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五章 统一战线

大多数情况下,日军都掌握战场主动权,轮不到游击队收拾残局,这回仓促回撤,也没忘了把伤员尸体和武器都拿走,但皇协军可做不到这一点,丢了一地的尸体和枪械,游击队一拥而上,哄抢起来。

远处过来一队人马,众人立刻警戒起来,武长青却道:“不要惊慌,那是我们大青山支队的人!”

果然,这是叶雪峰带领的八路军主力,武长青热情的拉着叶雪峰向陈子锟介绍:“陈将军,这是你的旧相识,我们支队的叶政委!”

陈子锟上下打量一番,道:“你是叶开!”

叶雪峰敬了个礼:“我是叶开,现在改名叫叶雪峰!”

陈子锟爽朗大笑,拍着他的肩膀,回头喊道:“子铭,你兄弟来了!”

叶雪峰是赵大海的干儿子,和赵子铭也曾经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此刻赵子铭却充耳不闻,似乎根本没兴趣见这位义兄。

陈子锟知道他还记恨着父亲赵大海被肃反一事,也不勉强,问叶雪峰:“你这是从哪儿来!”

叶雪峰道:“我部奉命前去南泰县袭扰敌人,刚从战场上撤下来!”

“不错,好一个围魏救赵之计。”陈子锟满有兴趣的看了看八路军的战士们,他们正满地捡着子弹壳、炮弹皮,军装混杂,有石榴皮染的二尺半,也有直接穿的老百姓衣服,只在腰间扎了条腰带,戴了顶八路帽子,武器装备更是五花八门,老套筒、汉阳造、火铳、三八大盖都有,士兵背着的子弹带里,插满了秫秸杆,子弹少的可怜。

“雪峰,你们是怎么袭扰的县城。”陈子锟很纳闷,就凭这样的装备,怎么可能给城墙高大的县城造成威胁。

叶雪峰指了指队伍里几只洋铁桶,道:“在铁桶里放鞭炮,声音和机关枪是一样的,县城敌人很少,听见机关枪密集就吓破了胆,赶紧出城求援,把山田老鬼子叫回去了!”

武长青笑眯眯补充了一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忽然一阵激昂的歌声吸引了他的目光,一列八路军正在土坡上唱歌:“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北高梁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真英豪,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着大刀长矛……”中间还夹杂着清脆的女声,原来队列中有几个女战士,齐耳短发,英姿勃发。

再看自己手下的人,三三俩俩坐在田埂上抽烟吹牛,不怀好意瞅着八路军的女兵,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粗野的笑声。

陈子锟不禁暗自思量,如果这两股人马打起来,究竟谁的战斗力更强。

叶雪峰注意到陈子锟似乎在思索什么,道:“陈将军,我部空有无数热血男儿,无奈枪支弹药有限,期望将军能支援一下!”

陈子锟还没答话,陈寿在后面说道:“凭什么,老子在这儿和鬼子拼死拼活真刀真枪的干,你们就放了几挂狗日的鞭炮,就想分军火,门都没有!”

叶雪峰针锋相对道:“如果不是我们,你们早被鬼子消灭了!”

“放屁。”陈寿大怒,伸手拔枪,被双喜拉住。

武长青也严肃道:“叶政委,抗日战场上没有我们你们之分,只要打日本,就是咱们,看来陈将军他们的军火也不宽裕,咱们就不要了吧!”

陈子锟暗道虽然叶雪峰是政工干部,但年纪毕竟还轻,不如武长青豁达干练,八路军有这样一个支队长,看来陈寿他们是遇到强劲对手了。

“陈寿,缴获了多少枪支弹药。”陈子锟问道。

一听这话,陈寿就明白了,没好气道:“缴的都是伪军的枪,一共二十八支七九步枪,其中坏的十二支,子弹一千五百发,手榴弹四十多颗,就这些了!”

陈子锟道:“拿十支好枪给武支队长,子弹全给!”

陈寿一瞪眼,很不忿的样子,但终于没有说什么。

武长青却道:“陈将军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们的物资也不充裕,这样吧,把损坏的步枪给我们,好枪你们留着,子弹我们也不能全要,就要个零头吧,另外这些战场遗留的子弹壳,我们也拿着,陈将军您看怎么样!”

陈子锟不禁佩服起武长青来,这人有水平,道:“好吧,就按武支队长的意思办!”

八路军得了十二支破枪,五百发子弹,又捡了上千枚的子弹壳,欢天喜地跟过年似的,一张张年轻淳朴的脸上写满了兴奋,武长青也很满意,再三表示了感谢。

陈子锟注意到他腰间别着一把撸子,便道:“武支队长的配枪可否借来一观!”

武长青掏出撸子递过来,这是一把马牌撸子,枪柄上系着红绸子,枪身烤蓝已经斑驳不堪,拉开套筒看看枪膛,擦拭的很干净,但膛线都快磨平了,这把枪已经到了报废的年限,再退出子弹匣看看,只有三颗七六五口径的手枪弹。

陈子锟将枪递回,一伸手,双喜会意,将一把毛瑟M1932速射型驳壳枪连同木制枪套递了过来。

“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这把枪就当作我的见面礼吧。”陈子锟将枪奉上,武长青虽然沉稳,但见了好枪也难掩惊喜之色,接了枪哗哗拉着枪栓摆弄着,赞道:“果然好枪!”

“这可是俺们从重庆带来的新货,德国原装进口,一共也没打过百发子弹。”双喜酸溜溜道,这枪是他的配枪,被总司令当了礼物送人,他高兴才怪。

武长青摸摸身上,颇为汗颜道:“我没什么东西可以回赠,不如这样,陈将军,我助你夺取南泰,权当礼物了!”

陈子锟眼睛一亮:“你可有把握!”

“有,我们早有计划攻打县城夺取物资,只是苦于力量太过薄弱,现在陈将军来了,江北的抗日力量团结起来了,别说南泰,就是北泰,咱们也能打一打!”

武长青说的信心满满,陈子锟颇感兴趣,问他可有详细方案,武长青笑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不过兹事体大,在行动前先得把日本人的奸细清除掉!”

“这些人里有日本奸细。”陈子锟回望那帮好汉。

“有,而且不止一个,他们是夏景琦布下的棋子,不过我们在县城也有眼线,敌人的动作瞒不住我们,那个叫吕三里的,就是奸细!”

陈子锟记得吕三里,这家伙貌似忠厚,但一双眼睛总是躲躲闪闪,给人心里有鬼的感觉。

“我看,不如将计就计,用他给日本人送假情报,引蛇出洞,方便我们攻取县城。”陈子锟道。

武长青露出钦佩的神色来:“所见略同啊!”

两人哈哈大笑。

战斗中有不少游击队员挂彩,八路军的军医帮他们治疗,叶唯也背着医药箱帮一个五大三粗的伤员用酒精消毒创口,这人胳膊上被掷弹筒炸了一个口子,伤的并不重,叶唯蹲在他跟前的时候,他另一只不老实的手刚伸到叶唯屁股上想占点便宜,却被人一把捏住,反关节一掰,咔吧一声,骨头错位了,疼的他怪叫一声差点蹦起来。

叶唯吓了一跳,站起来看去,原来是赵子铭来了。

那伤员也看见了赵子铭,一声怒骂生生憋回嗓子里,灰溜溜捧着断手跑了。

赵子铭面无表情的拿出一把花口撸子递过去:“给你防身用!”

叶唯惊喜万分:“真的是给我的。”捧着手枪左看右看,别在小蛮腰上再看,高兴的合不拢嘴。

“会用么,我教你。”赵子铭道,手不老实的伸过去。

正好八路军的集合号响了,叶唯赶紧收拾医药箱:“我走了,不用你教,回头让叶政委教我,他打枪可准了!”

赵子铭无奈,目送叶唯匆匆而去,站在八路军队伍里和战友们说说笑笑,根本不看自己一眼,不由得七窍生烟。

……

大青山支队回到驻地,武长青召开连长以上干部会议,商讨下一步作战计划,他说目前来看,陈子锟对我军的态度还算友好,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我们可以腾出力量来对付日本人,借此机会打一次大的战役,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

叶雪峰埋头做笔记,没有发表看法,等干部们散场了,才道:“老武,我总觉得不对劲,这个陈子锟老奸巨猾,善于邀买人心,你可别被他灌了迷魂汤啊!”

武长青笑道:“雪峰你放心,当年国民党用高官厚禄收买我,我眼睛都不眨一下,又岂会被一把枪收买,我看人不会错,这个陈子锟是真心抗日的!”

“好吧,我赞成你的计划。”叶雪峰也很爽快。

送走了武长青,叶雪峰独自坐着,点燃一支烟开始思索,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声息,他厉声喝问:“谁!”

“我。”叶唯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叶雪峰看看手表,晚上八点了,顿时板起脸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来做什么!”

叶唯委屈道:“人家来找你学打枪!”

“什么枪”

“这个。”叶唯喜滋滋将一把花口撸子递上来,沉甸甸的小手枪乌黑油亮,子弹装的满满的。

叶雪峰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的配枪,那是一把上海兵工厂仿造的驳壳枪,经常卡壳,做工也不怎么好。

“小叶同志,这把枪是哪里来的。”叶雪峰正色道。

“是……人家送的!”

“谁送的!”

“赵子铭!”

“一切缴获要归公,这一点纪律你不知道么。”叶雪峰的声音严厉起来。

“我……”叶唯没想到这个结果,捏着衣角嗫嚅起来。

“把枪留下,你走吧。”叶雪峰冷着脸,继续埋头写笔记。

叶唯撅着嘴出去,刚走到门口又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站住。”心底泛起希冀的小火花,高兴的扭过头来,却听叶雪峰冷冰冰道:“写一份深刻的检讨,必须八百字以上,明天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