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五十二章 无法拒绝的条件

沈开是军统特务,受过专业训练,心思缜密遇事不乱,他知道肯定是亲王出了问题,自己丝毫没有行差踏错,只要解释清楚应该没有大责任。

果不其然,他被押进审讯室后,一个面熟的军统组长讯问了他关于前往江北的所有细节,沈开一五一十详细交代一遍,完了问他:“长官,不会是提错人了吧!”

组长道:“是弄错了,那人是亲王的副官,叫西九条正信,还是个伯爵呢,不过份量比亲王差远了,这一出乌龙摆的不是时候啊,委员长那边都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了,只好临时撤销,在国际友人面前丢了面子,把戴老板好一顿骂,这回怕是有人要倒霉了!”

沈开心中一惊:“不会拿我开刀吧!”

组长道:“你是戴老板的爱将,不会处理你的,最多耽误仕途而已,好了,你先回去吧,不要出门,等候处理!”

……

委员长官邸,蒋介石来回走着,戴笠垂首肃立,忽然蒋介石停下脚步,指着戴笠的鼻子骂道:“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不是侍从室留了个心眼提前讯问,我就要在国际上丢大人,娘希匹,要你们军统有什么用!”

戴笠汗都下来了,承受着委座暴风骤雨般的怒斥,心中暗骂陈子锟,怎么把个假的交给自己,俘虏在江北关了那么久,怎么连身份都没搞清,不对,陈子锟也是搞了多年情报工作的,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唯一的可能性是他不愿意将真的亲王交到重庆来,将计就计把个假的送来,既不得罪重庆,也不触怒日方。

陈子锟啊陈子锟,你把便宜都占了,兄弟我可倒霉了,想到这里,戴笠低声道:“委座,此事必有蹊跷!”

蒋介石道:“你说!”

听戴笠说了他的猜想之后,蒋介石脸上阴晴不定,戴笠知道委座一般情况下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不掩饰心情,看来这回赌对了,陈子锟要倒霉。

“陈昆吾,虽然你以前对我有恩,可事到如今也怪不得兄弟不照顾你了。”戴笠心中暗道。

可蒋介石最终并没有责罚陈子锟,而是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回头让张群秘密和日方联络,把这个西九条伯爵送回去!”

“是。”戴笠一并脚跟。

……

大青山脚下,陈子锟和清水枫踏着厚厚的积雪在散步,警卫员远远跟在后面,大地一片苍茫,村子里炊烟袅袅,好一派雪中美景。

“很美丽的景色,让我想起了川端康成的《雪国》。”清水枫心旷神怡,由衷感慨。

陈子锟道:“如果没有战争,这里会更加美丽!”

清水枫道:“对了,阁下是怎么知道我才是亲王的!”

陈子锟道:“虽然假亲王也有一种贵族的气质,但和你在一起总是差了一些,而且他和御竜王总会不由自主的看你的眼色,你才是真的清水宫丰仁殿下!”

清水枫道:“你猜的没错,假的其实是我的秘书西九条正信伯爵,御竜王是我的妻弟,我们三个从小就认识!”

陈子锟道:“原来御桑还是皇亲国戚,怪不得办事骄横跋扈!”

清水枫道:“御家是门阀世家,世袭贵族,在几个大工业集团中都占有股份,他的母亲更是出自历史悠久的源氏家族,真是想不跋扈都不能呢!”

两人哈哈大笑一阵。

“陈将军,你真的以为把我扣押了,就能带来和平么。”清水枫恳切的说道。

“当然不,我没有那么幼稚,就算是我把你哥裕仁扣了,也拦不住日本帝国的战车啊,我只是想留你过一段时间,感受一下我国军民抗日的决心,让你们军部那帮人知道,想吞下中国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哈伊,我的明白了。”清水枫点头,这段时间他和大青山村民同吃同住,晚上一起纺线聊天,听说了许多日军的暴行和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一向在温柔乡里长大的亲王的内心被深深触动了,陈子锟对日本人很有研究,知道他们的民族性格,不像中国人这样中庸,而是喜欢走极端,要么是狂热的好战分子,要么是坚决的反战精英。

而清水亲王属于高级知识分子,情怀中素有悲天悯人的一面,稍加教育和引导,就会倒向反战的一面,让他发自内心的帮助自己,比强迫他要更有益处。

果然,清水枫道:“我替你们考虑了一个解决办法,你看看是否可行!”

“殿下请讲!”

“让军部退出中国是不现实的,退出江北地域也不可能,即便一时答应,也会反悔,我虽是亲王,但影响力没你想的那么强,奈何不得这帮武夫,我的意见是不如调派一支规模较小的部队驻防江北,大家和平共处,等待战争结束,不管是胜是败,起码能保证江北百姓的安全!”

“哦,殿下以为哪支部队合适!”

“大阪师团比较合适,大阪人生**好和平,不喜欢杀戮,由他们驻守江北,一定可以相安无事!”

“是么,那可以研究一下……”

……

南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江北事件对策本部,将军们认真听取了御竜王对事件的报告后,都将目光投向了板垣征四郎参谋长。

中将阁下来回踱着步子,眉头紧皱,大家知道他在思考对策,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御竜王等的不耐烦,刚要说话,几道锐利的目光射过来,将他瞪得把话咽了回去,虽然他是年轻有为的御机关首脑,但在这帮征战多年的将军们面前还不够看。

忽然,板垣征四郎停下脚步道:“绝对不可以妥协,就算亲王在他们手上也不行,这关系到战争的进程和日本的前途!”

御竜王道:“阁下难道不顾及殿下的安危么!”

板垣征四郎看也不看他,径直走向墙边,指着巨大的军事地图道:“从南京、汉口、徐州三个方向各调派一个联队的兵力进行挤压,同时调动台湾波田支队下辖的第一联队山地步兵对大青山地区进行围剿!”

御竜王心脏狂跳,板垣征四郎这是要逼死亲王啊,军部狂人们的算盘他很清楚,个把亲王的死不但对战局无影响,还会激起皇军的士气……可是清水亲王绝不能死,他是自己的姐夫啊。

“我反对。”御竜王大声疾呼。

将军们冷峻的目光扫向他。

“你们这是谋杀,如果殿下有差池,板垣将军您就等着承受天皇陛下的怒火吧,我再重复一遍,必须和平解决。”御竜王不顾将军们的怒火,昂然退出会场。

高层的较量已经暗中开始,贵族世家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在他们的压力下,参谋本部作出退让,开始与江北方面进行接触,试探对方的底线。

日方对外坚称,清水宫殿下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后已经安全返回东京,被俘一事纯属子虚乌有,但却拒绝让亲王公开露面,说殿下偶感风寒,不宜见人。

而重庆方面一直保持沉默,似乎对这个一戳就破的谎言并无兴趣。

1941年的二月,中国战线上的所有战事都停了下来,陷入一种令人不安的平静中,这种平静似乎孕育着更狂烈的风暴。

众所周知,板垣征四郎是一位勇将,适合率领部队东征西讨,这种涉及到皇族安危的行动不适合他施展拳脚,更多高级别的名将参与进来,其中包括有着“东方劳伦斯”美誉的土肥原贤二将军和有帝国战略家之称的石原莞尔将军。

由于高层斗争,土肥原从一线战场退了下来,现在担任士官学校的校长,而石原莞尔更惨,被东条英机总参谋长罢免了师团长的职务后正在赋闲,亲王的被俘让这两位将军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迫不及待的从东京秘密乘机飞抵中国,为板垣征四郎出谋划策。

世人皆知,石原的智加上板垣的胆是日本陆军的黄金组合,在满洲国,在内蒙古,在卢沟桥,不止一次展现了二人搭档的威力,打败过张学良,宋哲元、阎锡山,再加上一个熟读三国水浒,深谙中国人性格的土肥原将军,简直无往不利。

日方主动提出交换条件,通过一位双方都能接受的中间人,汪政府的宣传部次长燕青羽递交江北国军,同往的还有日本红十字会的两位工作人员。

陈子锟看到了日方列出的清单,饶是他这样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也不免为之咋舌,这简直是一份没法拒绝的优厚条件。

黄金一千两,银元五十万块,美钞十万元,日元十万元,都是硬通货;然后是十门九二式步兵炮,五百发炮弹,二十挺马克沁水冷重机枪,一百挺捷克造ZB26轻机枪,新出厂的毛瑟步枪一千支,后面还有括弧,注明可以免费更换为日式三八步枪,一切按照贵方的意思来。

最让人眼热的是一整套医院器械,从消毒到手术一条龙,配套药品无数,还有一套子弹壳冲压设备,都是大青山急需的物资。

日方还表示,可以对江北地区永远免征钱粮,但撤出皇军是绝不可以谈的。

若是一般土匪,看到这么丰厚的赎金,早就头晕目眩找不着北了,陈子锟却说,这个价钱太低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