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子弹壳

周围人全呆了,这可是太君啊,说杀就杀,眼睛都不眨一下,七个皇军全报销了,枪栓都没来得及拉开。

车把式吓得两腿一弯跪倒在地:“好汉,饶命啊,一家老小啊!”

双喜喝道:“你求什么饶,又不杀你!”

车把式痛哭流涕:“你杀了日本子,俺也逃不了干系啊!”

联络人道:“日本人施行连坐法,死一个日本人,要十个中国人抵命,在哪儿死的人,就屠最近的村子!”

陈子锟略一思忖,一挥手:“你走吧!”

车把式千恩万谢,驾着骡车落荒而逃,陈子锟指挥大家把日本人身上的装备扒下来,尸体堆到一处,砸开一辆摩托车的油箱,汽油淌了一地,擦着火柴一扔,烈火腾空而起,点燃了尸体。

陈子锟踏上摩托车,用力一踹发动起来,双喜上了另一辆,联络人端起机枪坐在车斗里,一阵轰鸣,呼啸而去。

南泰县是陈子锟的发家之地,道路网本来就很发达,日本人占领之后,驱使劳工修缮交通,道路更加平坦畅通,怪不得连县城的日军都装备了摩托车。

两辆摩托在道路上疾驰,风呼呼地刮在脸上,生疼,幸亏有缴获的风镜,要不然连眼睛都睁不开,风太大也不能张嘴说话,只能看着联络人的手势向前开。

……

南泰县驻扎了一个中队的日本兵,隶属于田路支队,经过一年的清剿,游击队已经被压迫到了山区,县城附近五十里内基本安全。

今天早上,十里铺的保长前来报告,说是村里发现了奇怪的东西,根据他的形容,山田中队长确定是降落伞,于是派了一个分队的部下去现场勘察并取回降落伞,过了不久,城墙上的哨兵发现城外有黑烟,出去查看发现了七具被烧焦的尸体,还有一面写了血字的白衬衫在寒风中飘扬,一辆摩托车被烧成了残骸铁架子,另外两辆不见了。

山田中队长下令全体紧急集合,老县衙大院内响起凄厉的警报声,大队穿着土黄色军装和翻毛皮鞋的日本兵从宿舍里冲出来,爬上汽车和摩托,架起机关枪,中队长阁下拔出指挥刀大喝一声,车队冲出了据点,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杀出县城一路向西,沿着摩托车的车辙印追了过去。

深秋的南泰,到处光秃秃一片,因为青纱帐便于隐藏游击队,被日本人强逼着老百姓踏平了,雨后天晴,能见度极高,汽车飞驰,不知不觉就开出五十里外,道路变得泥泞起来。

陈子锟驾驶的摩托车也陷入了泥沼,道路越向西越难走,县城附近是铺着碎石子的车马路,十几里外就是压实的土路,再走下去就是这样的乡间便道,一下雨就变成泥潭,摩托车陷进去就开不出来,徒劳的轰鸣着,排气管冒出阵阵黑烟。

忽然陈子锟觉察到空气中有一股危险的味道,拔出双枪警戒,联络人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恐万分道:“这儿是赵司令的地盘,咱们得赶紧走!”

“哪个赵司令,“陈子锟狐疑道。

话音刚落,一声唿哨传来,道路两边的土丘上冒出一排枪管来,一个高大汉子如同神兵天降般站在高处,内穿白布衫,外罩黑色对襟褂子,腰间玄色大带,黑色泡裤,扎着腿带,脚上却是一双满是泥巴的草鞋,头上带着铁路工人的制帽,打扮的不伦不类,正是赵子铭。

“赵司令就是我,我就是赵司令,早就瞅见你们了,哪路人马,报上名号。”赵子铭拿长苗驳壳枪的枪管顶一顶帽檐,一口京片子地道的很。

陈子锟道:“我是你叔!”

赵子铭定睛一看:“哎呀妈呀,真是叔啊,弟兄们,收家伙,是我叔来了!”

说着跳下来,满脸喜色:“叔,你可来了,那啥,家里都好吧,婶子们都好吧!”

陈子锟道:“别唠家常了,日本人撵着腚追呢!”

赵子铭道:“敢到老子地头来,山田他是活腻了,小的们,上菜!”

几个喽啰下来,在地上刨个坑开始埋地雷,是那种土造的铁疙瘩,看起来老大一坨,其实装的是黑药,杀伤力有限,赵子铭瞅见摩托车斗里几条三八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叔,给我两杆咋样!”

陈子锟好爽无比:“都拿去!”

……

山田中队长举起望远镜,看到远处两辆摩托车正在艰难跋涉,杀害皇军的元凶就在眼前,日本兵们群情激奋,架在卡车头上的轻机枪开始射击,前头开路的摩托车也加快了速度。

乡间土路就那么宽,摩托车毫无悬念的压上了地雷,一声巨响,摩托被炸翻,车轮犹自空转,士兵血肉模糊,摇摇晃晃,竟然没死,地雷的威力可见一斑。

紧随其后的卡车急刹车停下,车顶的机枪向道路两侧扫射,士兵们纷纷跳下,寻找掩护,动作有条不紊。

两边飞来雨点般的手榴弹,有中式木柄手榴弹,也有日本造的四十八瓣小甜瓜,炸起一团团烂泥,鬼子兵们阵型不乱,沉着还击,子弹啾啾的响着,双方打得很是热闹。

游击队火力有限,长枪大都是膛线磨平了的旧汉阳造或者土炮,手枪在野战中作用有限,要不是陈子锟带来六支缴获的三八式和十几个装满子弹的皮子弹盒,这场仗就更难打了。

陈子锟和赵子铭都是神枪手,两人各持一杆三八大盖,先把卡车轮胎给打爆了,然后接连打死七八个人,这是陈子锟第一次使用三八大盖打仗,不由惊叹这枪真他妈好使,后坐力小的很,指哪儿打哪儿,精度极好。

打了十几枪后,赵子铭指着远处道:“叔,小鬼子想绕过来抄咱的后路!”

陈子锟道:“你是指挥官,你说咋办就咋办!”

赵子铭道:“还能咋办,跑吧!”

说罢将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声长长的唿哨,又是一阵手榴弹投出去,弟兄们开始撤离,只留下十几个人阻击。

“叔,你先走,我掩护。”赵子铭不停地拉栓,扣扳机,黄澄澄的子弹壳带着热气抛到烂泥里,每一枪都有一个小鬼子倒下。

“麻利点。”陈子锟只好先撤,跟着众人退入树林。

赵子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接连扔出三枚手雷,拎起枪兔子一般窜了。

等日本兵爬上土坡,只看见满地子弹壳,;连个人影都没有。

山田中队长大怒:“追!”

烂泥地上遍布杂乱的脚印,日本兵们尾追而去,前面是一片松林,正适合伏击,他们先趴下打了一阵乱枪,再小心翼翼的端着枪猫着腰进去,搜索了一番,依然毫无踪迹。

“山田大尉,看那儿。”一个伍长指着远处喊道。

山田举起望远镜,大约八百米外,一张嚣张的面孔正对着自己呲牙,大概是笑话皇军的无能。

日本兵们纷纷举枪射击,三八枪虽然精度高射程远,但是对八百米外的目标也只能靠运气,继续追吧,可是前面泥泞更深,穿着笨重的编上靴根本迈不开步子,走两步脚下就沾满了泥巴,可谓举步维艰。

没追到人,还损失了十几个人,山田大尉非常恼怒,却无可奈何,这儿是游击区,继续待下去危险的很,于是下令收兵回县城。

一小时后,赵子铭率领游击队回到了战场,除了一具汽车残骸和满地子弹壳外,什么都没留下。

“拆。”赵子铭一声令下,队员上前拆卸起汽车零件来。

陈子锟纳闷:“你打算拼一辆新车出来!”

赵子铭道:“我哪有那个本事,就算拼出来也没有汽油啊,汽车上有好钢材,拿来打大刀最好了!”

陈子锟看到不少队员满地捡子弹壳,更纳闷了:“你们还用复装子弹!”

赵子铭道:“俺们可没兵工厂,可是派别的用场的!”

队员们风卷残云般收拾了一切可用的物资,撤到了附近一个村子,赵子铭让人预备饭菜给叔接风,吃的是日本牛肉罐头,喝的是日本麒麟啤酒。

“招呼不周,叔别见怪。”赵子铭大马金刀的坐着,豪爽的举起酒碗,颇有乃父风范。

“子铭,我这次回来,是领着大家打日本的,你跟我干吧。”陈子锟道。

出乎意料的是,赵子铭没有痛快的答应,反而挠着头,很为难的样子。

“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双喜急了。

“叔,我没别的意思,我这人吧,天生不服管教,属孙猴子的……”赵子铭嘿嘿笑着。

陈子锟爽朗大笑:“好,有性格,罢了,我不强求你, 你知道陈寿盖龙泉在哪儿么,送我过去找他们!”

赵子铭道:“他俩啊,各干各的,还不在一块呢,我和他们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回头找人送叔过去!”

事不宜迟,吃罢了接风酒,赵子铭安排了十个人护送陈子锟进山找盖龙泉,自己拎着一口袋子弹壳,骑着一匹枣红马跑了。

来到十里外的一处破庙,赵子铭下马步行,嘴里学着鸟叫:“咕咕,咕咕!”

破庙里走出来一个妙龄女子,齐耳短发,碎花小棉袄,不盈一握的小蛮腰扎着皮带,英姿飒爽。

“小唯妹子,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赵子铭献宝一样将手中装着子弹壳的口袋奉上。

“呸,谁是你妹子,叫我叶护士。”女子接过口袋一看,惊喜无比:“呀,好多子弹壳,这回叶政委可得高兴死!”

赵子铭的脸立刻耷拉下来:“又是叶政委,你就不能提点别的!”

女子满不在乎道:“为什么不能提,叶政委是我哥哥!”

赵子铭道:“打住,我听不得这人的名字,你要是再提他,别想我下回再给你送子弹壳!”

女子露出两枚白生生的虎牙笑道:“好了好了,不提就不提,我哪敢惹咱们赵司令生气!”

赵子铭道:“那啥,外边冷,咱到庙里去坐会!”

女子道:“不了,今天来了好几个伤员,我们可忙了,我不陪你了,再见。”说着扭头跑了。

赵子铭望着她远去的苗条背影,怅然若失,忽然翻身上马,大喝一声:“驾。”一骑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