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十章 闹革命

麦平松了一口气,部队终于來了,总算可以力挽狂澜,自己还沒输。Ken Wen。net 无弹窗!更快速!

他振作精神拉起杨树根:“走,去找部队首长。”

來的是江北守备师的一个汽车团外加一个步兵团,车队开到外围就进不來了,被农民拦在外面,战士们也不强行闯关,安静待命。

陈子锟也听说军队出动,他镇定自若道:“让他们司令來见我。”

不大工夫,一个身穿五八式军服的中年军人匆匆而來,领章显示上校军衔。來到近前他啪的一个立正,敬礼道:“首长好,江北军分区司令员兼守备师师长,罗小楼前來报到,请您指示!”

陈子锟回了一礼,道:“稍息。”

罗小楼正是戚秀的丈夫,当年戚家班的年轻武生已经成长为成熟的革命军人,看得出他在这场斗争中明智的选择了中立,甚至略倾向于陈子锟这边。

确切的说,他是站在了人民一边。

“罗司令,你带部队來是?”陈子锟明知故问。

“报告首长,我怕群众沒有运输工具,带卡车來帮他们运粮。”罗小楼坦然答道。

陈子锟道:“你來的正好,请战士们帮着维持一下秩序吧,不要搞乱了粮库,造成国家财产的损失。”

“是!”罗小楼利索的敬了个礼。

消息传出,解放军是來帮我们的!全场再次欢声雷动,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民兵和战士手拉手,肩并肩,军民一家亲。

角落里如丧家之犬般的麦平和杨树根傻眼了,这唱的是哪一出,合着军队也被陈子锟收买了啊。

“走,去地委。”麦平道。

两人脱下笔挺的中山装,捡了顶草帽戴在头上作掩护,从人缝中挤出去,累得满头大汗终于出來,急匆匆回到地委,抓起电话想向省里求援,可是电话却不通了。Ken Wen。net 无弹窗!更快速!

麦平这点本事,在陈子锟面前完全不够看,邮电局已经被民兵掌握,所有的电话都打不出去,电报发不出去,火车站、汽车站,码头也都有纠察队进驻,暂时中断一切交通。

“陈子锟这是要造反么!”麦平捶胸顿足,他实在想不通,陈子锟哪里來的这个大胆子,挟持群众公然与当局为敌。

麦平想不通是他自己的事情,广大人民群众心里明镜一样亮堂,陈子锟是党中央**派來救灾的,跟他干还能有错?

当然高级干部不这么想,比如罗小楼司令员,到底倒向哪边他是经过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最终结果并不是因为他和陈子锟有旧,而是他看到了人民的力量,如果选择与人民为敌,等待他的将是万劫不复!

有了解放军的帮助,运输压力大大减轻,汽车团的卡车可比骡车平车拉的多,战士们帮着群众搬粮食,一个个乐呵呵的健步如飞,场面让人看了激动地想流泪。

大势已定,陈子锟做出指示,给市区的群众留一半粮食,拿户口本來领,每家领一个月度的粮食,部队的同志们辛苦了,调拨五千斤小麦丰富一下食堂。

皆大欢喜。

陈子锟身边已经聚拢了好多人,罗小楼司令员,民兵指挥员马春花、陈北等,还有国家粮库的领导,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们索性跟着陈子锟干了。

“去地委。”陈子锟道。

“去那儿干啥?”陈北问道。

“接管地方政权。”陈子锟意气风发。

“好嘞!”陈北将一件风衣披在了父亲肩上,叉着腰站在他身后,大有关公身旁关平的感觉。

大队人马來到老市政大楼,花岗岩建成的大楼前,陈子锟感慨万千,二十二年前,他在这里率领军民浴血奋战,抵抗日寇,至今墙上还留有当年的弹痕。kenwen。net 无弹窗!更快速!

地委门口挂着庄严的大牌子,有警卫战士站岗,小战士哪敢阻拦这些人,不但不拦,还要敬礼哩。

一群人簇拥着陈子锟走在地委大楼的走廊里,工作人员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探头张望,都吓坏了,这是咋滴拉,爆发革命了不成?不对啊,四九年革命已经成功了,这又是革的谁的命?

來到地委书记办公室,陈北上前一把将桌子上杂乱的文件、墨水瓶、电话机都扫到一边,请父亲坐下。

陈子锟落座,道:“马上叫各单位负责人來这里开会,地区公安处负责把渎职干部麦平、杨树根等人抓捕归案。”

“是!”大家立刻行动起來。

一个地委公务班的勤务员告诉他们,麦书记和杨书记刚才还在这里,大伙儿马上到处搜查,终于在一间储藏室里找到了麦平和杨树根。

陈子锟根本不见他们,让人将二人关押起來,听候组织处理。

忙完这些,陈子锟才拿起电话,让邮电局接通了省委。

……

郑泽如这几天眼皮总在跳,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他每天都打电话到北京,打听事情,但却沒料到,事发不在庙堂,而在江北。

秘书一脸凝重的进來,道:“郑书记,江北专线,陈子锟打來的。”

“哦?老陈到江北了。”郑泽如狐疑的拿起了话筒。

“老郑啊,我在地委行署给你打电话,我放了个大炮仗啊,你有个思想准备,别把你吓到了。”

郑泽如爽朗大笑:“老陈你别吓唬我,说吧,什么事?”

陈子锟道:“我带领十万农民造了地委的反,把麦平给撤职查办,暂时拘留了,把国家粮库的粮食也给分了,呵呵,你沒吓到吧?老郑,老郑,你怎么不说话?”

郑泽如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还哪里说的出话,陈子锟个

,这哪里放的是炮仗啊,简直放了一颗原子弹!

“老陈,你不要再进行下一步举动了,等我过去,我立刻出发。”郑泽如撂下电话,抓起衣服对秘书说:“让铁路局备车,不,让民航局准备飞机,不,调空军的航空兵,我要去江北。”

二十分钟后,郑泽如的专车就开到了空军某部战备机场,一架草绿色的直五直升机的旋翼已经开始运转,领导们弯着腰按着帽子登上直升机,直五拔地而起,向江北飞去。

两小时后,郑泽如抵达江北机场,驻军派车将省委第一书记送到地委大楼。

“哎呀老陈,你搞得我很被动啊。”郑泽如一进办公室就开始抱怨。

陈子锟若无其事:“一人做事一人当,这点事我还担得起,叫你來就是请你善后的,我自己去北京负荆请罪。”

郑泽如沉默了几秒钟,道:“老陈,你这次做的确实过火了一些,我会尽量替你弥补。”

陈子锟道:“善后可不是擦屁股,你要是敢收我发下去的救济粮,我把你也抓起來。”

郑泽如苦笑:“我就是想收,也沒这个能力啊。”

陈子锟道:“既然你來了,我就卸任了,回家抱孙子去喽。”

说罢竟然自顾自走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你倒是爽了,烂摊子丢给我了。”郑泽如摇着头哭笑不得。

距离地委大楼不远的人民礼堂内,上千人正在公开批斗麦平,这是陈子锟的授意,也是群众的强烈要求,不把这个修正主义分子,官僚作风严重的家伙斗倒,群众的怒火是不会熄灭的。

至于杨树根,则被社员们押回南泰开公审大会去了。

让这两个人威风扫地,从此抬不起头,才不能报复群众,陈子锟用意深远。

……

陈子锟來到了高土坡家属院,群众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纷纷向他诉说生活上的困难,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大家不要乱,一个个來,你们的意见,我会带给中央,带给**。”陈子锟平易近人,笑容和煦,认真倾听了每个人的意见,总结下來就是一条,吃不饱。

陈子锟说:“国家面临千年难遇的自然灾害,苏联讨债,帝国主义封锁,要相信党会带领大家走出困境,实现**。”

有人道:“咱不是已经实现**了么。”

陈子锟笑道:“你说的是大食堂吧,那只是**的初级探索阶段,算不得数。”

好不容易打发了群众们,陈子锟终于可以抱一抱孙子了,小陈光七岁了,快该上小学了,对北京來的爷爷还比较陌生,怯生生趴在奶奶怀里不敢出來。

陈子锟有办法,他知道这个年龄的男孩都喜欢枪,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支m1911來,卸下弹夹,拉动套筒检查沒有子弹后递向孙子:“想玩这个么?”

“想。”小陈光眼睛都粘在枪上了,虽然家里不缺木头枪之类的玩具,但真家伙他可摸不到。

“喊爷爷。”

“爷爷!”

“乖。”

陈子锟把空枪给了孙子玩,气的夏小青直摇头:“你呀你,老了还这样。”

“陈家的人,哪能不会用枪。”陈子锟笑呵呵道。

晚上吃团圆饭,依马春花的意思在家吃一顿就行,但陈子锟执意要在地委一招摆宴,彭秘书和两个卫士也一起坐下來吃饭,席间还來了一位重要客人,郑泽如。

陈子锟道:“这几天江北发生了一些事情,大家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我明天就去北京,这或许是咱们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

大家都低下了头,他们不是普通群众,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陈子锟牺牲了政治前途,只为江北百姓换一顿饱饭,这种情操,简直比党员伟大。

郑泽如郑重的举起杯:“老陈,我敬你,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