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二章 纽约的冰雨

泛美航空的波音远程客机在夜空飞行着,旅途寂寞无比,能有人聊天实在是幸运。

有着相同的背景,聊起來自然投机,原來谭鹤是华侨出身,只身來到北京求学,投在马思聪门下,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幸运的是,文革尚未爆发的一九六五年,经周总理特批,谭鹤回香港祭祖,來了就沒再回去。

后來六七年初马思聪一家人逃亡香港,偷渡费用是每人五万港币,这笔钱就是谭鹤家出的。

谭家是南洋名门世家,自小接受精英教育,谈吐自然不俗,陈姣也是出身将门,母亲和舅舅都是大学教授,从小耳濡目染,气质极佳,两人虽然羞于开口,但都觉得对方正是自己一直在等的人。

漫长的旅程后,飞机终于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谭鹤家族已经移民美国,正巧他也要转机去纽约,有他帮忙,陈姣就不至于手忙脚乱两眼一抹黑了。

很顺利的转乘美国航空的客机,飞往东部第一大都会纽约,在飞机上陈姣告诉谭鹤,自己是到纽约寻亲的,谭鹤自告奋勇,愿意帮忙。

数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纽约纽瓦克机场,谭鹤叫了一辆黄色出租车,把行李搬上车,很绅士的打开车门请陈姣进去,让司机开往曼哈顿。

陈姣手上有三个地址,一个是凯瑟琳斯坦利女士的家,一个是帕西诺家族的住址,还有一个是自家的住址,陈家在经济危机时曾购买了曼哈顿繁华地带上的一整座楼,后來交给钱德思夫人打理,历经三十年之久,不知道这栋楼还在不在。

有谭鹤领路,着实方便许多,先去了凯瑟琳的家,果不其然早已人去楼空,换了住户,再去帕西诺家族的别墅,连门牌号码都找不到了,出租车绕了一圈一无所获,只好去最后的目的地。

曼哈顿,第五大道,纯铜的门牌号码显示,这座大楼正是陈家的产业,看样子这里是高级公寓,楼下有门房,有穿着考究制服的服务生。

谭鹤上前打听,白人服务生傲慢的看着这两个亚洲人,爱答不理,当陈姣用奇怪的口音说这座楼是自家产业的时候,服务员忍不住讥笑道:“小姐,这里是纽约上流社会人士居住的高级公寓,或许您应该去唐人街看一看,您家的洗衣房之类的产业应该在那里!”

陈姣口语不好,但也能听出服务生的讥讽,她憋得脸通红,却又无能为力,只好退了出去,外面下起了雨,一月的纽约,寒冷无比,雨中夹杂着冰粒,砸在汽车顶棚上发出细密的声音,人行道上來往之人裹紧了大衣,竖起了领子匆匆而过,汽车排成长龙,鸣笛声不绝于耳,地下蒸汽管道上方站着乞丐,手里拎着酒瓶子,这就是纽约。

寒风刺骨,陈姣瑟瑟发抖,她从热带地区的香港过來,沒有御寒的衣服,谭鹤见状急忙脱下大衣递过來,吞吞吐吐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到我家去住,咱们慢慢找!”

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唯有谭鹤可以信赖,陈姣点头同意,谭鹤打了一辆车,直奔唐人街而去。

谭家住在唐人街,房子很大,有广东籍的佣人,谭鹤拎着行李进了大门,楼上下來一个珠光宝气的妇人,责备道:“怎么才到,飞机误点了么!”

忽然看到陈姣,妇人眉宇间就闪过一丝不快。

“这位小姐是!”

“妈妈,她是陈姣,來纽约寻亲的,沒找到,暂时先住在咱们家。”谭鹤答道。

陈姣鞠躬致意:“谭夫人,您好!”

妇人高傲的颔首,道:“阿鹤,你跟我來一下!”

谭鹤将行李交给佣人道:“帮陈小姐准备客房!”

又对陈姣道:“稍等一下!”

陈姣勉强一笑。

谭鹤跟随母亲进了偏厅,轻轻掩上了门,但对话声还是传了出來,用的是粤语、潮州话、还夹杂着许多英文,陈姣听到了一些刺耳的字眼:“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我看是缠上你了吧……赶快给我撵走……”

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陈姣可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哪受过这种屈辱,她拎起自己的行李就走,佣人讪笑着也不阻拦,当谭鹤气冲冲从屋里出來,早沒了人影。

谭鹤冲出來,夜幕下是冰冷的夜雨。

陈姣穿着单薄的衣服,拖着行李箱走在街头,虽然霓虹灯下是中文标牌,但却显得如此古怪陌生,唐人街上充斥着难懂的潮州话,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如此的不善与狡黠,让她感到彻骨的寒冷。

忽然一个矮小的男子拦住了陈姣的去路,叽里呱啦说着什么,趁她发呆的时候,一把抢过行李箱就跑,陈姣吓懵了來不及追赶,正在此时谭鹤追來,见状急忙追赶小偷。

小偷拐进了巷子,谭鹤迟疑了一下还是追了过去,黑暗中走出几个越南人,手中拿着匕首,谭鹤急忙站住,慢慢往后退,他很明智,沒有选择继续追赶。

行李丢了,这下陈姣连钱都沒了,好在谭鹤身上带着钱包,他不由分说叫了一辆车,把陈姣送到唐人街外的一家酒店,帮她开了一个房间,垫付了押金。

“谢谢你。”陈姣道。

“我母亲的话,请你别介意,她不是有心的。”谭鹤道。

陈姣低下了头,她怎能不介意呢。

“你休息吧,我明天会來看你。”谭鹤转身离去。

连续几十个小时沒睡过囫囵觉的陈姣将房门锁好,洗了个澡,饭也沒吃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门铃响了,陈姣以为是服务员來送餐,开门一看竟然是谭鹤。

“这么早!”

“呵呵,不算早,其实我就在隔壁。”谭鹤指了指旁边开着的房门。

陈姣心里一阵暖流,谭鹤担心自己,悄悄开了房间守在旁边,虽然其母鄙薄,但儿子却是个君子。

一起吃了早饭,谭鹤帮陈姣分析:“你要找的人,应该有其他线索,比如她以前在哪里工作……”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姣道:“斯坦利女士曾是纽约时报的记者!”

谭鹤道:“就去报社找!”

纽约时报社,谭鹤和陈姣向接待人员道明來意,对方道:“真是不巧,总编去华盛顿了!”

陈姣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凯瑟琳.斯坦利是纽约时报的总编!”

“有什么不可以么。”对方含笑道。

“那她什么时候回來,我可以联系到她么。”陈姣道,心里升起希望的火花。

“我查一下,恐怕要一周以后了,不过你们可以联系她的女儿,伊丽莎白,也是我们报社的记者!”

“太好了!”

五分钟后,充斥着电话铃和打字机声音的大办公室里,陈姣见到了伊丽莎白姐姐,上一次见她还是四八年暑假,那时候陈姣才十岁,而伊丽莎白也只是哈佛大学的学生,正值青春岁月,现在已经是豪放女主笔了,叼着烟,打着字,不拘小节。

“你是。”伊丽莎白弹了弹烟灰,眯起眼睛看着陈姣,随即醒悟过來:“陈姣,是你,上帝啊,我的上帝啊!”

她丢了烟卷,站起來拥抱陈姣,亲了左脸又亲又脸。

“你终于离开中国了么,你父亲呢,你哥哥和你姐姐都在哪儿,哦上帝,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他们了!”

陈姣艰难道:“我的哥哥姐姐还留在中国,父亲在香港,被英国人抓了!”

伊丽莎白抓起提包:“走,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十分钟后,曼哈顿一家咖啡馆内,陈姣向伊丽莎白诉说了自家这些年來的经历,伊丽莎白聚精会神的听着,时不时发出叹息,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到香港的时候,我父亲身无分文,全家只能住在廉价旅社,父亲被捕后,情况更加恶劣,我是昨天到的纽约,行李还被人偷了,多亏了谭先生,要不然都沒法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陈姣说着,眼泪啪啪掉。

伊丽莎白将香烟掐灭,抱住陈姣道:“可怜的,不用担惊受怕了,你可以暂时和我住在一起,走,咱们回家!”

谭鹤向她们道别:“我也该回去了!”

陈姣再次向他感谢,谭鹤笑笑离去。

伊丽莎白又点了一支烟,道:“男孩不错,可以交往一下!”

陈姣道:“是挺好,可是他妈妈非常势利眼,不过她说的沒错,我们陈家现在确实一贫如洗!”

伊丽莎白道:“上帝啊,虽然陈家在中国的财产都损失了,但留在美国的财产还在啊,光你们家曼哈顿那栋楼,价值就超过五百万美元!”

陈姣惊讶的张大了嘴。

伊丽莎白带她回了家,很巧的是,这地方正是陈姣昨天來过的那栋楼。

“斯坦利小姐,今天天气不错。”服务生很客气的打着招呼,正是昨天那个势利眼。

他看到陈姣,立刻问道:“这位是您的朋友!”

伊丽莎白道:“是的,但是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房东!”

服务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陈姣道:“请问,我可以进上流社会人士居住的高级公寓么!”

服务生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來。

上了楼,进了房间,伊丽莎白开始打电话,先打给母亲,凯瑟琳表示立刻从华盛顿赶回,然后打给钱德思太太,她一直在为陈家打理财产金融。

第三个电话打给帕西诺家族的老头子马里奥大叔。

最先赶到的是马里奥,五辆大排量卡迪拉克轿车停在门口,下來的都是风衣礼帽打扮的纽约黑手党,大腹便便的马里奥气喘吁吁的上楼,嚷嚷着:“我亲爱的小侄女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