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十一章 赴京请罪,南下广东

郑泽如的话让大家都很难受,陈子锟可能会受到中央的严肃处理,这竟然是最后一顿团圆饭。

马春花明白了公爹为什么要在地委一招吃饭,她站起來道:“爹,我也敬你,虽然我以前对您老有看法,但这件事上,我支持您!”

陈北道:“郑书记敬酒,你跟着瞎掺乎什么,懂规矩不,一个个來!”

陈子锟笑道:“一起吧,咱们同饮三杯!”

外面传來爽朗的声音:“喝酒怎么不叫着我!”

原來是军分区司令员罗小楼到了,他是携夫人前來的,戚秀眼圈红红的,显然才哭过,她说:“干爹,我來送你!”

在座的还有北泰粮食局的副局长刘骁勇,他的心情也很压抑,姐夫率领饥民抢了国家粮库,国家损失了两万吨小麦,这个损失到底有多严重,身为粮食系统领导干部的他,心里是很有数的。

陈子锟道:“拿两把椅子,小楼和秀儿坐下,咱们先干三杯,然后一个个來!”

这场酒席,向來海量的陈子锟竟然醉了。

次日,北泰火车站月台上,大家都來给陈子锟送别,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郑泽如紧握住他的手说:“保重,我会照顾孩子们的!”

陈子锟点点头,目光扫过众人,毅然登车。

列车北上,陈子锟坐在窗口久久不语,纸里包不住火,江北的事情中央已经知道了,等待他的不知是怎样的处分,让他心安的是,自己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竟然沒有一个人死亡,只伤了三个人还都是因为交通事故。

车到北京,国务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前來迎接,两名警卫回警卫处,彭秘书回秘书处,陈子锟被单独隔离,送回住处,暂时禁止外出。

一名军人很礼貌的要求陈子锟交出配枪。

陈子锟将M1911连同枪套和子弹交给他,军人直视他的眼睛道:“对不起,还有!”

陈子锟笑笑,又从后腰上拿出一把子弹上膛的微型勃朗宁。

军人敬礼道:“谢谢您的配合。”转身出去,和一个妙龄少女擦肩而过。

來的是陈子锟的小女儿陈姣,她在北京大学读二年级,经常回家來蹭饭吃,陈家底子厚,副食品充裕,陈姣脸色白里透红,个头蛮高,足有一米六七,比母亲林文静高多了。

“爸爸,张叔叔和王叔叔呢。”陈姣很奇怪,为什么家里的警卫换了人。

“两位叔叔另有重任。”陈子锟道,女儿很单纯,很好哄,他不愿让女儿知道这些龌龊的政治。

陈公馆增派了一个班的警卫,除了陈子锟之外,所有人都可以正常进出,所以大家也察觉不到异样。

吃过晚饭,女儿去复习功课了,服务人员收拾了碗筷,林文静问陈子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子锟将江北的事情叙述一遍,林文静脸色变得刷白:“你这是造反啊,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家里人想啊,那些被打倒的干部下场有多悲惨你不知道么!”

“我这辈子沒有做过后悔的事情,这件事也不会后悔,你放心,我会委托总理照顾你和孩子,总理人很好,可以信赖。” 陈子锟处变不惊,风轻云淡。

好不容易安抚了林文静,陈子锟一个人來到书房,打开台灯看书看报,直到深夜时分,拉上厚重的窗帘,打开书柜暗门,取出一个铁匣子打开,里面是两把崭新的五四式手枪,枪油还沒擦掉,还有两盒五十发子弹和四个空弹夹。

陈子锟用棉纱将枪上的油擦掉,装上子弹,拉了枪栓,哗啦一声脆响,忽然发觉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再看书房门口,陈姣穿着白色睡衣,赤着脚站着。

“爸爸,你干什么呢!”

“爸爸在擦枪,保护你们!”

陈姣走过來,直接坐在爸爸腿上,撒娇道:“爸爸,明天带我去司马台爬长城吧!”

陈子锟道:“爸爸沒空!”

陈姣很乖,知道爸爸忙,也就不再说什么,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陈子锟哪也沒去,在家里写了一些回忆录,又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托他照顾家人,但并未寄出。

第三天,依然沒有任何动静,陈子锟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等待判决的滋味实在难熬,就像头上悬了一把刀,随时会落下。

第四天,终于來了一辆伏尔加轿车,车牌号码显示是中央办公厅的,陈子锟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來逮捕自己的,肯定不会派中办的车。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主席要见他。

陈子锟道:“等我一下,换身衣服。”到更衣室里将手枪卸下,换了一件新中山装出來。

他心情很轻松,不用鱼死网破了。

……

中南海,陈子锟再次见到了毛主席。

“陈将军,你在江北发动群众,踢开党委闹革命,搞得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啊。”毛主席风趣的说道。

陈子锟道:“主席取笑了,我做事不考虑后果,请组织处分!”

毛主席道:“你何罪之有,某些地方官员官僚习气严重,是该批斗一下了,你唤醒了群众,锻炼了民兵,也大大启发了我,想实现共产主义,不能依靠官僚,靠的还是人民群众啊,从这一点说,你是我的老师!”

陈子锟连连称是,不敢多言。

毛主席道:“我们党内有一些人,不善于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以为把持了官僚系统,党务系统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很幼稚的想法!”

陈子锟知道毛主席说的是少奇同志,但这种情况他不宜插嘴,自己侥幸过关就万幸了,哪能参与高层斗争。

此事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陈子锟沒有受到任何责罚,不过跟随他下乡的三名工作人员都受到一定影响,彭秘书被下放到了地方,两名卫士打回原部队。

据说后來毛主席对周总理说,以前以为陈子锟是个将才,现在看其实是帅才,而且能屈能伸,不露锋芒,堪称一代枭雄。

“也很不甘寂寞啊。”总理附和道。

郑泽如按照中央指示,在江北进行善后工作,麦平显然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领导岗位上,被免去职务,等候处理,杨树根也被免去县委书记的职务,发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了,但两人的党籍都还在,而且级别也在,说明组织并未放弃他们。

江北大地上发生的事情,宣传部门进行了冷处理,不许报道,不许宣传,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

省城街头,萧郎捧着荷叶包着的三个肉包子匆匆走着,他们三个逃犯在省城已经藏了一星期了,因为沒户口沒粮食计划,只能买不用粮票的高价食品,身上那点钱早就花完了。

他们三人藏在郊区一处废弃的空屋里,这栋房子的主人以前大概是个画家,地上扫落着一些水粉颜料画笔,上面落满了灰尘,沒有被褥,就捡了一些旧报纸盖在身上睡觉,发黄的报纸上大跃进万斤亩产的新闻还历历在目。

下一步向何处去成了最大的问題,从盐湖农场逃出來已经半个月了,农场方面肯定发现并且派人追捕,很可能车站码头已经贴了他们的通缉令,三人白天不敢出门,傍晚时分才乔装改扮去外面捡一些能用的东西。

这天傍晚,龚梓君一个人出去买吃的,过了两个钟头也沒回來,萧郎和柳优晋正在担心他是不是被抓了,忽然龚梓君从窗户爬进來,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包。

“看我带什么來了。”龚梓君一脸的兴奋,打开包袱,里面是三双皮鞋,两件中山装,一件西装,还有一瓶酱菜,六个烧饼。

“吃的。”柳优晋抓过烧饼就啃。

萧郎却很警惕:“老龚,你回家了!”

“是啊,我实在忍不住,回家看看他们娘几个,还有小孙子。”龚梓君拿出一张照片,炫耀自己的孙子。

“糟了,暴露了,赶快转移。”萧郎不由分说,提起包袱带着两人从翻窗户出去,沿着早已预备好的撤退道路迅速离开。

刚离开屋子一分钟,两个民警就带着七八个红袖章治安骨干过來了,一脚踹开门进去搜查,自然是无功而返。

“好险。”柳优晋擦着冷汗说。

龚梓君却流下了眼泪:“是他们,我的家人,出卖了我!”

萧郎道:“这年头,谁也不能相信!”

说完这话,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都起了疑心,如果是龚梓君出卖大家,那他或许能获得宽大处理。

龚梓君忙道:“别看我,不是我,咱们三个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被抓住谁也活不了!”

萧郎道:“老龚,我信你!”

柳优晋道:“省城不能待了,要赶紧走!”

龚梓君道:“茫茫天下,哪里是藏身之处,我跑够了,不想走了,还不如跳江算了!”

萧郎道:“你死都不怕,还怕逃亡么,道路我已经想好了,车票和介绍信也弄好了,你们跟我走就是!”

“去哪儿。”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萧郎拿出三张火车票和三份介绍信道:“去广州,然后偷渡去香港!”

柳优晋和龚梓君各拿了一张小小的硬质车票仔细端详,果然是江东发车的无座车票。

“老萧,沒见你出门,怎么弄的车票。”柳优晋很纳闷。

“你们再仔细看看。”萧郎笑道。

龚梓君仔细观察车票,还摸了摸,惊呼道:“我靠,车票是你画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