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八章 雨夜惊魂

不出三天,唐嫣就再次约见燕青羽,这次他们换了接头地点,秋雨绵绵的黄浦江畔,两人打着一把雨伞慢步街头,如同情侣。

“组织上得到确切情报,重庆当局卖国的证据就藏在百老汇大厦第十八层今井武夫的住宅里,你去把它拿到。”唐嫣轻声道。

燕青羽点点头:“好吧,百老汇大厦的地形还算熟悉,我会相机行事的!”

“不,必须今晚行动!”

“为什么!”

“今晚今井武夫会去南京洽谈汪伪和梁弘志维新政府的合并问题,不在家,这是绝好的机会,而明天下午他会乘船回日本,所以只有今晚合适!”

燕青羽道:“时间太仓促了,容我想想!”

想了一会道:“十八层是高级军官住所,楼梯口都封死了,电梯门口有宪兵值班,再说整栋大楼到处都是日本人,想神不知鬼不觉潜进去,比登天还难!”

唐嫣道:“你可以从外墙攀援而上!”

燕青羽道:“我是会飞檐走壁,可那都是中式建筑,就算掉下来也摔不死,你让我爬十八层高的大楼,你去看看百老汇大厦的外墙,那么窄浅的砖头缝,怎么爬,再说夜里到处都是灯,我跟个壁虎似地趴在墙上,用不了三分钟就被宪兵当靶子打!”

唐嫣淡淡一笑:“这些你不用担心,今晚苏州河北会停电!”

燕青羽道:“你说停电就停电啊!”

“对啊,我说会停电,就一定会停电。”唐嫣笑的高深莫测。

“那也不成,下着雨,湿漉漉的很难爬,万一……”

“不会有万一的,相信自己。”唐嫣忽然握住燕青羽的手,坚定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过了十几秒,燕青羽终于屈服:“好了好了,我干!”

唐嫣正色道:“我代表人民,感谢你!”

……

回到住宅,燕青羽将夜行衣,飞虎爪,迷魂香等物放进公文包,对着镜子打起了领带,一出卧室的门,浅草珈代将雨伞奉上:“主人,要出门么!”

“是啊,出去有点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浅草珈代一直将燕青羽送出大门,目送他背影远去才关上门。

燕青羽没开车,而是坐电车来到百老汇大厦,门口宪兵正在换六点钟的岗,穿着绿色雨衣的士兵在雨中交接班,刺刀在路灯下闪着寒光。

百老汇大厦是一座集办公和居住为一身的现代化公寓楼,地下室为锅炉房,一层为大堂和公共服务区,二层到九层是公寓,十层到十六层是客房,十七层是餐厅厨房,十八层以前是业主住所,现在是日军高级军官居住,十九层到二十一层是设备层,所以十八层就是最高居住层,外人很难上来,平时驻有一个班的武装宪兵,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

燕青羽先上到十一层,进了御机关办公室,装模作样的处理公务,过了一会,几个职员下班回家,只剩下他一人,便将电灯关上,静静等候天黑。

雨越下越大,玻璃窗模模糊糊,远处外滩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燕青羽依然稳坐泰山。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走着,已经深夜十二点了,外面依旧灯火通明,虽然电力供应不足,但百老汇大厦却是优先保障目标,停电也是先停闸北南市沪西之类地区。

忽然,外面电灯熄灭,整个苏州河北岸区域全部灭灯。

燕青羽脱下西装,打开窗户,一股冷雨浇了进来,让他头脑为之一醒,俯瞰外面,外滩的霓虹已经熄灭,楼下岗哨处有微弱烛火,雨继续下,淅淅沥沥的没有停止的迹象。

从十一层往上爬显然太难,他先走楼梯来到十七层,深夜餐厅关闭,大门紧锁,区区弹子锁难不倒赫赫有名的飞贼,用一张卡片轻轻一别门就开了,悄无声息的摸进去,听到一阵鼾声,餐厅清洁工夜里在这儿打地铺,万万不能惊醒他们。

打开一扇窗慢慢爬出去,将窗户虚掩上,脚下踩着狭窄的砖缝,手攀着窗台,向楼的侧翼挪过去。

百老汇大厦两端呈八字形,在交接处构成一个L形的结构,很方便攀爬,即便如此,燕青羽的行动还是极为缓慢,雨水冲刷着外墙,咖啡色的泰山面砖光滑无比,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外面漆黑一团,雨打在脸上,冰凉,十七层的高度,风呼呼的吹,耳畔传来哨音,上面就是今井武夫的住宅,燕青羽一咬牙,一扣袖筒里的机簧,飞虎爪抛射出去,抓住了窗台,拽一拽试试强度,很结实。

拉着绳索爬上去,窗户紧闭,里面挂着窗帘,燕青羽拔出小刀拨开窗户,侧耳倾听一下,房间内寂静无声,应该无人,这才轻轻爬进去,关上窗户,静静站了一会,等眼睛适应了室内的黑暗,再度确认无人,这才拿着煤油打火机来打着,迅速观察,墙角摆着一口保险柜,有密码盘和锁孔。

区区保险柜难不倒燕青羽,撬门别锁是燕家传男不传女的绝学,古代的锁不但有那种一投就开的家常锁,更有机关无比复杂的皇家用锁,再说日本保险柜燕大侠也不是没开过,当年北京日本公使馆失窃案可是惊天大案呢。

他摸出一个听诊器按在密码盘上,右手轻轻拧动,来回几圈,然后拿出钢丝在锁孔里捣鼓一番,低声道:“芝麻开门!”

保险箱应声而开,里面摆着厚厚几摞现金,还有十几根金砖,在打火机的光芒下闪着黄灿灿的光芒,燕青羽咽口唾沫,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按捺住把金砖全都揣进兜里的欲望。

重要的东西在保险箱内的抽屉里,是薄薄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报告书和几张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上,赫然是姐夫陈子锟,和他面对面坐的是今井武夫,这便是重庆当局卖国的铁证了。

忽然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听得出是今井武夫和楼层执勤宪兵的对话。

“大佐阁下,怎么连夜回来了!”

“哦,是啊,军务繁忙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如果两人一起进来的话,燕青羽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负责高层保卫任务的都是受过特种训练的精锐宪兵,今井武夫本人更是柔道七段,小觑不得。

“我操,怎么提前回来了。”燕青羽大惊,好在这是一个套间,从外面进来需要一定时间,这就给他留出了潜逃的时间,他迅速燕青羽将照片塞回档案袋,装到随身的防水鱼皮袋里,关上保险柜,将密码盘转到原来位置,爬出窗户,解开飞虎爪,将窗户关上的一瞬间,今井武夫进来了。

燕青羽整个人如同壁虎一般扒在大厦十八层外墙上,忍受着风吹雨打,纹丝不敢动,他的两脚踩着浅浅的砖缝,手指扣在窗台上,如果今井武夫开窗户的话,一定会发现有人吊在这儿。

今井武夫进门就发现窗口的地毯湿了一块,多年特务经验让他养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习性,立刻叫住了执勤宪兵:“山田君,请来一下!”

山田是宪兵军曹,听到今井大佐召唤,立刻警惕起来,掏出南部十四年手枪,轻轻推上了子弹。

子弹上膛的声音传到燕青羽耳朵里,他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不接这趟活儿啊,正在懊丧,窗户已经推开,先探出来的是黑漆漆的枪管。

忽然眼角余光瞄到一旁墙壁上垂着一根粗大的电缆,燕青羽来不及多想,一跃过去紧紧抓住电缆攀附在窗户的下方。

山田军曹探头出来,用手电四下照射一番,缩头回去道:“没什么,大佐阁下是不是走之前忘记关窗了!”

今井武夫摇摇头,房间是勤务兵负责打扫的,或许是那个小子开了窗户透气忘记关上导致雨水进来也未可知,自己这几天太忙了,搞的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他苦笑一下:“没事了,谢谢你山田!”

“没事卑职告退了。”山田军曹收了枪退出了今井武夫的房间。

多疑的大佐依然亲自探头出去查看了一番,由于视线死角,他同样没看到窗台下面的燕青羽。

此时燕青羽最庆幸的是没贪财拿那些沉甸甸的金砖,如若不然的话,肯定无法保证平衡而掉下去摔成一摊肉泥。

今井武夫很累,直接脱衣上床睡觉,很快传出鼾声,燕青羽极力克制住爬上去吹一管迷魂香把他彻底麻翻再将保险柜里的好东西一扫而光的念头,聚精会神,排除杂念,慢慢向下爬。

爬墙这种活儿,向下走比往上爬更难,几乎是一寸一寸的挪动着,终于爬到十七层窗口,却懊恼的发现,窗户被某个半夜睡醒的杂役给关上了,而且这帮货色在餐厅里偷偷点上蜡烛偷吃寿司呢。

贸然进去定然打草惊蛇,可是继续往下爬,燕青羽也没那个信心,万一不小心摔下去可就前功尽弃了,好在百老汇大厦的造型比较别致,从十一层开始逐渐收缩,形成一个塔状结构,他只要向一侧平移即可。

终于从十五层爬进了楼梯间,悄悄下到十一层,进了御机关办公室,脱下湿漉漉的夜行衣,换上干衣服,躺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点了一支烟定定神,想了想,从鱼皮袋子里拿出照片重新审视着,最后将带有陈子锟的那张用打火机点燃,烧成了灰烬。

凌晨时分,雨停了,电力供应也恢复了,燕青羽出了大厦,忍不住回头望去,心说老子昨天差点从十八楼掉下来,幸亏有根救命的电缆,哎,不对啊,电缆哪去了。

十八层外墙上干干净净,哪有什么垂下来的电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