夏心里焦急,因为已经看到了地面上烧杀过后的惨景,“象谁?”

“白王。”红鸢咬紧了咀唇,吐出两个字。

蓝夏诧然回顾,看到赤王的脸色,知道绝非说笑:“白王?你说的是先代白王寥,还是现在的太子妃白王璎?”

赤王低下了头,美艳的脸上有深思的表情:“都象。”

“天……”蓝王蓦然有些明白了,脱口低呼,“你是说、那魔物是——!”

红鸢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点头,就在这个刹那,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他们两人迅速勒马,带领一群冥灵战士无声无息落到了地上残破的庭院里。

那里,已经插满了乱箭的匾额上,写着几个金色大字:如意赌坊。

“好像就在这里了。”感觉到了皇太子殿下的气息,蓝夏心急如焚、来不及多想方才的话题,迅速跳下了马背。

※※※

走离那个纯白色的女子身侧,旋即就被无边无际的黑夜包围。

傀儡师默不作声地带着偶人在废墟中走着,穿过那些尚自奄奄燃烧的断墙残桓,微弱的火光映红他苍白的脸,空茫的眼睛里居然有近似于仇恨和恶毒的激烈神色,不停闪电般掠过深碧色的眸子。

偶人本开咔哒咔哒地跟着主人走着,然而忽然停下了脚步,扯了扯苏摩手里的引线,直直抬起手来、指了指前方的路和远处的如意赌坊——走错了方向了。

然而傀儡师根本没有理睬偶人,自顾自茫然走在废墟里,不停止的脚步,扯得阿诺一个踉跄飞出去。也许知道主人心情糟糕透顶,一直不听话的偶人连忙默不作声跟上去。

一道半倒的木栅栏挡在了面前。

然而那样不堪一击的屏障,却让鲛人少主怔怔地立住了脚步,空茫的眼睛穿过面前的栅栏,仿佛看到了极远极远的时空彼端。

时空彼端依然是一道木栅栏,仿佛一道闸门拦在记忆中。

结实的木头笼子背后,是一个年幼孩童惊恐无措的脸,躲在笼子一角、睁着深碧色的眼睛看外面一群围着的商贾模样的人,拼命把身子缩成一团——仿佛这样把身体尽力蜷曲起来、就能变成很小很小的一点,从眼前这充满铜臭和肮脏味的空间里消失。

然而外面粗壮的手伸进来,还是毫不费力地一把抓住了他,拎了出来,展示给客商:“你们看,不过四十岁!多么年幼,以后可以为你们赚很长时间的钱。”

“它后背上是什么东西?那么大的胎记?——啊呀,肚子里是不是还长了瘤子?”有手伸过来,撕开它的衣服,审视,嫌恶地皱眉,“这种货怎么卖的出去?只能用来产珠,还要费力教会它织绡,太不划算。”

“喂喂,别走别走,价钱好商量——你再看看它的脸,保准是从未见过的漂亮!”货主急了,用力扳转孩童的脸、对着远去的客商叫卖。

那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多少年……八十年?九十年?

叶城东市那个阴暗的角落里,木笼子就是他童年时候的家,以至于很久以来、他都认为这条常年不见日光、弥漫着臭味的街道就是世界的全部。这在被视为“物”的眼神打量里长大,最初的恐惧和惊慌变得麻木,仇恨和抵触却一日日滋长起来。仿佛有毒的藤蔓疯狂地纠缠着生长,包裹住孩子的心、扭曲他的骨,密密麻麻地遮蔽了头顶的任何一丝光线。

经历了开膛破肚的痛、拆骨分腿的苦,死去活来。终有一日变成人形的他被人买去,诸般荼毒、只为榨取完鲛人孩子眼里的最后一滴泪。

然而,那时候仇恨之火长年累月的灼烤已经让心肺焦裂,任凭如何的毒打和凌辱,再也没有一滴泪水从孩子阴枭的眼里涌出。那一日,在更加疯狂的折磨过去以后,鲛人孩子依然咬烂了咀唇都不肯哭一声。奄奄一息中,听到主人在一边商量着:不如干脆从这个不能产珠的鲛人孩子身上、挖出“凝碧珠”去卖钱吧?

就在那个刹那,他想也不想,抓起织绡用的银梭、刺入了自己的眼睛,扎破眼球。

——那些空桑人、再也不要想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东西。永远、永远不要想!

其实,在变瞎之前、他的眼睛就从未看到过光。面前是完全的黑,和永无止境的夜。

直到后来,他被青王府收留、又被送上伽蓝白塔顶上去执行那卑鄙的阴谋——终于从青王手里换回了自由,然而他却已付出了仅剩的最后的东西,从此一无所有。他没有尊严,也没有为人的准则,他什么都可以背叛,什么都可以出卖。

所有的一切怎么能忘?怎么可能忘记!

那么多年的侮辱和损害,那么多族人被摧残和死去,他背负这样的血海深仇、去不顾一切地获得了力量,难道回来并不能向那该遭天谴的一族复仇,反而要握住那些沾满鲛人血泪的手、和他们称兄道弟并肩作战?

他怎么能做到?怎么能做到!

傀儡师茫然站在废墟间,面对着那半倒的木栅栏,缓缓抬起手、握紧,一拳打在面前的木头上——瞬间,栅栏在可怖的力量下四分五裂。

然而苏摩的手却没有停,不间断地击在那些寸断的木头上,一拳、又一拳。直到整扇木栅栏都化为碎屑。

漫天飞扬的木屑中,傀儡师蓦然用流着血的手抵住了焦黑的地面,全身发抖地跪倒在废墟里。明珠的粉末终于一点点从紧握的指缝里漏尽,继而滴落的、是掌心沁出的殷红血珠。

夜风卷过来,腥臭而潮湿——宛如几百年前东市里那条阴暗铜臭的街道。

沉默。沉默中,忽然听到微微的“咔哒”声走近,然后,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抱住了他的脖子。偶人苏诺无声地将头颅靠在主人的颊上,一直阴暗眼睛里、第一次换了了解而安慰的光芒,抱住苏摩的脖子。

傀儡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抱紧了自己的偶人。

那一瞬间、从来一直对立争斗着的奇异孪生兄弟之间、出现了罕见的谅解和体贴,仿佛相依为命般的亲密无间。

“阿诺,”许久,苏摩抱着偶人站了起来,有些虚弱地问,“你……真的喜欢那个魔物么?”

“咔哒”,偶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咧嘴微笑。

“好吧……就如你所愿。”抱着唯一的伙伴,傀儡师闭上眼睛苦笑起来,“等明日安顿好了复国军的事情,我们便去找她,好不好?”顿了顿,苏摩眼里又有茫然的光,喃喃低语:“和魔物为伴,倒是相配啊——其实我觉得那幽凰很古怪……似是哪里眼熟吧?”

阿诺无声地裂开了嘴,似是欢喜地抱紧主人,然而眼里却闪过了阴暗莫测的光。

※※※

站起的刹那,傀儡师和偶人都是一怔。

应该是被方才木材破裂的声音惊动,冥灵女子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身侧,站在一丈外的街角、静静看着抱着偶人从地上站起的傀儡师。白色长发从她额头飘散下来,在血腥横溢的夜中无风自动,眼里因为方才看到那的一幕闪着说不出的神情。

看到白璎的那一刹、阿诺脸上关切悲悯的神色忽然消失了,放开苏摩的脖子,咔哒一声跳到了苏摩宽而平的肩膀上坐下,带着讥诮恶毒的表情看着前来的冥灵女子,又看看主人的脸上表情,隐约竟然有几分幸灾乐祸。

几百年了,无论幼时在东市、在奴隶主作坊;少年时在青王府、在伽蓝白塔神殿;青年时在中州、在四海游走,主人从来未曾有方才那样的失态——很多时候,他心底连一丝一毫的软弱犹豫情绪都不曾有,更罔论方才崩溃般的愤怒和挣扎。

东市那样不见天日的生活,很多很多年来、他几乎都以为自己忘了……原来,并不曾忘记。仇恨就宛如蛊毒一样,深种入骨。

苏摩不曾看白璎,握紧了手,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不想看对方怜悯的眼神。

“等一下。”仿佛看出了对方的情绪,白璎却站在路中,忽然抬起手臂拦住了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低垂的眼帘里闪动着光芒,抬起手臂拦住傀儡师前进的路。

冥灵虚幻的手形成一个空无的“界”,然而在那样的阻拦面前,苏摩停住了脚步。

侧身交错的两个人没有看对方,只是停下来、沉默。

“方才……方才那个魔物,是我死去的亲人。”那只虚幻的纤细的手、忽然间微微颤抖起来,白璎低着头,终于艰涩地开口,说出话来,“那只鸟灵,是我的亲人。”

苏摩蓦然一惊,闪电般转头看了空桑太子妃一眼——

“白族最高贵的太子妃,怎么总是和魔物扯上关系?”心底,他听到阿诺的冷笑,这样的话几乎冲口而出,终于还是生生忍住,傀儡师想起了那个鸟灵女童般的外表,只是淡淡问:“是你妹妹?”

白璎的异母妹妹、青王之妹青玟郡主和白王寥所生的女儿,白麟——那个比白璎小上十多岁、然而血统比其姊更加高贵的女童。青王兄妹曾极力谋划、想要让这个女孩成为太子妃,然而终未成功。据说那个孩子死的时候只有十三岁。

难怪那个魔物有着那样让他觉得熟稔的诡异的气息。

“不仅是我妹妹。”白璎低低道,声音也开始微微颤抖,“同时更是我的继母、我的叔伯兄弟、我的大臣和民众……这世上所有和我血脉相连的人。”

仿佛是因为剧烈的感情起伏,长及脚踝的雪白长发如同风一样飞舞起来,在乱发中,空桑的皇太子妃转过头来看着苏摩,虚幻的面容上却有真真切切的哀痛:“苏摩,那是我所有族人死去后、因为绝望和愤恨化成的魔物!是白之一族无数的冤魂凝聚成的邪灵啊。”

傀儡师蓦然回首,看着身侧的冥灵女子。

“因为我从白塔上任性地跳了下去,扔下全部族人不管,所以他们才被沧流帝国灭族。封地上的屠杀持续了十天!”第一次,白璎毫不避忌地说起百年前的纠纷,“除了我父王带了一些勇将杀出、回到帝都,封地上所有族人都死了——为了避免血统的延续、沧流帝国将所有王室成员带到北方空寂之山、生生钉死在地宫里!”

“有些人的魂魄就永远被镇在了那里——但是有些冤魂散逸出来,凝结成了魔界的邪灵。”白璎忽然间微微苦笑起来,在夜风里微微侧过头,倾听,“你听听……每到夜来,云荒的风里还有空寂之山上还有那些冤魂的哭声。”

苏摩无言转头,果然极远极远的北方,隐约传来若有若无的哭泣声,邪异悲痛。

“空桑本来有千万子民,而如今只剩下不到十万人沉睡在不见天日的无色城。”白璎的眼睛里忽然有看不见底的悲痛,“那么多的血还不够么?就算我们空桑人犯下过滔天大错、这一场屠戮里付出的代价难道还不够抵偿?我的父母兄弟、亲朋族人已经全都死了,白麟死的时候才十三岁……够不够!你非要看到最后一个空桑人都死绝了才甘心?”

那样激烈的语气、让傀儡师肩膀上的偶人都微微变了脸色。苏摩苍白的脸上有无数复杂的表情交错而过,然而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只是踉跄着后退、仿佛不再想继续面对这样的斥问。

“求求你,”忽然间,他冰冷的手被一只更加寒冷的手拉住,已经死去的冥灵抓住了他,看着他的眼睛,“求求你好好想一想。该死去的都已经死去了,请不要再因无谓的积怨、让可以活下来的人不见天日——如果你和真岚的力量联合起来,说不定真的可以推翻沧流帝国,这无论对我们空桑、还是你们鲛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该死去的都已经死去了……那样的话、忽然如闪电般击中了傀儡师。

他空茫的眼睛看着面前虚无的冥灵,踉跄着后退。

“苏摩,我以前就不曾怨恨过你、如今更愿意再度相信你——一个人如果还知道流泪、还知道痛苦,那必然就还有他要守护的东西。”显然感觉到了对方内心的动摇,空桑皇太子妃不肯放开他的手,用尽了全力劝说,“以你的力量、你本可以给更多人带来幸福。如果你想要什么交换条件、可以尽管开口。”

“唰!”忽然间一声尖利的呼啸划破了空气,白璎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锋利的透明引线如同刀般割过,拦开了她。出手的是坐在傀儡师肩头的偶人,阿诺眼神是阴枭的,冷冷看着面前的女子、眼里居然带了杀气。

苏摩挣开了她的手,踉跄着后退,一直到后背撞上了断墙才停住。转瞬就平定了胸口起伏的气息,忽然间冷冷一笑,转过了身去:“我要守的是族人、和你们空桑人无关——我想要的、也是手指再也抓不住的东西。”

话音未落,傀儡师再也不停留,迅速消失在黑夜。

※※※

听着窗外翅膀扑簌的声音风一样呼啸而去,房间里的人都松了口气,开始继续谈话。

如意夫人重新点起了灯,凑近去看复国军左权使的伤势。

灯下炎汐原本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居然泛出了奇异的嫣红,虽然极力压制、然而依旧忍不住不停的咳嗽,有些烦躁地用手抓着伤口上的绑缚,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般,无法忍受。

“怎么了?”如意夫人吓了一跳,知道左权使为人坚忍,在征天军团手里受了那么重的伤自始至终没有呻吟过一声,而如今居然有无法掩饰的痛苦表情。

“夫人,炎汐烧的很厉害!”那笙急了,抓着榻边扭头对美妇嚷嚷,带着哭音。

她忙忙地放下烛台,弯下腰,有些不信地探了探对方的额头,忽然间手便是猛烈一颤——其实是没有多少温度的,然而对于冷血的鲛人一族来说、如今这样的体温、无疑便是烧得让体内的血都在沸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如意夫人愣了愣,连忙拿过一盏茶,那笙劈手夺过、扶着炎汐坐起,递到他唇边。鲛人战士似乎已经被迅速攀升的体温烧得无法说话,看到水、下意识地一口饮尽,然而嘴唇依然干裂,眼里有渴盼的光。那笙连忙又倒了一盏,也是转瞬饮尽。

等一壶水全部喝完,炎汐依然虚弱,仿佛那样的体温将体内所有水份都消耗殆尽。

那笙急得要哭,然而在她起身准备去找水的时候,如意夫人忽然抬手按住了她。美妇的眼里有深思的神色,喃喃:“没用的,不能不停给他喝水,不然他会死。”

“会死?!”那笙听得那两个字,一下子惊叫起来,引得旁边慕容修和真岚西京都看过来,然而苗人少女不管不顾,一把拉住了如意夫人,几乎哭了起来,“刚才不是好好的么……还说苏摩给他治伤过了,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要……要怎么办才好啊?”

慕容修听得如意夫人说的严重,终究不忍,站起身来:“夫人,不知瑶草是否管用?”

如意夫人愣了一下,看着这个鲛人的孩子,摇摇头。

那笙的脸色顿时苍白。

“哎,别怕,有我呢。”那个瞬间,忽然一边听着的真岚开口了,安慰着皇天的持有人,“实在不行,我可以把我的血给他喝……”

“什么?!”那笙吓得一跳,看着那古怪的头颅,“炎汐又不是吸血鬼!”

“你知道什么!小丫头。”西京勉力挣扎着下地,走到炎汐病榻前——毕竟是剑圣弟子,愈伤能力远超常人,再加上方才苏摩用幻力疗伤,休息片刻便能勉强走动。他一手提着真岚的头、一手抓着断肢走到那笙身边,撇撇嘴:“云荒上最厉害的是什么?空桑的帝王之血!几乎有返魂归魄的能力——还不快谢谢真岚。”

“啊……”不但是那笙,连一边的如意夫人都愣了一下,看着面前两位空桑族的显贵。

西京跟鲛人相处日久,抬手一探炎汐额头便知道非同小可,当即对着真岚点点头,真岚也不言语,便抬起了手腕。喀嚓一声,光剑出鞘,划向空桑皇太子的手腕。

“啊——不用不用!”那个瞬间、如意夫人才回过神来,脸上有复杂的神色,连忙拦住西京,西京重伤之下无法收发自如、差点误伤到对方。如意夫人急急拦在复国军左权使身侧,解释:“不需要帝王之血,炎汐这不是伤……”

“那么就是病。”西京被阻拦,眉头蹙了起来,冷冷,“夫人,人命要紧,不是讲以往恩怨的时候,莫要再拖延。”

“也不是病!”如意夫人一跺脚,仿佛不知道如何解释,蹙眉,“根本不需要药!”

“……”所有人都是一愣。

然而就在这个刹那,他们重新听到了翅膀的扑簌声。

房中所有人闪电般回头,就看到了夜幕下从天翩然而落的骏马。天马的双翅平滑地掠过空气,收拢,轻轻落在外面残破的庭院里,黑袍战士们翻身下马,匍匐于地。在黑夜里、所有战士盔甲上发出淡淡的光芒,显示出来者都并非实体。

冥灵军团!是无色城里的空桑人大举出动了么?

乍一见到空桑的骑兵,如意夫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挡在榻上病重的炎汐身侧,一手拉紧了那笙,低声嘱咐:“好好看顾左权使。”一边说着,她已经一边从袖中拈出了一根细细的金针,贴紧了那笙的后腰。

——无路如何,这个带着皇天的少女总是空桑方面重要的人吧?此刻敌众我寡、万一空桑人又如当年一般对待鲛人,那么至少她手头还有个人质。

那笙却是毫无知觉,看到忽然间大批军队降临、也是吓了一跳,听得如意夫人那样嘱咐,想也不想地就用力点头,死死拦到了炎汐病榻前,盯着外面的人。

“皇太子殿下!”当先的蓝衣骑士和红衣女子掠入房内,看到西京手里的头颅和断肢,大喜过望,齐齐单膝跪地,“臣护驾来迟,拜见皇太子殿下!”

被西京鲁莽提在手里的头颅凌空转了转,看到前来接驾的下属,忽然间就莫名地松了口气,喃喃:“来的是蓝夏和红鸢啊……那还好,那还好。”

“还好什么?”只有离他最近的西京听到了皇太子的话,莫名其妙地提起真岚的头、忽然间看到两位王者带有怒意的眼光,连忙改抓为托、好好地将那个头颅放到了肩膀上,低声问。两人之间低声的交谈开始,蓝夏和红鸢对视一眼,沉默地退在一边。

已经认出了这个老实不客气抓着皇太子头发的男子、居然就是百年前威震云荒的名将西京,两个王心中一喜,便不好打断君臣间的密谈。

“还好来的不是黑王,”真岚歪了歪嘴,作出一个庆幸的表情,低声,“那位老人家、可是对鲛人有着根深蒂固的恶意,他一来、事情可就大大的糟糕。诸王中赤王对于鲛人态度和缓,蓝王年轻、也没有多大偏见,算是来对人了。”

“哦。”头颅放在剑客宽宽的肩膀上,西京扭过头,几乎是和真岚鼻子对着鼻子地低语,“你是想和鲛人复国军谈和联盟么?……但是苏摩那家伙看起来很难对付的样子啊。”

“就是。”真岚苦着脸,皱眉,对着近在咫尺的好友诉苦,“简直是个怪物。我想来想去、都搞不清他心里到底想什么——要知道我的读心术可不算差的啊。他的力量很强,只怕不在我之下……当然是没有四分五裂之前的我。”

“……”片刻的沉默,西京也是沉吟,终于低声几乎附耳般问,“让阿璎出面?”

“去!”真岚忽然瞪了他一眼,那样近在咫尺翻起的白眼吓了西京一跳,断手跳了起来,用力敲剑客的后脑,“都什么鬼主意!”

“你不至于那么小气吧?”西京苦笑着看他,“紧张什么,又不是要你戴绿帽子。”

“是你的提议太臭。”真岚的断手抓抓,将方才被西京拎着而弄乱的头发重新理顺,语气却是平稳的,“你以为让白璎出面事情会好办一点么?只会帮倒忙而已!苏摩当初那样对待白璎、何尝留了半点情面——但我想,其实他未必不痛苦。”

西京微微一震,低下眼睛看着肩膀上真岚的头颅。

“我想那段日子大约是他最不愿提及的,”真岚淡淡道,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他是个聪明人,如果就目前局面冷静的分析、他或许还会作出与宿敌联盟的选择——但是如果白璎出面、挑开伤疤,事情可能就会往反方向走了……”

“这样啊。”西京喃喃说了一句,眉间有复杂的情绪,“那么只能直说试试了。”

顿了顿,仿佛第一次感受到朋友百年后的变化,剑客回头看着皇太子,微笑:“真岚,你好像到现在看起来才有点像个皇太子的样子了。”

“嘁!”真岚白了他一眼,回头对着前来的蓝王和赤王微微点头,招呼两人上前。开始将自己想要结盟的计划,细细说给两位藩王听。

※※※

忽然间,外面的天马发出了不安的嘶叫,冥灵战士的长刀纷纷出鞘,仿佛有敌逼近。

空桑皇太子和两位王者蓦然回首。

只见黑夜中天马羽翼扇动、惊嘶中踏蹄连连后退,居然不停骑士的操控。在白色的天马退让出通道中,黑衣的傀儡师踏着废墟而来,深蓝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飞扬,无声地昭示了来人的鲛人身份。

那样的速度、宛如御风飞行,几乎超出了“实体”的移动极限。

“……苏摩?”看着迅速接近的傀儡师,两位王者认出了百年前那惊动天下的脸,不自禁地脱口。那个少年已然长大,由青涩变为阴枭,然而那俊美无俦的面容依旧。

看到鲛人少主掠入房间的刹那、赤王和蓝王几乎有时光倒流的恍惚。

“少主!”唯独如意夫人是惊喜的,因为在大敌环伺的时候、终于盼到了主人。

苏摩在厅中站定,然而本来空茫的眼里依然残留着一丝丝激烈的情绪变动,宛如闪电不时交剪而过。在看到前来的空桑诸王时、他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有锋锐的光——赤王和蓝王?那个瞬间,百年前的一幕如同洪流倒卷而上,将他再度淹没。

手用力握紧,掌心那个伤口重新裂开,他没有理睬任何空桑人,只是穿过诸王和真岚西京,对着一边茫然的慕容修点点头,然后转头问如意夫人:“炎汐怎么了?”

然而,一边问话、一边探手试了试昏迷中人的体温,苏摩忽然如同被烙了般一震。

他不顾那笙还在一边,迅速撕开炎汐胸口的绑带,检查那个可怖的伤口——然而,让那笙惊喜交加的是、那个本来贯穿身体的巨大伤口,居然已经迅速地愈合起来,仿佛有惊人的力量摧动,肌肉生长着、筋络蜿蜒着,几乎都可以看到延展的速度。

“哎呀,好的那么快!”那笙忍不住,拍着手惊呼起来,大喜之下对苏摩也感恩戴德起来,“你好厉害!这么快就让炎汐好过来了,真是个好人!”

然而苏摩根本看也不看她,手指摁着左胸上的伤口,感知到了血肉下涌动的变化和炽热的温度,脸色忽然间苍白,低声:“难道是……”

“是。”不等少主问完,一边如意夫人悄声回答,“这一刻到了。”

苏摩默不作声地抬起头,看了一边正在欢喜的那笙一眼,陡然间闪电般出手、白光掠过,将苗人少女的脖子勒住!那笙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已经被勒的几乎窒息。

事发突然,空桑诸王居然都无法阻拦,而那笙已经落入对方控制。

无色城开后,六星力量一齐削弱,而西京身负重伤,真岚在黑夜里无法使用帝王之血的力量——那个瞬间,居然没有人能有力量阻止苏摩。

看着面前的苗人少女,又看了看榻上昏迷的鲛人战士,傀儡师的眼里、蓦然闪过无法言表的憎恨和悲哀。如意夫人揉着手,想阻拦少主,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可恶。”仿佛什么在胸臆中翻涌着,苏摩眼里神色越来越阴郁,手指蓦然勒紧,准备将少女的头从脖子上齐齐切下——他肩膀上那个偶人微笑起来,看着面前不停挣扎的那笙,眼里有恶意的欢喜。

“啪”,就在那个刹那,忽然一道白光如虹而来,齐齐截断那根越勒越紧的引线。

苏摩只觉手中一空,眉间的怒气更深,想也不想,回手就是一击。

“叮”,一声剧响后来人踉跄着落到地上,光剑几乎震得脱手而去,然而却是丝毫不敢怠慢、抢身拦在傀儡师和那笙之间,一把将少女拉到了身后,横剑护住。

纯白色的女子冷然凝视着面前黑衣的苏摩,眼里带着不退让半步的狠气。

“就算不答应方才提出的建议、也不必急着杀那笙吧?”白璎护着那笙,感觉这个死里逃生的女孩正在全身哆嗦着用力呼吸,眼里不自禁地涌出了怒意,狠狠盯着面前的人,“你恨不得我们空桑人死光也就罢了,干吗连中州人都不放过?你疯了么!”

真岚忽地苦笑:原来是白璎那家伙、自以为是地跑去先和鲛人少主进行了那样的交涉。

“我若是疯了,岂不让你们如愿?”片刻的沉默,苏摩猛然冷笑起来,“你们不是都恨不得我疯么?你们这些空桑人!害了那么多鲛人,还不放过炎汐!”

“少主,少主!”看到这样反常的语气,如意夫人终于不安起来,上去拉住他,劝阻,“别这样……这不能怪那笙姑娘。炎汐的命中注定如此吧,你若是杀了那笙姑娘,左权使他……”

“咳咳,咳咳。”在这一番有些莫名其妙的对话里,众人沉默下去,只听得那笙捂着咽喉不停咳嗽,白璎微微紧张地拉着她,抬手摸着她的脖子,摸了一手的血——方才苏摩那样的一勒,勒断了少女的血脉。

那笙咳嗽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最后终于挣出话来:“又不是、又不是我要害炎汐!……你、你好不讲理,咳咳!我喜欢炎汐,有什么、有什么不可以么?”

她拼命地咳嗽,捂着脖子上涌出的血。

然而,那样大胆的表白,却让所有人都沉默下去。

“不会有好结果。”苏摩漠然说了一句,“他是鲛人,而你是皇天的持有者。”

“那、那有什么相干!”那笙不服,然而脖子上的血急速涌出,带走她的力气,“戴皇天也好、后土也好,和我喜欢炎汐有什么相干!咳咳……我就是喜欢鲛人……你好不讲理。真讨厌……炎汐要叫你这样的人少主。”

苏摩眉头蓦然一蹙,怒意凝聚,手指再度握紧。

“别说话。”然而白璎却是抢先一步挡在那笙面前,抬起手绞了一片衣襟,为她包扎颈上的伤口——然而动脉破了,哪里能止得住。

“太子妃姐姐,他好不讲道理……”然而那笙依旧不服气,微弱地分辩,“你说说……你说说,为什么……戴着皇天就不可以……鲛人……不可以。”

白璎抱着她坐下,急速用手指压住她血脉,开始念动咒术、用幻力凝结她的伤口。

然而尽管这样、倔强的少女却仍不肯收声,一直喃喃:“有什么……不可以?……汀、汀喜欢西京大叔……慕容有鲛人妈妈和中州的爸爸……为什么不可以?是不是嫌我没有鲛人好看?好没道理……对了,你、你也不是和他……”

“收声。”白璎冗长的咒语被她打乱,一弹指、让倔强的少女沉沉睡去。苏摩在一边看着,仿佛瞬间神色有些恍惚,居然没有再度出手。

可这样的话,却让房内的人相顾失色。

赤王红鸢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自禁地微微点头,有感慨的表情。慕容修一直神色紧张地看着那边瞬息万变的情况,却无插手之力,此时才舒了口气。西京看向一角死去的汀,肩膀一震,正在发呆的真岚几乎跌了下去,断手连忙伸出,抓住掉落的头,扶正。然而空桑皇太子的眼里、也有诧异的神色。

——皇天挑中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女孩……能力低微、却有着一双不带任何尘垢的眼睛。

或许这就是那只有灵性的戒指作出选择的原因。

这个沉积了千年污垢的云荒,需要这样一双来自外族、一视同仁的眼睛,来重新审视和分配新一轮的格局变更。

“这孩子眼里、没有鲛人和人的区分。”白璎止住那笙颈中的血,抬起头看了苏摩一眼,淡然,“莫要吓着她——看来她是真的喜欢你们复国军的左权使。”

“……”苏摩忽然沉默,没有回答,他肩上的偶人跃跃欲动,却被他烦躁地一手扯开。

他探着炎汐的体温,知道这样骤然的发热、无疑是因为体内机能的剧烈演变引起,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人而异,有的需要两三个月、有些却需要一年——很多鲛人一生中都有这样的一次经历,然后身体内部不受控制地慢慢变化,从无性别分化为男女。

这样的经历,他自己也曾有过。

当年那一场剧变后,被驱逐出云荒,而一路独行,尚未到天阙,就感到了身上火一样的灼热。鲛人少年还尚自懵懂,不明白为何,身体裂开般疼痛。翻过天阙后终于支持不住,昏乱中,他将自己埋在慕士塔格山脚的雪中,企图用冰雪冷却身体内部的炽热。然而,长时间的昏睡后醒来,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起了惊人的变异。

他终于明白来临的是什么。然而没有人知道那个瞬间他的震惊和绝望。

“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

——慕士塔格上初遇那个自称会算命的苗人少女,雪地上扶乩写下的判词,那样昭然若揭地说出了他的“过去”,令他瞬间变了脸色。

如果意志力能够起作用,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可惜一切都无法控制。从开始到结束,都无法以人力控制。

从那个瞬间起,他对于自己这样的身心,都产生了无法克制的厌恶,从此不再顾惜。

身体和心都不再重要,随便扔到哪里都可以——反正到了最后,所有的鲛人、都将回归于那一片蔚蓝之中。然而令他厌恶的是,他必须拖着这样的身体完成他的梦想,他还要回到这片土地上来,面对着已经死去的人。冥灵女子站在他面前,而在她如今平静的目光里,他看到的却是死去了的自己。

所以,一开始看到没有成为任何一类人的复国军左权使自己,心里才会感到由衷的羡慕吧?可恶的是,那些人让炎汐都为之改变。

“是啊,那笙可从来觉得鲛人比人好。”旁边慕容修大约猜到了事情的大概,不失时机地插口,“从中州一路过来,她从未对我这个半鲛人说出任何恶意或者轻视的话。左权使和她出生入死,她那样喜欢炎汐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意夫人掠了掠鬓发,叹了口气,轻轻拉了拉傀儡师的衣服,悄声:“少主,皇天选中这样的人,看来……也是命啊。我也算阅人不少,这个姑娘看起来的确天性纯良。而且,你看西京对于汀、白璎郡主对于少主……并不是所有空桑人都……”

“住口。”再也不想听下去,苏摩冷喝,然而忽然转过了头,“不过,一切随他。自己的事,旁人没有什么资格干涉——”

“啊。”如意夫人听到这样的话,心知少主已经不再执意反对,不由惊喜。

“不过,不会有好结果。”傀儡师转过头,不想再去理会这样的纠纷,然而垂下了眼睛,喃喃自语般地吐出了一句话,那森冷的语调、仿佛一句不祥的咒语。

“会有好结果的。”终于将那笙颈中的血止住,抱着失去知觉的少女,冥灵女子抬起了头,静静凝视着鲛人少主,语气温柔然而坚定,“会有的——已经不是百年前的那个云荒了。她会幸福,必然会。”

苏摩一震,忽然间沉默下去。

“是,会有的。”这个短暂的沉默中,一只手按上了白璎的肩膀,沉声重复,仿佛加重这个预言的说服力,“他们将在蓝天碧海之下幸福地生活,远离一切战争混乱,住在珊瑚的宫殿里,子孙绕膝,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仿佛回应着空桑皇太子这句预言,戴在昏迷少女手指上的皇天陡然闪现一道光芒,映照着那笙宛如婴儿般的脸。听到那样的话,白璎长长的睫毛一颤,低下头去,缓缓抬起戴着“后土”的手,覆盖上肩膀上真岚的手背。

那短短几句话勾勒出的景象宛如梦幻,一瞬间仿佛夺去了房中诸多人的神智。

“在蓝天碧海之下幸福地生活……”那样的声音,在在座几个人心中发出了悄然悠长的回音。

“是、是吗?……”那样冷定的意志力仿佛也被撼动,傀儡师眼神瞬间有些恍惚,不自禁地脱口喃喃问,“在蓝天碧海之下幸福地生活……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是的。是的。”真岚长眉下的眼睛是坚定的,许诺般重复,“将来的海国和云荒,就应该是这样——那不仅仅是你们鲛人一族的梦,也是我们空桑人如今的梦。而这个梦,苏摩少主,我希望能经由你和我的手,来一起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