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四章 一个电话就把奉军撵走了

和陈子锟预想的一样,孙传芳已经下定反奉决心,而且发难之时就在奉系势力最强盛的时候,此人魄力胆识可见一斑。

“我与馨帅不谋而合,所谓盛极必衰,奉张扩张太过迅猛,孤军深入江南,主力鞭长莫及,此时发起驱奉之战,定能赢得万民拥护,不战而屈人之兵。”陈子锟道。

陈仪哈哈大笑:“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临来的时候我还说,昆帅和张学良是结拜兄弟,怕是不好说服,馨帅说不用多虑,陈昆吾是真英雄,公私分明,驱奉大事,断不可少了他。”

陈子锟亦开怀大笑,携手陈仪来到书房,与阎总参谋长一起密谈起来。

次日,陈子锟派阎肃赶赴杭州参加秘密军事会议,同日向汇金银行借款一百万元,下令军队预备动员,调动部署,准备秋操。

同时,一道密令发至上海,南泰饭馆里,彻夜亮灯密议,浦东陆家嘴仓库里,封存的枪械弹药一船船运到闸北,偷偷送进了精武会。

……

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邢士廉正在处理公文,上海各界士绅联名保释农劲荪和精武会学员,他正要批准用印,外面一阵锣鼓喧闹之声,有人大喝:“督办驾到。”

邢士廉苦笑一声,起身相迎,如今杨宇霆的排场和张老帅一样大,进进出出都带着卫队和锣鼓队,卫队装备青龙偃月刀和丈八蛇矛,猩红牙旗上绣着斗大的“杨”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张学良都被他气的回北京去了。

江苏督办杨宇霆进了签押房,毫不客气的坐在邢士廉的位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的文件瞄了两眼,断然道:“农劲荪不能放!”

“督办,张謇、虞洽卿,还有上海工商界许多知名人物联名作保,再说也查无实据,不放人恐怕不好吧。”

杨宇霆道:“精武会现在变成陈子锟的产业了,他藏兵于民,当我不知道,杀农劲荪,就是斩掉他在上海的羽翼。”

邢士廉吓了一跳:“杀掉农劲荪?不好吧,还请督办三思。”

杨宇霆满不在乎道:“杀便杀,我有十万大军,还怕变天不成?”

邢士廉无奈,只好下令副官去办,以戒严司令部的名义,煽惑工人学生的罪名,不经审判直接判处农劲荪和被捕精武会成员之死刑。

杨宇霆这才满意,又对邢士廉面授机宜:“上海地方富庶,且不论工商税收,单单一个鸦片税,每年就有几百万,这些钱足够养两个师的人马,可现在他们都对咱们虚以为蛇,为什么,就是你太过仁慈,实行铁腕统治,查禁报纸,逮捕煽动造反的头目,抓到一个枪毙一个,管保太平,比如那个杜月笙,每月就拿几万块糊弄事,这不扯淡么!”

邢士廉道:“受教了,卑职这就去办,派宪兵去把不老实的人全抓了。”

正聊着,参谋进来了,脚跟一并:“孙传芳发表通电!”

邢士廉急忙接过来,呈给杨宇霆,杨宇霆单手接了,一目十行看了,拍在桌子上道:“孙传芳和咱们撕开脸了,我看他是皮痒欠打,我十万大军指日可下浙江。”

过了一会儿,参谋又送来两份通电,分别是江苏陆军第一师师长白宝山和蛰伏湖北的吴佩孚所发,内容皆是响应孙传芳,要求奉军撤出上海、江苏。

杨宇霆有些坐不住了,白宝山叛变,后路不稳,再加上吴佩孚的号召力,看来这次反奉行动来的极为猛烈。

邢士廉道:“督办,形势不妙啊,西北的冯玉祥一直对咱们占据北京、直隶地方心怀不满,这次借着孙传芳起事,定然在我军背后插上一刀,还有一个陈子锟,这次却没发通电,咬人的狗不叫唤,他不发声,反而更加危险啊,江东陈昆吾,最擅出奇兵。”

杨宇霆来回踱着步子,忽然停下道:“事不宜迟,我立刻返回南京指挥,你留在上海,严防孙传芳北进。”说罢急急出门,天边一阵轰鸣声传来,士兵们无不仰头观望,杨宇霆邢士廉也抬头看去,只见一架飞机从司令部上空掠过,机翼下赫然挂着炸弹。

“不好,是江东军的飞机!”杨宇霆一头钻进汽车里,拿着偃月刀和蛇矛的卫队乱哄哄跳上卡车,锣鼓唢呐都不要了。

邢士廉六神无主,忽然又接到报告,在闸北的宪兵一个营被人缴械。

“被谁缴械,说清楚。”邢士廉喝问。

“据说是江东军的便衣队。”副官也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邢士廉冷汗都下来了,果然不出所料,陈子锟奇袭上海,偷偷把部队都拉过来了。

电话铃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副官接了,听了听把听筒递过来:“司令,陈大帅电话。”

邢士廉接过听筒,就听到陈子锟热情洋溢的声音:“邢司令,我部已到上海,咱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昆帅您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邢士廉汗流浃背,电话都打过来了,说明对方真的人在上海。

陈子锟忽然换了语气正色道:“我是带兵前来问罪的,念在汉卿的面子上,我给你一天时间,撤出上海,我不追击你,倘若负隅顽抗,哼,我的手段你也知道。”

说完就挂了电话,邢士廉呆坐一会儿,终于做出决断,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资历不比杨宇霆低太多,用不着听他的死命令,奉军能打到上海来,完全是走了狗屎运,现在四面楚歌,与其赖着不走,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保存实力,不愁没有机会再来上海。

“传我的命令,各部迅速集结,南撤!”邢士廉想了想,又补充道:“发通电,撤销戒严司令部,和平退出上海,还有,牢房里那些人都放了吧,此时再造杀孽没有意义。”

奉军各部进驻上海后,军纪散漫,无恶不作,当官的忙着娶小老婆,当兵的喝酒赌钱打架斗殴,战斗力迅速下降,听说杨督办跑了,邢司令也要跑,恐惧不安的气氛蔓延在兵营里,大伙儿紧急收拾金银细软,那些不值钱的玩意就不要了,以团为单位,迅速向南撤退,动作快的不可思议。

……

警备司令部监狱里,农劲荪坐在狭窄的单人牢房里,两眼微闭,念念有词:“元甲,没想到练武也能进监狱,我就下来陪你了,老兄弟。”

咣当一声,大铁门打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农劲荪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知道自己的时候到了。

开锁的声音此起彼伏,牢房里所有人都被放了出来,一帮年轻人打开牢门,热情的叫道:“农大叔!农大叔!”

农劲荪定睛一看:“小郑,你们怎么来了,你们……莫非造反了?”

郑泽如肩上背了一支步枪,挥舞着拳头道:“我们把邢士廉赶走了。”

一帮人把农劲荪架在肩膀上抬了出来,院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丢弃的杂物,精武会的弟子们荷枪实弹,欢呼不已。

陈子锟穿着飞行夹克,戴着皮质飞行帽冲农劲荪笑道:“农大叔,您受苦了,您是我们的英雄。”

农劲荪泪眼模糊:“元甲,我真的看不懂了,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

陈子锟单枪匹马飞抵上海,一个电话就把邢士廉连同奉军第二十师给吓走了,又给自己赢得一个“飞将军”的美誉,而此时浙军的进攻部队还在路上。

闸北武装组织三枪会占领龙华警备司令部,释放所有政治犯,缴获奉军来不及撤走的辎重无数,次日,浙军第一师陈仪所部兵不血刃抵达上海,与陈子锟部会师,两军握手言欢,陈子锟表示,对上海没有野心,只是对目前鸦片泛滥的状况很是忧虑。

陈仪当即表态,禁烟大业刻不容缓,恢复禁烟执法总队的编制迫在眉睫。

于是,东南禁烟执法总队迅速恢复编制,消息传到鸦片贩子们耳朵里,无不对杜月笙的长远眼光敬佩的五体投地。

上海各界举行庆祝仪式,欢迎陈子锟、陈仪抵沪,被压制很久的报界纷纷刊登文章,痛斥奉系主持时期种种恶行,称陈子锟为英雄归来,一时间沪上欢腾,如同过年。

租界当局则对陈子锟的到来表示谨慎性的中立,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将陈子锟称为“对西方不友好的将军。”

但他们也只能发发牢骚而已,如今陈子锟春风得意,北京临时执政府根本管不了他,抗议陈子锟在租界乱开枪打死巡捕的照会还压在北京外交部呢,这边东南五省的军阀们已经一致表示反对段祺瑞了。

对此,外交官们只能耸耸肩而已,中国就是这么乱七八糟,不过越是乱,越是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

沪上名流宋子文在法租界公馆召开酒会,邀请陈子锟和浙军师长陈仪参加,两人欣然前往,席间宋子文和陈仪相谈甚欢,宋三小姐端着一杯酒来到陈子锟身边,用英语向他祝贺:“恭喜你,将军,你打赢了小家伙。”

陈子锟道:“你是说张学良么,我打得不是他,是他的父亲,是杨宇霆邢士廉之流。”

宋美龄道:“难道有什么不同么,我想知道的是,您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据说奉军一泻千里,在南京被陈调元反戈一击,连杨宇霆都差点被活捉,现在他们已经退到徐州一线了,整个江苏虚位以待,您的江东军在哪里?”

陈子锟很惊讶,宋三小姐对军国大事了若指掌,这可是最新的军报啊,她竟然都知道,此女非等闲,便收了轻视之心道:“江东军守好家门便是大功一件。”

宋美龄不解的看着他:“难道你辛辛苦苦,只为他人作嫁衣裳,江苏唾手可得,你竟然不取之?”

陈子锟道:“这两年来,江浙沪几易其手,打来打去,徒增百姓苦难而已,穷兵黩武,还不如学阎锡山,守住自己的地盘才是正道。”

宋美龄道:“山西占据地理优势,自然可以割据一方,可江东处于四战之地,试问如何保持独立王国?”

陈子锟道:“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宋美龄很认真的看着陈子锟说:“你和小家伙不一样,你是一个骑士。”

两人旁若无人的用英语交谈着,在别人眼里似乎是在调情,谁也想不到谈的竟然是军国大事。

宋子文和陈仪笑呵呵的走过来,问道:“你们聊什么呢,这么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