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三章 世家

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之一的帕西诺家老头子马里奥帕西诺,还有另一个身份,陈北的教父,虽然他从未见过陈姣,但还是激动万分,不得不临时服用了速效救心丸,缓过來之后,躺在沙发上抽着雪茄,谈笑风生。

“我的教子呢,我很想念他,以及迫不及待的要拥抱他了。”马里奥兴奋无比。

“哥哥留在中国,沒能出來。”陈姣很遗憾的说道。

“哦,对不起。”马里奥拥抱陈姣,一脸难过。

马里奥告诉陈姣,这栋楼房当年是陈子锟以十万美元卖给帕西诺家族换取军火,但马里奥转手又把房子送给了教子陈北,从法律意义上说,这栋房子是属于陈北的。

“当年十万美元的房子,现在已经价值五百万了,呵呵,我的礼物很重吧。”马里奥得意洋洋。

门铃响了,伊丽莎白过去开门,进來的是一位花甲之年的女士,打扮朴素,气质高贵。

“这位是艾米丽.钱德思夫人,你父亲西点同学的钱德思将军的太太。”伊丽莎白介绍道。

艾米丽伸出手:“孩子,事实上我也是陈的至交好友,另外我还你们家理财,让我们來看一下,我给你带來什么好东西了。”

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打开一张类似财务报表的东西,戴上老花眼镜道:“1929年大萧条时期,陈子锟名下的斯普林进出口向波士顿希尔曼银行注资三十万美元,占银行股份百分之二十五,距今已经三十九年,经过二十七次分红、配股,再以今天的纽约证券交易所牌价,市值大约是……哦,让我数一下零,是一亿零八百万美元。”

说完,艾米丽摘下眼镜,笑容可掬的看着陈姣:“孩子,准备好接收这笔钱了么。”

陈姣瞠目结舌,早就傻了,在国内就算是父亲这样四级行政干部,也不过二三百元的工资,还是人民币,如今突然有了一笔上亿美金的财产,任谁都得楞上一会,不过她很快清醒过來,道:“对不起,可是现在我们还不能谈这个,我來是请求你们,帮帮我们,我父亲被英国人抓了。”

马里奥勃然大怒:“我会让英国人好看,我马上聘请世界上最好的雇佣兵,组成突击队去把你父亲救出來。”

艾米丽道:“我想应该让联邦zhèng fǔ给英国人施加压力。”

伊丽莎白却抽着烟,沉默不语。

马里奥是纽约黑手党老头子,艾米丽是个会计,两人都只擅长各自领域内的事情,对万里遥远的远东发生的事情只能表达一下愤怒和同情,想出來的招数一点也不靠谱。

不管怎么样,能遇到这么多亲人,让陈姣倍感温暖。

马里奥请客,包下第五大道上的马克西姆西餐厅陈姣接风,六十年代末期正是纽约黑手党泛滥,毒品肆虐的时期,帕西诺家组霸占了纽约超过一半的可卡因市场,实乃地下皇帝一般的人物,在闲谈中他得知昨晚陈姣在唐人街被抢,立刻叫來随从,低语了几句。

这顿饭还沒吃完,陈姣的行李箱就被送來了。

陈姣万分惊讶:“马里奥叔叔,是怎么做到的。”

马里奥哈哈大笑,肚皮上的肥肉乱颤:“沒什么,就是告诉他们,昨晚抢了帕西诺家族小女儿的行李,其余的就让他们自己看着办了。”

“如果他们沒找到呢。”

“那就会死很多人,越南帮会从纽约消失。”马里奥笑容忽然凝固,变得残忍无比。

陈姣吓了一跳。

随即马里奥又叹气起來:“可惜家族后辈都不愿意子承父业,如果陈北在就好了,他可以接我的班。”

……次rì,凯瑟琳.斯坦利从华盛顿驱车赶回,她详细询问了关于陈子锟被捕的事情,道:“这件事很难办,因人在他们手上,英国情报机关拒不承认的话,我们也沒有施力点。”

陈姣一筹莫展:“那可怎么办。”

“孩子,我会想办法联系英国方面的媒体,在舆论上进行cāo作。”

忽然电话铃响了,接线员说是來自香港的长途,陈姣立刻接了,是林文静打來的,声音很激动。

“姣儿,你爸爸逃出來了。”

“我爸爸出來了。”陈姣用英语告诉大家,凯瑟琳母女都面露惊喜。

“不过你爸爸不能和你通话,他现在被通缉,已经躲到安全的地方了……”

一通越洋电话后,形势豁然开朗,陈子锟成功越狱,现在躲进了jǐng察也头疼的九龙城寨,接下來的工作就好办了。

如果陈子锟愿意的话,可以偷渡到任何地方,但他不会这样做,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而且罪名不洗清的话,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军情五处的追杀,必须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題。

凯瑟琳说:“我会尽快想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陈姣你可以在纽约放松一下了,伊丽莎白,你陪她去买一些衣服。”

这事儿伊丽莎白在行,虽然她不爱打扮,但上流社会的必要修养全部具备,在第五大道上逛了一圈,给陈姣配齐了从帽子到鞋子的全部装备,都是顶级品牌,量身定做,花了上万美元,当然这点小钱对于亿万身家的陈家來说,毛毛雨了。

抱着大大小小的纸盒子纸袋子回到公寓的时候,谭鹤已经等在这里许久,见陈姣回來急忙上前接过东西。

“有事么,谭先生。”陈姣问道。

“我來问一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家父在美国还有些朋友。”谭鹤这句话似乎已经练了上千遍。

“谢谢,我父亲已经脱险。”

“真是太好了……”谭鹤却沒法说下去了,因沒了话題。

气氛有些尴尬,伊丽莎白道:“了庆贺,难道我们不应该去吃一顿大餐么,我知道一家中餐馆很不错。”

说着冲陈姣眨眨眼睛。

“这是个不坏的主意。”谭鹤立即响应。

“我们还是先把东西拿上去。”陈姣心情也很好。

在餐厅里,陈姣才将父亲的真实身份告诉了谭鹤。

谭鹤很震惊,他在běi jīng读书工作多年,自然是知道陈子锟的名头的,不禁大感慨,原來陈将军也流亡国外了。

吃完了饭,谭鹤议去看电影,却被伊丽莎白婉拒,说还有事情改天再说,谭鹤只得送她们回去。

“不能让他感到太顺利,否则就沒意思了。”回到家后,伊丽莎白这样向陈姣解释。

谭鹤回到了唐人街的家里,正好父亲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刚回來,夜礼服还沒换下來。

“父亲,有件事我想说一下。”谭鹤道。

“你说吧。”谭先生心事重重,他家在马來亚开的橡胶园遭遇干旱,急需融资,目前正在于波士顿希尔曼银行进行接触,今晚就是谈的这件事,如果融资失败的话,谭家上百年的基业将会一蹶不振。

谭鹤道:“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很喜欢她,想和她交往。”

谭先生解着领结,漫不经心道:“对方什么家世。”

“名门之后,她父亲是陈子锟。”

“哦。”谭先生停顿了一下,“民国时期的上将陈子锟,后來投共的那个。”

“是的,他们已经从大陆逃出來了。”

谭先生皱了皱眉:“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我劝你还是考虑一下黄伯父家的女儿,黄家在香港的生意很大,对我们家很有助力。”

谭鹤不说话了,他毕竟不是二十來岁的年轻人了,婚姻大事需要父母同意,但并不是必须的条件。

谭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來,冷笑道:“我早看出來了,陈家那丫头鬼jīng鬼jīng的,一定是贪图我们谭家的财产才來勾引我儿子的,这样的穷亲戚我可不要。”

谭鹤无语,默然而去。

……香港,九龙城寨,陈子锟躲在一间隐秘的房间内,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优哉游哉。

军情五处虽然强大,但也要看具体事情,在香港这种帮派横行、zhèng fǔ**的地方,这帮鬼佬的行动全靠政治部的支持,燕青羽阳奉yīn违,他们也沒辙,明知道陈子锟就藏在九龙城寨,也沒法,也不可能去抓。

九龙城寨实在太大,住着几万人,全都是沒有合法身份的边缘人士,里面开着赌馆、jì院、地下毒品工厂,凶杀强jiān抢劫层出不穷,是全港第一大犯罪温床,内部帮派势力错综复杂,连jǐng察都搞不清楚,建筑更是如同迷宫一般,真想藏一个人,就是上帝也找不出來。

陈子锟在摩星岭上打死了一名军情五处的特工,碰巧还是伦敦方面派出的00级高级特工,军情五处下严令一定要生擒陈子锟,所以jǐng察在九龙城寨附近设下许多暗哨,只要陈子锟出來,立刻逮捕。

台湾方面也在努力寻找陈子锟,黑道上已经开出伍拾万港币的价码,买陈子锟的下落。

价码虽高,但这钱实在烫手,国民党当局、港英当局,都不是好惹的角sè,得罪哪个都不行。

……纽约,凯瑟琳终于想出了营救陈子锟的办法。

她查阅了西点军校的历史资料,证明了一件事,陈子锟实际上是出生在旧金山的美国公民,而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美国陆军职务,军衔陆军准将,参赞军务,协调中美关系,在诺曼底登陆时身先士卒,血战奥马哈海滩,荣获过杰出服务勋,这是陆军最高荣誉,仅次于国会荣誉勋。

一个纯正的美国人,一个退役陆军准将,一个反法西斯的英雄,一个反抗暴政从铁幕后逃出的传奇人物,这是多好的新闻素材啊。

伊丽莎白也沒闲着,配合母亲的工作,在档案馆翻了好几天的故纸堆,将二十年代、四十年代的两时代周刊翻了出來,封面上的陈子锟依然英气逼人。

“哦,上帝,如果我活在那个年代,一定会爱上他。”伊丽莎白不禁遐思无限。

一夜之间,纽约所有主流媒体全部刊登陈子锟的新闻,报纸杂志电台电视,铺天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