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各打各的

游击队撤出南泰县之后,迅速疏散进入大青山地区,同时通知各地乡民坚壁清野,应对敌人的报复。

缴获的大量装备,除了能随身携带的之外,还有一部分就地掩埋,这次行动出动了各路人马近五千,联络协调全靠通信员骑着马来回奔波,错漏失误在所难免,游击队也不是正规军,自由散漫惯了,在服从命令方面往往大打折扣,若不是有八路军主力参与进来,这场仗能不能顺利进行都是个问题。

既定任务已经达成,各路人马胜利大撤退,陈子锟骑在一匹缴获的日本大洋马上,望着漫山遍野扛着东西的人,不禁担忧道:“鬼子追上来可就惨了。”说罢拿出铅笔在笔记本上潦草写了命令递给双喜:“传令下去,留三百人掩护撤退!”

负责掩护任务的是刘骁勇,他是游击军里为数不多的正规军出身的军官,接到命令后毫不犹豫的率部进入阻击阵地,埋伏在出城必经之路附近的一片坟地里。

早上七点钟,寒气逼人,遍地霜冻,大队日军开出了南泰县,杀气腾腾一路向西,田路少将对游击队的战术早就了然于心,队伍呈战斗队形搜索前进,还没进入射程就摆开步兵炮进行火力侦察。

坟地遭到猛烈炮击,刘骁勇下令不许还击,等鬼子进入射程才一声令下,轻机枪和掷弹筒齐发,刚刚换装完毕的阻击部队火力强大,士气正旺,打得鬼子抬不起头来。

天边飞来两架飞机,这回是真格的轻型轰炸机,投下一串炸弹,顿时扭转战局,刘骁勇注意到两侧荒地里穿黄呢子大衣的身影若隐若现,鬼子已经包抄过来了,一摆盒子炮:“弟兄们,撤!”

就这么且战且退,每当日军遇到村庄打算进去扫荡的时候,游击队就窜出来骚扰,他们装备了缴获的掷弹筒,火力打击范围大大增加,扰的日军苦不堪言,派兵追击的话也很尴尬,派多了游击队扭头就逃,派少了反而会被吃掉。

“混蛋啊,这帮懦夫,为什么不敢和皇军正面决战。”旅团参谋们很生气,但田路少将却保持了冷静:“支那军学聪明了,我们打我们的,不要被他们干扰!”

话说的镇定,其实少将内心却惊涛骇浪,他研究过陈子锟,此人在美国受过正规军事教育,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此番进攻南泰县,绝不会是为了掠夺物资那么简单,身为上将岂会为了些许物资进攻县城,袭击皇军,激怒旅团,他一定有更大的目标。

一番深思熟虑后,田路朝一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陈子锟妄图消灭自己,好吧,既然他有决战的勇气,那身为大日本帝国军人岂能退缩,少将面对朝阳,豪气万丈的说:“他要战,那便战!”

三十里外的大青山脚下,陈子锟面对茫茫沃野发下誓言:“一定要消灭田路!”

可现实不像预想的那么顺利,游击队天生不适合正规作战,很多武装悄悄脱离序列,坚持作战的只有陈子锟的嫡系人马以及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尽管双方在作战目标上有分歧,但面对鬼子的疯狂进攻还是并肩作战。

田路少将只带了一个大队的兵力,据侦查有八百人,步兵炮四门,轻重机枪若干,这种规模的敌军若在以前,陈子锟正眼都不会看,但现在却不得不但大起精神,认真面对。

田路直属大队没有搭理游击队的骚扰,而是步步为营的扫荡,首当其冲的就是苦水井,大部分村民已经携家带口逃进大山,整个村子都空了。

一队没来得及逃走的村民被押到田路少将面前,他温和的询问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妇人:“欧巴桑,请问您老大年纪!”

翻译官在一旁口译着,老妇人道:“俺六十九了,明年开春七十整!”

田路少将做震惊状:“喔,寿星的干活,家里几个孙子!”

“五个。”老妇人伸出手掌比划着。

“所噶,儿孙满堂啊。”田路少将赞道,身后一帮戴白手套的军官们也频频点头,老妇人咧着没牙的嘴笑了,她觉得这个戴眼镜的日本老头很斯文,和村东头的教书先生差不多。

田路少将看看手表,中午十二点了,便让副官拿来日本牛肉罐头和饼干请村民们食用,村民们惶恐不安的心情渐渐平静,觉得日本人也没传说的那么凶恶,有那大胆的,还向田路少将讨烟抽,少将给了他一整包。

吃饱喝足,村民们正琢磨日本人下一步出什么花招的时候,机关枪毫无预兆的响了,所有人瞬间倒在血泊中,那个快七十岁的老妇人瞪着无神的眼睛望着苍天,至死也不明白,日本子咋说翻脸就翻脸了。

田路少将摇头叹气:“这些人本来都是不该死的,因为游击队的罪行导致他们的死,皇军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扫视着众军官,加重了语气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所遇到的任何支那人,全部消灭,但是禁止任何不人道的虐杀行为,对女人和儿童可以网开一面,诸君,清楚没有!”

众军官一起鞠躬:“哈伊!”

一旁的翻译官擦着冷汗道:“将军仁义,皇军更是仁义之师啊!”

……

苦水井所有的房子都被点燃,黑烟直冲云霄,躲在附近山上的农民看见这一幕,欲哭无泪,有人开始骂陈寿,说他是个王八羔子,不该招惹日本人,把全村人都害了,几十年上百年的祖屋都烧了,以后上哪儿住去。

遭殃的不止苦水井一个村子,日军所到之处,杀光烧光,游击队虽然极力袭扰,但日军大队抱成一团,像只巨大的刺猬令人无处下口。

田路朝一这一手很高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丝毫不受干扰,把游击队赖以生存的乡村全部扫平,看你们怎么渡过这个寒冬。

战报传到大青山,战士们炸了窝,纷纷要求出山和日本人决一死战,陈子锟却严禁任何人擅自行动。

牛马庄的百姓已经全都撤进了大山,天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雪,北风怒号,天气极冷,村民们拖家带口,山羊咩咩叫着,母鸡扑腾着翅膀,大黄狗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摇着尾巴狂吠不已,独轮车上载着来年的种子和哇哇大哭的孩童,队伍在山路上蹒跚着,令人心焦。

陈寿和盖龙泉恨得眼睛都红了,再次请命:“总司令,打吧,再不打乡亲们就得指着咱们的脊梁骂了!”

陈子锟望着山下,低声念叨:“你在逼我!”

陈寿忙道:“俺们可没逼你!”

陈子锟道:“不是说你们,是说田路朝一,他在逼我和他决战!”

盖龙泉道:“那还犹豫什么,下山和他堂堂正正大干一场!”

陈子锟反问他:“你觉得胜算有多大!”

盖龙泉和陈寿都沉默了,半晌才道:“正面作战,起码需要一个师的兵力才能压制住鬼子,咱们这点人马填上去,怕是不够!”

陈子锟道:“这就是了,我们不能在田路选择的战场和他决战,即便是战,也要在我选择的战场!”

“可是怎么才能引他过来。”两人疑惑道。

两匹马飞奔而来,武长青翻身下马,神情焦灼,快步上前道:“陈将军,我们事先定好的计划落空了,小鬼子不上当啊!”

陈子锟道:“欧战时期的德国陆军参谋长毛奇曾经有一句名言,作战时计划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必须多备预案才行,我正要找你呢,听说你们八路军有家军工厂!”

武长青一愣:“是有个小厂子,不过……”

陈子锟不由分说道:“我正缺个诱饵,借来用用!”

……

牛马庄铁匠铺,老张正和两个年轻铁匠试着铸造88炮的炮闩,这个工作很难,因为没见过原物,只能以日式步兵炮的炮闩为模板仿造,铸铁的机械性能很差,还有不少砂眼,尺寸更是差了许多,如果用在大炮上,肯定炸膛。

老张不是没考虑过锻造,可是工艺要求更高,手头也没有像样的好钢,他忽然将工具一丢,叹气道:“德国人的玩意咱们弄不来,差了几百年啊!”

俩铁匠都劝他:“算了,走吧,村里人在撤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正要出门,一队八路押着十几个俘虏过来,喝令这群人帮着搬运设备转移,铁匠铺是八路军的军工厂一部分,有几台车床,还有大量成品半成品,俘虏们在刺刀威胁下乖乖干活,肩扛手抬向村外而去,走到半道上,两个日本俘虏发觉自己脱离了看守的视线,对视了一眼,悄悄滚进了路边的水沟。

看守很快发觉丢了两个俘虏,大呼小叫的追了一阵,朝天放了几枪,大概是忙于逃命,没找到人便匆匆折回,上山去了。

俩俘虏从水沟里爬出,飞也似的逃了。

南泰乡下遍地浓烟,俩俘虏循着烟柱很快找到日军大队,田路少将亲自询问了他们,得知一个情报,游击队拥有军工厂,并且正在向大青山转移。

部下们纷纷嚷道:“阁下,进山剿灭他们吧!”

田路少将望着巍巍大青山,沉默片刻,忽然笑了:“兵不厌诈,敌军在拿军工厂引诱我,我想山田大尉就是这样阵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