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五十章 白脸红脸

还好,伤口离大动脉就差半寸,真挨着了,赵子铭九条命也保不住,叶唯心疼的不得了,拿来吗啡针要给他止疼。

赵子铭眉头一皱:“老子用不着这个,关二爷刮骨疗毒咱比不上,受这点小伤不用药还是做得到的!”

叶唯气得想打他:“在我面前还老子老子的,你不想好了!”

赵子铭立刻消停:“说错了还不行,我给你赔礼了。”说着要挣扎着爬起来给她鞠躬,立刻被叶唯按住:“怕了你了,冤家!”

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八路军和国军重新划分了战区,县城两家都不要,但重要物资被八路军搬了个干干净净,明代遗留的城墙也被彻底拆除,以后鬼子再来县城,就没有高墙保护了。

国军游击队也没闲着,刘骁勇带着爆破队把江北境内所有的电线杆子全给破坏掉了,在木制的电线杆中部绑上一点炸药,一按起爆器,几十根电线杆全部拦腰炸断,想修复还得费功夫把下半截先拉出来。

国军看不上废电线,全被八路军捡了去,说电线是铜的,用处大得很。

炮楼全部拆毁,铁路中断,公路破坏,一夜之间日军在在江北的苦心经营回到了两年前,国军大获全胜,士气大振。

陈子锟将司令部设在大青山脚下密林里,亲自将部下颁发新的委任状。

“盖龙泉,从即日起恢复现役,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三战区江北区副总司令,兼大青山游击区司令官!”

“陈寿,任命为第三战区江北区副总司令,兼南泰游击区司令官!”

“王三柳,任命为第三战区北泰分区挺进军司令,授予少将军衔!”

众人升官发财,皆大欢喜,王三柳摇身一变成了国军少将,老母亲欣慰万分,家里人也不必再担心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

至于日本亲王一行俘虏,暂且随同部队一起活动,有他们在身边,日军投鼠忌器,连轰炸机都不敢出动了。

前几天摊上打仗,新年都没来得及过,终于安顿下来,陈子锟让部队预备饭菜,补过春节。

他来到关押俘虏的地方,这是一间简陋的茅草屋,以前是牲口棚,夯土围墙,上铺稻草,里面阴暗臊臭,陈子锟适应了一会才看清楚屋里的情形。

三位尊贵的俘虏蓬头垢面,狼狈不堪,陈子锟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衣装上,摇头道:“这可不行,你们跟随部队行动,是要和老乡们见面的,穿日本军装可不好,来人啦,给他们找几身衣服换上!”

不大工夫,士兵拿来三套农民衣服,粗布棉袄,破棉帽子,免裆老棉裤,还有三双毛窝子。

衣服是旧的,泛着一股臭味,似乎还有跳蚤在上面出没,毛窝子是一种冬季御寒鞋,木鞋底,鞋身用草绳和烂布条编成,里面塞着芦花。

御竜王一见这套行头,差点气得闭过气去,清水枫也捂着鼻子大声抗议,亲王殿下更是雷霆大怒,发了王爷脾气。

士兵们才不买他们的账,三下五除二将三人的呢子军装和马靴趴下,丢下烂棉袄扬长而去,爱穿不穿,冻死活该。

1941年二月初,江北山区地带,气温足有零下十五度,更要命的是刺骨的寒风,牲口棚不挡风,小风嗖嗖的往里灌,三人撑不住,也不管多脏多臭了,赶紧套上保命。

“我饿了,要吃饭。”御竜王吸溜着清水鼻涕大声喊道,心中后悔早知道该把燕青羽带来,至少能说说情,不至于受此虐待,不过又一想,早知道根本就不该来。

过了一会儿,士兵拿进来三个缺口的陶碗,里面是看不清的颜色的菜糊糊,还有三个高粱面饼子。

亲王殿下当即表示宁死不吃这种食物,清水枫也默默放下了碗,御竜王更是大叫,要求见陈子锟,坚决不吃这种“猪食”。

陈子锟才不见他,撂下一句话:“狗日的肚里油水太多,饿三天再说!”

用不了三天,才一天半就顶不住了,寒冬正月里,吃不饱肚子,穿的又不暖和,根本无法抵御严寒,亲王和御竜王终于低下高贵的头颅,把陶碗里的食物和着泪水一点点咽下肚去,唯有清水枫中佐依然绝食。

清水枫病了,冻饿交加,加上恐惧,再也支撑不住,陈子锟来看他,他流着泪说:“陈桑,为什么虐待我们,我们不是朋友么!”

陈子锟道:“你们跟我走走!”

亲王和御竜王搀扶着清水枫,跟随陈子锟来到一户农家,同样的土坯房子,同样阴冷潮湿,同样衣不蔽体,饭桌上摆着同样的菜糊糊,一家人穿的连叫花子都不如,大冬天炕上铺着草席,一床棉被漆黑油亮,烂的像渔网。

“这就是老百姓的饭食,大家都吃这个,你们还略强一些,有高粱面饼子可吃,南泰本来遍地高粱,因为怕游击队藏在青纱帐里,你们把高粱地全毁了,农民们连高粱面也吃不上,只能挖野菜充饥,“陈子锟道

亲王低下了头。

御竜王道:“不种高粱,可以种其他作物,只要不和皇军作对,总是可以吃饱饭的!”

陈子锟道:“种什么也不够你们抢得,日本兵抢,汉奸抢,老百姓一点活路也没有,为什么一夜之间全江北的炮楼拆了个干净,那是因为老百姓实在太恨你们了,自打你们来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年居住的祖屋也被一把火烧光!”

清水枫道:“这是战争带来的恶果,如果中国选择和日本合作,就没有这些问题,日本是代表亚洲最先进的文明和生产力,组建大东亚共荣圈也是为了全亚洲人民的福祉!”

陈子锟道:“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中国人有不跪下的权利!”

清水枫道:“既然选择反抗,就不要抱怨!”

陈子锟道:“那阁下也不要抱怨吃的不好,你们是战俘,不是客人,不是我们请你们来的!”

清水枫一言不发,继续绝食,终于在晚上昏倒,当他醒来的时候躺在温暖的帐篷里,旁边有火炉,头顶吊着葡萄糖。

“你醒了,“一张青春靓丽的面孔探了过来,如同天使般美丽纯洁。

“这是在哪儿。”清水枫疑惑道,想撑起身子,却无力的倒下。

“躺着别动,这是八路军的战地医院,我叫叶唯,是负责照顾你的。”那女护士说道。

清水枫大惊,陈子锟竟然把自己送到八路军这边来了,岂不是羊入虎口。

“你别怕,他们那边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才把你送来的,你是事情我听说了,你不是那种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我们会优待你的,中日两国劳动人民是友好的,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是天皇和财阀们。”女护士滔滔不绝的讲着,清水枫陷入沉思。

“那瓶葡萄糖,好像是日本产的吧。”他问道。

“是的,我军没有后方支援,武器弹药被服医药全靠缴获,这些葡萄糖是我们支队的特务连长小赵从县城鬼子药房里偷来的,你听说过赵子铭的名字么,他可厉害了,是我们大青山支队的头号好汉……”女护士是个话痨,打开话匣子就没停过。

清水枫略懂汉语,听叶唯讲了许多抗日的英雄事迹,不禁大受触动,八路军缺少武器弹药,每支枪只能发三颗子弹,打完了就要和敌人拼刺刀,为了抢一挺机枪,往往要付出十几条命的代价,很难想象这些瘦骨嶙峋营养不良的农夫是怎样和亚洲最精锐的日本步兵作战的,那一定是极其惨烈的景象吧。

“饭来了。”随着一声招呼,炊事员端进了热腾腾的饺子,猪肉白菜馅的,有醋和香油蒜瓣,喷香无比,还有一小瓶白酒,是南泰县的特产高粱烧。

“你们条件这么艰苦,还给我吃白面饺子,真是太感谢了。”清水枫的眼镜上升腾起雾气来。

“你慢慢吃,我先出去一下。”叶唯出了门,一直蹲在外面的赵子铭蹦起来道:“小唯妹子,日本子欺负你没有,他敢乱动,我撕了他!”

叶唯道:“他不敢,我看这个日本人不是穷凶极恶的那种,是可以感化的!”

赵子铭道:“日本子都是畜生,没有例外,要不是我叔说不让杀,我早把他宰了!”

叶唯道:“你呀,就知道杀人放火,走吧!”

“哪去!”

“傻样,你来是干啥的!”

“哦,走走,咱们那边溜达溜达去。”赵子铭受宠若惊。

……

重庆,委员长官邸,蒋介石面前放着第三战区的捷报,陈子锟竟然一举克服江北,收复了近十万平方公里的敌后地区,并且俘虏了一名重量级的敌酋,日本天皇御弟,清水宮丰仁亲王。

蒋介石大喜,前线正在吃紧,陈子锟此役定然可以吸引敌人兵力,大大减轻我军压力,并且可向世界展示中国抗战的决心与实力,他当即下令给军统戴笠,让他速速派干员赶赴江北,将日本亲王带到重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