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一章 雪中字

飓风吹起乱雪,纷扬了半天,掩住了方当正午的日头。

雪暴之外的天依旧是湛蓝的,苍鹰盘旋着。

从半空俯视,慕士塔格雪山在连绵的巨大冰峰中、宛如银冠上一连串明珠中最璀璨的一粒,闪闪发光。而那些光,就是此刻弥漫山中的雪暴。

然而,苍鹰的目力再好,也看不到雪暴下山腰那如蚁般蠕动的黑点。在这个连苍鹰都盘旋着无法下落栖息的雪山半腰,居然有一队衣衫褴褛的人缓缓跋涉而上。

风暴一起,四周一片白茫茫,连东南西北都分辨不出。半腰里,一行被困住的行人只好立定脚跟,拖着脚步聚到一起来,围成一圈共同抵御飓风。高山上的空气本就稀薄,风起时更是迫得人无法呼吸,刺骨的冷让原本穿得就单薄旅人瑟瑟发抖。

长途跋涉的人们已经疲惫到了顶点,脸上一律是可怖的青紫色,显然是贫困的流民,衣衫褴褛,手肘上膝盖上的衣衫破处露出已经冻得发白的肌肤。被冰雪划伤的地方根本流不出血来,只冻成了黑紫色、翻卷开来,宛如小孩张开的小嘴,可怖异常。

筋疲力尽的旅人还没有找到避风之处,风暴已经席卷而来,迷住了所有人的眼。四周一片恐怖的白。风呼啸的间隙里,只听到几声惨呼,队伍中体力不够的人无法立足,纷纷如同纸片一般被卷起,向着雪山壁立的万仞深渊中落下。

“大家小心!大家小心!”队伍中有个嘶哑的声音叫起来了,中气十足,穿透了风暴送到各人耳边,“相互拉着身边的人,站稳了!大风很快就会过去了!”

他站在队伍里,微微一怔,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脸去——然而,什么都看不见。

“快拉住!小心被……”耳边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然后一只粗砺的手伸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拉住了他的手。风呼啸着把那个同行者下面的话抹去,然而那只手却是牢牢的握住他的手,一样冷得如同冰雪。

他甚至懒得转头看看身侧是谁,脸上掠过一丝不耐的表情,下意识抽回手去。

就在那个刹间,最猛烈的一波风转瞬呼啸着压顶而来!身边到处都是惊呼,每个人都立足不稳,连连倒退着,夹在队伍中,他也不得不跟着大家退了几步,却同时挣开了那个同伴的手。

“哎呀!”风呼啸着掠过,耳边传来了近在咫尺的惊叫声,赫然是那个汉子的声音。他还来不及回头,感觉那只已经松开的手在瞬间加速离开他的手,顺着剧烈的狂风而去。

“呀!救命!救——”那个人用尽了全力惊呼,然而声音却迅速随风远去。

他只是站在风雪中,动也没动,听着那个声音游丝一般断在风雪里,然后有些嫌恶的抬起手来拍了拍,将右手用雪擦了,拍干净,重新袖在怀里,毫不动容地站在人群中。

风终于在一阵狂啸后离去,纷扬半天的雪也渐渐落下,视线重新清晰起来。然而一行人中,转瞬已经去了大半。

“到了山腰便是如此,只怕能活着到达天阙的、不会再有几个了吧?”他心里蓦然微微冷笑了一声,却是随着众人的脚步继续蠕动着前进,找了一个避风的所在,停下歇息。

※※※

枯枝在雪地上划着,先是划了一个圈,然后停了一下,在圆心点了一下。

风雪卷了进来,扑到脸上。他闭着眼睛,手在点下去的刹那有些微的颤抖。

是那里……就是那里吧?终于要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闭上眼的瞬间,他又看到那一袭白衣如同流星一样、从眼前直坠下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然而,奇异的是坠落之人的脸反而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来,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苍白的脸上仰着,眼睛毫无生气的看着他,手指伸出来几乎要触摸到他的脸——

“苏摩。”那枯萎花瓣一样的嘴唇微微翕合,唤他。

“啪!”手下的枯枝蓦然折断,他睁开眼睛,然而深碧色的瞳孔里也是茫然空洞的神色。

“哒-哒-哒”,风在呼啸,然而敲击火石的声音还是不断传入耳中,速度越来越急,伴随着喃喃的咒骂声。冒着大雪点火,半天还点不着,负责生火的铁锅李已经极度的不耐起来,大吼:“喂,谁过来帮一把?见鬼!”

坐在他旁边一行人里没有一个人出声。这里已经是慕士塔格雪山的半腰,长途跋涉刚刚结束,大家都累得仿佛全身散架。停下休息后,按照内部的分工,捡枯枝、挑干粮,各自完成了份内的活儿,一群衣衫褴褛饥寒交迫的流民立马找了地儿躺下休息,等着开饭,哪里还有余力管旁人的闲事?

“一群杀不尽的穷鬼。饿死你们!”铁锅李呸了一声,咒骂着,继续不懈地敲击着火石。

他也没有出声,只是坐在山阴一个微微凹下去的雪窟里,拢起手,将苏诺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然而却是不出声的向着铁锅李那边转了一下头——所有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也只有这个老头还体力充足得可以骂人了……这个铁锅李,也是这次带领大家翻越雪山去往云荒洲的。看来这个五十多岁汉人,只怕不简单呢。

他想着,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只是摸了摸怀中的阿诺。这一路下来,阿诺身上也已经冷得像冰块了。他小心的将他护在胸口,身子尽力后仰、贴着雪窟,避开那如刀般割着脸的风雪。闭着眼睛、听耳畔风雪的呼啸声瞬忽来去,感觉因为长时间的跋涉、脚上仿佛有刀子在割。

——走了两个月了,应该是快到天阙了吧?多少年了……没有想到还有回来的一天——而且居然是和这一群逃难的流民一起来。

脸上有刺痛的感觉,呼啸的风雪仿佛刀子割开他的脸。

“大叔,你看看是不是火绒湿了?我这里带了火镰,你看好不好使?”风雪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少女清脆的话,雪地上有簌簌的脚步声。

“嚓!”一声脆响,忽然间风雪里也有热流涌起,火舌微微舔着枯枝。

“嘿呀,果然还是火镰好使!小丫头,谢谢你了!”铁锅李如释重负,大大喘了口气,笑声在风里传来。从荆州破城以来,往西走的这一路上,这一群为了逃难而聚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人数越来越多,但是由于成分复杂,虽然说是结伴赶路,可大伙儿之间总是自顾自——只有这个少女是热心而活泼的,获得流民们很多好感。

“不用谢,做了饭还不是大家一起吃——翻过了这座雪山,应该快要到天阙了吧?大家再辛苦几天就好了。”少女朗笑,声音虽然疲惫、却依然有朝气,让七歪八倒的流民们都精神一震。簌簌踩着雪,一步一挪,少女又往这边走了回来。

这些人、也妄想着要去云荒么?

※※※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有仙洲曰云荒。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六合书·大荒西经》上那一段话,寥寥数十个字勾勒出一处世外仙境,如同蓬莱方丈一般,云荒便成了多少年来中州人梦寐以求仙境。而和那些烟波渺茫信难求的碧落三山相比,云荒的传说却是故老相传的,有凭有据,甚至有珠宝商号称去过那个地方,带回来让中州人目眩神迷的宝物,鲛绡明珠、黄晶碧玉,成色之纯色彩之璀璨、绝非人间所有。

——于是,云荒宛如桃花源般的存在,便被无数人相信。然而,《大荒西经》中只略微提到它的方位在中土大陆西方,从西域雪山有小径通过狭长地带可至。那条小道传说起于云梦之泽,终点在慕士塔格雪山间某处。

就凭了这样缥缈虚无的传言,从来都不间断的有人长途跋涉而来,寻遍慕士塔格雪山每一条小径。中州人古时就有“寻得桃源好避秦”的传说,到了中州战乱纷飞、群雄逐鹿的时候,这样无路可走寻找桃源躲避灾祸的流民便会更多。

而这些面带菜色的饥民,又怎么不想想自己在中州都活不下去、又如何能抵达天阙?

正在想着,簌簌的脚步声忽然在他面前停住,少女应该在他面前立定了,然而却没有说话。傀儡师的手指抓紧了苏诺,然而没有抬眼看她,也没有开口,只是自顾自低头出神。

“能坐这儿么?”雪窟外,那个少女的声音终于问,然而不等他回答就走了过来。

嘴角略微有不耐的表情闪过,他终于开口,声音生涩:“授受不亲吧?”

“不怕,我不是汉人。”少女说着,已经坐到了他身侧,大咧咧地,“我是东巴人。”

“东巴人?”他有些惊诧。

“恩,我们住在澜沧江旁边——结果最近那里也开始打仗了,只好逃出来。”少女叹了口气,捡起一根枯枝在雪地上划来划去。

他有些疲惫的微微摇头——中原这一场大战乱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无数人流离失所,看来如今烽火都已经蔓延到了南疆了。难怪这一群人,都这样急着想要逃离中原吧?

“我叫那笙——大家都叫我阿笙。”那个少女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热情明快,“你呢?一路上都不见你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苏摩。”他身子依旧没有挪开半分,抱着怀中的苏诺淡淡回了一句。

“苏摩?不像汉人的姓名啊!……你是哪一族的?鞑靼?楼兰?突厥?高丽?”那笙有些诧异,一口气报出了所知道的所有国度名称,然而靠着雪窟坐着的男子一直没有点头,眼睛低垂着,没有表情。

受到了冷遇,那笙却没有挪开的意思——对于这位同行的年轻男子,她已经留意了许久。虽然是流离中,和身边所有难民一样的蓬头垢面,但是这个年轻的傀儡师的英俊容貌依然掩饰不住,脸部的线条利落俊美,五官几乎无懈可击。对于这样俊美得令人侧目的青年,即使是在困顿交加的流亡途中、也足以引起热情的东巴少女的关注。

“呀,你的木偶做的真好……就像活的一样呢!”没话找话地,那笙看到了他一直抱在怀中的苏诺,笑了起来,伸手想去摸,“你是傀儡师么?”

“啪”,少女的手还没有接触到,傀儡小人儿的手忽然抬了起来,打开了她的手。

“别动我弟弟。”苏摩依然没有看她,说了一句,将傀儡抱在怀里。

小人儿的手缓缓放下,那笙看见有一根几乎看不见的透明丝线连着人偶的手关节,丝线的另一端、却系在青年的右手中指指环上。苏摩的手一半露在袍子外面,十指修长,手指上全部戴着奇异的戒指,每个戒指上都系了一条细线,线的另一端消失在人偶的关节上。

那个人偶不过二尺高,脸庞俊美非凡,垂髫黑发,穿着奇异的非胡非汉服饰,和主人褴褛的样子相比、却是整洁光鲜。看来苏摩一直将自己的道具保持得很好。

“你弟弟?”那笙怔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有意思……果然很像你。”

然而,笑着笑着,少女的脸色慢慢苍白起来,定定的看着苏摩怀中的人偶。那笙用牙齿咬住了下唇,才没有脱口惊呼出来——天,太像了……那样相似的程度,简直是做到了纤毫毕现,即使人偶是一缕头发、一处肌肤,都和眼前的苏摩一摸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苏摩的在袖中的手指动了的缘故——那笙忽然看到那个不过两尺高的小偶人转过了头,微微对着她笑了一下。

那样诡异的笑容。

“他笑了!”再也忍不住,那笙一下子将身体后退贴到雪窟上,脱口尖叫起来,“他笑了!”

“是你眼晕了。”苏摩还是没有抬头看她,只是淡淡回答,然后将那个名叫苏诺的小偶人抱在怀里,不说话。

呼啸着的风将雪从外面卷进来,仿佛要将浅浅雪窟里两人冰冻。苏摩没有说话,雪地里除了风声,只有枯枝哔哔剥剥的燃烧声,食物的香气已经开始弥漫开来。

“或许、或许是太饿了吧?头晕眼花的。”寂静中,那笙认输了。她抬起头,看着眼前抱着人偶的傀儡师,目光几度变幻。最后,仿佛终于想起什么可以打破目前这样尴尬的状态,东巴少女兴奋的提议:“苏摩,我帮你算命好么?”

看着青年男子略微有些惊愕的表情。她笑了笑,有些自豪:“我算命可是很准的——从小我就靠这个赚钱吃饭。跑到楚地的时候、那些人都说我是女巫呢。算命扶乩、看相占梦,我样样都行!”

“那你准备怎么算?”仿佛微微有了一点兴趣,苏摩开口问。

那笙把冻僵的手放在嘴边呵了一下,看了看地上零落的枯枝,笑:“就扶乩吧!”

※※※

两根枯枝被绑缚在一起,一横一直,成“丁”字形。

那笙伸出冻得通红的左右手,用两手食指轻轻托着横木两端,让垂直的枝条末端轻轻接触着雪地,闭上眼睛,口唇翕动,轻轻念起长而繁复的咒语。

少女念咒的声音是极轻的,然而一直漠然坐在雪窟内的苏摩蓦然一惊,闪电般的扭头向她的方向,怀中的偶人也瞬的和他一起转头。

“雪仙子已经被我请来了……苏摩,你想知道什么?”念完了咒语,那笙却没有开眼。

苏摩转头看着她的方向,空茫的眼神却仿佛穿过了她的躯体,落在不知何处。他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奇怪,许久,才道:“过去。现在。未来。”

“扶着乩笔的雪仙子啊,写下你的谕示吧。”再度默诵了一段咒语,苗人少女单薄的身子在雪窟外的大风中瑟瑟发抖,然而却虔诚地闭着眼,将左右食指托着的乩笔悬在雪上。

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托着那笙的手,又仿佛是风吹着那垂地的枯枝,乩笔唰唰地在雪地上移动着,写下一排排潦草的符号。

移动,移动,移动。

当换到第三行的时候,乩笔忽然停住了,风雪还是一样呼啸,然而枯枝居然一动不动。

“好了。”那笙长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忽然感到了寒冷,身子瑟瑟发抖,但她居然还是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你看看,这就是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苏摩的眼睛看着她的方向,许久,淡淡道:“你念给我听。”

那笙摇摇头,还是闭着眼睛:“我从来不看我自己写的预言。我不能看——就像我不能算出自己的命运一样。你快看,看完了我就抹掉。”

苏摩的嘴角忽然有了一个转瞬即逝的笑意,缓缓摇头:“你难道没算出来我是一个瞎子?伟大的笔仙?”

风雪很大,柴火的那一点热气弥漫在空气里,没有吹到人身上已经变冷。

听到了那一句话,那笙大吃一惊,脱口反问:“什么?”

“我说我是一个瞎子。”苏摩淡淡道,然而却一边将身子从雪窟壁上直起,向着少女面前俯身过来,用手覆上了写着预言的雪地,“不过,我虽然不能‘看’,却还是可以‘读’。”

他的手指修长,苍白得几乎和白雪同色。五个手指上都带着特制的奇异指环,指环上连着傀儡的细线、在雪地上已经看不出来。他的手指摸到了第一行字上,停顿下来。

忽然间,他嘴角讽刺的笑容消失了。

手指不受控制的在雪上颤抖着,顿住,年轻的盲人傀儡师急急俯身过来,手指摸索向第二句预言。他嘴角不知不觉中紧抿成一线,一直苍白的俊美脸庞上陡然泛起奇异的嫣红。

第二句预言。苏摩的呼吸急促起来,手指有些痉挛的压着雪地,仿佛无法相信一般,愣了片刻,空茫的眼睛里有奇异的表情。

“看完了么?”闭着眼睛等了很久,耳边听到苏摩急促的呼吸,却不见他的评语,那笙终于忍不住出声问。

仿佛被惊醒,傀儡师的手一颤,颤抖着、探向最后一句扶乩预言。

然而,停顿的刹那中,荒山上狂乱的风雪已经卷来、将最后一句写在雪上的预言抹去。

“是什么?是什么?最后一句是什么?……”苏摩的手急急在雪地上四处摸索,然而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第三句,一时间,这个奇怪的青年傀儡师急切地叫出了声,“你快再写一遍!再写一遍!我没有看见!”

听到这样大变的语气,那笙一惊,睁开了眼睛。然而转眼就看到俯身在雪地上摸索的傀儡师,苏摩在风雪中抬起头,看着她,眼神空空荡荡:“快再写一遍给我!”

那样诡异的神色,那笙不自禁感到害怕起来,膝行着不由自主退了开去,颤声道:“不行!我写不出来了……对同一个人、一年内只能请笔仙扶乩一次!”

“我没有看到第三句。”苏摩睁着空茫的眼睛,看着风雪遍布的天空,喃喃自语。许久,有些奇异的笑了起来,“也许这是天意——不让我看到所谓的‘未来’。或者说、对我而言,根本没有那种东西?”

“啊?……那么第一两句、我写的准不准?”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那笙在风雪中瑟缩着,问。苏摩没有说话,手指在雪地上慢慢握紧,握了一把空山白雪。低着头,嘴角忽然有了一个转瞬即逝的诡异的笑容——

“开饭了,开饭了!”正在这时,远处铁锅李将木柴敲着锅底,大声嚷嚷。

那些七倒八歪地躺在雪山避风处的流民们陡然闻声跃起,每个人拿了一个破碗,争先恐后朝着火堆跑过去,一路上相互推搡着,毫不客气。

那笙“哎呀”了一声,也顾不得等他回答了,连忙从雪地上爬起来,从怀里拿出一口小碗,跌跌撞撞跑了过去,一边还对他连声着急地招呼:“快!快啊!不然又没的吃了!”

他却不动,只是坐在雪地上,手指无意识地摸索着已经纵横零落的雪地。

那上面,曾经有的两句话已经被他一手抹去了。

“如果你不是闭着眼睛、如果你看到了两句中的任何一句——我就杀了你。”

许久,一句极低极低的话,从盲人傀儡师的嘴角滑落。

※※※

他没有和那群流民一起蜂拥着去火堆边,只是一个人靠在雪窟里,将阿诺放在怀里,俯下身去摸索着解开了绑腿,用力揉搓着痛得快要裂开的双腿。最后终于站了起来,走到雪地上去跺着脚,想让血脉活动起来。

那边火堆里有大家争夺食物的喧闹声,间或有铁锅李为了分配粮食制止哄抢发出的厉喝,乱哄哄的传来,伴随着风雪里隐约的热气。已经是黄昏了,入夜的风更加的寒冷。在这里休息一夜后,天亮这群流民便要再度继续他们的跋涉。

傀儡师停了下来,眼睛却是空茫的看着雪地,仿佛那三行字还在那里一般。忽然笑了起来,对着怀里的偶人轻轻自语般说话:“阿诺,来,活动一下吧!”

“啪”的一声轻响,他怀中二尺高的偶人跌了出来,然而有引线牵着,没有跌到雪地就是凌空一个翻身,轻轻落到地面。然后,那个小偶人就像真人一样的踢踢腿,伸伸手,居然在雪地上打起滚来。

苏摩的手袖在怀中,只能看见十指微微牵动。然而因为映着雪地,引线却一根都看不见了。风雪卷过来,吹起傀儡师的黑色长发,明明看不见,但是苏摩却一直地看着雪地上翻滚笑闹的小偶人,神色专注。

火堆边上,刚刚如获至宝地捧着小半碗野菜面糊糊的少女看到这边,眼里忽然就有了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实在是一个奇异的男子:肩膀很宽,四肢修长,身材轩昂矫健;然而再看他的脸孔,却是俊美无匹、轮廓清秀得近乎女气,让身为女子的那笙都深感自愧——这样矛盾却奇妙的组合,让这个自称叫苏摩的盲人傀儡师散发出难言的妖异魅力。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精通占卜预言的少女、总能感到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力量。所以,即使在逃难的途中,年轻东巴少女依旧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一步一步的靠了过去。

“要不要吃点东西?等天亮就要翻山了——不吃哪里有力气。”傀儡师收了线,十指只是微微一扬,那个名叫阿诺的小偶人在雪地上一个鲤鱼翻身,啪地跳了起来,落入主人的怀中。苏摩回过身准备走,却听到了耳边那个明快的声音。

那笙的声音里毫无中原女子的羞涩,爽朗而热情,有一股热气丝丝缕缕触及了他的肌肤——那是那边火堆旁大家争抢得来的食物罢?那些流民为了一勺半勺的差别,尚自和铁锅李争夺怒斥不休。而这个女孩,却将自己的那一份食物慷慨送给了他。

苏摩嘴角往上弯了一下,似乎有一个难得的笑意,没有说话,但是却伸出了手。热情如火的东巴少女连忙将手中破旧的陶碗捧过去,放在他手中——傀儡师的手指冰冷。

“还热着呢,快些吃,风那么大很快就要凉了呀!”看见对方没有拒绝,那笙的眼里满是笑意。然而苏摩只是将陶碗静静捧在手里,一分一分感觉着碗里食物传过来的热度,却丝毫没有用餐的意图。

风雪很大,转眼碗里的东西已经结成了冰砣子。傀儡师笑笑,不说话,却是将食物原封不动的还给了那笙,转头走了开去。

“……”东巴少女愣了半天,这个人难道不要吃东西、而只需要取暖么?那笙伸出手指,戳了戳冻得坚硬的面糊,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去火边重新热一下自己吃了。

刚转过身的时候,忽然间风里传来奇异的噗拉拉声,仿佛有什么巨大的翅膀在扇动,搅起了满天飞雪,飓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那笙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掉落,手下意识捂住了脸,被大风吹得连退三步。

“天呀!快看,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大风里,传来了同行流民的惊呼,惊惧交加。

那笙透过指缝,看着昏暗的飞满雪的天空,忽然也是脱口惊呼——一只巨大的黑色翅膀,从雪山背后升起来!扑簌簌的飞过来,掠过山顶山与天交际的地方,然而,那样巨大的鸟儿,却始终在山那一边飞着,只有翅膀露出山巅。

黑色的翅膀遮掩了飞雪后的天光,扑扇着引起激烈的旋风,搅得积雪飞扬,如同崩溃一般从山巅呼拉拉滑下来,白色的巨浪呼啸着直奔山腰这一群休息的旅人。

那笙看得呆了,和所有流民一样怔怔站着,目瞪口呆,耳边却听到了一声轻叹:“是比翼鸟……看来翻过雪山,天阙就到了。”

天阙?少女一震,眼中有欣喜的光闪过,也不顾那只奇异的鸟了,回过头去看着那个傀儡师,惊喜:“你说天阙快到了?真的快到了?!那么就是说,我们……我们快要到云荒了,是不是?”

传说中,天阙位于云荒东南,是隔开中州大陆的屏障——如果旅人平安到达天阙,便可以算是到达了传说之地。

“首先看到的是黑鸟……看来真是凶兆啊。”苏摩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静静听着风里翅膀巨大的扑扇声,低低判断。

——他的预言是瞬间实现的。

被大鸟翅膀卷起的旋风摧动,雪山顶上的积雪呼拉拉全崩了下来,如同滔天白色的巨浪、滚滚卷向半山腰里那群怔怔发呆的流民。坐在山势最高处的那几个人,转瞬被湮没在雪浪中。

“雪崩了!”那群吓呆了的人忽然听到一声巨喝,把他们惊醒,“快逃!快逃!雪崩了!”

伴随着大喝声的,是砰砰的金属敲击声,原来是在众人惊呆时、铁锅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一把将随身的宝贝铁锅从火堆上操起,也不管尚自滚热,便捡了一根柴枝用力敲着锅底,一边厉声大喝。

“哎呀!”那笙也被惊起,回头,看到转瞬间那骇人的雪浪已经扑面而来,少女的脸色转瞬苍白。然而在那样可怕的自然力面前,通灵的少女也一时吓得手足僵硬,想拔脚逃开,双脚却软了一样不听使唤。

几十丈高的雪浪如同天幕般、兜头扑下,湮没了所有。

※※※

湖面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着黑沉沉的夜幕,以及湖中的城市。

城市正中,庞大的白塔高耸入云,壁立千仞、飞鸟难上。

高塔顶上的风也是分外猛烈的,吹得衣袂猎猎舞动。白塔底层的基座占地已有十顷,塔身一路上来有柔和的收分,但即使如此、到了塔顶上依旧有二顷的广大面积。

这样大的地方,其实只有寥寥几座建筑:神庙,观星台,祭坛。

观星台上,夜凉如水。风起,女子拉紧了素衣,手中的算筹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她身边是一位年老的黑衣女人,她仿佛听到了风里什么不祥的声音,在观星台上颤巍巍地转过身,望向东南。

——那里,仿佛有一片黑色的浮云、遮蔽着星夜。

“比翼鸟惊起——又有人到达天阙了。”老妇人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那些飞蛾扑火般的中州人啊……天阙上,又要多几具僵冷的尸体了。”

“天狼星色变赤红!”蓦然间,身边那个沉默的少女出声了,抬头看着黑夜里的星辰,手指遥点,声音冷漠,“——巫姑,有个不祥的人来了!”

“圣女,你说谁来了?!”老妇人浑浊的眼睛变得雪亮,隐隐居然有野狼般的冷芒,一下子匍匐在素衣少女脚下,“不祥的人么?圣女,请你再次推算那人的具体情况,以便让巫彭派人早日除去这个不祥吧!”

看向东边天际,暗夜里,哪里有一片如星非星、如云非云的薄雾笼罩着天阙。

“是归邪。”少女看着天象,慢慢回答,“有归国者回国。”

“请圣女示下。”巫姑俯下身去,请示。

“我算不出。”片刻的沉默,看着天狼星的少女却是低下头来,冷漠的回答,“我算不出来那个人是谁……但是,危险和不祥在靠近云荒大陆。”

巫姑怔住,抬头看着至高无上的圣女——这世上,难道有连辉圣女都无法推算的人?

※※※

湖面辽阔无垠,宛如接着大海。

湖的另一边,无数的双翼轻轻掠过雾气,骏马的四蹄无声落到地上。长着双翼的骏马神俊非凡,有着长长缎子般的鬃毛,奔跑起来飘曳如梦。马肋下的双翅薄如蝉翼,甫一落地便收了起来。每一匹马高而平的额心,都有一点白色的星芒。

然而,奇异的是、马背上的骑士一色黑衣,袍子一角在风中飞扬,然而每个人脸上却是戴了头盔和面具,将整张脸遮挡,脸面具后的眼睛都是黯淡无光的,宛如两个黑洞。

仿佛刚巡视了一遍自己的领地,一蓝一白两位骑士带领乘着天马的军团从天空落到地面,准备回到大本营。然而,落到地面时,带队前行的两名骑士却勒住了马。

“白璎,有什么人要来了……”左首坐着的是一位蓝衣的骑士,他仰起头看着中天那一颗最孤独也最明亮的星辰,“得快回去禀告大司命。”

——天狼星已经变成了暗赤色,寂寞的放着冷光,似乎暗示着苍穹下将要流出的无数鲜血。无论在他们空桑国人、还是如今的冰族看来,天狼星都是灾星,当天狼星出现的时候,就会有大灾难降临人间。

“好,你先回去,蓝夏。”并骑的,是一位女骑士,白色的纱衣在夜风中扬起,“我去天阙那边提醒一下魅婀。”

“小心。”似乎女骑士的地位还在他之上,蓝夏虽然有些担忧,却不能阻拦,只是点点头,拉起缰绳,嘱咐了一句,“那些冰夷见你落单,说不定会……”

“不必担心,我带了光剑。”白衣女骑士微微一笑,手抬起,手腕只是一转,铮然一声响,手指间居然腾起一道大约三尺长的白光来,白衣骑士迅速转动手腕,那道白光瞬忽无定、宛如雪亮的利剑,挽起一串剑花,半空的流霜和落叶陡然被搅得粉碎。

蓝夏微微点头,在马上对着白璎弯下腰去,把手放在随身佩剑的剑锷上,致战士间的敬礼:“身为云荒的剑圣·尊渊的三大弟子之一,太子妃的能力我不敢置疑。”

白璎手指一转,咔地一声轻响,那道白光忽然湮灭在她手指间。白衣女骑士将小小的剑柄收起来,再度看了看天上的星象,眉间的疑虑和杀气越来越重,点头对同伴道:“我去去就回,你先带队回去。”

“那么,天亮前务必要回城!”蓝夏不再说什么,拉转了马头。天马重新展开了翅膀,腾空而起,带领其余黑衣战士飞向空中。那些天马和战士都是死寂无声的,无数双翅膀飞翔,转瞬消失在湖面苍茫的水气里。

※※※

“漂亮的孩子……天神的宠儿……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又在他梦里响起来了。

宛如吟唱,缥缈而温柔,轻纱一般拂面而来,将他层层叠叠的包裹,如同厚实的茧一般密不透风。他在睡梦中只觉得窒息,拼命地伸出手,想撕开束缚住他的厚茧,然而仿佛被梦魇住了一样,只是徒劳无益的挣扎。

那个声音继续飘近了,慢慢近在耳畔——

“孩子啊,但愿天帝和九天诸神都保佑你。你的眼睛、将只看得到笑容;你的手指,将握住最宝贵的东西;你的每一滴眼泪,都如同碧落海深处最圆润的珍珠那样珍贵;而你的每一个笑容,都将如同梦昙花一般开遍云荒大地……沉睡的苏摩,为什么你在哭?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呢?”

那张脸近在咫尺,凑近他的颊边,沉静而温柔地看着睡梦中的他,自语般地轻声问。

那样苍白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素雅端庄的脸,眉心有一点十字星状的嫣红,更加衬托得眼前的脸苍白寡淡,宛如一张剪纸,仿佛是一个可以一口气吹散的幽灵。

然而,那个白纸一样的人俯视着他,叹息着、眼里的神色奇异。终于,仿佛终究受不住莫名的诱惑,那个人俯下了身子,用咀唇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我想要你。”那个瞬间,仿佛咒语被解除,他忽然从梦里睁开了眼睛,在对方惊觉挣扎之前,毫不犹豫伸臂将那个苍白的影子拥住,他吻住了眉心那一点奇异的嫣红,哑声回答,“我想要你……”

怀中猝及不防被捉住的那人慌乱地挣扎,然而越是挣扎他的双臂就拥得越紧,激烈的挣扎中他轻易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臂,转瞬压到了地上,冰冷的咀唇吻上了眉心的红痕。

“你要干什么?你疯了?放开我!放开我!”身下的人又惊又急,然而双手被扣住丝毫不能动弹,只能破口大骂,声音爽脆,“苏摩!我还以为你是好人,臭淫贼!放开我!”

——是那笙的声音?

他蓦然便是一个恍惚,仿佛神智忽然回复到身体中。就在他迟疑的刹那,压在身下的人迅速抽出了被扣的手臂,一个耳光干脆利落地落到了他脸上,彻底将他打醒。

“你、你……你这个坏蛋!”气急败坏地坐起来,急急抓紧被撕开的前襟,退到一边的少女惊惧交加,语音中已经带了三分哭音——自己醒过来后就发现这个人在一边昏睡,便忍不住凑近去看看他是否在雪暴中受了伤,不料却得到了这样的对待。

傀儡师的身子僵硬在风雪中。也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只是默然低下头去,不说话。

旁边的地上散落着他那个叫阿诺的小偶人,方才的挣扎中傀儡掉了出来,四仰八叉地躺在雪地上,本来只是微笑地嘴巴,不知何时已经转成了咧开大笑的表情,仰躺在雪地上,诡异地无声张口大笑。

“呀!呀呀呀——”再度清晰的看到傀儡这样可怖的变化,那笙再也忍不住的尖声大叫起来,退缩着靠到了山壁上,抱住自己的头,一手指着偶人,“它在笑!它在笑!它又笑了!”

“阿诺。”苏摩终于出声了,眼睛虽然看不见,却仿佛知道傀儡掉落的方位,对着雪地轻声说话,“不要再淘气了,回来。”也不见他手指如何活动,雪地上仰躺的偶人忽然仿佛被无形的引线牵着,不清不愿地一跃而起,准确落入了傀儡师冰冷的怀抱。

“你又淘气了。”傀儡师低下头去,抚摩小偶人的头发,脸上忽然有冷利的光一闪而过,“刚才是你么?是你玩的把戏?——你这个坏孩子。”

傀儡师的手瞬间快得惊人,“啪啪”两声轻响,那笙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摩的手指间掉落数截东西,竟然是偶人的双手和双脚!

“给我安分点,阿诺。”转瞬间便卸掉了心爱偶人的手脚,傀儡师一直平静空茫的眼里一时间有可怕的杀气,低低对着怀里那个叫苏诺的偶人说话,恶狠狠的话音刚落,他便抬起手,很用力的捏合了傀儡大笑张开的嘴,似乎把一声惨叫关了回去。

“抱歉,冒犯了。”苏摩莫名其妙地对着自己的木偶说了一番话后,终于有空转过头来,对着惊惧退避的东巴少女淡淡颔首,算是道歉。

那笙看他一看过来,心中有再也忍不住的恐惧,便贴着山壁往旁边挪开了几尺——就算她一开始如何天真的迷恋过这个俊美的盲人傀儡师,现在她也发现这个叫做苏摩的俊美无俦的男子远非她原先想象……是如何可怕的一个人啊。

那个瞬间,少女打了个寒颤,然而她摸索着想站起身来远离这个人时,猛然手指碰到了雪下的什么东西,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瞬间爆发出了骇人的惊叫。

“死人!死人!”那笙一下子跳了起来,远远离开那一面山壁,扑过去拉紧了傀儡师的袖子,颤抖的手指直指方才刚坐过的雪地,忘了眼前这个人是看不到东西的——那里,薄薄的雪层因为她方才的摸索而散掉了一些,一张青白僵冷的脸便暴露在了天光下,咀唇微微张开,仿佛对天呐喊。她方才那一摸,便是碰到了张开嘴巴中冰冷的牙齿。

“这座山到处都是死人,不希奇。”尽管那笙在旁边又叫又抖,苏摩的脸色却是丝毫不动,淡淡然道,“过了慕士塔格雪山就是天阙——多少年来,为了到达云荒,这里成了你们这些中州人的坟场。”

“对了……铁锅李呢?孙老二顾大娘他们呢?”这时才想苏摩是看不见那些死人的,那笙念头一转,又起方才还在一起烤火的同伴。然而四顾只有一片白雪皑皑,那一大群人居然一个都不在了!她跳了起来,惊呼:“他们、他们难道——”

“他们应该在这下面。”苏摩笑了笑,似乎回忆了一下方位,走过去,用脚尖踢开了一处厚厚的积雪。雪簌簌而下,雪下一只青紫色的手冒了出来,保持着痛苦的僵冷姿式,指向天空,似乎想奋力挣扎着从雪崩中逃脱,却终究被活生生埋葬。

“天……那是、那是孙老二的手!……”看到手背上那一道刀疤,认出了熟悉的同伴,那笙惊叫起来,“他们……他们都死了?刚才的雪崩、刚才的雪崩他们都没逃掉?”

“比翼鸟百里之外可以察觉外人的到来而惊起,如果朱鸟飞来,那末旅人平安无事;如果是黑鸟飞来,那么便是一场雪葬。”苏摩的脚继续踢掉那些积雪,雪下十几只手露了出来,姿态奇异地扭曲着,触碰着他的足尖,“他们的运气可远远不如你好。”

那笙看那些雪地上活活冻死窒息的同伴的手,触目惊心,下意识转过头去不忍看,许久,才细细声音地问了一句:“是你……是你在雪暴里救了我?”

然而,她刚一转头,就看到了答案。

——那雪崩掀起的滔天巨浪依然在她头顶汹涌欲扑!

她惊叫刚要出口,忽然发现那一波扑向她的雪浪居然是在瞬间被凝结住的。宛如万匹骏马从山巅奔腾而下,然而其中一匹追上她要踩死她的怒马、却竟然在一瞬间被莫名的力量凝定在半空,凝固成冰雕。

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她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转头看向一边那个奇异的傀儡师。然而苏摩已经转过了头去,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淡淡道:“一饭之恩而已。”

他走了几步,便到了山顶,久久站立,仿佛感受着风里传来的什么熟悉的气息。那笙却只觉得寒冷,看着雪野中遍布的尸体,瑟缩了一下,想走到这个如今唯一的同伴身旁,却又对他有莫名的畏惧,一时间踟躇起来。

长夜和雪暴都已经过去,天色微微透亮。

苏摩站在慕士塔格雪山山顶,苍鹰在他头顶盘旋,天风吹起他柔软的长发。他闭上眼睛,面向西方站了很久,忽然抬起了手,指着脚下土地上的某一处,似乎是自语一般,微微笑了起来,低声道:“云荒,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