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五十五章 三三制

国士无双第五十五章三三制

自从南泰城外两军划界以来。整个江北就处于一种相对和谐的状态,**和**之间没有摩擦,中**队和日军之间也鲜有冲突,三方极有默契,各守防区,相安无事。

諾お網军大青山支队的地盘比以前扩大了三倍,他们把龙阳县也纳入了根据地范围,除县城以外,尽是

的天下,就在陈子锟接到重庆电令的时候,也收到了

江北特委的邀请函,邀他观摩根据地的政治选举。

陈子锟决定赴约,率领卫队赶赴龙阳,一早出发,行进在江北的沃野上,忽然斥候来报,说前方发现一股日军,大约有一个中队的规模。

“打吧。”部下们摩拳擦掌。

“做好战斗准备,迎上去。”陈子锟下令道,他很想见识一下第四师团的战斗力。

日军一个中队约二百人从对面开过来,发现遭遇中**队,一个个大呼小叫,收缩队形,撤离道路作防御阵势,双方僵持了十分钟,竟然都没有开枪。

陈子锟意识到日军大概不想jiāo战,便让一个分队先开过去试探。

十几个士兵端着枪猫着腰从日军面前通过,日军依然没有开火。

再过一个排,还是没动静,这回陈子锟明白了,日本人真不想打,于是命令部队让出道路放日军过去。

日军指挥官也是个明白人,指挥部队小心翼翼的开过来,双方剑拔弩张,手指都搭在扳机上,但都没有开枪,当日军中队通过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打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怂的皇军。

来到龙阳县城关十里外的一个镇子,

江北特委的书记苏文山热情接待了陈子锟一行,安排他参观市镇,这儿虽然不是县城,但比县城还要繁华,街道两侧店铺林立,茶楼酒肆生意火爆。

苏书记介绍道:“我们是军事经济两手一把抓,既要把抗日武装搞上去,也要把经济搞上去,要不然没法养活军队啊,龙阳县委工作开展的很出sè,农产品手工业都恢复了战前的水平,和敌占区之间的经济jiāo流也很广泛,部队的战斗力上去了,老百姓的负担也减轻了。”

陈子锟问道:“你们采取什么货币和敌占区jiāo易?”

苏书记笑道:“陈将军果然是内行,一语中的,我们使用的货币种类很多,在敌占区采购普通物资使用法币或者华兴券,购买敏感物资就用银元和金条,再就是鸦片,根据地通行的货币是江北票,发行自己的纸币,对于经济是大有益处的。”

说着拿出一张纸币给他看,máo边纸印刷粗劣,上面有江北根据地政fǔ的大印。

陈子锟心中一动,暗想自己怎么忘了这一招,回去就把封存的**东关帝票拿出来投入使用,也捞他一把。

在大街上溜达了一圈,苏书记请陈子锟观摩镇政fǔ选举。

选举不是个稀罕玩意,北洋时期就有选举,江东省的国会议员就是民众选举出来的,但并非普选,而是类似于jīng英人士们的推举,银行家龚稼祥就是因为留洋出身,有学问有资历,人还在外国,就稀里糊涂当了议员,后来他还在大总统选举上投了陈子锟一票呢。

陈子锟嘴角浮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的这套把戏他清楚的很,当初在湖南闹农会,夺取地方政权,把地主的家产全抢去,农会干部爬上地主家的牙chuáng,把姨太太、小姐全当成了战利品,那时的口号是一切权利归农会,整个湘鄂地区腥风血雨,杀的人头滚滚,十几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长进了多少。

令他震惊的不是选举秩序井井有条,而是候选人中竟然有不少乡绅地主,镇民们拿着选票经过一间屋子,在写着候选人名字的箱子前投下自己的一票,镇上年满十八岁的男nv百姓均有投票权,选举完毕后,当中开箱子,唱票,在小黑板上划着正字记录选票,当天就可以选出镇长来。

当选的是个穿着长衫马褂的中年人,上台向大家鞠躬致意,表示要支持根据地建设,为百姓谋福利云云,谈吐不凡,衣冠楚楚,肯定不是乡下泥tuǐ子。

苏书记看出陈子锟的疑huò,解释道:“根据延安的指导jīng神,根据地施行三三制原则,政fǔ中不仅有工农代表,也有其他各阶层的非党人士,即

员三分之一,进步人士三分之一,不左不右的人士三分之一,这样选出的政fǔ更有代表xìng和包容xìng。”

陈子锟道:“那基层农村的选举情况如何?”

苏书记道:“农村有它的局限xìng,我们尊重村民的宗族观念,照顾他们文化程度,施行了无记名的投票,每人一根草bāng子代替选票,每人一票,选出村长,我党绝不干涉选举。”

陈子锟表面平静,心中却是惊涛骇lang了。

招待宴在镇政fǔ食堂进行,龙阳县的县长和参议员们也来陪客,陈子锟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南泰县的乡绅李举人。

“总司令,小老儿现在是龙阳县的参议员。”李举人站起来鞠躬,长袍马褂瓜皮帽,帽子后面还有一根稀疏的黄máo小辫。

陈子锟很纳闷:“李举人,你不是南泰人么,怎么跑到龙阳来当参议员了?”

李举人道:“回总司令的话,我原籍就是龙阳,家里在龙阳有不少田产,前两年跑日本反,回龙阳乡下躲避战祸,

諾お網军来了,请我出山当县参议员,我寻思一把老骨头了,为桑梓出把力也是应该的,嘿嘿,就选上了。”

陈子锟道:“好,好。”

苏书记道:“吃完饭咱们去部队上参观一下,武司令员去延安抗大学习了,不然就是他来陪你了。”

饭后参观了諾お網军驻地,一队士兵在校场上练习拼刺刀,他们的军容比以前大有进步,统一的粗布军装,绑tuǐ布鞋,枪械中三八枪较多,再不济也是汉阳造,老套筒都淘汰给了区小队的民兵,村口还有拿着红缨枪的儿童团员在站岗,处处热火朝天,斗志昂扬。

叶雪峰政委接待了陈子锟一行,热情的给他倒了一茶缸滚烫的白开水,招呼道:“陈总司令喝水,别客气,今天你来的巧啊,可谓双喜临mén。”

陈子锟道:“什么事情?”

叶雪峰道:“您侄子赵子铭,因为作战勇敢,被提拔为副营长,支队吸收他为预备党员,这是一喜,还有一喜是小赵和卫生队的小叶护士订婚了。”

陈子锟道:“这是好事啊,侄媳fù呢,我还没见过呢。”

叶雪峰道:“小李,跑步去把叶护士叫来。”

“是!”警卫员小李一溜烟的去了。

叶雪峰端起茶缸子吹拂着热气,似乎不经意的问道:“陈总司令对我们根据地的建设有什么意见和看法?”

陈子锟道:“如火如荼,好,很好。”

叶雪峰和苏文山jiāo换了一下目光,苏文山忽然道:“如果蒋委员长让您攻打我们,您会怎么做?”

陈子锟心中一动,莫非

在重庆内部安chā特务,把绝密电报内容都搞到了,要不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邀请自己访问,又怎么会问这么敏感的问题。

“陈某虽然是军人,但不是岳飞那样愚忠的军人,且不说蒋委员长不会这样做,就算有这样的luàn命,我也是不会接受的。”

苏文山点点头:“陈将军,您不愧是我们

的老朋友啊。”

卫生队里,特委组织部的马大姐正在和小叶护士做思想工作,她语重心长的说:“小叶,男大当婚nv大当嫁,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你介绍的这个对象,组织上是经过全盘地认真地考虑的。”

叶唯道:“我不想结婚,卫生队的工作很忙,我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也不想考虑。”

马大姐严肃起来:“小叶同志,不妨和你直说,你的个人问题也是统一战线工作的一部分,你身为一个共青团员,必须服从组织的安排,这由不得你。”

一听这话,叶唯沉默了,半晌才沙哑着声音道:“给我几天考虑时间行不行?”

她知道,统一战线工作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让自己嫁给某个开明绅士或者国民党军官什么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答应赵子铭呢。

马大姐道:“时间来不及了,今天就得订婚,陈子锟已经在司令部了,苏书记和叶政委正陪着他说话呢。”

叶唯瞪大了眼睛:“你们想要我嫁给陈子锟!”

马大姐愣了一会,忽然笑了:“小叶啊小叶,你想哪儿去了,陈子锟四十岁的老头子,还三妻四妾的,组织上怎么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给你介绍的这个对象你也认识,就是特务连那个愣头青赵子铭,对了,我听说他马上要升副营长了,组织关系也过来了,预备党员,比你还进步呢。”

叶唯嘻嘻笑了,神情大为放松。

马大姐道:“你这个意思,就是答应了?”

叶唯扭捏道:“我服从组织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