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三章 三枪会

地痞们大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嚷嚷道“乡下人,今天不给个说法,就砸了你的饭馆。「域名请大家熟知」”听他们的口音,也不是上海本地流氓,说话带着一股苏北腔调。

老板抱着膀子冷笑“要什么说法,我接着。”

地痞道“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赔钱看病,不拿出千儿八百的,别想在这儿开店。”

“呵呵,第二条呢?”

“第二条,每月缴老子十五块钱,以后有事提老子的名字,保你太平。”地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叫麻皮,这一块是我罩的。”

老板耸耸肩,扭头喊道“十爷,有收保护费的。”

梁茂才嘿嘿笑了“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当即起身,带着兄弟们走了过来,一帮五大三粗人高马大的汉子将四个地痞团团围住。

麻皮一点也不怵,道“外乡人,刚到上海来?”

“也不是,来了有小半年了吧。”梁茂才答道。

“好心劝你一句,别逞能,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麻皮带着手下就要离开,却被梁茂才一把按回板凳,狞笑道“饭还没吃完就想走,把老鼠给我吞下去,不然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一顿暴打后,四个地痞遍体鳞伤,麻皮嘴里塞了只死老鼠,跌跌撞撞爬出『mén』,一阵干呕,扶着『mén』框,声音带了哭腔“你们等着,有种报个字号。”

梁茂才道“秀才,告诉他!”

郑泽如扶扶眼镜“我们是『jīng』武会的,这位是学员队长梁大师兄。”

麻皮道“咱们后会有期!”说完几个人互相搀扶着走了。

……

闸北帮会众多,无论是拉黄包车的,开饭馆的,开妓院的,都和帮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突然冒出这么多不知底细的饭馆来,『hún』当地的地痞肯定要去盘一盘海底,顺便敲敲竹杠。

麻皮等人是苏北盐阜人士,属于闸北大头香顾四瘪子的『mén』生,苏北人在闸北捞偏『mén』的很多,其中以顾竹轩最为有名,他早年当过巡捕,拉过黄包车,为人豪爽仗义,最喜为老乡出头,久而久之成为苏北人的领袖人物,人称江北大亨,与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人齐名。e^看

『mén』生在自己地盘上被人打得半死,还吞了一只死老鼠,这事儿被顾竹轩知道后,当即就拍了桌子,说此仇不报非君子,不过当老大的绝非『làng』得虚名,闸北忽然冒出这么多南泰籍的饭馆茶楼,绝不是巧合,再说这帮人口称『jīng』武会弟子,更加令人不敢小瞧。

顾竹轩派人拿了自己的名片去南泰饭馆,请那位“梁大师兄”到自己开的德胜茶楼坐一坐,吃讲茶,哪知道对方根本不给面子,说没空,不来。

这下可惹恼了顾竹轩,就算是黄金荣也不敢不给自己面子,这帮过江龙摆明要抢地盘,玩硬的啊,他修书一封,约对方在江湾一带空地上分个胜负,这回对方倒是爽快的答应了。

不是梁茂才托大,而是陈子锟有所部署,禁烟总队的退伍兵想在上海扎下根来,非得打出名气才行,上海滩鱼龙『hún』杂,想出头不易,这回正好借着顾竹轩上位。

约战当天,以顾竹轩为首的盐阜人来了七八百人,大部分是黄包车夫,还有码头苦力等,兵器以斧头、棍『bāng』、匕首为主,黑压压一群人站在芦苇『dàng』前,倒也气势十足。

南泰帮来的人不多,五十多口子,开了两辆卡车,车头上架着轻机枪,人手一支步枪,腰里别着驳壳枪,大大咧咧的就过来了。

顾竹轩一看这阵势,顿时傻眼,再看对方领头的人,又转忧为喜,大踏步上前,热情洋溢道“薛总队长,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来的正是薛斌,他已经卸任军职,解甲归田,本来陈子锟是想留他在军队里继续干的,可是薛斌和中西『nv』塾的李老师结了婚,一心想留在上海居住,再说这么多弟兄,这么多产业,总得有人打理,便依旧让他负责上海这边的事务。

顾竹轩看见薛斌就全明白了,合着这帮南泰过江龙全是禁烟总队的弟兄啊,怪不得这么横,人家太有资本了,别说区区一个顾竹轩,就是杜月笙来了也得客客气气的。

结局自然是握手言和,不打不相识,顾竹轩请客喝酒,大伙儿找个馆子敞开了喝,席间他套薛斌的话“总队长,以后打算在上海扎根了?”

薛斌道“这么多弟兄留在上海,我这个老大哥得管着他们吃喝不是?都是吃粮当兵的人,也没啥本钱,开个小饭馆,拉个洋车,总比回家种地强,你说是吧,顾老板。”

顾竹轩道“是这个道理,这次的事情,是麻皮的不对,我让他给弟兄们赔罪。”

薛斌道“顾老板仗义,兄弟佩服,你也别总队长的喊来喊去,喊一声老弟就行,或者喊我外号,以前我在北京城『hún』的时候,报号黑风。”

顾竹轩道“失敬失敬,原来薛老弟还是道上『hún』过的,不知道眼下有没有开香堂?”

薛斌道“我们陈大帅是青帮通字辈的,我们这些当兵的自然都是他的『mén』徒,我这个帮会,叫三枪会,以后就在闸北『hún』了,还请顾大哥多照顾。”

顾竹轩把『xiōng』脯拍的咚咚响“薛老弟的事情,就是我顾四的事情,只要瞧得起我顾四,脱『kù』子当当都来。”

一场危机化解,还和顾竹轩『jiāo』上了朋友,三枪会和顾竹轩的生意不构成冲突,相反还有互补『xìng』,顾竹轩摆不平的狠角『sè』,请三枪会出马,把机关枪亮出来,再凶悍的人也得服软。

后来『hún』熟了,顾竹轩问薛斌“老弟,为啥要叫三枪会?”

薛斌道“机关枪,步枪,

,可不就是三枪会么。”

……

自打上回大闹虹口道场之后,『jīng』武会的名气越来越响,不少年轻学生趁着暑假前来报名,每天早上都能看到穿着白『sè』汗衫黑『sè』泡『kù』的学员列队从『jīng』武会出来,沿着培开尔路晨跑的壮观景象。

内外棉纱厂一名姓内田的工头死在宿舍里,脖子上绕着电线,还有一个姓齐藤的副经理吊死在车间里,分明都是被人杀死的,因为这两人都参与了枪杀、殴打中国工人的暴行。

案子报到租界巡捕房,巡捕们也是一筹莫展,因为案子发生在沪西,五卅以后,租界当局就失去了管辖权,至少不能明面上跑去抓人查案,但是这案子绝对是中国人做的,没有华界警察厅的协助,根本破不了案。

坊间风闻,案子是『jīng』武会陈真做的,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霍元甲嫡传弟子现在是『jīng』武会的幕后人物,武功了得,能躲避子弹,飞檐走壁,传的有鼻子有眼的,闸北地方警察局也曾前去查问,当得知『jīng』武会的馆主乃是陈子锟之后,立即客客气气的退走了。

八月中旬,英日资方接受总工会的要求,承认工会组织,改善工人工作条件,补发罢工期间半数工资,酌情增加薪水,善待『nv』工童工,今后不得无故开除工人。各厂陆续复工,轰轰烈烈的五卅运动终于结束。

内外棉纱厂复工之后,虹口道场的人终于前往『jīng』武会踢馆,上百名穿和服木屐,扛着木刀的彪悍男子浩浩『dàng』『dàng』走在培开尔路上,行人为之侧目,巡警瞠目结舌。

『jīng』武会,百余名弟子正在习武,农大叔坐在屋里直摇头,望着高悬头顶的霍元甲遗像道“元甲,我对不起你,『jīng』武会都被他们搞成什么了。”

再看院子里,上身赤条条的汉子们人手一支木枪,木制刺刀上下翻飞,杀声震天,好不热闹。

“『jīng』武会是学习国术的地方,现在却活脱脱变成军营了,整天练得都是什玩意啊,唉,闹吧,我是不管了。”农劲荪唉声叹气。

忽然大『mén』开了,一群『làng』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柳生静云。

没有太多废话,双方语言『jiāo』流也不顺畅,一言不合两帮人就打在了一处,一场踢馆行动变成了群殴,在军事化训练的『jīng』武会弟子刺枪术围攻下,『làng』人们纷纷被放倒,最终铩羽而归,所幸双方用的都是木刀木枪,并未闹出人命来,只是重伤了几个武士。

日本领事馆向上海警备司令部报案,邢士廉司令接报后立即出动一个营的宪兵,查封『jīng』武会,缴获木枪一百支,各类冷兵器数十把,并且逮捕了农劲荪和十余名学员。

消息传到江东省城,在督办公署后『huā』园里赏『huā』的陈子锟指着一株『huā』对阎肃道“啸安,『huā』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邢士廉连一百天的好日子也没有了,帮日本人查封『jīng』武会,我看他是疯了。”

阎肃道“他不是疯了,是气『mí』心,好不容易赶走咱们,掌控了上海,鸦片税却收不上来,能不急么,邢士廉不是在帮日本人,他是在冲咱们撒气呢。”

陈子锟道“他也就这点出息了,对了,浙江方面有没有回应?”

阎肃道“孙传芳派『sī』人代表陈仪前来面见大帅,人已经到了,随时听候召见。”

陈子锟道“快请。”

半小时后,陈仪笑容满面的来到了,见面就大笑道“昆帅风采依旧啊。”

寒暄一阵后,陈子锟道“陈兄,不知道孙巡阅使对当前局面有何看法?”

陈仪道“馨帅认为,驱奉时机已经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