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七章 桃源

夜色笼罩住桃源郡的时候,一家破落茅舍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惊起邻家黄狗声声嚎叫。那敲门之人一哆嗦、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老婆子,老婆子,快点开门!”

“谁啊?”房内一灯如豆,传来一个妇人有气无力的问话声,拖曳着脚步过来。到了门边,一听门外男人的声音,那个妇人反而挺了脚步,倒立双眉,不但不开门,反而隔着门叉腰大骂:“死老贼!一整天死了去哪里?家里着灶冷锅破,米也没一粒、菜也没一棵,是想饿死老娘哩!胡混一天,亏你还有脸回来!”

被她大声一骂,邻家黄狗叫得越发大声,扑腾着要过墙来。

“老婆子,老婆子,先开门好不好?”杨公泉生怕惊动邻居,用破衣袖掩着嘴,小声地哀告,“让我先进去,你再骂个够,啊?”

妇人开了门,冷笑了一声:“要骂?要骂也要有力气!嫁了你这个窝囊货,老娘就是个饿死的命!”啪的一声,把门一摔,径自进屋去了,一路上千蠢货万杀才的骂个不停。

杨公泉沉着脸进门来,没有同平日那样低声下气哄老婆,只是从屋角缸里舀了一瓢水喝了,抹抹嘴,坐到了那盏昏黄的豆油灯下,任由妇人唠叨,从袖子里摸出一物来,在灯下晃了一晃,斜眼看那妇人:“你看,这是啥?”

妇人瞟了一眼,冷笑起来:“几片破叶子也当宝?穷疯了不成?”

“妇人家见识!”杨公泉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将那半枝草叶子放在烛火上方,稍微烘烤了一下,忽然间那片枯黄的叶子颜色就起了奇异的变化,馨香满室。

“哎呀!”妇人看得呆了,以为自己花了眼,用力揉了揉,脱口,“天呐,那是什么?”

“瑶草!没见过吧?”杨公泉洋洋得意,将草叶子从灯上拿开,“知道值多少钱么?说出来吓死你!”

妇人伸手过去,想拿过看看,杨公泉却是劈手夺回,自己袖了,冷笑:“你个老婆子,蛋也不曾下一个,成日只是唠唠叨叨,受了你多少气!这回得了奇宝,我多多的买良田美宅自己享着、娶房年轻女子,再不用每日听你数落。”

妇人听得杨公泉这般说,心下倒是慌了,脸上堆起笑来,扯他的衣袖:“你莫不是真的恼了我吧?我也是为你好,励你上进、何曾真的嫌弃过你来?”

杨公泉冷哼了一声,转向壁里坐着。妇人再上前软语求饶,他只是不理。

妇人说了几句、也觉得尴尬,便也顿住了口,一时间房子内安静得出奇,只听得风声嗖嗖穿入破了得窗纸间,吹得桌上灯火乱晃,瑟瑟生寒。静默间,妇人忽然捂着脸,呜呜咽咽了起来:“嫁了你十几年,顿顿吃不饱,能一句不说么?我若真嫌你、早另寻出路了,哪还天天在这里挨饿?”

杨公泉叹了口气,转过脸来看着自家老婆干草叶似的枯黄脸儿,粗服蓬头,四十多的妇人已经白了一半头发,心下也是恻然,知道她所言不虚。心想如今自己若再趁机发作、便有富贵弃糟糠之嫌。于是也放缓了语气,开口问:“今日吃饭不曾?”

妇人听丈夫开口问她,喜得笑了起来,一边擦泪一边道:“不曾哩!你昨日出门后,已经两天没揭锅了,哪里来的饭!”

杨公泉惊道:“如何不去隔壁顾大婶家借些米下锅?”

“哪里还好意思去?”妇人擦擦眼睛,苦笑,“前些日子陆续借了一升了,一次都没还过。平日抬头见了、人家即使不催,我这脸皮还是热辣辣的。”

说着妇人站起,走入灶下,端了个破碗出来,放到桌上,里面盛着一块枣糕:“前日东边陈家添了个胖儿子,分喜糕给坊里邻居——我怕你出门回来肚子空空,就给你留到现在,只怕都有些馊了。”

“老婆子,”杨公泉拈了一角尝尝,果然已经发馊,眼角潮了,“苦了你了。”

妇人抹抹眼睛,强笑道:“你这几日去了哪里?怎生得了这个宝贝?害我在家里提心吊胆,生怕你出事。”

“我左思右想、实在找不出什么法子,便想去天阙那边雪山上碰碰运气,挖雪罂子。”杨公泉便把这两日遇到的事一五一十说给老婆子听了,叹了口气,“最后下山的时候那群官兵不由分说就要砍杀我们,几个人便散了。幸亏那时天黑了,我又熟天阙山里的路,爬爬滚滚找了个僻径下得山来——不知道慕容公子他们如何了。”

“哎呀!难怪今日村里人都说官府好多人来封山,从山那边过来的统统杀了,尸首都堆在路上。”妇人听得胆战心惊,白了脸,辟头打了他一下,“死鬼!你如何跑到那里去了?不要命了?被官府知道了可要捉去杀头!”

“不拼出命来,哪里得来这宝贝。”杨公泉笑,把半枝瑶草放到老婆手上,“你好生收着,找个时间去镇上卖了,然后买房买地,好好过日子。”

妇人欢喜得了不得,慌忙细心拿帕子包了,道:“肚子饿得不行!老头子,你也饿了罢?待我去弄些酒菜来,好好吃一顿。”

“顾大婶还借你米?”杨公泉笑谑,“一看就知道是个有进无出的主儿。”

妇人按了按怀中揣着的瑶草,啐了一口:“老娘现在有宝在身,还怕借不到?等明日他们还要来问咱借钱哩!”说着巅巅地走出去了。

※※※

杨公泉看着妇人出去了,一个人抱膝坐着,在漏风中缩了一下头,心下又后悔起来、觉得不该把那株瑶草便这样交付了老婆。肚中饥饿难忍,在榻上辗转反侧起来。

窗外忽然传来一阵稀簌之声,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风吹窗纸,然而那声音却是一直前行到了门外,然后停住。莫非歹人已经知道了家里有奇宝,这么快便摸了过来?杨公泉悚然惊起,在榻上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只听果然有外面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

“应该便是这里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道。

“你没记错吧?”反驳的却是一个女子,“你那么看一眼、就能摸黑找到他家?万一错了,被人发现我们是今天从天阙那边来的告发出去、我们就麻烦了!”

“嘘……”年青男子让对方压低声音,道,“先看看吧。”

然后杨公泉只听两人脚步声挪到了窗下,明白了是谁,不由暗自失笑。听得窗下轻轻一响,开了一条线,四只眼睛齐齐排着看进来。屋里灯光黯淡,还不等两人看清楚,窗子却忽然吱呀大开了。那笙失声叫了起来,引得隔壁黄狗吠了起来。

“嘘,快进来!”杨公泉本来想吓一下两人,反而被那笙唬了一跳,连忙过去开门。

慕容修拉着那笙进门来,杨公泉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惊动邻居,立刻栓了门,灯下将两人从头到脚看了看,又惊又喜:“慕容公子,你们怎生逃下来的?让我白白担心了半日!”

“我们在山上藏到了天黑,木奴回去找了鬼姬来,鬼姬让比翼鸟送我们下山来的。”慕容修也是一脸的疲惫,应对却依旧从容,“幸亏还记得老兄你白日里指过的家舍方位、摸黑拉着那笙姑娘便投奔了过来——麻烦杨兄了。”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杨公泉搓着手笑了起来,忙把两人往里让,“没有慕容公子、我早在天阙上被强盗杀、被野兽啃了!——对了,茅公子江小姐如何了?”

“跑散了,没见他们。”那笙叹了口气,想想难受,

“那笙姑娘莫难过,说不定他们吉人天相,此时也已经脱险了。”杨公泉看看家里别无长物,只能舀了两碗清水过来,“我家老婆子刚出去买吃食了,两位稍等就好。”

然而疲惫交加,慕容修道了声谢,便接过来一气喝下。

那笙却是怔怔的坐着,心知杨公泉的话只是安慰:茅江两人既不如自己和慕容能得到鬼姬相助,也不如杨公泉那般熟悉地形,自身又无技艺傍身,要平安只怕是万难的。她对茅江枫毫无好感,但是对那个江楚佩小姐、或许是因为同命相怜,想到她从强盗蹂躏中余生、云荒近在咫尺却终难逃丧命,便忍不住怔怔落下泪来。

“怎么了?”慕容修喝了水,缓了口气,看到一路大大咧咧的那笙忽然哭泣,吃惊地看过来。

“江姑娘的命真是苦。”那笙擦着眼泪,眼眶红红。

慕容修不料这个东巴少女是为一个路遇的陌生人而伤心,想起那时候她奋不顾身扑过去用身体为江楚佩挡箭的情形,倒不由多看了那笙几眼。

“唉,女人命苦,多半是因为跟错了男人——你没见被强盗掳掠来一路上那个书生的孱头样子!”杨公泉也跟着叹了口气,看着面前一对风尘仆仆的青年男女,笑谑,“哪像那笙姑娘有眼光、托付得慕容公子这样的人?”

那笙正在喝水,听得这句话差点呛住,然而看了看慕容修,脸却微微红了起来,心里嘿嘿笑了起来。却可怜腼腆的慕容修登时闹了个大红脸,连连摆手:“杨兄,不是……”

一语未落,听得外头拍门声响起,屋里三人立刻噤声。

“死鬼!关门干吗?老娘手里拿满了东西,怎么开?”外面妇人声音嚷了起来,用脚踹着门,“重的不得了,快来开门!”

“不妨事,是老婆子回来了。”杨公泉舒了口气,对二人道,上去开了门。

那妇人一脚跨进门来,兀自唠唠叨叨数落,只见她:左手抱着一斗米,米上放了一块熟牛肉,几样杂碎,右手提了一壶酒,还捉着一只咯咯乱叫的母鸡。

“老婆子,如何买那么多?”杨公泉关了门,一回头看见妇人这样,也呆了,脱口。

“老头子,这两位是……”妇人却看着房内两位不速之客,惊疑不定。

“哦哦,老婆子,这就是我方才对你说的慕容公子和那笙姑娘!”杨公泉连忙过来介绍,“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然我的命早送在天阙上了!——这是我家老婆子,娘家姓黄。”

两头介绍了,分别行礼见过,黄氏便将满手的东西放下,满脸堆起笑来:“两位是贵客!少坐,正好买了东西,待我下厨切了送上来——老头子,你陪着客人说话。”杨公泉唯唯诺诺惯了,不由得便答应了,坐着陪两人说话。黄氏转到了后面灶间去切菜不提。

少时便料理好了,那笙帮着端了上来,满满摆了一桌子,四人围着入座举筷。一个个都是饿得狠了,竟是顾不上多客套,闷头吃了起来,等吃的差不多,才吐了口气,斟上酒来。黄氏为他救自己丈夫敬了慕容修一杯,堆下笑来,问:“公子从中州来,可是要去叶城做买卖?”

慕容修点点头:“小可带了些货物,准备在泽之国出手一些、然后便去往叶城。”

“如此,便多留几日。外头这几日不知怎地,只管要砍杀天阙东来的客人,公子两人还是先避过风头再上路。”黄氏言语伶俐,便殷勤留客,“只管在我家住下,也好报公子救命之恩。”

“如此,便多谢了。”慕容修忙用手拉了拉那笙衣袖,两人一起谢了。

不一时吃完,黄氏让丈夫收拾碗筷,自己下去整理了一间多年不用的房间出来,家里被褥只有一套、又不好出去借让人得知家里来了人,只得将自己房里的破褥子抱了出来铺上,出来对慕容修道:“只有两间房,被褥也破烂,让两位见笑了——将就着宿一夜,明日便去买新的来。”

“什么?”那笙倒没看那床破被子,跳了起来,指着慕容修,“要我和他住一夜?”

“怎么……两位不是一对小夫妻么?”黄氏终究不明底细,只听说两人是一同从中州来、又不像兄妹,便如此猜测。

“不是、不是……”慕容修红了脸,连忙摆手,“——我在外面桌上趴一宿便是了,不必费心。”

“啊……”黄氏生性精明,见慕容修为难,沉吟间便有了主意,“这样罢,如果那笙姑娘不嫌弃我这个老婆子,晚上就和老身歇一处;慕容公子和我家老头一间,如何?”

“好,好。”慕容修舒了口气,连连点头。

那笙斜了他一眼,见他飞红了脸、看上去更见俊秀,心下忽然大大后悔。

※※※

入睡前,黄氏端了盆水来,招呼那笙洗漱,一眼看见那笙右手上包裹的严严实实,便惊道:“姑娘可是受了伤?如此包着可要烂了伤口,快敷点草药才好。”

那笙见她要动手,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放到背后,脱口道:“不用不用,没受伤!”

“啊?”黄氏愣了一下。旁边慕容修只是冷眼看着那笙的窘态,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果然是故意包上的,是为了掩饰什么吧?作为珠宝商人,他天生对宝物有一种奇异的直觉,那笙身上那种无以言表的贵气是他从未遇见过的。他只是个商人,之所以答应鬼姬照顾这样一个成为累赘的女孩,不但是为了那棵雪罂子,更重要的、是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子时,就直觉地感觉到了她身上携带着宝物。

——如果能想办法从这个头脑简单的女子手上换取宝物,那应该不虚此行。慕容家大公子心里打着算盘,却不料同时那个计算中的少女也在计算着他,心心念念要钓金龟婿。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就这样开始了相依为命的异乡跋涉之途。

那笙洗了很久,洗下满盆的灰尘污垢来,原本黝黑的脸登时变得雪白晶莹——虽然五官平常,但是长眉大眼,看上去倒也爽利喜人。她照照水面,满足地叹了口气:这一路的颠簸总算到头了,也算看到了自己干净的脸。

“姑娘生得真端正。”知道女孩子爱美,黄氏在一旁夸了一句,那笙美滋滋地擦干脸解散头发梳理起来,转过了身。然而转身之间,忽然呆住——

慕容修也掬水洗漱完毕,散开一头墨也似的长发重新打了个髻。原本风尘仆仆的时候还不大显真容、如今一旦尘垢去尽,只见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便是潘安再世宋玉重生也不过如此。

“啊呀。”那笙看得呆住,手里的梳子啪的一声掉到地上。黄氏虽是快半百的年纪,此刻乍一见居然也看得发怔,说不出话来。

慕容修转头一看两人,心下大窘,脸上不觉一热,忙忙进了里间。

那笙还在发呆,黄氏却回过神来,拉了一把刚烧了水进来的丈夫,把他拉到厨下,压低了声音急急道:“老头子!这位慕容公子只怕有些怪异——生得也太俊了。”

杨公泉怔了一下,失笑:“老婆子你年纪一把,怎生看到英俊后生也动心了?”

黄氏摆摆手,示意他低声:“嘘……不是,我是觉得他俊得太过了。你不觉得那样的面容、活生生像个鲛人么?”

“鲛人?”杨公泉吓了一跳,立刻否认,“不对不对,鲛人都是蓝发碧眼,慕容公子可是黑发黑眼睛,和我们一样。而且,他明明是从天阙那边来,中州哪里来的鲛人?”

“……。这倒是。”黄氏想了想,依然心事重重,“私自收留鲛人可是死罪!老头子啊,我眼睛老跳个不停,只怕留下他们会引来大祸呢。”

“唉唉,老婆子你就爱乱想。人家是我救命恩人,能不收留?”杨公泉拍拍妇人,低声笑,“——人家带了一篓子瑶草呢,咱们待客殷勤点、说不定慕容公子高兴了还会再照顾一下咱的。”

“天咧,一篓子瑶草!”黄氏浑浊的眼睛里登时放出了光,不再言语。

※※※

入夜,因为数日奔波劳累,那笙一倒头就睡得香甜。

风从破了的窗纸间簌簌吹进来,恍恍忽忽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远远的,仿佛从天那一边传来:“那笙、那笙……”

“嗯?”她模糊地应了一声,觉得那个声音非常熟悉,却想不起是谁。

“快点来!快过来……我等着你,要快点来啊。”那个声音叫着她。

“过哪里来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然而那个声音仿佛有说不出的魔力,引得她晃晃荡荡地从榻上支起了身子,看见旁边的黄氏还在酣睡,她爬过妇人的身子,下床,在漏进月光的房里跟着那个声音恍恍忽忽前进。

“过九嶷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回答了一句,远在天边。

忽然间天地全变了——周围变得漆黑不见五指,狭窄得令人窒息。

她觉得透不过气,慌乱起来,伸出手来、却发觉自己仿佛在一口石头做的棺材里,四处摸索不到出口,她只好用力拍着面前厚而重的石壁,大喊:“放我出去!这是哪里?这是哪里!快放我出去啊!”

“这里是九嶷山。”那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这次却是近在咫尺的,回答。

“我怎么会在九嶷山?快放我出去!”那笙越发慌了,伸手用力拍打面前紧闭的石壁,大声喊,“慕容修,慕容修救我!”

然而,只有她的声音冷冷回响着。她觉得自己的手骨都要拍碎在石头上了,然而那样坚硬的禁锢却丝毫不动,狭窄的空间仿佛一口活生生的石棺、将她窒息。

绝望中,她筋疲力尽地瘫倒在石壁上。

黑暗是看不到头的一片,不知道其间有多少诡异危险。她绝望地躺了很久很久,忽然间,隐隐约约听到头顶上有脚步声走近——有人么?有谁过来了么?

那笙来不及想,惊喜交加地拼命拍着石壁、仰头对外面大唤:“救命!救命!”

远了的脚步声又转回来了,仿佛还不能确定她的方位,在外面徘徊了一会儿,又渐渐远去。那笙急得用力捶着石壁,声嘶力竭:“救命!救命!我被关在这里了!”

“谁在那儿说话?”外面的人终于听见了,停了下来,有些无法确定地拍着外面的石壁,低声奇道,“咦,这里有个好旧的封印……但是里面怎么会有人的声音呢?”

“我是那笙!快打开它、放我出来!”听得外面那个人的声音,那笙陡然间心底腾起说不出的寒意,但是获救的狂喜让她想不起其他,只是连忙拍着石壁,对着头顶上方大喊。

“嚓”,轻轻一声响,仿佛外面什么东西破掉了,那个人的声音更为清晰地传了进来:“谁在里面?——你说你叫什么?”

“我叫那笙!”厚重的石壁破了一个洞,外面的风吹了进来,接近窒息的她深深吸了口气,欣喜若狂对着那个前来救她的人大喊,“谢谢你,谢谢你!”

那人刚伸进手来准备拉她出去,猛然触电般颤抖了一下:“不可能!你不是那笙!”

“我不是那笙是谁?我就是那笙呀——”她有些莫名其妙地回答着,伸手拉住头上那个豁口里探下来的那只手——忽然间,她整个人呆住了:

戒指!那只“皇天”戒指!那只手……那只手,是她自己的手?

“我才是那笙呀!”头顶上那个破开的封印上,那个声音不解地喃喃自语——那笙终于明白了自己方才一听那语音就寒冷到了骨头里的原因:那完完全全、是她自己的声音!是她自己在外面隔着石壁对她自己说话!

她一声惊叫,松开了握着的那只手,从破口里仰头看上去。外面的光线淡淡洒落,通过破坏了的封印豁口,她看到了那张低下头的脸——果然是“那笙”!

※※※

“啊啊——!!”她恐惧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仿佛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对方脸上的恐惧如出一辙,低下头盯着她,面容扭曲地同时尖叫起来。

“救命!救命!”那笙再也控制不住、崩溃般地大喊起来。眼前猛然间又是一片漆黑,感觉窒息无比,拼命大喊,“救命!救命!慕容修救命!”

“怎么了?怎么了?”猛然间旁边有人大声问,晃动她的肩膀,“出什么事了?”

慕容修的声音?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生怕看到又是那张恐惧的面容。然而模糊间、看到的果真是年轻珠宝商莫名急切的脸,她定睛再看了看,忽然间一声大哭扑上去抱住了慕容修的肩膀:“救命!救命!”

“怎么?做噩梦了?”慕容修半夜被惊醒,披着头发跑过来,便看到东巴少女疯了一样的又哭又叫。虽然脸上发烫,但生怕惊动邻居,他连忙安慰那笙。

那笙说不出话来,全身发颤,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黄氏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抱怨:“那笙姑娘一定是魇住了!方才睡得好好的、却忽然翻身坐起来嘀嘀咕咕地说话,说什么‘封印’,还一个劲儿说‘我才是那笙’——然后就死死拉着我的手不放。”

“我、我说‘封印’?是我说的?”那笙本来已经慢慢平复下来,听得黄氏重复自己的梦话,忽然全身发抖,捂住自己的耳朵,“真的是我?外面那个人真的是我!?”

“怎么了,怎么了?”慕容修看到她那样,心下也是骇然,“你梦到什么了?”

“我梦见我自己了……”那笙喃喃自语,眼里恐惧之意越深,忽然一把拉住慕容修,“救救我!很可怕……很可怕。”

“不用怕,我们都在这儿,不过做梦罢了。”慕容修拍拍她,安慰,“先睡吧。”

“我不睡!我不睡……”那笙尤自心惊肉跳,撑着坐起来,“我不敢睡。慕容,你陪我说说话,我不敢睡。”

慕容修为难地看了她一眼,看到那笙脸色雪白、眼神散乱,心知她真的吓得不轻,不忍扔下她不管。旁边黄氏咳了一声,打圆场:“这样,还是让老头子过来和我一间吧,那笙姑娘吓成这样,还是有人陪着好。”

杨公泉赤着脚赶过来,这时也在一边赞同,把自己衣物拿了过来,和老婆一起就寝。

※※※

终于又安静下来了,榻上两夫妻并头睡着,听得另一间里面也关了门,黄氏暗自捅了捅丈夫,低声道:“老头子,他们两人真的很反常哩!刚才我分明听见那个姑娘说什么‘皇天’‘九嶷山’——那都是前朝流毒、当今官府的忌讳啊!莫非、莫非官家今日封山要捉的、就是他们两个?”

“胡说,哪有那么巧……一定也是和我一般运气不好撞上日子了。”杨公泉压低嗓子呵斥,但是忽然顿了顿,声音也犹豫起来,“不过……方才和那小哥同榻,无意看见他的耳后……似乎真的有鲛人那样的鳃。”

“真的有?”黄氏也唬了一跳,“我就说他是个鲛人!这回可惹了大祸了!”

“但是,老婆子你说、鲛人不是都和鱼一般全身冰冷?可我碰了碰他手肘,明明是温的嘛。”杨公泉分解,但毕竟是安分守己的百姓,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而且他的头发、眼睛,都不似鲛人的样子啊!”

“反正是个祸患,还是不要往家里招了。”黄氏压低了声音。

杨公泉为难,在黑暗中翻了个身:“人家救了我的命,总不成赶人家走吧?”

黄氏冷笑:“救你命是顺手罢了,如果官府查过来、可是连坐!那时候要赔老娘的命进去——一进一出,你说是赚了还是亏了?”

“人家说不定不是歹人,是规规矩矩的客商。”杨公泉压低声音回答,终究没忘了爱财,低声道,“人家有一篓子瑶草哩!咱们招待好他了,能短了好处?”

“嘁!没见识的老骨头!”黄氏不屑地冷笑一声,在暗中戳了丈夫一指头,“指望人家手指缝里漏一点下来,还不如……”

“嘘。”杨公泉唬了一大跳,连忙去堵老婆的嘴巴,仔细听了听隔壁的动静,低声骂,“糊涂的家伙,你活得不耐烦了敢打人家主意?你知道那个慕容公子多厉害,连天阙上的鬼姬都和他客客气气说话!你几个胆子敢这么想?”

“那报官如何?”黄氏想了想,继续出主意,“说这两人是今日从天阙那边过来的——让官府来,咱还能拿些赏钱。”

“作死!”杨公泉冷笑,“我是和他们一路从天阙过来的、官府来了他们一攀供,还不把我也抓进去?”

黄氏倒是不言语了,过了半天,笑了一声,道:“说得也是,老头子,睡吧。”

杨公泉叹了口气,翻身躺好,喃喃道:“不过这两个人的确来路蹊跷,留得久了也怕是惹祸……怎生打发他们快些上路才好。”

※※※

“你睡吧,我在一边守着,魇住了就叫醒你。”看着那笙在榻上瑟缩着,慕容修好言好语地宽慰,其实也不大明白为什么她会吓得那么厉害,然而也看出那笙恐惧不是装的。

“嗯……谢谢你。”那笙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我答应了鬼姬要一路照顾你,也收了你的雪罂子——成交后守诺是应该的,你不必谢。”慕容修笑了笑,拿了自己的长衣到一边坐了,将背篓放到身侧,随身看顾着。

“啊,好像这次生意我赚了呢。”那笙终于放松了紧张的情绪,也笑了。

“睡吧,这几日你也很累了。”慕容修对她点点头,她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然而慕容修却是睁开了眼,似乎敏锐地听到了什么声音,不做声地站起来走到门边,侧耳听了一会儿,脸色渐渐严肃。窗外淡淡的月光照进来,年轻的珠宝商人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有“果然如此”的表情——他透过破碎的窗子看外面,那漆黑的夜色背后、是莫测的新大陆,前途莫测,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赖的了。

这里是住不得了,到了明日就走吧,在人家发觉自己原来是个普通人、下定杀心之前。

那笙已经睡去,呼吸舒缓平稳,月光照在她脸上,仿佛有一种发光的安详——这个什么也不会的女孩、一时贪图宝物答应了带上她,真是一件亏本生意呢。

想着,慕容修苦笑了一下,坐下准备闭目小憩,然而忽然看见那笙在睡梦中眉头蓦然蹙起、脸上浮现出恐惧的表情,全身发抖,无声地张开了口,却叫不出声来。

又魇住了?慕容修没奈何,连忙过去用力摇醒她,过了片刻那笙才睁开眼睛,然后如上回一样惊恐地拉住他:“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又来了!它非要跟它去九嶷!”

“做梦,只是做梦。”慕容修拍着她瑟瑟发抖的肩,安慰。

虽然在决心要钓的金龟婿怀里,那笙此时却毫无心境,犹自喘不过气来:“不!不是做梦!它缠上我了!它缠上我了!”

“谁缠你?”慕容修莫名其妙地看着面色苍白的那笙,问。

“它。”那笙将右手举到面前,看着层层包裹着的手,神色恍惚,“该死的,戴上去就脱不下来——那臭手害死我了!”

※※※

折腾了一夜不得好睡,第二日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慕容修推醒了那笙,连忙出去,只见桌上已经整整齐齐摆了三四样小菜、两双筷子、两碗稀饭。杨公泉一见两人出来,站起来招呼他们吃早饭。两人洗漱后坐下,那笙便只管下筷子,慕容修拉住,横了她一眼,转头对杨公泉道:“杨兄为何不来一起吃?”

“我和老婆子起得早,早吃过了。”杨公泉笑着推辞。慕容修暗自察言观色,见他说话之间并无不自然之色,心里防备稍微放下几分,然而还是细细看了看桌上饭菜,以他行走江湖历练来看、也看不出下过毒的样子。慕容修举筷每样尝了一点,确定无毒,才放开手让那笙下筷。

“如何不见大嫂?”吃着饭,四顾不见黄氏,慕容修又问。

杨公泉搓着手笑笑,道:“老婆子说两位一路奔波、衣衫破旧,去城里买几件我们这里的新衣裳给两位替换,也免得穿着中州式样的衣服走在街上显得触目。”

“好呀好呀!”那笙虽然昨夜折腾了半夜,但毕竟天性爽朗,一醒来就恢复了活力,拍手,“你们的衣服是羽毛穿成的吧?很好看!我喜欢。”

“那笙。”慕容修看了她一眼,转头对杨公泉道,“如此,多谢杨兄和大婶了——换了衣服、我们也正好继续上路。”

“慕容公子这么快便要走?”杨公泉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慕容修点了点头,含笑道:“在下和一位朋友有约、得按时赶过去赴约才行。”

“哦,如此,公子是个守信得人,倒不便耽误了。”杨公泉没料到对方只住了一夜便要走,但是倒是正和他心意,便正好顺水推舟。

正说话,门一响,却是黄氏抱了一包衣物进门来,听得他们的话,有些诧异:“住一夜就走?如何不多盘桓几日?”慕容修见那花白头发的妇人满口留客,能揣摩到对方的心思,便是心里冷笑,然而口里只推说和人约好了日子,非得快点去城里不可,执意要走。

黄氏一再挽留,无法,便只好解开包裹,拿出两件新买的羽衣来,定要送给两人穿上。羽衣一大一小,都是男式,穿着青色的丝线,上头还用金线绣了一支如意,做得十分精致。那笙看了喜欢,便抢过那件小的在身上比划。

慕容修知道中州装束不好出门、这些衣服是必须的,倒不推辞,只道:“要杨兄破费,如何好意思?”便从袖中拿了又一支瑶草出来,作为谢仪。杨公泉笑得眼睛都没了,推辞了一番收了,便要两人换了新装出来看看。

等穿出来,果然气象一新,两袭青衣,翩翩两少年。黄氏又殷勤指点两人将头发解开、重新按照泽之国的风俗编好,垂下来挡住耳朵。

等装束妥当了,两人对视,看着对方奇异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笙看了慕容修半日,忽然道:“还是看着奇怪。”

“哪里奇怪了?”慕容修转了转身,觉得并无不妥,奇道。

“长得太好看了,挑眼。会被云荒的强盗当大姑娘劫了。”那笙开玩笑,看着他愠怒地涨红脸,连忙吐舌头,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上路了上路了!”

慕容修无法,只好背起背篓,对着杨公泉夫妇作别。

※※※

“谢天谢地,这两个灾星总算是送走了……”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去,杨公泉长长舒了口气,看着手里的瑶草眉花眼笑,仿佛炫耀般对黄氏道,“你看,我说得没错吧?不用太担心,你看人家还再给了一支呢,这回发财了!”

“没见识的穷鬼!”黄氏啐了丈夫一口,从袖子里掏出一物来,往杨公泉眼前一晃,冷笑,“你看这是什么?”

杨公泉夺了过去,定睛一看,失声道:“一万铢?你如何淂来这许多钱!卖了我给你那棵瑶草、也换不得这些钱啊!”

黄氏得意洋洋,笑了起来,劈手夺回银票:“还是老娘有本事吧?你猜猜我今儿一早去干吗了?”

“不是去城里替他们买衣服了么?”杨公泉不解。

“衣服是买了——老娘也顺路把他们两个卖了好价钱。”黄氏掩嘴笑了起来,看着道上快要走得看不见的一男一女,“我去和如意赌坊的总管说、从中州来了个带了一筐瑶草的珠宝商人,可是好大一票生意——你也知道如意赌坊暗地里做见不得人的勾当罢?刚开始那个主管还不信,我把那支瑶草给他看了、他就不言语了,然后给了我一万铢。”

杨公泉瞪了妇人半日,忽然笑了起来:“好歹毒的妇人!亏你想淂出借刀杀人的把戏。”

黄氏挥了挥手中银票,得意:“这样既不用我们下手、也不用惊动官府,就能白白淂这一笔——多划算。”

杨公泉想了想,跺脚:“那么如何你让他们走了?等如意赌坊那边人来了怎生交代?”

“那还用的你提醒?那边大总管早想好了。”黄氏不屑地白了他一眼,冷笑,“没见我给他们穿的那件新衣?——上面绣的那个金如意就是做的暗号,桃源郡是如意赌坊的天下、这个记号一做,他们两人能跑到哪里去?而且听说他们还要去城里——如意赌坊正派人往这里来,这一下可是半路就送上门了。”

得意地笑,看到两个人已经走得看不见影子,黄氏回身:“老头子,你说咱们盖座啥样的新房子?住到城里去可好?买多些好吃好玩的,跟着你这倒霉鬼吃了一辈子苦、也该好好享乐一下……”

杨公泉跟在她后面诺诺,然而心里却是倒抽一口冷气,暗道:“乖乖不得了,这妇人何时变得如此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