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五十一章 狸猫太子

戴笠接到命令后很是头疼,江北处于敌后,想万无一失的把日本亲王送到重庆绝对不是一件易事,不管是走香港上海的线路,还是越过大青山和湖北敌占区,都要冒极大风险,但委座有令,他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

派谁去最合适,戴笠动起了脑筋,想来想去还是沈开最合适,这个小伙子是陈子锟推荐来的,在香港会晤中表现不错,东窗事发后被迫坐了一段时间的冷板凳,现在正是重新启用他的好时机。

于是戴笠将沈开召来,向他面授机宜,沈开欣然领命,稍作准备即奔赴敌后,1941年初,空军的飞机和燃油都以近枯竭,再无能力进行敌后空投,沈开中尉只有乔装改扮经香港飞上海,再从上海去江北。

时间一天天过去,中国派遣军江北对策本部的板垣征四郎中将终于拼凑出一个旅团的兵力,杀气腾腾开赴江北,兵不血刃夺回北泰,事实上国军并未防守这座城市,经过多年战斗,他们已经深谙游击战精髓,不会再和日军硬碰硬。

江北被破坏的很彻底,每一根枕木,每一段铁轨都不见了,重新修建铁路起码要一年时间,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建起的炮楼群也全被拆毁,公路上每隔几百米就是一个大坑,汽车根本无法行进,电线杆子全部拦腰折断,重新恢复电话通讯也要一段时日。

一封信从大青山地区送到北泰,是亲王殿下的御笔手书,落款还盖了王印,内容是自己在中国人这里做客,并未受到虐待,请日军指挥官体恤百姓,不要妄动刀兵,虽然没说后果如何,但日军立刻不敢造次,按兵不动,慢慢接洽。

沈开化装成商人来到北泰,江北的军统分支机构已经瓦解,他只能事事亲为,亲自下乡寻找游击队。

多年战乱,北泰经济凋敝,往日路边随处可见的赶脚骡车都不见了,沈开背着行李步行下乡,刚走出城就被一队人马截住,将他上上下下搜了一遍。

“别误会,我是自己人。”沈开不慌不忙道。

“你是哪部分的!”

“兄弟是重庆来的!”

沈开被蒙上了黑布,一路带到大青山国军基地,陈子锟会见了他。

道明来意,沈开脱掉衣服,撕开裹在背上的一块胶皮,拿出委员长的手令来,陈子锟看了一下道:“把日本亲王押回重庆,不容易啊!”

沈开道:“有何难度,弄点**麻翻了,用箱子一装,谁知道是什么东西!”

陈子锟不和他争辩什么,吩咐人带沈开去洗澡吃饭休息,自己召集部众商量,众人听说重庆方面要来提亲王,顿觉不妙。

“把亲王交出去,咱手上就没牌了,日本子还不疯狂报咱们啊。”盖龙泉第一个反对。

王三柳也道:“亲王在咱们手里,日本人还有点忌惮,送到重庆去,一手活棋就走死了,不妥,不妥!”

陈寿道:“委座亲自下手令,谁敢不遵,我没看法,听总司令安排!”

陈子锟没有当场作出决定,只是说再议。

散会后,陈子锟找到三位俘虏,开门见山的告诉他们,重庆要求递解俘虏。

经过半个月的相处,亲王的抵触情绪已经减弱许多,他问陈子锟:“将军打算怎么做!”

陈子锟道:“如果送往重庆的话,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以适当代价交还日方,二是软禁到战争结束,总之是不会处死你们的!”

亲王道:“好吧,我愿意去重庆,但有一个条件,请阁下将我的副官清水中佐和我的朋友御竜王送回上海!”

陈子锟道:“亲王的勇气令人敬佩,但你似乎忘了,提出条件的话,要拿出适当的条件来!”

亲王以探询的目光看看清水枫和御竜王。

清水枫道:“把殿下送往重庆并不符合将军的利益,此举除了激怒天皇陛下和大本营,使皇军士气高涨外并无好处,我想将军铤而走险,不过是为了江北一方和平罢了,假如将军愿意将我等送回日方占领区的话,殿下会以亲王的名誉作出保证,江北,将不再有战争!”

陈子锟缓缓点点头。

御竜王道:“谈判不是那么简单的,军部那帮武夫怕是要借着机会大动刀兵了,我看不如这样,阁下先把清水中佐和我放了,我们去为您斡旋,亲王殿下暂时留在贵处,等和平协议达成,再放人不迟!”

亲王庄重的点点头:“我看可以!”

陈子锟爽朗大笑:“亲王胆气过人,陈某佩服,御桑的提议也不错,这样吧,御桑先回去,替我们奔走一番,就拜托你了!”

御竜王道:“阁下,清水中佐在军部很有人脉,他和我同回,事半功倍!”

陈子锟道:“我看就不必了吧!”

御竜王还想争取一下,陈子锟道:“御竜王回去,亲王送重庆,清水枫留下,这才是最符合我的利益的选择!”

沉默了一会,御竜王大叫:“阁下太过分了!”

陈子锟笑着道:“大家没什么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

“我有意见。”御竜王举起手。

“驳回。”陈子锟一甩手走了。

……

沈开在营地里四处闲逛,走到一处墙角,听到有人在谈话,特务的职业病让他立刻停下脚步悄悄倾听。

“你听说没有,重庆来人要把亲王带走!”

“这那能行,就算是委员长也不能空手套白狼啊,亲王让他们带走,咱们喝西北风去啊,全指望这张肉票发财呢!”

“是啊,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看不如把重庆来的小子弄死,一了百了……”

沈开惊出一身冷汗,蹑手蹑脚的退回去,在屋里如坐针毡,他孤身前来,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面对复杂问题心乱如麻,想来想去,想到曾经在江北军中听过的一句话,事到万难需放胆,事已至此,想必陈子锟也是不愿意放人的,不如放手一搏,单枪匹马带着亲王潜回重庆,岂不大功一件。

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啊,沈开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委员长亲自颁发云麾勋章,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小沈,你为党国立了大功啊!”

正做着白日梦,忽然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沈开猛醒过来,见是陈子锟的副官双喜,忙道:“陈副官,有事么!”

双喜板着面孔:“总司令找你,跟我来!”

一路来到办公室,陈子锟道:“小沈,我部队有些不稳定,你今夜就带亲王走!”

沈开鼻子一酸,还是陈将军识大体啊,他感动道:“总司令,您费心了!”

陈子锟摆摆手:“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但愿有朝一日大家都能理解吧!”

事不宜迟,沈开立刻着手安排,陈子锟派了四个得力手下给他,将日本亲王灌醉,装进一口棺材,在南泰码头登船,自有曾蛟的手下接棒,一路将人送往省城,到了省城就好办了,军统站早已得到重庆密令,不惜一切代价将“货物”运回,余下的事情自不用说。

亲王刚被带走,御竜王也被押了出去,脸上蒙了黑布,坐上一辆骡车,颠簸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北泰城外,一人解下他的蒙脸布道:“前面就是日军防区,我们就不送你了!”

御竜王还是一身农民打扮,却梳着分头,棉袄里面是丝绸衬衣,看起来不伦不类,刚走到城边就被侦缉队拿下了。

丢了一个亲王,日本人严令侦缉队查探消息,洪天霸陆续派了十几个特务下乡,都是有去无回,忽然抓到一个可疑的家伙,还不照死里揍,先拿大耳刮子招呼十几下,扇的御竜王一张帅脸都变形了。

“说,你是不是游击队的探子。”侦缉队员恶狠狠问道。

“我是日本人。”御竜王道。

“在老子面前还敢耍花枪,给我打!”

又是一阵胖揍,御竜王心道我要是不招,怕是没法活着回日本了,便屈辱的答道:“好吧,我是游击队的探子,我知道亲王的下落,带我去见宪兵吧!”

御竜王被带到宪兵队,小野大尉战死之后,派遣军司令部调来一个新的宪兵队长,据说以前在满洲国干过,很有清剿游击队的经验,这人叫桥本隆义,军衔大尉,会说地道的中国话。

他一眼就辨认出御竜王不是中国人,得知对方是御机关的首脑人物,级别远比自己高之后,立刻屏退闲杂人等,问他:“殿下可安好!”

御竜王道:“殿下还在大青山地区,陈子锟的手中,送我去南京,我要面见西尾总司令!”

……

重庆,白市驿机场,一架香港来的客机缓缓停稳,机场早已戒严,宪兵如临大敌,舷梯上下来四个黑衣礼帽的特工,警惕万分的扫视着周围。

沈开搀着一个矮小的人走下舷梯,几个军统特工将那人接过,夹着进了一辆汽车,沈开也钻进一辆黑色雪弗兰的后座,车里已经坐了一个人,阴鸷的面孔居然有了一些笑意,向沈开伸出手:“小沈,你辛苦了!”

“戴老板。”沈开激动万分,戴笠亲自到机场迎接,这是何等的重视自己啊。

戴笠用力握了握沈开的手:“上面已经决定,给你晋升军衔,从明天起,你就是上尉了,我会有更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对了,回去后你先换一身衣服,委座要亲自和你谈谈!”

沈开激动的语无伦次:“见我,是真的么!”

戴笠笑笑,点点头。

沈开简直是一路眩晕着回来的,在单位里受到了同事们的恭喜,大家都笑呵呵的说:“小沈要请客啊!”

“一定一定。”沈开春风得意,先洗了个澡,换了件笔挺的中尉制服,正对着镜子用梳子蘸着发蜡梳头呢,忽然门被敲响了。

“进来。”沈开道。

进来的是一个同事。

“你帮我看看,穿哪一双皮鞋好,见委座可不能马虎。”沈开道。

同事表情不大自然:“小沈,戴老板要见你,他有些不高兴,你小心点!”

沈开丈二金刚莫不着头脑,放下梳子,怀着忐忑的心来到戴老板办公室门口,敲敲门进去,戴笠表情平静,和颜悦色道:“小沈,你带来的这人究竟是谁!”

“是日本清水宫亲王啊。”沈开隐隐意识到不妙了。

戴笠摆摆手:“你出去吧!”

沈开一出门,两只胳膊就被人扭住了,两个面无表情的特工将他押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