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四章 何处是我家

陈子锟事件引起轩然大-波,纽约平静的冬天忽然变得热闹起來,这事儿最先是新闻界炒作起來的,唯恐天下的记者们正愁找不到好话題呢,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在凯瑟琳以及纽约时报主导下,美国的良心们忙碌起來,全方位的进行报道。

记者们无孔不入,刨事儿的本事无人能及,连陈子锟的出生证原件都被扒拉出來,当年提供证件的老头子鸡叔还沒死,已经一百几十岁的人了,他说:“我就知道那孩子有出息。”最后以一百五十美元的价格将这张泛黄的出生纸卖给了记者。

陈子锟的西点成绩单,学生照片,从军档案,杰出服务勋章的原始档案,在抱犊崮营救西方人质的壮举,时代周刊的个人专访,以及当年诺曼底登陆时期的照片、报道,史迪威将军的回忆录,罗斯福的日记,全都翻出來公诸于众。

唐人街沸腾了,纽约沸腾了,美国沸腾了。

美国人崇尚个人英雄主义,陈子锟虽然是华裔,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美国人,二战英雄,有着光辉灿烂的经历,随便哪一段挑出來,拿到好莱坞当剧本卖,都能卖出大价钱來,再加上记者们的刻意煽情与挑唆,单纯的美国人不激动才怪。

很快,美国各退伍军人组织,二战联谊会加入进來,其中不乏西点校友,别管认不认识陈子锟,这些闲的蛋疼的老兵们都仗义伸出了援手。

然后是各反战组织,本來好好的从事他们的反越战事业,居然也客串了一把,在华盛顿国会大厦门口摆起了摊子,抗议政府不作为,把一名二战老兵丢给英国佬不管。

犹太财团也加入进來,如今波士顿希尔曼银行已经是美国金融界很有分量的机构,陈子锟在银行里占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但因为人不在,这些股份的表决权一直处于弃权状态,为了争取到陈子锟的支持,银行高层开始各显神通,向参议院的朋友们游说。

最难以想象的是,连八竿子打不着的纽约码头工会也参合进來,声称要罢工示威云云,大众不由感叹,黑手党也爱国啊。

陈子锟年轻时候的照片充斥着报纸和电视屏幕,当年和他有关关系的人纷纷接受采访,早年凯瑟琳写的《中国游记》也再版了,借着这股风头猛赚了一笔。

凯瑟琳是斯坦利家族的人,斯坦利家族在政坛很有分量,今年是竞选年,家族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大律师在电视上宣布,愿意无偿做陈子锟的律师,为他打官司。

尼克松可不是一般人,当年做过艾森豪威尔的副总统,1959年以微弱劣势败给肯尼迪,目前正蓄势待发,竞选下一届总统哩,他的加入使得事件达到了最高潮,连林登.约翰逊总统都不得不出面了。

美国闹得满城风雨,国务院不得以,向英国政府提出了外交照会。

英国政府承受了极大压力,好在英国人一向不要脸惯了,私底下答应放走陈子锟,表面上却宣布毫不知情,什么军情五处秘密扣押,那都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的谣言,和俺们一便士的关系都沒有。

……

香港,九龙城寨,美国驻港领事馆官员带着一大摞报纸杂志拜会了陈子锟,让他看了目前美国新闻界的报道。

“鉴于舆论形势,英国人已经做出让步,您可以带着家人前往美国避难,领事馆会为您提供美国护照,并保证您的安全。”外交官这样说。

陈子锟一口拒绝:“我是中国人,我不接受美国护照!”

事情陷入僵局,大家都劝陈子锟变通一下,拿美国护照也沒什么不行,心向祖国不就得了。

“不,我变通了一辈子,临老不想晚节不保被人骂成卖国贼,我绝不用美国护照。”陈子锟在这个问題上出乎意料的坚持。

各方面紧急协调,台湾国民党当局时刻关注美国动向,此时表示愿意为陈子锟提供中华民国护照,也被陈子锟婉言谢绝。

最后不得已,只好让陈子锟以模糊的中国侨民身份,持旅行证赴美。

当陈子锟从九龙城寨出去的时候,外面阵仗之大,把他都吓了一跳。

美国各大媒体都派來了记者,再加上本港和台湾的记者,长枪短炮摄影机话筒一大堆,赶上电影明星的排场了。

大批香港皇家警察负责维持秩序,镇压了去年左派暴动后,殖民地警察被授予了皇家的荣誉称号,十余名英籍高阶警官背后,站着华探长韩森,他有些尴尬,一心想干掉的陈子锟,竟然是美国政府的大英雄,座上客,和人家比,自己连根吊毛都不算。

在暗无天日的九龙城寨躲了两个月的陈子锟终于重获自由,也获得了新的身份,不需再用刘福贵的假身份,而是光明正大的以陈子锟的名字出现在公众面前。

萧郎做东,在酒店为陈子锟压惊洗尘,所有的老朋友都來了,其中有一位特殊的客人,十四K的龙头老大,前国民党军统少将沈开。

“陈长官,好久不见了。”沈开姿态很低,毕竟他的辈分比陈子锟低。

“相逢一笑泯恩仇,前段时间和贵帮有些误会,还望海涵。”陈子锟也很客气,他可以离开香港,但这些老兄弟,以及三枪会的弟兄们还要继续在香港讨生活。

“好说,好说。”沈开干了这杯酒,代表十四K与三枪会的和解。

岳华沒有参加宴会,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暴露的话几十年的工夫就毁于一旦了。

……

数日后,陈子锟携全部家人登上了飞往美国的班机,李耀庭、阎肃、陈寿、盖龙泉、王三柳、薛斌等人留在香港发展,他们与萧郎、龚梓君一起到机场送别,大家都是七十岁的人了,天各一方,再见不知道何年何月。

飞机从启德机场起飞,飞越大片的贫民窟,天台上正在晾衣服的一个中年汉子抬头望着几乎贴着树梢飞过的客机,眯缝着眼睛目送它远去。

他叫梁盼,是大青山十爷梁茂才的儿子,一九六二年偷渡來港,一直从事底层苦力工作,直到一九七六年才获得香港居留权,一九八零年结婚,一九八二年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梁骁。

……

洛杉矶机场,陈子锟一行受到二战老兵团体的热烈欢迎,比尔.钱德思将军带领这些曾在中国战场服役过的前美国陆军士兵轮番与陈子锟热情拥抱,很多围观群众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陈子锟随即转机前往纽约,在纽瓦克机场又遇到相同的一幕,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來,争相瞻仰这位传奇人物的风采,陈子锟虽然已经是古稀老人,但腰板依然笔直,目光依然锐利而坚定,英语因为多年不说而有些生疏,但仍是地道的纽约口音,让记者们热泪盈眶。

闪光灯一片,人群中走出陈姣,她手捧鲜花献给父亲,此前陈姣孤身赴美求援的故事已经传开,大家纷纷为这对英雄父女鼓掌。

然后是凯瑟琳.斯坦利女士,在掌声中上前拥抱了陈子锟吗,她是营救陈子锟的首席功臣,可以享受这个殊荣。

马里奥沒有露面,他说自己心脏不好,受不了太强烈的刺激,其实是不想让陈子锟和黑手党牵扯上关系。

迎接陈子锟的车队足有上百辆之多,一路开回曼哈顿的路上,纽约警察局的摩托警帮着开道,所有车打着双闪,电视台的面包车随行现场直播,沿途无数围观群众,挥舞着小旗帜,孩子坐在父亲脖子上向车队敬着礼。

途径乔治华盛顿大桥的时候,悬索大桥门梁上忽然垂下一面巨幅美国星条旗,上面写着一行字“欢迎回家”,无数身穿军装的退伍军人列队在大桥两旁敬礼。

陈子锟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并沒有为美国做出什么贡献,却受到这种规格的迎接,而在他努力为之奋斗奉献一生的祖国,却被打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如此天差地别,让人不禁唏嘘。

车队进入曼哈顿,遇到车辆都鸣笛致敬,一直开到陈家公寓门口,这里已经腾出了足够的房间供他们居住。

当晚,纽约上流社会宴请陈子锟,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尼克松与陈子锟亲切握手,说自己二战时期在海军当少校的时候就听过陈子锟的英勇事迹,是他的忠实崇拜者。

“将军,祝贺你越过铁幕,投奔自由世界。”尼克松激情难耐,忍不住当众发表了一个小小的演讲,抨击了民主党政府一番。

记者们见缝插针,猛拍照片,将尼克松与陈子锟的合影定格在历史上。

陈子锟的手被尼克松握的太久,汗津津的很难受,正悄悄擦手,忽然旁边走來一个六十岁的华裔男子,谦卑而恭谨的伸出手:“陈将军,您好,我是谭古德,在马來亚有个橡胶园!”

“幸会。”陈子锟敷衍的和他握握手。

“犬子和您女儿是朋友。”谭古德笑着说,期待陈子锟回应。

“哦,是吗,失陪。”陈子锟点点头,端着酒杯走开了。

谭先生尴尬的笑,不过心里很得意,至少已经搭上话了,将來还愁不把陈家的女儿娶过來了。

……

在纽约稍事休整后,陈子锟前往华盛顿,超规格的欢迎仪式在等待他,一支美国陆军仪仗队等候他的检阅。

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海军陆战队司令官,乔治.霍华德四星上将主持了欢迎仪式,随后林登.约翰逊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见了陈子锟。

全美人民在电视上目睹了这一历史时刻。

大洋彼岸的神州大地,伟大的文化大革命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江东、北泰的街头,标语大字报糊满墙,高音喇叭里革命歌曲激动人心,各种运动层出不穷,陈子锟这个名字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与记忆……

1970年,陈姣与谭鹤在夏威夷结婚,次年诞下一女。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国务院特别顾问陈子锟的名字出现在出访名单中,有关外交部门经请示中央,拒批陈子锟的入境签证。

1976年,新中国的创建者陆续离世,中央一举粉碎

反革命集团,此前被打成反革命、右派的知识分子、官员开始平反。

1982年,江东省委下属淮江日报社社长阮铭川带团赴美考察资本主义国家新闻业,首站纽约,美方纽约时报社组织欢迎会,会上中方代表团的书记向美方请教,纽约市委是如何管理纽约时报的。

会后,阮铭川与陈子锟见面,告诉他祖国大陆正在发生的种种激动人心的事情,而陈北一家的死,以及女儿陈嫣已不在人世的消息,却让陈子锟心灰意冷,婉拒了阮铭川请他回去看看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