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八十四章 又见美龄

宋美龄放下高脚酒杯,坐在沙发优雅的翘起二郎腿,点起一支细长的法国女士香烟道:“在西方,都是骑士来求见贵妇人,为什么在古老的中国就要反过来呢?”

“好好好,算你有理。”宋子文苦笑着摇摇头,他管不了这个妹妹,美龄已经二十八岁了,不管按照东方还是西方的标准都是老姑娘了,可她却毫不在意,宋家人都为这个嫁不出去的女儿着急。

宋子文耸耸肩出去了,外面陈子锟和张学良携手面对记者的镁光灯,噼里啪啦照了不少相片,陈大帅身高一米八五,张少帅却只有一米六五,确实是一大一小,相得益彰。

拍完了照片,两位将军在众人簇拥下进了大厅,远远就看见一个风姿绰约的旗袍女子孤独的坐在沙发品着一杯酒,张学良眼睛一亮,径直就走了过去,陈子锟刚想跟过去,胳膊就被拉住了,回头一看,鉴冰和姚依蕾的眼神简直能杀人。

张学良和宋美龄一见如故,亲热攀谈起来,不大工夫舞会开始,张学良回到陈子锟身旁,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昆吾兄,那个是宋家三妹,宋美龄,沪名媛之首,你不过去攀谈两句?”

陈子锟笑道:“这么好的机会,留给你。”

张学良道:“我一定要追到她。”

正说着,就看见卢小嘉走向宋美龄,向她伸出一只手,大概是邀约跳舞,宋美龄淡淡说了句什么,卢小嘉脸色有些难看,悻悻退去了,张学良嘿嘿一笑,摩拳擦掌正要走过去,却见宋美龄站起来,主动向这边走来。

“不出所料,她对我有些意思。”张学良得意的瞟了一眼陈子锟。

宋美龄走到近前,笑吟吟的和鉴冰姚依蕾打起招呼:“这两位就是陈大帅的夫人,不介意我借你们的丈夫跳第一支舞。”

面对沪名媛的挑衅,姚依蕾尽显北京名媛的风范,道:“当然可以。”

于是陈子锟和宋美龄步入舞池,翩翩起舞,张学良有些坐立不安,想了想,转而对鉴冰道:“陈夫人,可以么?”

鉴冰咯咯娇笑:“当然。”

舞池中,陈子锟鼻子里充斥着宋家三小姐如兰似麝的香味,刚想说话,美玲也开口了,两人都笑了:“你先说。”

“女士先请。”

“好,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宋三小姐的声音糯糯的。

“我想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陈子锟道。

“哦,该你说了。”宋美龄略有失望。

“孙先生和孙夫人最近还好么?三小姐这里的消息应该更及时些。”

“你认识总理和我二姐?”宋美龄歪头看着陈子锟。

“举国下,谁不认识中山先生。”陈子锟打了个马虎眼,当年旧事他不喜欢到处说,在宋子文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在女人面前则有卖弄之嫌。

“总理身体不太好,我们每天都在为他祈祷。”美龄黯然道。

一曲终了,换舞伴接着跳,这回终于轮到张学良了,陈子锟下场坐下,姚依蕾酸溜溜道:“很风光,搂着宋家小三满场飞。”

陈子锟道:“哪里哪里,逢场作戏罢了,我跳舞还是你教的呢,要不咱们跳一个?”

“这还差不多,饶了你。”姚依蕾道。

杜月笙端着一杯酒笑嘻嘻凑了过来:“陈大帅,二十万大洋已经汇入您的账户了。”

陈子锟举起酒杯:“那禁烟的事情就拜托杜老板多操心了。”

“一定尽力。”杜月笙抿了抿洋酒,道:“还有一事,请大帅切莫推辞。”

“请讲。”

“我在沪西极丝菲儿路买了栋宅子,想送给陈大帅,这块地方不在租界范围内,也不算是华界,闹中取静,方便得很。”杜月笙笑道,这几天他一直在庆幸自己聪明,在卢小嘉和陈子锟两人中选择了后者,若是把三鑫公司的命运交给卢小嘉这个花花公子,怕是鸦片生意就更没得做了。

这座宅子是杜月笙的一番心意,陈子锟装模作样推辞了一番就接受了。

“这是房契,这是钥匙,地址就在极丝菲儿路七十六号,家具电器都预备好了,随时可以入主。”杜月笙递过来一个丝绸袋子,陈子锟接过来交给了姚依蕾收着,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杜月笙达到目的,笑吟吟的去了,李耀廷和慕易辰端着酒杯过来了,他两人如今是海滩的闻人了,背靠大树好乘凉,陈子锟这棵参天大树可是荫凉的很。

陈子锟道:“耀庭,海鸦片市场要放开了,你手的存货可以出了,注意价格别压得太低。”

李耀廷笑道:“大哥,您不禁烟了?”

陈子锟道:“我何尝不想禁烟,心有余力不足,把他们逼急了,不走水路走旱路,我还能到处设卡把海滩一圈都围起来啊,禁烟在当下是无法成功的,与其惨淡收场,还不如卖个人情,对了,你的货放给杜老板就行,我看他还挺会做人的。”

慕易辰在一旁暗暗摇头,本来以为陈子锟是个英雄,没想到如此腹黑,这就是政治啊。

“慕经理,帮我进口一个中队的战斗机,不一定要美国产,英国德国都可以,还有双座轰炸机,要两个中队,这东西对付步兵很好用,钱已经划到你账了。”陈子锟道。

“好的,我明天就去办。”

突然舞池中爆发出一阵掌声,所有人都让到旁边,看着张学良和宋美龄满场飞,别看张学良个头不高,舞技也不差,跳的那叫一个棒。

“小六子适合舞场,不适合战场啊。”陈子锟喃喃道。

忽然一个清脆声音响起:“陈将军,你说话不算数,你欺负我。”

扭头一看,竟然是小姑娘唐瑛来了,陈子锟可慌了手脚,姚依蕾这尊大神还坐在旁边呢,让她听见这话可不得了。

好在唐嫣也在旁边,笑嘻嘻道:“妹妹,别冤枉陈将军,他不是去打仗了么。”

唐瑛气鼓鼓道:“打仗也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们冬令营还指望他呢。”

陈子锟笑道:“原来是这件事啊,好办,我写一个手令给你,你拿着去吴淞禁烟执法总队,找他们的头头。”说罢拿起一张纸龙飞凤舞写下几行字交给了唐瑛,小姑娘这才欢天喜地的去了。

姚依蕾一直支棱着耳朵偷听这边,见唐瑛姐妹走了才道:“怎么了,欺负人家小姑娘?”

陈子锟赶忙解释了一番。

“好啊,又是女记者,又是女学生,还是姐妹花,你是不是我们姐妹俩不够你享用的啊,还想扩充后宫?”姚依蕾字字诛心,陈子锟百口莫辩,谄媚的笑道:“我哪有那胆啊。”

“有这个心更该杀!”姚依蕾恶狠狠掐了陈子锟一把。

李耀廷和慕易辰干咳一声,装没看见,端着酒杯走远了。

史量才走了过来,陈子锟如蒙大赦,起身相迎:“史先生,最近有什么新闻?”

“眼下就有一条新闻,张宗昌在四马路**付不起钱,被扣了,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请你去救急呢。”史量才苦笑着说。

“不会,效坤还能付不起钱?”陈子锟看了看舞池中跳的正酣的张学良,便没有叫他,和姚依蕾请个假,说去四马路捞人。

姚依蕾道:“鉴冰,你跟着一块去,别让他搞花头。”

如今她肚里有孩子,全家下都听她使唤,鉴冰也只好听令,陪着陈子锟前往四马路。

四马路距离哈同路不远,很快就到了地方,进去一看,张宗昌四仰八叉躺在榻,一帮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跟猴子一般趴在他身,捶背挠痒痒,往嘴里送烟嘴,送水果,拿毛巾擦嘴,比伺候皇还殷勤。

老鸨带着一帮姑娘也在旁边听招呼,整个长三堂子合着不做生意了,全体出动伺候张大帅,一个个脸都笑歪了。

见陈子锟来了,张宗昌从榻蹦起来:“好兄弟,江湖救急,先借我十万大洋。”

陈子锟倒吸一口凉气:“效坤兄,你消费什么了,花了十万块?”

鉴冰也叉着腰数落老鸨:“侬敲竹杠啊,把账单拉出来阿拉瞧瞧。”

老鸨也是在海花界混了几十年的人物,自然认识这位五年前的沪头牌,满脸堆笑道:“鉴冰先生,不是阿拉敲竹杠,是张大帅答应给阿拉的赏钱,每人两千块。”

陈子锟恍然大悟,怪不得堂子里的人都笑的这么腻歪,原来遇到一个超级大金主啊。

“戆都,你这个朋绝对是戆都,还是天字第一号的。”鉴冰啧啧叹道。

陈子锟二话没说,当场拿出花旗银行的支票簿,开了十万元给老鸨。

张宗昌:“好兄弟,仗义!来,咱哥俩走一个。”

堂子里的服务没的说,不用张大帅招呼,杯盘碗筷早就预备好了,两人推杯换盏喝起来,张宗昌道:“我怎么瞅你就对脾气呢?咱俩以前见过?”

陈子锟道:“不瞒效帅,兄弟我在东北当过胡子,钻过老林子,打过关东军的守备队,也和奉军干过仗。”

张宗昌眼睛一亮:“你哪个绺子?报号什么?”

陈子锟道:“小绺子,长山好,大掌柜报号关东大侠,兄弟我当年号称双枪快腿小白龙!”

张宗昌一拍大腿:“他娘的,原来双枪快腿小白龙就是你啊!”