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五十九章 孔二小姐和洋狗

日本对英美宣战后,租界和香港都成为不安全的所在,此前为躲避战祸寓居在香港的大批民国高官名人的安全成为重庆政府的头等大事。

重庆,珊瑚坝民航机场,一群人翘首以盼,等待亲人归来,陈子锟和姚依蕾也在其中,岳父母姚启桢夫妇就在这趟航班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冷风吹过空荡荡的机场跑道,所有人冻得瑟瑟发抖却依然紧盯着天际,忽然一个黑点出现在云端,众人欢呼雀跃,来了。

香港飞来的“空中行宫”号降落了,迎接人群围上去,却被一队宪兵驱逐开来,几辆黑色大轿车径直开上跑道,停在舷梯下面,先下来的孔祥熙夫人宋霭龄以及她的一对儿女,其中一个身材矮小却穿着高筒马靴的小家伙,趾高气扬旁若无人,大概就是传说中孔祥熙最顽劣的女儿孔令俊了。

随后下机的是十几个管家佣人和大量箱包行李,最后还有一群洋狗。

孔夫人的随员下完,其他客人才下机,不过只有区区七八个人,只带随身行李,穿的还是适应香港季节的衣服,一下飞机冷的打喷嚏流鼻涕。

“爹地妈咪怎么不在飞机上。”姚依蕾抓住了陈子锟的胳膊,满脸都是忧色。

其他人则拉住飞机上下来的旅客询问为何很多预定坐这次航班的人没来,那些旅客忿忿不平的讲起在香港登机时的经历,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原来按照本来计划,飞机是要坐满下野政客与商界名流的,先登机的是宋霭龄一家,孔二小姐为了给狗腾座位,把当年的南天王陈济棠夫妇赶了起来,陈济棠当年雄霸两广,是和蒋介石分庭抗礼的人,岂能受此折辱,于是和孔二小姐吵起来,这下可好,惹怒了孔令俊,喝令保镖强行将陈济棠夫妇赶下飞机,亲自霸在机舱口把守,把孔家的丫鬟佣人老妈子连带行李全都搬上来,据说行李中还有一个专用马桶,这些物件把飞机挤得满满当当,其他旅客自然上不来。

而这些无法登机的旅客中,就有姚启桢夫妇。

大家本分悲愤莫名,却敢怒不敢言,转脸看去,身穿裘皮大衣的宋霭龄正和一脸谄媚之色的机场主任在汽车旁说话呢,孔二小姐牵着两条高大健硕的猛犬,穿着马靴的两条腿叉开站着,不可一世。

孔祥熙当过行政院长和财政部长,又是孙中山和蒋介石的连襟,可谓权倾朝野,富可敌国,俗话说宰相门口七品官,他家的狗都能享受到比陈济棠还高的待遇,谁敢说个不字,但陈子锟不认他这一套,当场破口大骂:“操你娘的孔祥熙,祸国殃民,该杀,该杀,该杀!”

姚依蕾吓得花容失色,猛拉他的衣袖:“他们还没走呢!”

旅客们也都惊讶万分,心说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孔夫人和孔二小姐的面辱骂孔祥熙,这不是嫌命长么。

果然,宋霭龄和孔令俊都听见了骂声,孔夫人到底涵养高些,没有当场发飙,孔令俊可没那么好的脾气,平日里只有孔二小姐欺负别人,今天居然有人主动骂上门来,到让她有些欣喜,终于可以有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毙人玩了。

孔令俊牵着两条比特犬走上去,叉着腰冷着脸扫过众人,操着公鸭嗓问道:“谁骂我爹!”

“老子我。”陈子锟挺身而出,居高临下看着孔二小姐。

“你有种就当着我的面把话再说一遍。”孔二小姐道,几个保镖远远的望着这边,二小姐不发话,他们暂时不会过来。

“我说的是,操你娘的孔祥熙,听明白么,就是说,操你奶奶,孔二小姐。”陈子锟慢声细语的解释给她听。

孔令俊当场就爆了,松开狗绳大喝一声:“咬他!”

两条通人性的比特犬早就跃跃欲试了,大嘴里闪烁着獠牙和涎水,主人放开绳子的一瞬间,它们就扑了出去,目标是陈子锟的咽喉。

惊叫声四起。

说时迟那时快,陈子锟使出多年未曾示人的佛山无影脚,迅如闪电的一击之下,即便是武林高手实打实的挨一下也要受重伤,遑论两只畜生,两条狗飞出去老远,呜咽几声,狗嘴里喷出一股黑血,死了。

孔二小姐眼睛都快瞪出眼眶来了,既心疼爱犬,又出离愤怒,眼前这个男人太猖狂了,居然敢当面杀死自己的狗。

保镖们围了上来,虎视眈眈,只等孔二小姐一声令下。

陈子锟从容不迫的解开大衣扣子,露出腋下的枪柄来,征战多年的猛将在临战状态下散发出的凛冽杀气让保镖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机场主任也跑了过来,忙不迭的劝架:“二小姐息怒,陈总司令息怒!”

孔令俊虽然无法无天惯了,但是绝非没有脑子的蠢货,知道什么人能欺负,什么人不能欺负,眼前这位汉子敢在机场开枪,肯定是位高权重之人,一杀了之的话,怕是要给爹娘带来一些麻烦。

更重要的一点是,对方身手极为利落,真打起来未必能占到便宜。

“你是谁。”孔二小姐质问道。

“回家问你三姨夫去。”陈子锟挽起惊慌失措的姚依蕾,扬长而去。

孔二小姐七窍生烟,几次想拔枪从背后把他打死,但是总觉得这男人背后似乎生着眼睛,贸然拔枪,怕是自己先死。

宋霭龄走了过来,看到血泊中的两条狗,心疼的直摇头。

孔令俊道:“妈咪,那人是谁!”

宋霭龄道:“陈子锟,你舅舅的好朋友!”

孔令俊念了好几遍,将这个名字牢记心间。

……

委座临时官邸,宋美龄回到卧室,孔令俊扑过来搂住姨妈,先撒了一会娇才道:“姨妈,有人欺负我!”

“我们的詹妮特不去欺负人就是好的了,怎么会被别人欺负。”宋美龄笑道。

“真的,他把萨利和杰克都打死了,当着我的面动的手。”孔令俊眼泪都流出来了,想到当时的情景,委屈的泣不成声。

宋美龄这才认真起来:“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是一个叫陈子锟的人,姨妈,你一定要帮我出气啊!”

“是他……”宋美龄犹豫起来。

“姨妈,怎么了,他很厉害么,您也怕他。”孔令俊察言观色,觉得不妙。

宋美龄勉强笑笑:“这里面一定有误会,陈子锟是姨妈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怎么会欺负你呢!”

孔令俊急了:“我妈咪也在场呢,你不信可以问她,对了,陈子锟还骂我爸爸来着!”

宋美龄是什么人,岂能偏听一面之词,敷衍道:“好了,你刚从香港回来一定很累,早些休息,这件事姨妈会帮你问问的!”

“嗯,姨妈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哄走了难缠的外甥女,宋美龄拿起电话想打给陈子锟,想了想却又放下了,来到蒋介石的办公室,见他正在伏案工作,走过去帮他按摩着双肩:“达令,有什么好消息!”

蒋介石站起来,叹口气,拿起茶几上的《大公报》摔在宋美龄面前:“看看这帮记者干的好事!”

宋美龄定睛一看,正是大姐的负面消息,说什么宋霭龄的洋狗占了陈济棠的座位,导致许多政要滞留香港,可能会落于敌手云云。

蒋介石道:“抗战正在紧要关头,这些记者只盯着阴暗面,就不会多报道一些前线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我看是要让戴笠好好调查一下了,还有你那个大姐和外甥女,也是喜欢添乱的角色,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宋美龄全明白了,柔和的笑笑:“事情怕没这么简单,大公报是CC派控制的,二陈和大姐夫素来不和,怕是想借机生事,至于詹妮特,已经有人教训过她了!”

“哦,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陈子锟,据说他在机场宰了大姐家的两条狗!”

“杀人了。”蒋介石眉头一皱。

“不是,是真狗,子锟性子烈,詹妮特碰上他活该倒霉,这孩子,也该有人管管她了!”

蒋介石沉吟片刻道:“陈子锟这是借题发挥啊,我知道他心中对我不满,他是不明白我的苦心,中国不会亡于日本,但会亡于共产党啊,他既然同情共产党,就再坐几年冷板凳吧,等想清楚再说!”

……

陈子锟回到家中依然余怒未消,岳父母年龄大了,身边又没人照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笔帐该找谁去算。

姚依蕾却替丈夫担忧,招惹了孔祥熙可不是好事,那孔二小姐更是凶悍跋扈之辈,据说当年在南京开车横冲直撞,把拦路交警一枪打死,后来也不了了之,惹上这号人,不值得。

如今陈子锟没权没兵,孤家寡人一个,拿什么去和人家斗。

鉴冰和林文静听说以后也很担忧,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建议陈子锟找人说和,冤家宜解不宜结。

陈子锟冷笑:“我堂堂陆军上将,还怕她一个小丫头不成!”

夏小青也道:“对,大不了鱼死网破,咱们去延安投共产党去!”

众人被夏小青的惊天言论吓坏了,姚依蕾忙道:“可别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忽然外面传来爽朗笑声:“我已经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