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章 野营啪啪啪

,草长莺飞,海中西女塾的师生乘车前往吴淞口禁烟执法总队营地春游,顺道开展军谊,进行童子军军训,野餐宿营等活动,申报女记者唐嫣也随同前来,美其名曰采访,其实就是凑个热闹。

禁烟执法总队是陈子锟的嫡系精锐,由江北悍匪编练而成,给中西女塾这帮娇滴滴的女学生做军训,是万万不能动用他们的,不然闹出事情来可不好收场,所以陈子锟调动了由江北陆军武备速成学堂的学兵组成的教导队。

教导队的队长是双喜,如今他也是挂着少尉肩章的军官了,小伙儿腰杆笔直,扎着武装带倍儿精神,带领手下士兵练队列步操,队伍横平竖直的,很是漂亮,女学生们看的眼睛发亮,赞不绝口,台的陈子锟也觉得蛮有面子。

这次春游,军训是主要戏码,中西女塾的女娃娃们都戴着遮阳帽,穿着卡其布的童军制服,短裤下是长袜和小皮鞋,中间一截雪白,看的学兵们心神不宁,趴在围墙的土匪们更是直咽口水。

“这帮小娘皮,要是娶一个回家,折寿十年都愿意。”大兵们吞着口水这样说。

学军帮女童军训练步操,闹哄哄的搞了一个半钟头,女学生们的队列倒也有些样子了。

步操结束后,女学生们闹着要玩枪,陈子锟早有准备,让人拿了几十杆小口径气枪来供她们玩耍,瞅着女学生们耍枪的模样,土匪们更是心痒难耐,一个土匪大喊道:“小娘子们,爷们胯下这杆枪比气枪好玩的很,要不要耍耍。”

这家伙说的是南泰土话,土得掉渣,女学生们歪着脑袋,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没听懂。

陈子锟可听懂了,一摆手,陪同的薛斌黑着脸就过去了,一通臭骂将土匪们撵滚蛋了。

女学生们玩气枪觉得不过瘾,七嘴八舌要求陈大帅表演枪法,陈子锟自然不能轻易出手,于是让双喜露一手,双喜端了支步枪瞄着靶子打了五枪,枪枪命中红心,女学生们一阵尖叫,双喜正在洋洋得意,忽听有人喊道:“这算什么,爷们闭着眼都能打出来。”

说话的是被撵走的土匪们,小娘皮的诱惑太大,他们又折返回来,说完这句话刚要跑,却被陈子锟叫住了,说让他们也打两枪耍耍。

土匪们一身卓绝武艺正愁没处卖弄呢,既然大帅允诺,在女学生们的注视下,施展开浑身解数,打酒瓶子,打电线,打搁在人脑袋的苹果,其中又以团长薛斌的枪法最为精湛,能左右开弓,连续击中抛到空中的盘子,看的女学生们叹为观止,白嫩嫩的小手都拍红了。

玩完了枪,就是野餐活动,天色还早,陈子锟换了猎装和皮靴,带着大家到吴淞附近的湿地去打猎,海城市化已经颇有规模,野猪野狼之类的大型猎物肯定是没有的,但是野鸭子、野兔却是足够大家捕猎的。

这回轮到陈大帅施展枪法了,他带了唐嫣唐瑛姐妹和几个女学生,深入芦苇荡中,用一杆温彻斯特双管打了三只野兔,五只野鸭,中西女塾的学生都是海中层人家的孩子,平时长在深闺,何曾有过如此刺激的经历,一个个连鲜血都不怕了,拎着血淋淋的猎物兴奋无比。

一只羽毛鲜艳的大鸟飞来,陈子锟举枪就射,竟然落了空,大鸟在空中盘旋,再次俯冲下来,陈子锟撅开枪把,提出子弹壳,重新装弹,正要再度射击,忽然手臂被人轻轻拉住,扭头一看,唐瑛小姑娘两眼含泪,摇头道:“不要。”

陈子锟顺着唐瑛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草地有个鸟窝,窝里几只没毛的雏鸟嗷嗷待哺,大鸟遭到枪击惊吓还不飞走,想必就是为了这些雏鸟。

“咱们走。”陈子锟收起了,唐瑛这才破涕为笑。

傍晚时分,营地燃起篝火,野鸭野兔还有黄浦江里钓来的鱼都成为烧烤架的美食,女学生和老土匪们欢聚一堂,吃着烤肉烤鱼喝着酒,唱着歌儿,别提多欢畅了,陈子锟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这帮土匪在女学生跟前,比留洋归来的学生还斯文,说话都咬文嚼字的,跟秀才似的。

是夜,营地里扎起许多帐篷,中西女塾的师生在这里露营,满天繁星,吹着口琴唱着歌,看江水粼粼,倒映着月光,女记者大发感慨:“罗曼蒂克啊。”

应广大师生要求,也是为了保护她们的安全,陈子锟也住在营地里,他单人住一个帐篷,到了半夜时分,忽然一人钻进了帐篷,他下意识的按住了枪柄,却发现来人正是女记者唐嫣。

唐嫣一头秀发湿漉漉的,显然是刚洗了头还没擦干,身一股好闻的外国香皂味道,穿的是单薄的睡衣,月光下可以看到前面两个凸点,敞开的衣领里,皮肤白皙的如同羊脂白玉,女记者晚餐喝了不少红酒,眼神迷离,呼吸紊乱,喃喃道:“大帅,抱我。”

陈子锟吞了口涎水,两只手下意识的就举了起来,忽然想到挺着大肚子的姚依蕾,顿时背转身去义正词严道:“唐记者,请自重。”话虽这样说,心里却期待女记者扑来投怀送抱,这样自己的负罪感也能减轻一些。

可是刚才的举动已经耗尽了唐嫣的勇气,遭到无情的拒绝,她无声的抽泣着,转脸出去了,陈子锟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只得悻悻看唐嫣窈窕的背影在月光下离去。

接下来的时间就难熬了,陈大帅一向是洁身自好的,和别的督军相比,他仅有两位夫人,简直少之又少,更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将军,桃色绯闻也基本没有,不像张学良那样,年纪轻轻,过手的女人数以百计。

老实说,唐嫣姿色属于等,又是申报记者,谈吐不俗,是沪不多的独立自强的新女性,这种佳人别人花钱都追不来,搁在自己这儿,投怀送抱反而不要,陈子锟那个后悔啊,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

拒绝不要紧,不能伤了人家的心,这事儿要好好解释一下,陈子锟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偷偷摸摸就出了帐篷。

今晚月色撩人,营地很大,帐篷星罗棋布,篝火的余烬和星光掩映下,能见度很好,陈子锟知道唐嫣和中西女塾一位姓李的女教师同住一所帐篷,便奔着那儿去了,可是到了帐篷附近,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连续不断的啪啪啪之声,似乎是皮肉相击之音,陈子锟一颗兴冲冲的心顿时变得冰凉,心说这唐嫣表面看起来是个知识女性,背地里竟然是个**,这边被自己拒绝,转头就找了别的男人,这样的女人,当真要不得。只是不知道她找了自己营中哪位兄弟,听这声音,倒是一位猛男。

悻悻的回了自己帐篷,骚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沉沉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朦胧中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心里顿时一激灵,抬眼望去,只见唐瑛穿着印花睡衣睡裤,抱着一个小狗熊正躺在自己身畔,嘴角还挂着一丝晶亮的涎水。

陈子锟暗暗叫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黑天半夜的,五月的风温暖醉人,如今良辰美景,温香软玉投怀送抱,这不是折磨自己这个正派人么。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能再像刚才那样白白放走机会了,陈子锟正要有所动作,忽然看到唐瑛颤动的睫毛和红扑扑的小脸,不禁抽了自己俩嘴巴。

人家才十四岁,还是个黄毛丫头,你不能做禽兽啊。

正在自责,忽见唐瑛一骨碌爬了起来,好像没看见陈子锟一样,抱着小狗雄又出去了,赤着脚在营地里旁若无人的走着,动作有些僵硬,不像是清醒的样子,陈子锟很惊讶,怕发生什么意外,于是悄悄跟在后面。

唐瑛径直走向江边,营地外围的警戒士兵刚要喝止,被陈子锟摆手制止,依然紧随其后,江岸边坐着一个人,见唐瑛走过来急忙站起匆匆而来,正是唐嫣。

陈子锟更纳闷了,唐嫣不是在帐篷里和人啪啪啪么,怎么又在江边出现了?不过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啪啪啪的是别人,自己心里老记挂着唐嫣,自然会产生误会。

唐嫣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陈子锟会意的点点头,她悄悄走过来低声道:“我妹妹有梦游症,别惊醒她。”

陈子锟点点头,两人一直悄悄跟在唐瑛身后,好在小女生在外面晃悠了一阵,就回到自己的帐篷睡觉去了。

“她不会再起来乱跑了?”陈子锟问。

“一夜就一次,放心。”唐嫣道。

“这是什么病,没有请医生看过么?”

“请了的,中医西医都看了……”

唐瑛的梦游症成功的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就这样一直坐在篝火旁聊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