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四十六章 亲王

经过一番斡旋,林怀部终于被法租界当局判刑十五年,算是从轻发落,盖龙泉赴日前夕,御机关通过管道再次联络了陈子锟,与他进行秘密会谈。

德国在欧洲战场的胜利让御竜王信心大增,他劝说陈子锟随同盖龙泉一同赴日参观,见识一下亚洲最发达国家的繁荣景象,陈子锟婉言谢绝:“日本是一定要去的,但不是现在!”

“你们中国有一句俗话,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在选择合作还来得及,等到中国灭亡了,到时候你的身价可就不那么值钱了。”御竜王这样劝他,陈子锟却依然摇头。

“陈将军,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放弃幻想吧,中国打不过日本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资料,重庆政府的弹药库存,仅就七九公厘的步机枪弹来说,库存只有五千万发,炮弹航弹就更少了,空军已无还手之力,飞行员损失殆尽,航空燃油全赖进口,现在怕是全国也凑不出几千桶了,苏联志愿航空队已经撤离,我们日本陆海军的轰炸机在重庆上空飞行简直就像在家门口散步一样安全,你觉得,这场仗还可能持续多久!”

陈子锟抬眼看了御竜王一眼:“御桑的好意心领了,咱们不谈政治,还是一起发财吧,中国灭了又如何,大不了我去美国,如果现在投向日本的话,我这枚棋子不就没用了!”

御竜王哈哈大笑:“狡猾,大大的狡猾!”

……

张啸林的死对于汉奸们来说是个巨大的心理打击,但对于战争却没有太大帮助,日军依然四处出击,在占领区清乡扫荡,发动宜枣战役,封锁闽浙海上交通,占领越南谅山,切断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

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不屈的中华儿女依然顽强战斗,国民党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在襄阳战死,八路军在华北发动百团大战, 破坏袭击日寇交通线,处处烽烟,遍地战火。

身为江北敌后总司令的陈子锟一直蛰伏在上海租界内,和敌人称兄道弟,互通有无,江北出产的烟土质量堪比云土,运至上海立刻脱销,御机关赚的盆满钵满,大发战争财。

慕易辰又开起了洋行,不过这回不是做美国货的买卖,而是依靠燕青羽的关系,找了条旧船从暹罗贩米来上海卖,粮食和鸦片同样都是必需品,随着战争的扩大,粮食供应越来越紧张,租界内的米铺都施行供给制,卖户口米,每天一大早就有无数人排队购买大米,每人限购少的可怜的一点点,买完之后在手上盖一个蓝色的戳印,证明已经购买,当天不能再买第二次。

盖龙泉在日本参观了两个月,再次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被成功洗脑,张口闭口就是大东亚共荣圈,兄弟在东京的时候如何如何,返回北泰后升值为和平建国军陆军中将,管辖全江北的军务。

1941年初,上海法租界,一场风雨后,梧桐树的落叶铺满大街,陈子锟踏着落叶回到住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是刚才在咖啡馆里,唐嫣交给自己的。

这是一份共产党出版的《新华日报》,原本在敌占区是很难看到的,但地下党却特地约见他,并且将这份报纸交给他。

报纸上的头版开了天窗,上面刊登了一首手书的诗: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落款是周恩来。

他知道这首诗代表什么,此前不久,第三战区的国军在皖南出动大军,将新四军八千余人缴械,扣押军长叶挺,政委项英身死,同为抗日军队,大敌当前却不断互相杀戮摩擦,实在是亲者痛仇者快,而新华日报收到党国新闻出版部门的管控,不得刊登有关消息,只能临时换一首诗上去。

凡事有因就有果,去年十月,新四军在苏北黄桥与国民党军激战,歼灭国军两万余,击毙一个师长一个旅长,都是中将军衔,国军吃了个大亏,自然要找回场子,这些事情,身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的陈子锟岂能不知。

但是让人郁结的是,日本人就在眼前,国共两军却热衷于自相残杀,杀来杀去,黄桥最终还是被日本人占了。

轻轻放下报纸,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了。

……

春节将至,江北大地银装素裹,一列票车喷着浓厚的蒸汽驶入江北火车站,从头等车厢下来几个穿着呢子大衣的旅客,头戴礼帽,手提皮箱,手杖指指点点,互相之间用日语高谈阔论,骄傲不可一世。

车站警察知道这是省城来的日本人,不敢怠慢,挥舞着警棍将挡路的中国旅客赶走,侦缉队的特务也不敢造次,点头哈腰鞠躬敬礼,操着半生不熟的日语打招呼:“空你气哇,我哈要!”

这几个客人出门上了守备师的汽车,一溜烟出城,进了盖龙泉的司令部。

盖龙泉一袭戎装,身披黑斗篷在门口迎接,见来客下车,上前握手道:“终于盼到你们了,抱歉,我负伤之后留了后遗症,不能见风,无法远迎。”忽然看到一人,惊呼道:“老十,是你!”

来者正是陈子锟和他的一帮得力助手,双喜青锋,还有许久未见的梁茂才。

进屋落座,陈子锟笑道:“老盖这个师长当的顺心么!”

盖龙泉道:“就俩字,憋屈,吃喝倒是不愁,可给日本人当狗的滋味太他妈难受了,日本人是信任我了,可还是不信任我这些部下,搞了几十个顾问,每个中队都有,想把我的人架空,还从南边找了些汉奸塞进司令部,整天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这还不是最窝心的……”

顿了顿,他的表情严肃起来:“最苦的下乡扫荡,为虎作伥,里外不是人,小鬼子把老百姓杀的人头滚滚,我在一边干看着不能动手,那一刀刀,都砍在我心头上啊!”

陈子锟道:“老盖,你辛苦了,你不做汉奸,自然有人做,起码你占着这个窝能让老百姓的日子稍微好过点,能让山里的弟兄喘口气,我策划这一步棋,就是要来个痛快的!”

盖龙泉喜道:“终于要动手了么!”

陈子锟道:“本来再等等效果可能会更好,可是我听说春节期间有个日本亲王来北泰视察,咱们趁机起事,活捉亲王,震我士气,灭敌寇威风,实在是难得机会!”

盖龙泉惊喜万分:“日本子的亲王,是天皇的叔叔还是兄弟!”

双喜青锋和梁茂才也面面相觑,此事机密,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

陈子锟道:“天皇御弟,清水宫亲王!”

盖龙泉摩拳擦掌:“太好了,那就是八千岁了,抓了狗日的,小日本还不得塌天!”

陈子锟轻笑:“要的就是他们塌天!”

时间紧迫,盖龙泉立刻召集心腹开会,商量动手事宜。

北泰城内,警备司令官邸,王三柳正在喝闷酒,自从到北泰来之后,他的仕途就不太顺,一直屈居在二线,好在家眷都从满洲国接来了,倒也和和美美,安稳的很。

见他心情不佳,妻儿都回避了,老娘在后院烧香拜佛,为儿子祈祷。

忽然副官来报,说是省城特高课来人,王三柳心中一惊,当初在北泰机场火并日本兵的事情一直是他心头一根刺,不晓得啥时候东窗事发,全家可就完了,他不止一次梦到自己被宪兵抓去,抽的血肉模糊,自己的小儿子被狼狗撕碎,每次午夜梦回,都是一身冷汗。

汉奸,不好当啊。

他拿起手枪,转瞬就放下,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自己一把枪又有何用。

“请,快请。”王三柳穿上了军装,系上风纪扣,将一只小巧玲珑的撸子推上子弹塞在腰带里,不是为了自卫,而是为了自杀。

不大工夫,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进来了,王三柳松了一口气,来人不是什么特高课人员,而是神出鬼没的陈子锟。

“陈……陈老兄别来无恙啊,快坐,来人,上酒,哈哈哈,有日子没见了。”王三柳兴致大发,心情大好。

陈子锟脱了鞋,盘腿坐下榻榻米上,王三柳家里是日本风格装饰,雅致的很,小炕桌上摆着酒壶和小菜。

“王司令日子过的悠闲的很啊。”陈子锟道。

王三柳摸着大头笑道:“混日子而已!”

陈子锟道:“混日子有啥意思,大丈夫就要干一番大买卖,才不枉世上走一遭,我有一单生意,还缺个人,你入伙吧!”

王三柳颇感兴趣:“什么生意,不妨说来听听!”

陈子锟伸头过去:“绑架一个日本亲王!”

王三柳两眼圆睁,半天没说话,醒悟过来,猛摇头:“不敢,干不了,我一家老小,冒不得风险!”

陈子锟冷笑“你觉得不干就没风险了,看看这个!”

从怀里摸出一份文件丢过去,上面标着“机密”的字样,全是日文,王三柳虽然会说几句日本话,但看这些假名文字就不行了,好在日文中夹杂大量汉字,硬蒙也能蒙对。

文件显示,关东军特高课一直没放弃对特别空挺队全军覆灭的调查工作, 而且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王三柳。

王司令汗流浃背,手颤抖不停,终于道:“亲王带多少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