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十八章 风向

省委第一书记郑泽如心里很乱,最近政治上的风向很不明朗,少奇同志在调研了河北、山东、江苏、安徽、上海等省份后,成立紧急委员会,提出“农业十六条”,“三自一包”等政策,推行自留地,zì yóu市场,自负盈亏,包产到户,仔细思量,这是和**的三面红旗政策背道而驰,是路线斗争。啃-文(拼音).net 无弹窗!更快速!

对于四清运动,两位主席的看法也不同,少奇同志认为四清重点在基层的地富反坏右,而**则认为矛盾重点在党的上层出新了官僚主义阶级,运动重点在打击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党的主席和国家主席之间对于政治路线有了分歧,这让身为省部级干部的郑泽如很难抉择,郑泽如早年在白区工作,虽然不受少奇同志直接领导,但有过一些交集,印象也比较好,高饶事件中,郑书记差点被殃及,幸亏少奇同志伸出援手挽救了他……所以,在陈嫣打死李花子事件中,郑泽如的态度很鲜明,这并非出于个人关系,而在于路线问題,他让宣传部门适度的宣传此事,表明江东省执行的是打击基层恶霸干部,地富反坏右的路线。

从某些方面说,李花子死的很是时候。

……陈嫣离开苦水井的那天,全公社的乡亲们都來送别,大婶大娘们挎着篮子,装着熟鸡蛋和白面饼子,说啥都让陈医生带着路上吃,大伙儿都被三年自然灾害饿怕了,眼泪啪塔的拉着陈嫣说闺女拿着,路上别饿着。

“乡亲们,我会回來看你们的。”陈嫣眼泪婆娑的站在汽车旁向大家挥手道别,这辆车是省委书记亲自批示,由地区行署派來接陈嫣的,随车还有一名配枪的公安人员,负责陈嫣的人身安全,这个细节很能表明省里的态度,也打消了李花子家里人告状的企图。

汽车绝尘而去,苦水井恢复了平静。

陈嫣先來到北泰探亲,住到高土坡哥嫂家里,最近全国范围内正流行“工业大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活动,晨光机械厂连天加夜的加班生产,陈北和马chūn花都沒时间照顾孩子,当姑姑的肩负起照顾侄子的任务,给小陈光买了许多铁皮玩具,还带他去军分区看大炮。kenwen。net 无弹窗!更快速!

江北军分区司令员罗小楼的爱人戚秀是陈子锟的干女儿,这门战争时期认下的干亲最近得到了加强,两家经常來往,当然主要是戚秀热衷于此,罗小楼反倒刻意保持着距离。

戚秀是风尘出身,xìng格泼辣豪爽,陈嫣是富贵人家大小姐,内敛孤傲,可两人偏偏能聊到一起去,谈三线建设,谈学大庆,谈美国轰炸越南,后來又说到苦水井一枪打死李花子的事情,戚秀一拍大腿道:“痛快,想不到妹妹看起來柔弱,杀起人來毫不手软。”

陈嫣道:“学医的人什么沒见过,我解剖过的尸体不下百具,不过还是有些后怕,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扳机一扣,人就沒了。”

戚秀道:“这种人死不足惜,换了我,就先阉了他。”

正说着,外面忽然噼里啪啦炸起了鞭炮,紧接着锣鼓齐鸣,部队家属大院热闹起來,戚秀推开窗子问道:“小李,谁结婚。”

小李兴奋的展开手里的报纸道:“咱国家也有原子弹了。”

他手中报纸套红号外上印着“我国原子弹试爆成功。”配着大幅蘑菇云照片,极其震撼人心。

陈嫣看了一下rì期,这个值得纪念的rì子是一九6sì年十月十六rì。

……李花子的老婆受不了群众们在背后指指戳戳,带着儿子赶往县里,以往书记夫人进城总要兴师动众,找几个老娘们陪着,叫上公社的拖拉机,耀武扬威就走了,如今人走茶凉,拖拉机也不听招呼了,那些老娘们也搭理了,只能背着行囊步行而去。

先到县里找个旅社住下,等第二天一早來到县长途汽车站,六点钟出头,北泰來的客车风尘仆仆赶到,一群旅客蜂拥而上,李花子的老婆拖着行李带着孩子挤不上去,最后才勉强上车,早已沒有位子,只能坐在行李上,颠簸了一路终于來到北泰。kenwen。net 无弹窗!更快速!

中午时分,行署家属院门口來了一对母子,披麻戴孝背着包袱,一身臭汗两脚稀泥,不由分说就往里面闯,立刻被jǐng惕xìng很高的门卫拦住,问他们找谁,娘们说找副专员杨树根同志,门卫说中午领导不回家,娘们说俺进去等他,门卫说你就在外面等,行署家属院是有纪律的,不是什么人说进就进的。

无奈,李花子的老婆只好带着小治安坐在门口,烈rì当头,连口水都沒得喝,想起横死的丈夫,如今人走茶凉到处碰壁,不由得悲从心头,拍着大腿就开始哭唱起來:“我苦命的男人哎,你被人活活打死就这么走了,丢下俺们娘俩可怎么活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

正好李翠在家午睡,听到外面吵吵闹闹,打开窗子一看,哟,楼下坐着的不是大嫂子么,赶紧下楼把人接上來,倒茶削水果好生招待。

李花子的老婆又是一顿大哭,末了她说:“妹子啊,你可得让你们家老杨为俺们做主啊。”

李翠说:“中,大嫂你先坐,等老杨再说。”

傍晚时分,开了一天会的杨树根才回到家里,看到屋里多了两个披麻戴孝的人,不禁皱起了眉头,道:“大嫂,你怎么來了。”

“大兄弟,你要给俺们孤儿寡母做主啊。”李花子的老婆又抹起了眼泪,杨树根立刻制止:“别哭了,注意影响,地委主要领导都住这个院子里。”

李花子的老婆在乡下算是泼妇级别的,但到了城里气焰就降低了不少,到了行署家属院,气焰就降低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了,赶紧止住悲声道:“大兄弟,老李死得冤啊。”

杨树根道:“李花子同志的死,我也很难过,但这是公安机关的事务我不好过问,这样吧,你们还沒吃饭吧,李翠你拿些钱和粮票,带嫂子和治安到机关食堂去吃饭,晚上就在招待所开个房间,记我的账上。”

李翠早已从当年不谙世事的农村小丫头成长为察言观sè的干部家属,丈夫一个眼神,她就明白了,带着嫂子和大侄子去机关食堂饱吃一顿,招待所开了个单间安排住下,这才回家。

杨树根很生气,责备李翠道:“把她弄家里來干什么,披麻戴孝的影响很不好,再说李花子是怎么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案子是铁案,翻不了的。”

李翠道:“來也來了,总不能看着他们娘俩在外面哭丧,再说李花子这些年鞍前马后为你出了不少力,不能寒了人家的心啊。”

杨树根道:“李花子出力那是他应该的,我把他从一个乡下二流子提拔成公社书记,他难道不该为我出力,李翠你要搞清楚一点,他是我的人,但我不是他的人,下属为领导背黑锅是理所当然,但领导给下属擦屁股就要看具体情况了,李花子这件事决不能插手,明天你买张票,把他们娘俩送回去,对了,给孩子买些玩具,给嫂子买些料子什么的。”

李翠道:“我知道了,就是……李花子就这样白死了。”

杨树根道:“娘们家家的,别管这些。”

次rì,李翠拿了布票去百货大楼买了五尺布料,又给孩子买了个铁皮喇叭,二斤点心,來到招待所和李花子的老婆唠了半天,道:“老杨说了,等他这段时间忙完就处理这个事儿,嫂子你也不要急于一时,照顾好自己吧,看你都瘦了。”

又拿出汽车票來说:“回去的票买好了,我就不留你了。”

李花子的老婆见好就收,带着礼物回乡下去了,到家之后不免又炫耀一番,说自己在城里住的是招待所,吃的是行署机关食堂,还是副专员派了吉普车给送回來的哩。

牛逼吹完之后,半年过去也沒啥动静,申诉信也被县法院驳回,李花子不但死翘翘了,还死的身败名裂。

李花子的老婆后來又去了一次北泰,这回连杨树根的面也沒见到,灰溜溜回來之后,沒过多久就改嫁了。

李花子的儿子李治安成了沒爹沒娘的孩子,被好心的姥姥收养,从此养成桀骜不驯的xìng格,和他爹当年一样成了祸害乡里的二流子,这些就是后话了。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试爆成功后,又一个爆炸xìng的消息从遥远的苏联莫斯科传來,苏共zhōng yāng全会解除了赫鲁晓夫zhōng yāng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破坏中苏关系的罪魁祸首赫鲁晓夫终于倒台了。

中苏关系恢复在即,zhōng yāng随即派出周总理为首代表团赴苏参加十月革命纪念活动,但苏共新的领导层“三驾马车”坚持认为中苏关系破裂的责任在中方,对华政策不会有任何改变,会谈不欢而散,两党两国从此形同仇敌,持戈相向。

中苏交恶的副产品之一是解放军取消军衔制,以前学习苏联的那一套东西全部都要废除,军衔制和肩章武装带这些象征资产阶级军队威权的东西怎么能保留,六五年六月,全军实行新的六五式军服,陆军上下全绿,空军上绿下蓝,海军也废除了白sè军服,换穿蓝灰sè军装,三军都取消军种符号,只在帽子上缀一颗红星,领子上缝两面平绒红领章。

这就叫“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

省城枫林路的jǐng卫们都换穿了新军服,人人手里都拿着新印刷出版的**语录,随时随地学习,气象为之一新。

住在十号的陈子锟站在窗前,看着一队年轻的战士高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从远处经过,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山雨yù來风满楼的感觉。

这一天,郑泽如卸任省委第一书记,上调zhōng yāng另有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